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牛镇天 第五十一章 牛二的禁忌

作者:莽牛木书名:魔牛镇天 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6/04/04 19:25:30字数:4207
  一路驾云而行,略过无数山川河流,前进的方向并不是一条直线,左拐右转,经常遇到一些庞大雄伟的山脉远远绕行,后来牛二才知道,那是山上有强大的妖王,或者一心潜修的散妖,平日独来独往,少与人接触,往往性格怪僻,实力也很不凡难有人敌,不敢冒犯,这才避开。

  而且越往南行,距离鹏王城越近,妖王实力就会越高,甚至出现大乘修士,乃至传承十几万年的家族势力,高手数之不尽,盘踞一方,无人敢惹。

  第三天傍晚,来到一座高大磅礴的山脉脚下,牛钰几人才露出一丝笑容。

  “虎老哥可在山上?熊霸天前来拜访。”

  声如雷鸣,震动无数巨木簌簌而动,远远传出数十里,响彻山脉内外。

  “哈哈,熊大哥可是来的晚了,我等兄弟在此等候良久。”

  一道遁光随声音而来,响如洪钟嗡鸣,一位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的汉子,来道近前,一脸威严,气势滚滚,绝对是化神高手。

  几位大妖简单寒暄几句,一同驾云飞上山巅。

  山顶之上,有百余丈的一片空地,大块的白玉石铺满地面,两侧灯火冲天,照的场中一片明亮如昼。

  此时白玉广场上已经有数位妖王在此,见得熊霸天几人到来,一位灰衣老人迎上前来,道:“几位兄弟今年来的可不早,大家都在此等了四五天了,今晚我威虎山大宴宾客,怎么也得罚你们几杯,哈哈。”

  “老哥说哪里话,别说罚上几杯,就是几百杯,兄弟也乐意之极,谁让你山上的酒水堪比仙酿,我可是馋了许久了。”

  “好好,来人,准备开宴,为几位妖王接风洗尘。”

  一声吩咐,立时许多小妖应和而去,老者引领熊霸天连同其他妖王来到一座巨大的山洞,顶上上百颗夜明珠熠熠生光,洞内一片光亮,丝毫不觉黑暗。

  众化神大妖分主次落座,还有数十个年轻的妖怪也在各家妖王长身后盘坐,佳肴美味,依次摆好,大家欢聚一堂,笑声不断。

  细细数了一下,共有十二位化神高手,连同熊霸天与那老者两位合体妖修,共有一十四为妖王在此相聚。

  吃着香甜的灵果,喝着酸辣的美酒,虽然还赶不上前世二锅头的劲头,也算不错的饮料了,牛二一杯接一杯,一会功夫就干掉两坛美酒,三盘灵果。

  正吃的起劲,忽然身体一紧,神念清晰的感觉到有人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抬头就发现那合体老者的身旁立着一个元婴中期的年轻人,两只胳膊肌肉鼓鼓,一双虎眼对着牛二怒目而视,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牛二不甘示弱,回瞪了一眼,继续埋头苦吃,平时在巫山中最缺少的就是灵果了,偶尔有那么一两颗,百年难得成熟一次。

  “二哥,虎腾跃那小子似乎还在记恨你呢,嘿嘿,要不要明天兄弟替你出手,教训他一顿?”

  耳边忽然传来袁空的传音,跃跃欲试,很兴奋的样子。

  “我跟他有仇?”牛二也传音问道。

  “啊?二哥莫非忘了,六十年前,你可是在这虎威山上将他狠狠揍了一顿,还赢了人家三株灵草呢。”

  “还有这事?受伤之后头脑还是有点混乱,三弟,你跟我说说是咋回事啊?”

  两人传音良久,牛二才明白,这妖王聚会也不是那么简单,在进贡之前,各家往往会多准备一些灵草宝物,与相熟的妖王交换各自所需,而同时还可以进行赌斗。

  当然妖王出手不合适,都是手下的妖兵,或者自家子侄出手,压上一份宝物或者灵石之类的东西,获胜者可以全部拿走。

  而上次进贡的时候,牛二和那个叫做虎腾跃的少年发生了冲突,二人都是一方的小霸王,自然不肯轻易罢休,赌斗的时候,牛二凭借一身蛮力,硬是砸了他背后一棍,吐血受伤,输掉了作为赌注的三株稀有灵草。

  灵草不重要,关键是丢了脸面,这才让虎腾跃对牛二念念不忘,视若仇人,一见面就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将他吞下去。

  无视锋利如刀的目光,牛二脸皮很厚,放开肚皮,继续大吃大喝,心中暗道,六十年前的牛二可以揍你,六十年后新牛二照样可以将你打得体无完肤。

  一夜无眠,牛二盘膝打坐,将吃掉的灵果彻底炼化,让真气隐隐增加一丝。

  第二天清晨,众位妖王齐聚山巅广场,各自摆开交换的物品,灵气滚滚,霞光万道,瑞彩纷呈,神曦喷薄,几乎仙境一般,可是片刻之后,众位妖王宛如买菜大妈遇到卖菜大妈,唇枪舌剑,口水与唾沫起飞,喧闹非常,一片嘈杂。

  看的牛二目瞪口呆,那一个个化神大妖,挽起袖子,轮着胳膊跟眼前之人激烈争辩,就是一向斯文的火慕云大叔也争的满脸通红,面目横斜,化身成一位超级大妈,引经据典,滔滔不绝。

  灰溜溜逃下山巅,一路上见到不少的灵药仙草,栽种在山间各处,仙芒闪烁,瑞气缭绕,看的牛二也是一阵无语,跟巫山相比真是天上地下。

  “少爷,不好了少爷。”

  鼠妖突然从地下冒出肉嘟嘟的头,小眼中神色惶急,满脸不安。

  “怎么了,蛛儿呢?”牛二问道。

  “不好了少爷,蛛儿姐姐被几个妖怪围住了,要带回去当压寨夫人……。”

  鼠妖浑身一颤,发现自家少爷身上一股汹涌煞气滚滚而出,周围十丈之内如坠冰窖,倒立的眼角有森冷杀气弥漫。

  “在哪?”

  一股寒风随着声音而来,鼠妖颤巍巍的指着一个方向,瞬间发现牛二身影晃动,消散在空气当中,早已不见踪影。

  虎威山上除了诸位妖王之外,后辈之间也有类似的小型聚会,各自挑选需要的仙材古宝,以物易物,或者用灵石买卖。

  蛛儿被油滑的鼠妖带着混迹在一群小妖之间,东挑西选,竟然发现了一枚玉简记载天蚕的凝丝之法。

  已经进阶元婴期的蛛儿最缺少的就是后期的修炼功法,而天蚕与之相近,最适合不过,兴奋的她也不砍价直接扔出五千灵石,将天蚕诀拿在手中。

  却不料一群妖怪立时围上前来,争相兜售自家的宝贝,更有不良的妖二代发现了蛛儿面纱下的天仙美貌,顿时如百抓挠心,欲强行将其收入房中。

  面对如此多的妖怪,其中还不乏实力高深之辈,金丹中期的鼠妖一看不好,急忙施展土遁向牛二求援。

  蛛儿此时也是焦急万分,左冲右突始终摆脱不了这些人的纠缠,尤其是还有几个妖王的后代,修为高深,法力莫测,随手一划就能将蛛儿的道路堵住,难以突破,只能折返另寻方向。

  结果在原地转来转去,眼看这些色眯眯的小妖就要围住自己,忽然发现一侧人群混乱,一个熟悉的身影横冲而来,将一干小妖撞飞,挡在自己身前,如一座巍峨大山,顶天而立,不可撼动。

  仿佛这一刻,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天人一般的二爷,挥手杀退了三只狼妖,救她于危难之间。

  “啊——”一声惨叫,一头冲过来的小妖还没来看清状况,就被一只大手抽上半空,牙齿混着鲜血喷洒而出,远远落在人群之外。

  瞬间,骚动的妖群安静下来,许多的妖怪这才发现那个站在美貌小妖身前的少年,憨厚的脸庞,此时却涌动着一股无敌的霸气,威势逼人,震慑全场的小妖。

  “你是何人……。”

  有元婴妖怪满眼淫秽之色盯着蛛儿,仗着自己修为平齐,上前正要理论,不妨一只手掌五指张开,宛如大山一般压下,无匹的气势将他压在原地,难以闪躲。

  牛二看的清楚,刚才围困蛛儿最为积极的几个妖怪当中就有此人,仗着自己是白虎妖王的后代,毫无顾忌。

  虎妖脸上顿时一变,双手结印,浑身涌出一层白光,大吼一声,灵气凝聚成一只威猛白虎,高高跃起,冲向半空。

  可是那只手掌姿势不变,却摧枯拉朽,宛如神铁一般,劈散白虎,狠狠打在虎妖的脸上,嘴中惨叫,飞出几颗雪亮的牙齿,扑通倒在地上。

  还不等他翻身,一只大脚从天而降,踩在脸上,将整个脑袋深深踩进青石地面,只剩下身体在外颤动,那只脚下有呜咽之声,阵阵传出。

  众妖倒吸一口冷气,背后一片阴冷,退后几步,没想到来人如此强横,一招就重伤了白虎一族的公子。

  虽然不是该族的天才之辈,至少也是元婴初期的高手,面对那少年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如何不让人惊讶。

  而且,威虎山向来以黑虎一族为尊,白虎族虽然势弱,也不是寻常人物能够招惹的存在,他们可不想沾上半分关系,惹祸上身。

  “蛛儿,还有何人阻拦你?”牛二沉声问道,双目森冷,犹如利刃,让人恐惧。

  柔弱少女,头戴面纱,一头黑发如瀑倾泻,探出半个头来,水灵的大眼,波光流转,葱白玉指轻轻指向几个方向。

  那几人顿时脸上大变,脚底发软,转身就要往外逃去,却不料,背后一片阴冷,一只大脚快如疾风,将其一一踩在脚下,更有一人高声惨叫:“我爹是妖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