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战记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变化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7 03:19:32字数:2381
  因为邵玄的加入,祭祀活动出了这样一个不同于往年的小插曲,即便部落的人各自心里有思量,但他们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火塘边正在觉醒的那些孩子。

  赛感受着身体明显的变化和手臂上已经出现的图腾纹,内心狂喜不已,但这时候旁边突然加入个人,自然能察觉到。赛侧头看过去,便看到罩着一团火的邵玄。

  冤——家——路——窄!

  这家伙不是还小吗?过了今天的风雪节也就十岁吧?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比自己还小两岁的人,赛心中惊疑不定,一想到冬季前那次被群殴,赛就一肚子气,原本被巫留下还很兴奋,想着觉醒图腾之后跟着狩猎队出去猎个大点的猛兽,然后从洞那边走几圈,羡慕死那些人,尤其是邵玄。可现在呢?怎么回事?

  邵玄从被扔进这儿就注意到旁边站的人是赛了,不过他现在没心思跟这孩子扯皮。

  之前一直远观,现在邵玄终于能近距离感受部落的火塘了,像是置身火海之中,却并无灼伤之感,只感觉全身暖烘烘的,冬季尚未完全散去的凉意全都被烘得一丝不剩。

  火塘边的孩子们身上的图纹呈火红色,像是火苗钻进体内之后,唤醒了沉睡于血肉之中的力量。更内敛。

  而邵玄这边则要猛烈很多。

  原本只聚集在头顶的火团已经朝身下蔓延,邵玄眼前一片火色,不知道是火塘飘过来的火,还是头顶烧下来的。

  邵玄感觉脑子有些胀痛,体温升高,热流聚集到眉心,又由眉心开始扩散,额头、面部、脖颈、躯干,四肢……

  没有镜子,邵玄看不到自己脸上的变化,看其他孩子脸上已经有了火色的图腾纹,自己应该也是。感受到从肩膀向手臂蔓延的热流,邵玄看向手臂。

  之前因为头上有火,把兽皮外套脱了拍火,之后也没再穿起来,仍然留在那里。邵玄现在也就穿着一个无袖的兽皮小褂,胳膊上随着那股热流的蔓延而出现火色的图腾纹看得很清晰。

  火塘那边的飘出来的火苗越来越密集,火塘内的火焰也有朝外扩展的趋势,部落的人这时候也都忙着祈祷,邵玄全身被笼罩着火团也就不那么惹人注意了。

  火塘内翻卷的火焰越发剧烈,如今的火塘已经不是一开始邵玄见到的那点小火苗了,现在整个火塘仿佛是蓄势待发的火山,却并不给人恐惧感,反而让见到的人有种朝拜的冲动。

  巫的吟唱已经进行到第三阶段,等最后一个音落下,巫抬起的双臂猛地朝两边甩开,灰白的兽皮斗篷顿时被蔓延出来的火焰淹没。

  火塘三焱第三焱——焱展。

  火塘内的火一改刚才的斯文,涌出来的不再是一团团火苗,而是如岩浆般蔓延开来,眨眼间将山顶上参加仪式的众人淹没,并朝着山下覆盖过去。

  近山脚区,被留在洞内的凯撒退到角落里,眼睛死死盯着洞口处,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吼。

  洞外,已经一片火色。

  迅速蔓延的火焰将整座山笼罩,并未烧着这里的一草一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躲在洞里的凯撒却极为忌惮,如果可以的话,它现在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而原本已经退到居住区边沿的那些夜燕,看着越来越近的火光,不甘地再次飞起,快速震动翅膀往远处飞离。

  站在火塘边一直保持着严肃的巫,此时面上也不禁露出喜色。用不着朝山下看,他已经能够感觉到火焰展开的范围。

  比过去几年扩张的范围都要大,不,自打他继承巫之职,还没有遇到过火塘的第三焱蔓延如此大的范围!

  吉兆……

  “吉!”巫喊道。

  “吉!”部落的人振臂欢呼。

  “炎角之火永远不灭!”首领敖也高兴地吼道。

  “炎角之火永远不灭!”部落的人扯着嗓门附和,一个个激动得跟打鸡血似的。既然巫说新的一年会更好,那肯定就是!怎么能让人不兴奋,不庆祝?

  蔓延的火焰一直持续了约莫半个小时,才渐渐自山下往上开始消散,最后只留下火塘里面的火焰还在燃烧,翻腾。火焰上方的图腾一直存在着。

  之后场面就不那么严肃了,变得轻松许多。部落的人需要发泄自己的兴奋之情,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往山下走,回去之后找上关系好的亲朋好友一起烤点肉,喝点果酒,吃完喝完再好好睡一觉,迎接新的一年。

  格也带着洞里那些孩子往山下走,他们并不用担心会收到夜燕的攻击,这一晚,不会有鸟兽进入他们的住地。当然,凯撒是个例外。

  与大部分部落人不同的是,邵玄和其他觉醒图腾之力的孩子都必须留下,并且还会在山上逗留一段时间,他们需要接受巫的第二次教导。

  近八十个孩子,除了四个之外,其他人全都顺利觉醒。另外四个孩子有些失望地离开,但一想到明年他们百分百会觉醒,也就不那么沮丧了。

  邵玄一行留在火塘边,等部落的其他人都离开之后,便被几名战士带往一处石屋。

  这处石屋比邵玄在山下见到的那些木屋自然要牢固多,也宽敞多了,七十来个孩子在里面也不觉得多挤。

  觉醒图腾之力之后,仿佛一呼一吸都要轻松许多,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骼,仿佛都被重塑一般,充满了力气,整个人即便看上去跟之前没多大不同,但内里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不过,邵玄现在还是有点小郁闷。

  看看其他孩子要么交流着觉醒的感觉,要么比划着手脚,如果不是有人看着,他们恨不得现场就较量一番。

  仔细打量几圈周围的人,邵玄才往前走几步,戳了戳正跟人唾沫横飞吹牛的人,“哎,那个谁。”

  “干什……”被打断话头的赛转身,看到邵玄之后话都没说完就警惕地退后两步,大概觉得退两步太丢面子,又往前走了一步。

  “干什么?”赛问道,视线还是充满防备。觉醒之前他在比对方长得高长得壮的情况下还被对方揍趴好几次,觉醒之后他也不敢轻视。

  “你觉醒之后,视觉有没有什么变化?视觉,就是你看东西,跟觉醒之前相比,有没有……变化?”邵玄问。

  见邵玄问的是这个问题,赛下巴一扬,自豪地道:“当然有变化!”

  旁边其他邵玄并不认识的孩子听到他们议论这个话题,也加入进来,说说自己在光线暗淡的情况下能看清多远的东西,跟觉醒之前相比,他们的听觉、嗅觉和视觉都有了一个很大的跨越。

  只有邵玄一个一直沉默。

  没办法,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现在看周围的人全都是一个个骷髅架?

  <b></b>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