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战记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训练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原始战记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7 03:19:50字数:2597
  部落训练地旁的一座矮山上,树木不粗,但茂密,伸展的枝条上满是翠绿的叶子,周围的灌木和草丛长势凶猛,在这个季节几乎一天一个样。~頂點小說,

  平时常有人走动的一条野草稀疏的石土小道两旁,一些一年生的植物已经齐腰高,更远一些的地方,人走进去就看不到影了。

  邵玄手里握着一把半臂长的石刀,走上这条看上去并无异样的石土小路。

  昨天刚下过雨,草叶树叶上都被冲刷干净,周围弥漫着淡淡的不知名的花香。

  远处那几座基本不见绿色的石山上传来阵阵轰响,相比而言,这边的几座矮山要安静多了,似乎并无危险。

  邵玄握紧石刀,面色严肃,丝毫不敢大意。

  老克教邵玄设陷阱下套索,但只教了两天,之后换了方法。

  按照老克的意思,要捕熊,就要用熊的思维,要猎杀野兽,就要置身野兽的角度,想要下更好的套,追求一套必杀的极致,就得亲身去感受一下其中所蕴含的奥妙。

  面对陷阱重重的地带,若是看不破,防不住,在真正的狩猎场,就是个必死的局面。

  虽然觉得这种方法是在找虐,但邵玄还是按照老克要求的做,一次次去感受那些潜藏于树枝、石缝、叶隙等人们很难去注意到的地方所发出来的杀招。

  简明点说,在这里,邵玄自己,就是猎物。

  抬脚走上这段石土小道,五指紧紧握住石刀,邵玄扫了眼前方,眼神一凝,加速跑了起来。

  嗡!

  像是细细的兽筋所发出来的震颤声响。

  来自小道右侧,至少四个位置!

  邵玄丝毫未停留,继续奔跑,双脚发力,凌空高高跃起,握刀的手臂一甩,刀影连闪,顿时听到砰砰的清脆声响,那是石质箭头与石刀的碰撞声,两发被石刀挡住,两发被邵玄躲过。而在跃起的同时,邵玄身形稍稍扭转,头、臂、腿以一种很滑稽的姿势或伸展,或折回。

  单从姿势,无法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但几乎在他变换姿势的同时,是来自小道另一边的几根刺,与邵玄擦身而过,它们与刚才的石质箭头同时发出,只是射出的声响更加轻微,但由于一开始的嗡声,更多的人会去在那一刹那反射性地去往那边防守,而忽略来自另一边的更隐秘的刺杀。若是邵玄并不是用现在的姿势而是稍稍变动的话,难免有个地方会中招。

  咄!咄!咄!

  硬刺射入对面的树干上,刺身瞬间没入一半有余!

  躲过第一轮的邵玄并未直接落地,而是抓住树上伸出来的一小节树枝,身体的重量似乎不存在一般,灵活地往前翻身,跟跳高似的越过前方一截伸展至小道上方的相对来说更粗枝叶更茂的树枝,丝毫未碰那根枝条上的一枝一叶。

  落地之后紧接着的是一个冲击提速,几乎在他刚挪出脚的下一刻,原本落脚的地方就钉上了一根手指粗的石镞。好几次石镞都是擦着邵玄的脚钉在地面,但邵玄却仿佛未看到一半,继续跑动。

  邵玄时跑时跳,路线也不是一条直线,连起来也找不到规律。

  再次跃起的时候,脚却踩着一旁的树干再次发力跃起,两次接连的跳跃躲过了空中来回穿过的箭头,手腕一动,五颗石子出现在指间,朝着前方的几处灌木丛接连射出,下一刻,被石子射中的地方发出了木头断裂的咔咔声响。

  在下落途中,邵玄伸出手,曲起抓住一根树枝的尖端,将身体往旁边拉偏一定角度,落地前一个拧腰翻身,顺势在地面上一滚,卸去了部分冲击力,余光瞥见抛射已至眼前的手臂粗的石刺。

  一道灰白的刀影闪过。

  阳光下也没有反射出闪亮光泽的石刀,却如林中陡然出现的一道灰白闪电,狠狠劈砍在石刺身上!

  没有金属的光泽,却让任何看到刀的人感觉到从刀上透出的森寒锋芒。

  从一开始踏上这段石土小道,到现在,也不过数息时间而已。

  邵玄站起身回望走过的那条小道,原本只长着一些稀疏杂草的小道上,已经布满了石镞、木刺、石刺、晃动的木桩、砍碎的石块等。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邵玄问道:“怎么样?”

  “不行。”老克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邵玄抓抓头,“我觉得也是。”

  不用老克再说,邵玄往回走,去将这段路的所有陷阱处理掉,已发的未发的,都拿掉,不然部落的人往这边走会遇到麻烦。地面下还有好几个坑,只是看不出来而已。

  每天邵玄都要接受这样的训练,老克设置,然后邵玄闯关。

  这种自虐式的变态训练方式,自控力弱一点的可能会神经衰弱,过于紧张,变得神经兮兮的,看哪儿都像是有陷阱一般。

  其实邵玄头两天也有这样的感觉,那时候就算回部落内了,周围稍微一点声音,就会神经紧绷,反应过敏。但后来就好了。

  老克看着下方正在撤掉那些陷阱和套锁的邵玄,面露欣慰。他一开始也很担心,这样的训练方式会不会起到反作用,原打算着先训练五天之后再去开导开导,但没想到,还没等他出手,邵玄就已经调整过来了。

  从一开始浑身是伤,到勉强安然躲过所有的套锁陷阱,再到安然躲过时还能偶尔切断其中几个连环套索之间的联系,这一系列变化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五天而已!!

  这远远超过老克的预期,偏偏他怕邵玄太得意,骄傲过头,便一直绷着脸,找到一个错处就狠狠地批。

  将小道上的东西都撤掉,尚未触发的套索都给完整地卸了,挖的坑埋了,邵玄才走到老克旁边坐下休息,听老克的点评。

  在老克看来,对付那些陷阱,最错的解决之法就是挨个去硬抗它们,能躲过何必不躲,何必费那么多力去硬抗?

  当然,按照老克的说法,面对陷阱的时候,高手们会在第一时间找到最好的切入点,用最少的力去破解这一连串的陷阱,对于连环套,找对切入点,便能直接切断套与套之间的联系。而顶级高手们,则能将别人的陷阱为自己所用!

  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与此有其余同工之妙。只不过,邵玄现在还差得远。

  做不到老克所说的那种一眼就能看穿这条路上所设陷阱,也做不到次次都能切断连环套的联系,每天听老克这么批,邵玄也觉得自己的学习进度是不是太慢了?

  如果老克知道邵玄心里所想肯定会自喷口水:别人一百五十天也未必能做到他这样,他还嫌慢?!

  老克手头的技艺有一部分也是跟更老一辈的人学的,专注下套设陷阱的艺术,有些人更保守,有些人则是怎么阴损怎么来。不过,他们都有个共同点,会找合适的人,教授自己毕生所学,让这一技术能传承下去。

  老克仰望天空,面带怀念,“想当年,我也是像你这么走过来的,不过做得比你好。”

  “您当年真厉害。”邵玄也没有去刻意避开老克腿的事情,那样才是真的伤老克苍老的自尊心,而且,现在老克自己都放下了,从但年的伤病里面走出来了,别人又何必去施舍同情心?老克也不需要。

  “您花了多少时间成为顶级高手?”邵玄好奇地问道。

  “不,我最巅峰的时候,也未能达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