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牛镇天 第四十章 金丹后期的威力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 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6/04/04 19:25:30字数:3295
  想到这里,牛二顿时呼吸急促起来,血液沸腾燃烧,一股巨大的兴奋之情,让他想忍不住仰天大吼,如此珍贵的丹方,竟然就存在自己手心这枚小小的玉简之中。

  压抑心中的喜悦,牛二继续探索,第二枚金色玉简的来历让他眉头微蹙,为岳山的为人感到不耻。

  第二枚玉简原本是岳山一个朋友所得,就因为贪图此简,化神之后,竟然联络几个高手,将信任他的这个朋友暗害身死,这才到了他的手中。

  而第二枚玉简中记载的乃是叫做天机阵解的阵法之道,当初隐藏自身,并将牛二擒拿的就是靠其中的一种阵法——弥天幻云阵。

  长叹一声,牛二虽然厌恶岳山此人,却不得不感叹此人在化神之前的人生际遇,运气之盛,天赋之佳。凭借一身普通的修为,竟然成为了闻名散修界的丹师高手。

  一一整理分开,收入储物袋,牛二又将藏有两枚金色玉简的袋子贴身藏好,这可是日后进阶化神,乃至妖仙的保障。

  手中托着一朵赤炎包围的红花,六只花瓣上有火焰金乌起舞腾挪,引人注目的却是金乌头顶上的银色王冠,比之普通花朵上的金乌多了一分高贵雍容的气质。

  牛二在金丹中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今大战将起,化身修士都有性命危险,多一分实力,就多一分保障,只好利用金乌紫焰花的千年灵力,加快修为进度了。

  喷出一口青色浓厚的真气,将紫焰花吞入丹田,一股热浪席卷全身,赤红的灵力迅速燃烧牛二的真气,自丹田开始,无数筋脉中的真气全部被染成火红之色。

  运转莽牛一族的功法,真气流转之速快如奔雷,迅如急电,天地间的灵气化作滔滔长河,以灌顶之势涌入牛二体内,全身无数的毛孔,仿若张开的小嘴,贪禁的吞噬着周围的灵气,让十丈之内尽化虚无。

  同时金丹上面漂浮的一层青色云雾,内里星光闪烁,点点璀璨,照耀全身骨骼肌肉,仿佛天上有无数无形的力量化作刀剑,插进牛二的肌肉,乃至骨髓之中,生撕活裂的疼痛,让条条青筋凸出皮肤,高高鼓起。

  汗水如潮,顺着肌肤流淌而下,其中还伴随着还有许许多多的黑色泥土状的物体,或者细如毛发的针状晶莹颗粒。

  一连三天,牛二忍受着非人的痛苦折磨,终于冲破束缚,进阶金丹后期境界,全身真气汩汩而流,气血澎湃若浪。

  **有明显的增强,骨骼晶莹如玉,生出一层淡淡的光辉,肌肉结实与皮肤之间似有青色光晕,单臂之力可达五万斤,已经接近化神期牛钰的**力量。

  等到元婴期,单凭**的强度,未必就不能抵抗化神雷劫,此时,不禁对以前的牛二产生几分好奇。

  休整一夜,第二天除了看望蛛儿,又施展三才封天诀封印了那只鼠妖的一身真气,吩咐蛛儿细心看守那只老鼠,小心被他逃走,然后赶奔句邙山。

  前日刚刚进行了一场小战,各部妖兵正在休整疗伤,刚来到山下,远远就看见袁空身着一副锃亮的铁甲,熠熠生辉,在哪跟几个小妖调侃吹嘘。

  “我这副铠甲,乃是万年寒铁制造,刀剑难伤,水火不侵,当初老子与那人族修士大战一千多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击败,揍的那人哭爹喊娘,屁股裂成八瓣,非要送俺十株千年灵草,求俺饶他一命。”

  抹了一把口水,袁空站起来一副傲视天下,大义凛然的模样,道:“俺袁空是啥人,妖族第一勇士,一棒子将那人砸的血肉模糊,只留下一副铠甲看着还行,给扒了下来,就是如今俺穿的这身。咋样,你们说漂亮不?”

  在一众小妖起哄赞扬中,袁空眉开眼笑,上蹿下跳。

  忽然瞧见牛二御剑而来,一个跟头翻到牛二身边,高声道:“二哥,看俺的铠甲漂亮不?”

  “不错。”牛二点点头,依他如今的眼光看来,却实不错,铠甲都是用寒铁制作,不过最多不超过千年,上面还有许多的纹络,应该是特殊刻画的禁制,增强铠甲的抵抗能力。

  见牛二点头,袁空更是兴奋,道:“二哥,俺这铠甲可是高级货,便是普通元婴修士也难伤分毫。”

  见牛二似有不屑之意,不由叫道:“二哥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以你那剑术,俺就是站在不动,你都伤不了俺。”

  “哦?是吗?”牛二似笑非笑的样子让袁空心里发毛,想到二哥平时战斗的表现,顿时道:“当然,你不能用那人族的剑诀。”

  “可以。”牛二面无表情,点点头,让袁空后退两步,刚要动作,又道:“三弟啊,咱不妨打个赌如何?”

  “打赌?二哥想赌什么?”袁空眼前顿时一亮,当初与那人族修士半斤八两,最后只能凭借自身超常的体力,一棒接一棒将其活活震死,才能得到这副铠甲,心里非常有信心。

  “我以五株千年灵草,赌你家的猴儿酒一坛,如何?”

  两只猴眼转了一下,感觉胜算颇大,点头道:“既然二哥如此大方,那俺没啥不同意的,嘿嘿,二哥来吧,只要你砍动了俺,就算你赢。”

  牛二眼睛一转,看到周围许多小妖皆是蠢蠢欲动,大声喊道:“还有谁愿意跟我赌?不管多大,本少爷接着。”

  “我来,我来,我赌千年灵草一株。”有小妖丢出一株灵草,仍在两人中间。

  “我也来,赌五百年灵草五株。”

  “牛二爷,俺也赌,千年灵草五株。”

  一会功夫,就有近百百株各种灵草在旁边一块大石上,堆成了小丘,竟没一个人赌牛二赢的。

  面色虽然难看,心里去自己偷着乐,牛二手拿三尺长剑,银光闪闪,真气喷薄,剑芒暴涨至一丈多长,一股强大的气势升腾而起,身边三丈旋起飓风,落叶纷纷碎裂,尘土飞扬,地面上的拳头大小的石块都在跃跃跳动。

  看着牛二平静的眼神,袁空内心忐忑,元婴期的真气疯狂涌入铠甲,顿时寒铁上涌出一层白色光芒,朦胧氤氲,灵气缭绕,仿佛仙人降世一般。

  “杀……”。

  一声大喝,牛二双目圆睁,双手握住剑柄向前劈去,巨大的银色剑芒中有金色闪电攒动,空气急速压缩,剑还未至,就有一股绝强的大力压在袁空身上,周身的碎石竟然被压入地面三尺之深。

  “轰”

  夺目的光芒在袁空身前爆开,空气中一股毁灭性的无匹力量扩散开来,波纹所过之处,无数巨大的石头化为齑粉,巨木如草,纷纷倒折,翻飞出去。

  带光芒散去,原地只有一个巨大的深坑,没有袁空的一丝影子,围观的众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看向牛二的目光肃然尊敬了许多。

  “难道袁爷被牛二爷劈成灰了?”有小妖嘀咕道。

  “不会吧,袁爷可是元婴中期修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吧?”

  “那可难说,刚才牛二爷的一剑你能接下吗,那比元婴后期的都厉害许多啊。”

  “不是吧,牛二爷才金丹后期都这么厉害了,那元婴期后岂不比化神妖王都厉害了?”

  “别说了,赶紧去禀报大王,袁爷不小心让牛二爷劈死了。”

  “啊……?”

  “咳咳……,那个兔崽子说老子死了?”

  远处山坡上传来一阵咳嗽,有碎石哗啦掉落,烟尘四起,片刻之后,穿着寒铁铠甲的袁空,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

  目光幽怨的看着牛二,道:“二哥真不给兄弟留情面,当中这么多妖让俺出丑,以后还咋出来混啊。”

  牛二白眼一翻,心道:谁让你丫的装孙子呢,嘴上却说:“三弟的铠甲太厉害了,二哥要是不出全力,哪能打得动你啊。日后请你好好吃上一顿,算为兄给你赔礼了。”

  听这么一说,袁空眼睛顿时一亮,口水直咽,嘿嘿笑道:“还是二哥知我心意,如此,今天算兄弟输了,这坛酒就送给二哥了。”

  在无数羡慕懊悔的目光中,牛二收起袁空递过来的猴儿酒,还有巨石上那成堆的灵草,转身和袁空离开,身后一片长吁短叹,捶胸顿足之声。

  “二哥,既然你实力这么高,可不能浪费了。”

  袁空一手揉着屁股,走在牛二身边,嘿嘿笑道:“如今十多个妖王都在句邙山上,每个山头都有不少宝物,咱要是不趁此机会狠狠捞上一把,那可是亏大了。”

  “哦?还有这种好事?”牛二诧异道。

  “自然,牛哥你天天修炼,可不知道后山有个小擂台,允许各族修士切磋道法。”袁空脸色露出几分诡异笑容,道:“这些日子,俺们兄弟三个可是弄了不少好东西呢。”

  牛二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捞上一些灵物,日后修炼也会迅速许多。

  两人对视一眼,化作两道流光,绕过前山的妖兵大营,直奔后山。

  还未到近前,就看到黑压压一片妖族围住半山腰,大多数都是金丹后期的修士,最靠里面是一些元婴妖修。

  人群中间,有几对修士正在比斗,兵器翻飞,霞光灿烂,其中最吸引人的还是一位身材修长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