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大闲人 第七百三十八章 背水临渊

作者:贼眉鼠眼书名:贞观大闲人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16/12/08 13:46:51字数:5675
  服软服输,并不代表一退千里,吐蕃是世上与大唐分庭抗礼的强国,强国有强国的尊严,就算是输,姿势也要好看一点,最好给世人留下一抹倔强的背影,在夕阳下渐行渐远……

  这是禄东赞自己勾勒出来的画面,很悲壮,很感人,至少他自己被感动了。

  不能轻易让大唐得逞,现在已不是娶不娶公主的事了,而是关乎吐蕃尊严的反抗。

  所以,禄东赞的计划很完美,作为吐蕃大相,自然是智商超凡的人物,唐国君臣出的题目在他眼里不过是小孩子的幼稚玩闹,不值一提。

  拔下头彩,再将胜利的果实扔还给真腊国王子,让那位失败的王子去娶文成公主,在天下各国使节众目睽睽之下狠狠扇了唐国君臣一记耳光,这种羞辱能让唐国至少十年内抬不起头,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更不好意思再以“天可汗”自称,连最基本的公平公正都做不到,他有什么资格称“天可汗”?

  怀着满腔愤慨,禄东赞暗自做了决定。

  …………

  英国公府。

  李绩府上最近很热闹。

  热闹缘于李家的喜事,长安城说大不大,有权有势的基本都集中在朱雀大街,对长安城这些成精的开国功臣们来说,同僚家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住,英国公李绩喜认失散多年的外甥,这件事早已传得人尽皆知,于是李绩家便热闹起来了。

  登门的全是当朝权贵,都是当年追随李世民打江山的从龙之臣,官职爵位稍小一点的都没资格往李家大门凑。

  长孙无忌,孔颖达,褚遂良,还有一干平日里便来往密切的武将们,甚至连甚少与武将来往的朝堂著名搅屎棍魏征都来凑了热闹。

  于是李绩府上最近宾客络绎不绝,客人来了一拨又一拨,登门拜访的人不止是道贺,更多的还是宣泄一下嫉妒情绪,毕竟李绩这位失散多年的外甥是近年来的知名人物,人不在朝堂,朝堂里却早有了他的传说,二十多岁的年纪,与权贵家里的儿子们一般大,那些纨绔子弟们还在干着吆五喝六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喝酒打猎青楼争风吃醋的勾当,可人家早凭自己的本事立功无数,被封官赐爵,尽管最近被罢免了官爵,可人人都清楚,这只不过是暂时的,陛下有惜才之心,迟早会把他的官爵恢复。

  一个未来前程不可限量的年轻人,做事虽然经常惹祸,可做人却四平八稳,混迹长安权贵圈多年,竟没有一个敌人,每个人都对这个家伙疼爱有加,这样一个人,莫名其妙成了李绩的外甥,实在是亮瞎大家的狗眼……

  所以李绩府上最近宾客盈门,大家都存了几分嫉妒的心思,好好的孩子,竟成了你李家的,多了这么一位争气的后生晚辈,可以肯定,英国公府在长安的根基愈发牢固了,有了李素这个外甥,李家等于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分支,这个分支与李绩是一荣俱荣的关系,要命的是,李素虽然年轻,但当今陛下对他甚为看重,李素说的话,陛下无论如何都会认真聆听的,无形之中,李绩在朝堂上的话语权分量也更重了,李家的权势此时可以说到了如日中天的鼎盛地步。

  客人们登门都不太客气,长孙无忌孔颖达这些文臣多少还有点礼貌,程咬金这帮老杀才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最近几日老将们天天来李绩家报到,李绩无奈只好每天开宴,流水席似的连吃了三天,府里坛子碗碟打碎了无数,这些老将们的酒品基本都是不堪入目,喝多了不但破口骂街,而且兴之所至还撒一下酒疯,李绩家里正堂房顶上的瓦都被程咬金掀了一大片,可见李绩最近这几日过的什么日子了。

  …………

  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得很突兀,说下便下,清早起床便是一片白茫茫。

  今年的年景还算不错,瑞雪也来得早,温度和厚度都适宜,可见明年的定有个好收成。

  李绩和李素在后院厢房里对坐,二人面前烧着红泥小炭炉,炉上搁着一个铜盆,盆里的水已沸腾,盆中央正烫着一壶酒,旁边的矮桌上几样色彩鲜艳的小菜,荤素搭配,分外诱人。

  李绩好奇地看着李素摆弄着铜盆里的酒,这种烫酒的法子对目前的大唐来说还是很新奇的。没过多久,李绩等得不耐烦了,三根手指伸出去,捏住了酒壶的壶盖,刚碰到壶盖便被烫得闪电般缩回了手,疼得龇牙咧嘴。

  李素抬头瞥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他是自己舅舅的份上,仅凭这个白痴的动作他能损得李绩当场与世长辞。

  “舅父大人,沸水里的酒壶,要用布巾包着,慢慢将它取出来,不能直接用手碰的,很烫……”李素好心地解释。

  李绩咬牙:“…………”

  好想抽这个混账……

  不满地哼了哼,李绩道:“好好的心思不用在造福万民上,偏偏专研骄奢淫逸之物,真是可惜了。”

  李素眼睛盯着酒,用布巾小心地将酒壶从铜盆沸水里取了出来,解开壶盖,一股掺杂着姜片和糖水的酒香顿时充斥着屋子。

  “舅父大人,如何让日子过得轻松惬意,也是一门学问,让人们的生活过得更方便,吃的东西口感更丰富,增强内心的幸福感,这也是造福于民。”

  李绩笑骂道:“歪理到了你嘴里都变成了至理,你爹是个老实憨厚人,你这油嘴滑舌的口才到底跟谁学的?”

  说着李绩使劲吸了吸鼻子,赞道:“好香!这酒有点意思,闻味道似乎不是你家酿酒作坊出来的东西?”

  李素笑道:“酒还是自家的酒,只不过酒里面加了生姜和蔗糖,与酒同煮,功可补血养血,益气安神,促进气血流通,舅父大人一生戎马征战,这些年下来想必身上伤患不少,冬天喝点姜酒,对您的身子有好处。”

  李绩疑惑道:“生姜老夫知道,但这蔗糖……记得贞观十四年,陛下遣使入天竺,为的就是获取熬制蔗糖之法,为何那遣去天竺的使臣还没回来,你竟已知道熬制蔗糖了?”

  李素眨眨眼:“大唐还没人会熬糖么?”

  “没有。”

  “哦,那便是我胡搞瞎搞鬼使神差学会了吧,啊,好神奇啊……”

  略显做作的惊讶状令李绩没好气瞪了他一眼:“熬糖秘方给我,明日老夫献予陛下。”

  “这个……不行。”李素果断拒绝,爱长辈,更爱钱财。

  “舅父大人,吃不吃糖,可跟百姓的关系不大,百姓不吃糖饿不死,用不着我来造福万民,秘方我得留着,家里正好开一个蔗糖作坊,又多了一笔进项。”

  李绩笑骂道:“果真是个死要钱的,一身的本事也一身的毛病,老夫当年若有你这般本事,区区钱财怎会放在眼里?”

  李素叹了口气:“当家方知柴米贵啊,我若少赚一文钱,说不定哪天骄奢淫逸之时,桌上便少了一道下酒菜,于是我只能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了。”

  李绩两眼一亮:“‘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好句子!你刚作的?”

  李素又眨眼:“这句……也没人作过?”

  “没有。”

  “啊,好神奇啊……”

  “闭嘴,再这副鬼样子信不信老夫抽你?”

  李素嘿嘿直笑,很高兴,未来数十年后,如果有一位名叫陈子昂的家伙孤独落寞地登上一个名叫“幽州台”的地方,倚栏远眺,凭今吊古,一抒心中抑郁悲愤之情的时候,刚开口念出一句,旁边便会冒出无数游客,异口同声指责他抄袭不要脸,然后满腔悲愤之情顿时……更悲愤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素心中突然很愉悦,心情好极了。

  李绩见李素独自傻乐,不由更气,扬手便待抽过去,随即又想到这位外甥新认不久,彼此还在努力适应“亲人”这个新角色,于是李绩只好放下手,只待过些日子大家都熟了以后再抽。

  “昨日商议吐蕃和亲之事,陛下说了,此事已全权交给了你,你小子倒会使唤人,为了演好一出戏,东郊校场连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被你请出来了,好在结果还不错,吐蕃使团终于服了软,然后你又搞了一出金殿比试争夺公主,陛下说,出题的事也交给你了,小子,我可告诉你,此事若不能圆满解决,你的罪过可不小……”

  李绩说着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知道如今有多少朝臣参你吗?陛下案头上参你的奏疏都堆成山了,说你撺掇陛下背信弃义,还说你妄用国器,举止荒唐,丧我国威,什么校场演武,什么金殿比试,全都是孩童嬉闹,过分的是,陛下居然也同意你这么干。”

  李素笑看着他:“舅父大人也觉得外甥我荒唐?”

  李绩瞪了他一眼,道:“你若非我外甥,早一巴掌抽死你了,不过后来牛进达劝我,说你看似言行荒唐,但你做的每一件事,事后都证明是有道理有深意的,事实上你从踏入朝堂到如今,确实没办差过任何事,老牛劝我耐心等等看,不看过程如何,只看结果。”

  李绩望向他,道:“老牛是你的授冠人,对你倒也了解,老夫听完觉得颇有道理,便耐心等着,看你小子能不能把这件事干得漂亮利索。”

  李素笑道:“定不负舅父大人和诸位长辈厚望。”

  李绩脸色仍旧阴沉,缓缓道:“李素,你不要掉以轻心,此事已经闹得很严重了,陛下纵然宠信你,可终究堵不住悠悠众口,若这件事你办砸了,陛下碍于朝臣的参劾,只怕也不得不狠下心处置你,恢复官爵别指望了,流放千里甚至驱逐出长安终生不允归也不稀奇,对此事,你要严正以待,稍有疏忽,朝臣们不会放过你的。”

  李素神情也变得正经了,点头郑重地道:“舅父大人放心,外甥不会让您失望的,我虽年轻,到底也经历过不少风浪了,这一次,我仍能安稳度过。”

  *****************************************************************************

  三日后,太极宫,千秋殿。

  千秋殿位于太极宫两仪正殿旁,肃章门内,算是两仪殿的偏殿。

  一大早各国使节便络绎不绝地进了宫,他们都是奉诏而来,今日唐国有一件大事,这件大事看似只是跟男女之情有关,可是这件事的背后却隐喻了许多更深远的政治意义,说是决定了唐国对番外异国的对外民族政策也不为过。

  李素很早便来了,天还未亮便被宦官从李绩府里拎了出来,李世民宣见。

  老老实实站在李世民面前,李素的表情仍如往常般不卑不亢。

  李世民眉心紧锁,显然心事重重。当初听到吐蕃服软,主动提出和亲作罢,并且愿意跟其余五国公平竞争文成公主,听到这个消息时李世民确实高兴轻松了一阵,可是没过多久,李世民便觉得有些不安了。

  吐蕃是强国,论两国的实力,或许在国力上比不过大唐,但军队的战力可是非常剽悍的,当年若非李素发明了震天雷这等逆天神器,恐怕在松州之战时大唐便会被吐蕃揍得灰头土脸,如此强国,被李素吓唬几句便服软,李世民实在不敢相信,心中一直担着心事。

  今日已到了最后一步,如果按照李素安排好的剧本发展的话,吐蕃使团应该会非常识相地假装力不能逮,然后痛快认输,两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使团离开长安后,大家继续昧着良心聊和平,谈人生理想,以松赞干布如今的年龄和发情的严重程度,或许几年后还会不屈不挠派使团来长安继续求亲,也或许,边境多多少少还会发生一些小小的摩擦,或是小规模的两国战争,然后各自遣使,继续高唱相亲相爱世界和平你快乐就是我快乐不好意思我们用错了过期的军事地图等等……

  什么都好说,李世民也从来没指望过能与吐蕃维持多久的和平,只是今日眼前的这一关,委实有点悬着心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