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战记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洞外的生物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7 03:19:39字数:2553
  麦也注意到了,他也很疑惑。

  他自然能确定面前这两只中并没有上次砍过的那只,他们不会去主动招惹刺棘黑风,但是外出狩猎这么多年,也不是没跟刺棘黑风战斗过,对刺棘黑风的恢复能力有所了解,那样的砍伤,还是他自己亲手砍的,没个五六十来天不可能完全恢复。

  而且,对峙这么久,麦也越来越觉得这两只刺棘黑风的动机可疑。并不像是要跟自己等人拼个你死我活,队里有人受伤,那两只身上也有很多新的伤痕。好在这两只并不像上次遇到的那只一样疯狂。只是,上次遇到的那只去了哪里?地盘被抢,被这两只联合赶走了?

  “它们似乎只是想阻止我们上山。”荞说道。

  “它们居然会吼叫。”狩猎队里另一位跟麦年纪差不多的中级图腾战士疑惑。他的狩猎经验并不比麦少,以前也遇到过好几次刺棘黑风,也从老一辈的战士那里听说过不少关于刺棘黑风的事情,对于这种凶兽的习性比麦他们更了解。

  “不仅仅是地盘的独霸习性,作为黑夜里习惯潜伏的杀手,刺棘黑风很少叫,它们的标志是那抖刺的声音,而不是吼叫。”那位战士急促地说道。

  之前郎嘎等人在山腰就是因为听到了刺棘黑风的叫声,因此才下山帮忙的。

  诸多异常联合在一起,不得不让众人多想。这两只刺棘黑风到底要做什么?

  暮色中,飞快闪过的黑影有些模糊,树丛间时不时传出刺棘黑风的抖刺声。

  刺棘黑风激动的时候,它们身上的刺就会抖动起来,而出一阵密集的抖刺声,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声音太密集,所以并不难听到。

  黑夜里这声音就如催命符一般,周围的其他动物早就全跑没影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众人心里越沉重,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将这两只赶走!”麦沉沉地道。现在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还能看到一些周围的景物,但再过会儿入夜,黑暗的环境对他们就极其不利了。

  不赶走这两只而直接往山上跑的话,这两只可能会直接追上去,他们可不能让这两只追杀到栖身的洞里,虽说刺棘黑风并不喜欢山上的环境,但不证明它们不会追过去,再说了,山腰的洞里还有两个孩子呢。

  “上!”

  下午猎杀的大角鹿也早顾不上,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麦下令集全队之力跟这两只拼了!

  ……

  邵玄又做梦了。

  时隔这么久,再次进入了那样的梦境中。

  只不过这次梦里没见什么夜燕,也没梦到雪花,梦境中一片黑暗,但明显感受得到一股浓烈的森寒之意,似乎有什么藏在黑暗中,同时,黑暗中还有一些密集的嗒嗒嗒的声音传来,像是什么在抖动。

  猛地睁眼坐起身,摸摸额头,一手的冷汗。

  感觉背后还有未散去的凉意,邵玄抖了抖,往火堆靠近了点。

  看火堆里面木柴的燃烧情况,距离郎嘎他们离开已经有一会儿了,现在外面的天色应该暗下来。

  怎么还不回来呢?

  到底遇到了什么?

  是否有人受伤?

  又想起刚才的梦境,邵玄深呼吸,让情绪尽量放缓。梦里的森寒感比去年梦到夜燕时要强烈得多,现在醒了还感觉心跳得厉害,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其他原因。

  看看旁边,矛靠着洞壁,坐着睡着了,睡得有些沉,邵玄刚才起身的动静可不算小,外出狩猎的战士平时都很警惕,一点动静就能醒,矛并未醒来,显然是睡沉了,应该是那些肉的效果。也好,这样他也不会跟陀螺似的在洞里面不停转圈。

  觉得情绪稳定些,身体渐渐暖和了,邵玄往火堆里加了点木柴,起身往洞口走。

  有了以往的经历,他知道不会无缘无故做梦,就是不知道外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巨石将洞口挡得严严实实,光凭邵玄自己的力量很难推开,邵玄也没打算推开巨石,外面都不知道有多少危险,有石头挡着还能安全些。

  洞口离邵玄刚才睡的地方有五十多米,一步步朝着洞口走,邵玄刚刚平缓的心跳又开始快跳动起来。

  越靠近洞口,那种危险感越强烈,浑身的汗毛都在颤栗,像是压着一块寒冰似的。

  邵玄靠近洞口的步子越来越慢,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出声大了。

  在离洞口十来米的时候,邵玄听到了一阵并不大的密集的嗒嗒嗒声,就像是在耳边响起来似的,又像是幻觉。

  洞内的火堆里刚添加了几根木柴,火大了些,火焰跳动着,照得人的影子也跟着闪动,偶尔还响起木柴燃烧时出的噼啪声。

  但邵玄却并未觉得有多暖和,反而感觉一阵阵冷。

  张大嘴,无声做了个深呼吸,调整情绪,邵玄绷紧神经,悄然并快地往后退。

  来到矛身边,邵玄推了推矛。

  虽然睡得沉,但潜意识还在,邵玄一推,矛就迅睁眼摆出个防卫的姿势,但回过神见到面前只有邵玄,面色立刻不好了,正打算说什么,邵玄迅捂住矛的嘴,眼神扫了下洞口。

  矛也不是不懂形势的人,不然不会被准许跟队。见到邵玄这般紧张,他也知道洞口有异况了。

  张张嘴,矛做口形无声地问:怎么回事?

  邵玄来不及说什么,看看洞上方,他记得上面有隐秘的通风口,纵身跳起,踩着洞壁,翻到上方仔细找了找。

  洞壁并不光滑,有很多凸出的地方,所以攀上去并不多难。

  有三个通风口,其中两个太小,剩下的一个大点,不过被用石头堵了些。

  邵玄使劲将堵住的石头搬开,示意下方的矛接住。

  矛有些焦躁,他不知道到外面到底有什么,麦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而邵玄也不说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是平时,他早就吼出来了,但现在……

  接住石头之后,矛小心放下,没出声音。几乎在他放下石头的同时,他也听到了洞口巨石出来的怪异声响,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在石头上划刻一般。

  矛脸色变了变。那划刻的声音,可不像是人弄出来的……

  洞口的石头在挪动。

  有晚风从挪开的缝隙间吹进来。

  火堆的火焰跳动得更厉害了,矛看到自己照在洞壁上的拉长影子,随着火焰的跳动显得有些扭曲。

  长这么大,矛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管以往在部落里怎么炫耀,听那些惊险刺激的狩猎故事的时候怎么吹嘘,真正遇到了,他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除了他们两个刚觉醒不久的孩子之外,没有其他人在,没有人会帮他们,而靠近的生物,他们多半也斗不过。

  身为领的爷爷给他讲狩猎故事的时候,曾经问过他:“矛,你知道绝望的心情吗?”

  当年怎么回答的,矛不记得了,只记得似乎没太当回事,因为他那时候不理解。

  可现在,他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