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归来 第二十章 恩断义绝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6/01 02:18:40字数:4200
  苏凌韵完全沉浸在唐修酿造的温馨氛围之中,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种时候登门造访,而且还是以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跟自己打招呼。

  在看清楚三个西装大汉的面庞之后,苏凌韵便心中咯噔一声,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因为神情恍惚的缘故,苏凌韵连板寸头踹翻饭桌的动作都没有看到一般。

  直到板寸头满脸狞笑地一巴掌扇向自己脸庞,苏凌韵终于反应过来,然后她尖叫一声便想躲避。

  只是苏凌韵此时犹自坐在椅子上,她想要躲避板寸头的巴掌还得先站直身子再挪动脚步,板寸头显然不可能慢慢地等她站直了身子再躲闪,所以面对板寸头的这一巴掌,苏凌韵避无可避。

  眼看板寸头的一巴掌便要落在苏凌韵的脸上时,苏凌韵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苏凌韵的耳中传来了一道哀嚎声,这声音苏凌韵再也熟悉不过,正是板寸头嘴中发出来的。

  苏凌韵愕然地睁开眼睛,发现刚刚还凶神恶煞的板寸头已然蹲在了地上,他的额头上赫然插着一根鸡骨头,一缕鲜血沿着骨头流淌,最后低落地上。

  “二愣子,你敢出手伤人,你活腻了!”另外两个西装大汉看了看地上的同伴,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唐修,他们废了好半天时间才反应过来是唐修关键时刻用鸡骨头砸中了自己的同伴,他们怒喝一声,然后便一齐扑向唐修。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儿子,他是无意伤人的,我们愿意赔钱!”愣了片刻之后,苏凌韵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歇斯底里地大吼道,同时奋不顾身地朝唐修的方向扑了过去,试图替代唐修承担伤害。

  看到母亲担惊受怕的样子,唐修冰冷的脸色瞬间被融化,他猿臂一展,将母亲揽在了自己的怀中,与此同时,他的脚尖一挑,两块瓷碗碎片从地上弹跳起来,飞溅到了两个西装大汉的额头上。

  可怜两个西装大汉刚刚抬起大腿,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他们便赴了同伴的后尘,然后一齐哀嚎着倒地不起。

  “他们……他们……修儿,这是怎么回事?”苏凌韵原本以为自己母子俩今天晚上肯定要惨遭凌辱,看到突如其来的变化之后,她完全愣住了。

  “妈,没事,有我在,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置便是。”唐修捏了捏母亲的手掌,柔声安慰道。

  这一次,唐修并没有将母亲弄晕。

  唐修不愿意让母亲一直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所以他想在母亲面前展现出一部分能力,让母亲知道自己拥有保护这个家庭的能力。

  安抚好母亲的情绪后,唐修冷着一张脸走到了三个西装大汉面前,居高临下地喝问道:“假如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妈向你们公司借的几万块钱已经连本带息全部还清了吧,你们为何还要来骚扰我们?”

  对于眼前的三个西装大汉,唐修并不陌生。

  母亲当初开饭店时手中拮据,即便亲戚朋友借遍了还是有着五万块钱的缺口,然后便咬牙借了小额贷款。

  母子俩原以为五万块钱的借款而已,只要自己稍微勤快点,饭店应该很快便能还清贷款。

  未曾想这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前身是高利贷公司,他们在借款合同中做了手脚,原本谈好的3.3分的利息,结果在借款合同中愣是变成了7.33分的利息。

  五万块钱的贷款分半年还清,居然每个月让还款一万二千块钱。

  母子俩激烈反抗无效之后只能痛苦而无奈地忍受。

  母子俩没有想到的是,合同陷阱跟高利息仅仅是他们噩梦的开始,接下来的时间中,他们几乎时刻都生活在噩梦之中。

  饭店营业的第一个月处于亏损状态,母子俩无力偿还贷款,结果小额贷款公司无视了母子俩的苦苦哀求,在家中乱砸一通后闪人,并且威胁母子俩必须三天之内准备好本金和利息,否则便砸饭店。

  母子俩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厚着脸皮到处跟亲戚朋友借钱,三天时间下来终于凑足了本金和利息,让饭店躲过一劫。

  似乎是发现了母子俩好欺负,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中,小额贷款公司基本上每个月都要登门催款,他们以调戏和欺凌母子俩为乐。

  为了避免受辱,无论饭店的盈利是否足以偿还贷款,苏凌韵都会第一时间内将本息给准备好。

  苏凌韵的饭店落脚在河街老区,做的又是街坊邻居的生意,再加上苏凌韵本性敦厚善良,这就注定了苏凌韵的饭店每个月的盈利不可能太多。

  半年下来,苏凌韵总算将高利贷公司的款项连本带利全部还清,不过除了还清高利贷之后,母子俩却是连一分钱都没有存下来,甚至连唐修的学费都交不上,苏凌韵更是因此而消瘦了十几斤。

  这也是为何苏凌韵看到三个西装大汉之后就面色大变,唐修更是狠辣出手的原因。

  “唐修,你个二愣子,居然敢对我们动手,我们的背后可是天狼会,你信不信我们回头分分钟灭了你们母子俩?”板寸头拔出额头上的鸡骨头,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我们打交道半年之久,你也知道我脑子有问题,你说我要是杀掉你们三个人算不算违法?”唐修狞笑一声,顺手操起一根板凳,狠狠地抽在板寸头的身上。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板寸头的肩胛骨便宣告碎裂,他痛得呲牙咧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再问一遍,为何我们的款项都换清楚了,你们还要上门骚扰我们?”唐修看都没看板寸头一眼,将目光扫向了另外两个人。

  “二……唐修,我们之前的款项你们是还清了,可是上个月有人跟我们签了债务转移合同,所以你们跟我们公司又产生了新的借贷关系。”在唐修的凌厉注视中,另外一个西装大汉本来想称呼唐修为二愣子的,话到了嘴边后,他慌忙改口。

  “修儿,是你小舅,我们之前借了你小舅五万块钱,可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让他恼羞成怒,所以他找上了久久发贸易公司,将我们跟他之间的债权关系实行了变更,然后久久发贸易公司再次成为了我们的债权人……”苏凌韵看到西装大汉说不清楚,她在一旁补充道。

  听完苏凌韵的话,唐修陷入了沉默。

  想起饭店中扳手跟钉子的话,他心中的愤怒一下子就被引燃了。

  唐修实在弄不明白,为何明明是一家人,小舅要将事情做得那么绝。

  “妈,怎么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你才告诉我?”沉默了半晌后,唐修轻声埋怨道。

  苏凌韵只是爱怜地摸了摸唐修的脑袋,并没有说话,只是唐修却从母亲的眼神中读到了答案。

  母亲不告诉自己饭店和家中被双重骚扰不外乎两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担心自己成绩受到影响,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即便告诉了自己也于事无补,反而徒增烦恼。

  一时间,唐修有点痛恨自己没有早点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力量,那样或许母亲在遇到困难时会本能地跟自己商量,而不是默默承受。

  “不就是五万块钱么?拿着这张卡滚蛋,要是你们敢继续骚扰我兄弟,小心我让你们公司在星城开不下去!”就在唐修思忖着如何解决久久发贸易公司时,一道闷雷般的声音在房屋中响起,紧接着袁楚凌肥胖的身子挤进了房屋。

  “胖子,你怎么来了?”唐修讶然失声道。

  虽然跟袁楚凌相交已久,可是因为可怜的自尊心作祟,唐修一直没有带袁楚凌来自己家玩过,他完全没有想到袁楚凌会自己找上门来。

  “老大,你不仗义,家中有困难也不跟我说,你是完全没有将我当兄弟啊。”袁楚凌一拳砸在了唐修的胸口上,然后咧嘴笑道。

  “妈,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同学袁楚凌,也是我在学校中唯一的死党,这次我从五班转到十班,他也跟着一起到了十班。”看到母亲眼中满是询问的目光,唐修微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唐修的同学啊,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听完唐修的介绍,苏凌韵脸上露出了热情的笑容,不过当她的眼角余光落到躺在地上的三个西装大汉时,她不由眼神一黯,脸上笑容也是消褪了几分。

  “你们还不走,等着我送你们走么?”清楚地将苏凌韵的反应看在眼中,袁楚凌眉头一皱,厉声呵斥三个西装大汉道。

  “袁少,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唐少是您朋友,要是知道唐少是您朋友,我们是万万不敢过来骚扰唐少的。”

  “袁少,这是您的卡,您收好,我们之前不小心打翻了苏总跟唐少的饭菜,那五万块钱的债务就当是赔偿了,还请袁少在袁总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让我们兄弟几个能够继续在公司混饭吃。”

  两个西装大汉诚惶诚恐地扔下一番话后,他们便扶着板寸头落荒而逃,生怕走得慢了会走不掉一般。

  苏凌韵和唐修原本还以为袁楚凌的火爆脾气会激发矛盾惹祸上身,正打算制止袁楚凌的冲动行为呢,未曾想自己还没来得及出声,就发生了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一时间,母子俩不由愣在了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