贞观大闲人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九章 试治天花(上)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5/12/17 01:48:41字数:2601
  (求收藏,求推荐票!!!!!)

  竟然是位道士……

  李素瞬间明白了,道士哼的不是他,而是和尚,佛与道永远是宿敌,大家干的都是蛊惑人心骗香火钱的技术工种,工种相同自然是竞争关系,世上的傻子就那么多,你骗了一个,就意味着我的锅里少一个,焉能不为宿敌?

  眼前这位道士扮相还是很不错的,慈眉善目,满头银,虽满脸皱纹却仍红光满面,显然保养得很好,此刻道士怒容满面,眼睛瞪着坪里那三位正在给村民消灾灌香灰水的和尚,显然他的怒气并非冲李素而来。

  李素楞了一下,他不太明白道士怒的原因,是因为和尚愚弄村民,还是……和尚抢了他的生意?

  对宗教,李素向来敬而远之,这类人招惹不起,佛与道都一样。

  于是李素远远地朝老道士行了一礼,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又潜回坪里。

  和尚的消灾工作已进行到尾声,不少村民领到了一小撮香灰,毕恭毕敬如同捧着祖宗牌位似的将它捧回家去,脸上纷纷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似乎消弭天花之祸只在弹指之间。

  李素无法指责他们的愚昧,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自己和他们一样从小生活在这个封闭的小村里,没读过书没受过教育,老一辈人整天说一些神神怪怪的传说或经历,拜菩萨时自己怕是表现得比他们更虔诚,领到香灰后比他们喝得更干净。

  人群三三两两散去,王桩和王直俩兄弟仍木然地站在坪中,眼中露出少年郎不该有的迷茫和悲伤。

  李素上前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王家兄弟看着他,眼圈又红了。

  “老三去了,你们节哀,不管怎么说,日子总还要过下去。”

  王家兄弟沉默点头。

  “现在有空没?你们跟我走一趟。”李素接着道。

  “去哪儿?”

  李素没回话,朝俩兄弟打了个手势,俩兄弟默默跟上。

  三人绕过坪边的草垛,李素径自在前面走,边走边道:“你们相信我吗?”

  “信。”王家兄弟异口同声,大家是小,信任是完全无保留的。

  李素斟酌了一下,语放得很慢,说出的每个字似乎都像承诺一般很用力。

  “可能……我是说‘可能’,我有办法对付天花,别信和尚,给你们的香灰除了拉肚子,基本管不了别的事。”

  王家兄弟还没表态,草垛旁又传来一道惊疑的声音。

  “咦?”

  李素朝旁边瞥了一眼,又是那个老道士,显然他刚才听到了自己的话,一双慈目充满惊讶和怀疑的盯着李素。

  李素没理他,带着俩兄弟继续往前走。

  “李素,你说真的?真的能治天花?”王桩忽然从后面死死拽住了李素的胳膊,拽得很用力,李素的胳膊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抬眼愠怒地瞪着王桩,却见两兄弟脸颊不知何时布满了泪水。

  李素叹道:“我说的是‘可能’,这事我不能承诺,但应该值得试一试。”

  老道士三两步奔到李素跟前,道:“小娃娃,你莫诳人,真能治天花?”

  李素有点不耐烦了,这些人都什么毛病,耳朵自动过滤他们不想听到的关键词,这样下去大家怎么沟通?

  斜着眼瞥了一下老道士,李素朝他行了个纯粹的晚辈礼,然后领着王家兄弟继续走,至于老道士的问题,李素选择了无视。

  对陌生人,李素有着非同一般的戒备心。

  老道士心胸很豁达,见李素冷淡以对,也不生气,微微一笑,捋了捋颌下飘逸的白须,不急不徐地跟在李素三人后面。

  李素有点烦了,又作不得。

  这年头对“尊老”俩字还是很看重的,敢对老年人不尊敬,周围的人将会自动把他划入“败类”那一类,而且很难翻身。

  …………

  “李素,我家老三死咧,老四也快不行咧,你真能治天花吗?真能治吗?真能治吗?”王桩一路上不停的问,语气很急促,而且带着哭腔,翻来覆去的只问这一句,仿佛中了一种名叫“复读机”的天下奇毒。

  老道士一直跟在李素后面三丈远,不慌不乱如闲庭信步,看来他对李素的好奇心不小。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也不知道老道士怎么活到这把年纪的……

  一行人往村东头走了一柱香时辰,李素忽然停下,道:“你知道哪家有牛吗?母牛。”

  王家兄弟楞住了,沉默许久,王桩脸色有点难看:“兄弟莫闹,这都什么时候了……再说牛那么大,私下宰了官上要问罪咧,过些日子瘟灾过了,我们给你偷条狗宰了吃……”

  李素气得踹了他一脚:“这种时候我跟你说吃牛肉的事吗?母牛!我要一头正在患天花的母牛!找不出这头牛,天花没法治!”

  王桩挨了一脚立马变聪明了,脱口道:“胡家!胡家有头牛病咧,不晓得是不是患了天花……”

  “走,去胡家。”

  *********************************************************

  胡家大门紧闭,门口两尊石狮子也跟得了天花似的愈没精神。

  敲门,半天没人开,里面传来胡管家不满的嚷嚷声:“都甚时候咧,还在外面跑,胡家不迎客,莫把天花传进来,滚滚滚!”

  很不友好,但可以理解,灾难来临时每个人都是脆弱的。

  同时李素也希望胡家能理解他,因为他还是打算进胡家的门,哪怕进门的手段不怎么光明正大。

  正门不能进,只好走侧门,侧门更方便,大户人家的牛圈一般都是设在后院的。

  众人绕到胡家的侧门,门上一把如意铁锁,冷冷地扣在门环上。

  李素为难了,下意识瞧了瞧一直跟着他们的老道士。

  “这位……道士爷爷,会撬锁吗?”李素行礼,陪笑。

  老道士呆了呆,然后摇头。

  “会穿墙术吗?”

  老道士连头都懒得摇了,老脸微微红,不知是羞愧还是酝酿怒火。

  “会画破门符吗?”

  老道士:“…………”

  “会飞吗?”

  “…………”

  李素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活到这把年纪,老道士难道没有反省过自我价值何在?夜深人静之时不觉得空虚,觉得冷吗?

  李素斜睨了老道士一眼,再没说一句话,路边折了一根草茎,塞进锁眼里,开始撬锁。

  老道士气得浑身直颤,虽然李素这竖子什么都没说,但最后看他的眼神分明像在看一个废物,而且是老废物。

  “怂瓜,给老道爬开!”老道士抢身而上,一把推开李素,然后抬腿朝着胡家侧门狠狠一踹……

  轰!

  侧门被踹开,奄奄一息地横在一边。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胡家人,胡管家气急败坏闻声而至。

  “谁?谁破我家的门,想吃官司么?”

  老道士狠狠甩了一下袍袖,挺起胸道:“贫道,孙思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