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战记 正文 楔子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5/03/21 17:51:28字数:3678
  邵玄坐在经过改装的大巴上,看着窗外绵延的山。夏至刚过,山上满是充满生机的绿色,久居城市之后见到这样的风景,因事业不顺而阴霾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原本邵玄打算叫上几个朋友出远门散散心,没想中途碰到学考古的老乡兼老同学石麒,被拉着一起去考古。

  此行要去一个比较偏的小山村,说是那边发现了石器时代的东西,已经有一批人过去了,现在这是第二批。

  邵玄就听着这位老同学从原始人的头盖骨说到石器用具再到岩石壁画,还拿出几张图详细解说,搞研究的人就这样,钻进去就难得拔出来,邵玄虽然不懂,但还是很给面子地听听。

  纸上都是曾经的一些考古研究发现的岩画图,邵玄看了看,觉得还没有自己上幼儿园的侄子侄女画得好。

  那些图线条比较简单,大致能够看出是一些人拿着工具狩猎的样子,还有一些各类动物的画,剩下的一些就不知道到底是啥了。

  “这是画的羊?不过这羊画得也太大了。”邵玄指着一张图道。

  那张图上画的是长着长长的巨大弯角的羊,旁边还有个人拿着弓箭,不过那比例就看着不怎么正常了,人的头才到羊背。后面几张图也是,兔子的体型比例跟狮子似的,还有左边那张骑马的图,马尾巴画得也太短了些。

  当然,也不是每张图的比例都是那样,从不同的省市地区发现的不同时期的岩石壁画风格也不一样,后面就有一些比例画得接近现实的,图上还能看到一群人带着狗狩猎。

  再往后翻,是几张彩印图,看得更清晰。

  “呵,这张画更夸张,这鹿角也太大了,还有这人,刚才那图里的人才到羊背,这幅图上的人竟然只比鹿腿高那么一点……还有右下角那里是什么,八条腿的鳄鱼?”邵玄对原始人的画风实在欣赏不来。

  “原始人类在这方面未必很注重。”石麒解释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原始人类绘画的时候在比例方面并没有‘写实’,而是采用了夸张的手法?”邵玄问。

  “应该吧,”石麒抓抓头:“毕竟那个时期的人类在审美上并不讲究,可能纯粹是一种象征意义,就像曾经一位研究者在研究某处岩画的时候推测,那时候的人类在洞壁上或者岩石上画上这些关于狩猎的画,可能只是在部落狩猎前让狩猎的战士们去看一看,心里有个谱,也或许还有一些我们并不知道的仪式。尤其是那些由‘巫’画的岩画。”

  “巫啊……”邵玄脑补出一个着装十分另类的老神棍形象。

  “哎,你那什么表情,我跟你说,‘巫’在那个时候的人类群落里面的地位未必会低,相反,可能会相当高。”

  “知道,神棍嘛。”邵玄点头。

  石麒摆摆手指,拿过来一个文件夹,那里面有一些扫描的图画复印件,指着上面的一些图画和文字对邵玄说道:“如果说图腾意识表现的是人对自然的拟人化,表现的是自身的集体统一性,那么,巫术观念则表现的是人的拟自然化,‘巫师’这个职业其实早在石器时代就出现了……”

  石麒在那里自顾自说着关于“巫”这个职业的从古到今的研究进展,专业词汇连甩还引经据典,听得邵玄脑仁疼。

  邵玄对于这方面的了解并不多,也不感兴趣,要不是有这么个学考古的老乡兼老同学,邵玄压根不会去知道那些,以前听人说考古就直接想到那些价值不菲的古董,但石麒的研究方向实在比古董还古董,古老得没多少人感兴趣。前些天还听广播里在讨论到底是‘达尔文物种进化学说’正确呢,还是‘外星人创造物种假设’正确?邵玄也就闲着没事碰到了听听,听完就放那儿了,不会再琢磨。

  相反,邵玄知道这位发小对于古人类很感兴趣,当年中学时候就经常跟人讨论近现代史上那些发掘出来却神秘失踪的数起古人类遗骨事件。

  “说专业的你也不懂,讲点简单的吧。喏!”石麒用手指点了点一张图,指向图上某处:“‘巫’在卜辞和金文中都有提到,不过是这样的。”

  邵玄看着石麒指着的地方,那是一个符号,看上去像是两个‘工’字纵横交错而成。

  “在出土的一些古老的陶器蚌雕人头像上都有出现过这种双工字符号。说起来,巫也涉及到了狩猎、祈祷、救护等方面,从某个角度来说,‘巫’可以算是那时候的科学家。不过这些都是推测,就算是古时候的一些记载,也未必是真,毕竟那时候的人都爱夸大,不是有句话么,‘历史永远没有真相’,考古也不过是挖掘出一些边边角角,至于真实情况怎样,谁知道呢。”

  “这次发现的洞也跟‘巫’有关,就是你最后看到的那几张图,第一批过去的人传回来的岩画,那个石洞里也发现了双工字符号,所以推测可能是某位‘巫’的穴居之处。上个月那村所在的地方发生过短时地震,大概也因为这样,才让那个洞穴暴露出来,以前都没听人说过。”

  说到这里,石麒合上文件夹,小心看了看周围,见导师和其他师兄弟都没注意这边,便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邵玄道:“听说最先发现那个洞的是个小孩,而且,据那边一个师弟传来的消息所说,发现洞穴的小孩看到了自家院墙的石头里爬出来一个奇怪的西瓜大的虫子,小孩胆肥,便跟着那虫子走,最后那虫子消失在洞穴处,小孩又回去告诉了大人,这样才发现洞穴的。”

  “西瓜大的虫子?”邵玄觉得荒谬,任谁第一次听这个都会觉得太假,“那小孩撒谎了?”

  石麒摇摇头,“更奇怪的是,据第一批过去的人说,那边用来建造院墙的石头里有古生物的化石。”说道这里,石麒顿了顿,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继续道:“发现洞穴的小孩指给人看的那个冒出西瓜大虫子的石头里,就有古生物的化石,不过并不完全,只是残缺的一部分,但是,根据专业人士的推测,如果那个生物还活着,确实可能有西瓜那么大,而且,长得跟那小孩描述的也差不远。”

  “……听着挺玄乎,不过,只有那小孩看到,别人就没见到有虫子从自家墙上爬出来吗?”邵玄有点感兴趣了。

  石麒摇摇头,“不知道,等过去了再问问,反正快到了。”

  一行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邵玄跟着石麒他们吃了顿简单的午饭,又回到客车上。

  石麒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吃完也没休息,打算即可开工。

  这里要注意的事项石麒早就跟邵玄说过了,哪些东西不能碰,哪里不能去,有事找谁等邵玄心里都有谱。

  “等今儿完工了我跟你说。你自己先逛逛吧,这地方风景不错,青山蓝天碧水的,在雾霾城市呆久了出来洗洗肺。”

  说着石麒就拿着工具等跟着他导师走了。那边邵玄不能跟过去,也没多大兴趣跟过去。

  车里只剩下邵玄一个人,车门车窗一关就相当安静了。这几天邵玄没睡好觉,路上光去听石麒讲述了,现在静下来就有了睡意。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多了,邵玄正打算出去走走,就见穿着工作服的石麒过来了,上车拿一份文件,拿了之后还得赶过去那边继续动工。

  不过,在下车之前,石麒从兜里掏出一个鸡蛋大的石头扔给邵玄:“洞里捡的,看别人没多在意就拿过来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古董’不能给你,这石头好歹也是那洞里的,看着还挺光滑,大概是谁扔那儿的,给你留个纪念。”

  这石头就在洞口附近,离洞穴核心的地方还有些距离,石质和其他发掘出来的物品也明显不同,更没有任何标记,所以第一批过来的人将重点都放在那些石器时代的“古董”和岩画上,没谁在意洞口附近的这块石头,石麒当时瞧着好玩,顺手捡了放兜里。

  接过扔来的石头,邵玄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手感和其他石头没什么不同的,呈墨绿色,鸡蛋状,表面还算光滑,像是刻意打磨过的,看着也没什么古意,就算不是什么“古董”,拿着玩也不错,当装饰品。

  邵玄也没在意,拿在手里玩了会儿,总感觉这石头捂不热似的,握手心里十来分钟了,还是凉飕飕的,想了想,邵玄拿出打火机,用火烧了烧石头,按理说,接触火焰的那地方应该会烫手才对,但事实却是,烧过之后依然如之前那样凉凉的。

  扫了眼周围,邵玄拿过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垫了张纸,打算用刀刮一点石头上的碎末拿去考古车那边让人帮忙检验一下。然而,邵玄拿着刀对着石头刮了刮,石头上却一点痕迹没有,用刀尖钻也钻不出半点痕迹。

  火烧不热,刀划不伤……真是块奇怪的石头。

  邵玄拿着石头下车,打算待会儿让石麒再仔细看看。

  车停的地方离村子已经很近了,只是前面的路不好走而已。

  村子里的村民有的去干活了,闲一点的则去新发现的洞穴那边看热闹,因此,邵玄进村的时候只看见三两个人走动。

  村子外围有两米来高的石土墙,听说是几十年前建起来防野兽的,石头来自于山里,不过近些年周围没见到什么大型野兽了,也没谁再去在意这些石墙。

  一眼望去,能看到石土墙上大块大块的石头,年代已久,带着些萧瑟感。

  邵玄手里玩着石头,眼睛盯着那些石头。听说这些石土墙上的石头被发现有古生物化石,邵玄想起了石麒说的那个“西瓜大的虫子”事件。

  正打算移开视线,邵玄突然发现石墙上出现了一截像蛇似的东西,还在蠕动,水缸粗细,鳞状花纹泛着冷光,隔着数米远却让邵玄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凉意,惊得邵玄差点跳起来。只是邵玄眨眼再看的时候,却有发现什么都没有,石土墙依然是那个残破的久经风吹日晒雨淋的石土墙。

  幻觉?

  邵玄看向石土墙的其他地方,然后,视线落在石土墙的一处缺口那里,那边有一块大石头,是在那处石土墙倒塌之后留下的,小点的被村民捡回去建造自家围墙了,大的则留在这里。而此刻,邵玄就看到那个石头上冒出一个青绿色的小苗,小苗迅速抽叶长高,同时数条藤蔓也向四周伸展开来。原本三米多长的缺口却在眨眼间被那些藤蔓和枝叶遮挡,鼻间似乎还弥漫着一股属于植物的清香。

  邵玄后退几步,深呼吸,再定神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藤蔓枝条都消失了,石土墙依旧,地上是那块光秃秃的大石头。

  察觉到手里有些异动,邵玄垂眼看向拿着石头的手。

  原本火烧不热刀划不伤的石头,顷刻间风化成沙,从邵玄的指缝中掉落。

  当最后一粒沙落下时,邵玄视野里一片黑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