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牛镇天 第十八章 借刀杀人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 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6/04/04 19:25:30字数:4058
  那似乎是一块不知何种动物上的皮,颜色泛黄,无毛,只有一种细密的纹络,看起来颇为久远。

  缓缓展开,上面有简略的图案,看样子正是巫山大概的地貌,在一个小小的山丘上,画着鲜红的圆点,那便是藏宝之处。

  几个妖怪凑到一起仔细观看,片刻之后,牛二抬起头,一脸的黑线,郁闷至极。

  看着一旁挤眉弄眼的几妖,更是气愤难耐,一蹄子踩在少年的另一条腿上,咔嚓一身断成两截,骂道:“奶奶个熊滴,就敢惦记俺家的矿石,太可恶了。”

  “嘿嘿,二哥,没想到这几个人类竟敢盗取莽牛洞的宝矿,着实可恨,不如将他煮了吃吧。”

  “不要啊,你要吃了我,我爹会知道的,他会杀了你们的,我爹可是化神中期修士,手下高手无数。”

  少年一听还是要吃,顿时哭得撕心裂肺,鬼哭狼嚎。

  牛二却是心中一动,深深看了此人一眼,扯着三个妖怪到一旁小声嘀咕。

  句邙山高八百丈,绿木葱葱,枝叶繁茂,其中多有毒草生长,常年迷雾笼罩,色彩斑斓,杀人无形。

  此刻山间小路上,走来四五个妖怪,为首之人身材高大,面容粗犷,一双虎目熠熠生光,一边往山下走,还一边骂骂咧咧。

  “那牛魔王真不是个东西,堵在山下七天七夜,大王又不让俺出去跟他拼命,害的俺冷虎许久没有肉吃,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还有那狐狸精,滋味真是不错,好多天没去找她了。”

  不知想起何事,脸上一片猥琐,眼冒淫光。

  “你确定那牛魔王真的退走了?”

  “确定走了,俺们跟踪到百里之外了,现在小六还在外面盯着,要是回来,一定赶来通知大人的。”

  旁边一小妖躬身回答。

  冷虎是一头黑虎得道,元婴中期的修为,善使一双铜锤,打架最不要命,是绿蟾的得力手下之一。

  原本被称为愣虎,为山中一众小妖暗地里嘲笑,才特意改了名字,听起来感觉威风许多。

  前些日子偷盗血髓矿,被牛钰带人一路追杀,堵住山门,直到昨日退走,这才打着巡山的旗号,偷偷出来打打牙祭。

  忽然前方窜出一结丹小妖,肩头带伤,鲜血横流。

  一见冷虎,顿时扑倒在地,哭喊道:“大人救命啊,山下来了一个人类,仗着手中飞剑厉害,差点将俺杀了。”

  “什么?竟敢有人如此大胆,来我句邙山撒野?”

  冷虎面露凶光,一把扯过那小妖,吼道:“快,带我去宰了他,拿他心肝下酒。”

  小妖答应一声,一路小跑,带着冷虎几妖直奔山下。

  远远就看到有一金丹期的白衣翩翩公子,玉树临风,站在一块半丈高的山石之上,见到几妖到来,纹丝不动,风轻云淡。

  在冷虎看来,那异样的眼神是在嘲弄自己,丝毫不自己等人放在眼里,不由高喝道:“呔,何方无知小子,敢来俺句邙山撒野?”

  可是那人根本理都不理,手臂一指,一道银色飞剑自那少年背后升起,疾飞而至,砍向冷虎的头颅。

  冷虎大怒,两手左右一分,三尺大小的铜锤抡起来呜呜作响,一下将那飞剑砸的翻上半空不见踪影。

  脚下一点,跃出十余丈远,来到少年面前,又一锤磕飞了身前的绿色盾牌,大手成虎爪,在那少年惊骇绝望的目光中,一把掏出丹田气海的金丹。

  白衣少年惨叫一声,栽倒在地,登时气绝身亡。

  “哼,不自量力,就这两下子,还敢跟虎爷较量。”

  “就是,就是,虎爷神威盖世,杀人如探囊取物。”

  冷虎哈哈大笑,瞥了死尸一眼,道:“走,带上这具尸体,再寻些野味,让尔等吃个痛快。”

  在一众小妖的前呼后拥之下,直奔山下而去。

  树林中,毒雾弥漫,色彩艳丽,只有少数毒虫在落叶覆盖的地上簌簌爬行。

  在不远处,一个小土丘微微颤动,数到身影缓缓浮现,对视一眼,悄悄向另一侧山下奔去,后面跟着一只黄色猛虎,蹑手蹑脚,如灵猫一般没有发出丁点声音。

  此时,在巫山北方数万里之外,有一座俊秀高山,奇峰迭起,绿水环绕,有仙鹤合鸣起舞。

  山上一座金碧辉煌,仙气缭绕的仙宫内,一位中年男子,手拿经卷,正在细细品读。

  忽然男子面色一变,翻手拿出一块白色玉简,上面正有一道裂痕渐渐生成,咔嚓一声,玉简爆裂,炸成一堆粉末。

  “清儿——”,男子面色狰狞,须发皆张,一双黑眸爆出恐怖金光,在玉石铺就的地面上射出两个深洞,仰天怒吼一声,一股汹涌气势震荡整座仙宫,惊起一片飞鹤。

  巫山脚下草木葱葱,溪水孱孱,半空突兀地落下一团黑云,显出六道身影,正是牛二等人。

  刚刚落下,熊岳一双小眼睛满是羡慕,看着袁空收起金藤遮天网,道:“三哥的宝贝果然神奇,那么近的距离,竟然没人发现俺们。”

  “嘿嘿,那是当然。俺家祖传的宝贝,可是传说中一位妖仙祖宗亲手做的。莫说是那小小的元婴修士,就是化神高手也难以察觉。”

  袁空挺起小胸脯,脸上绒毛神光焕发,很为自己的祖先骄傲。

  “哦?三哥还偷窥过化神境界的美女洗澡呢?”

  “那是,当初在火龙窟,俺……”

  忽然一顿,浑身激灵灵打个冷战,瞥到火无咎满目的寒光,背后升起一股冷气。

  恨恨瞪了熊岳一眼,颇有些心虚,低声道:“二哥,俺还有重要的事,暂且回山去了。”

  不待牛二说话,脚下一团金光绽放,急速远去,竟有几分仓惶之意。

  “三弟,为何如此着急?莫非?”

  熊岳暗暗扫了火无咎一眼,思索道:“二哥明知故问,定然是三哥偷窥美女洗澡被人抓了,不过火龙窟元神境界的的少女,恐怕不多吧?”

  一旁的火无咎浑身突然腾起丈高火焰,炽热逼人,全身化作一条火龙,仰天咆哮,迅如雷电,直奔袁空离开的方向。

  “二哥,你怎么不生气啊?”

  熊岳似乎颇为好奇,漆黑的小眼滴溜溜乱转,脸色露出几分猥琐神情,不怀好意的问道。

  “我为何生气?”牛二一脸迷糊,硕大的双眼漆黑崭亮,自己可是刚刚穿越,人都不认识,难道还有啥内情?

  熊岳诧异的鄙视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道:“你忘了,五弟的姐姐跟大哥,那可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

  “啥?”

  浑身一凉,心底感到一丝不妙,牛二暗自盘算,火无咎的姐姐跟自己的大哥有一腿,那就是自己未来的大嫂,那岂不是说,那猴子竟敢偷窥自己的大嫂洗澡?

  牛二顿时有些傻眼,回头再看,天边彩霞飘飘,倦鸟归巢,哪还有两人的影子,熊岳也已消失不见。

  奶奶个熊滴,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愤愤转身往山上走去,还有一只花斑大虎,亦步亦趋跟在蛛儿屁股后面,摇头晃脑,左右观看,对两边的树木花草,很是新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