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归来 第三十二章 乖宝宝(求推荐票)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6/01 02:18:42字数:4116
  韩轻舞发泄了一阵之后,她也知道自己错怪了袁楚凌,看向袁楚凌的眼中露出了歉然的神色。

  袁楚凌的成绩虽然不如唐修那般夸张,可是这一次的月考中,袁楚凌也考取了476分。

  要知道这一次月考试卷的难度非常高,全年级考取到550分以上的才二十七人,袁楚凌476分的成绩已然位居年级前三百名,整个十班也就五个人进入了年级前三百名。

  “袁楚凌,唐修昨天晚上就没有在寝室中住,今天又请假,你知道他在忙什么事情吗?”韩轻舞关心地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袁楚凌是走读生,他并不知道唐修晚上逃寝的事情,想起唐修家饭店被砸的事情,他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

  “你在撒谎,你肯定知道原因,赶紧告诉老师,唐修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敏锐地捕捉到袁楚凌脸色的变化,韩轻舞紧张地问道。

  “袁楚凌,要是唐修真的遇到了困难,还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们,你也不想唐修在高考的关键时刻发生意外,对不对?”清楚地将韩轻舞跟袁楚凌的话听在耳中,程妍楠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袁楚凌本来对于唐修家饭店被砸的事情就有心理阴影,此时看到韩轻舞跟程妍楠满脸紧张的样子,他心中也慌了。

  犹豫了片刻,袁楚凌便将唐修家饭店被砸的事情说了出来。

  骤然间听闻唐修家饭店被砸,韩轻舞跟程妍楠大惊,她们拉着袁楚凌便往教室外面跑,让袁楚凌带路前往邻家饭店。

  半个小时后,韩轻舞的车停靠在邻家饭店门前的路边,看着饭店中熙熙攘攘的热闹场景,她不由满脸愕然。

  “袁楚凌,你确认自己没有带错地方?”程妍楠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她满腹疑窦地问道。

  “没错啊,我两天前来这里的时候,整个大厅都被砸得稀巴烂,大厅中也是血迹斑斑,我还进去发泄性地殴打了两个人呢。”袁楚凌同样一脸的惊讶。

  眼前的一幕完全超乎了袁楚凌的想象,按理来说饭店被砸成那个样子,至少几天之内是没有办法营业了,可是现在邻家饭店非但在正常营业,而且生意还非常地火爆。

  “这家餐厅的三面墙壁和吊顶全部用的实木颗粒板装修的,至少需要二十万块钱,地板用的马可波罗瓷砖,一百平方米的面积,也要将近十万块钱,三十几套实木桌椅,初略估计也要二十万,软装也得五六万。”

  “而且这家店的生意非常火爆,不仅仅饭店大厅的十八桌全部坐满,饭店外面至少还有六桌人在排队,即便每桌的纯盈利只有五十块钱,这个饭店每天的纯利润至少有两万。”

  袁楚凌犹自纳闷邻家饭店为何会突然间大变样时,韩轻舞的声音突然间在他耳边响起。

  “袁楚凌,你不觉得自己的谎言太过低劣了么,要是这家饭店真是唐修家的,他在学校的日子能过得那么艰苦,甚至连学费都交不上?”就在袁楚凌纳闷班主任老师为何突然间分析饭店的装修和盈利时,韩轻舞的声音突然间变冷,厉声呵斥道。

  “这……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之前跟你们说的都是实话!”袁楚凌不知所措地说道。

  “下车,自己回学校,要是晚自习迟到,给我交一份千字以上的检讨书。”韩轻舞根本就懒得听袁楚凌的解释,而是冷声命令道。

  “我……我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可能这家店换老板了。”袁楚凌还是第一次看到韩轻舞生气,在韩轻舞凌厉的注视下,袁楚凌连滚带爬地下了车,哆嗦着解释道。

  只是袁楚凌的话还没有说完,韩轻舞便踩下油门,枣红色的途锐飞速地融入了车流之中。

  直到途锐消失不见,袁楚凌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钱包和手机都放在课桌之中,自己此时身上竟是连一分钱都没有带。

  “从这里到学校,走路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晚自习绝对要迟到,这次的检讨是写定了。”袁楚凌默默地估算了一下饭店到学校的距离,他的一张脸变成了苦瓜色。

  “咦,阿凌,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人了呢,站在外面干什么,进来坐!”就在袁楚凌琢磨着要不要进饭店看个究竟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袁楚凌的耳边响起。

  袁楚凌抬头一看,发现跟自己说话的人是唐修的母亲苏凌韵,他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自己回学校的路费总算有着落了。

  “阿姨,你将饭店转让出去了么?”袁楚凌上下打量了一下苏凌韵,发现苏凌韵的衣着打扮跟两天前没有丝毫变化,他的心中很快便涌出了一个猜测,满脸关心地问道。

  “没有啊,这饭店还是我的,只是阿姨将饭店重新装修了一遍,同时阿姨弄出了几种新的佐料,饭店的生意一下子就变得火爆了起来。”听到袁楚凌提及饭店,苏凌韵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听到苏凌韵的话,袁楚凌感觉怪怪的,他很想好奇装修饭店的钱是从哪来的,但是因为跟苏凌韵不熟悉,他又不好意思多问。

  “阿姨,唐修这一次月考获得了712分,比年级第二名高了79分呢,您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他的成绩了。”沉默了片刻,袁楚凌故意将话题引到唐修身上,想试探苏凌韵是否知道唐修的下落。

  袁楚凌原本是想直接询问唐修下落的,不过他害怕苏凌韵并不知道唐修请假的事情,自己让苏凌韵知道了唐修请假的事情反而会引起苏凌韵的担心,他不得不对苏凌韵进行旁敲侧击。

  “修儿真的考了年级第一名啊,太好了,我就知道他不会骗我的。”苏凌韵听闻唐修拿到了年级第一名,她虽然很是高兴,但是明显没有袁楚凌想象中的那么兴奋。

  想起月考成绩还没出来时,苏凌韵便相信了唐修可以拿到年级第一名的事情,袁楚凌突然间再次沉默。

  不过从苏凌韵的嘴中,袁楚凌差不多可以判断出苏凌韵不知道唐修的动向。

  跟苏凌韵闲聊了一阵之后,袁楚凌便跟苏凌韵要了车费回学校。

  袁楚凌回到学校时,他惊讶地发现唐修的位置上竟然坐着一个光头,而且这个光头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龙政麟,你怎么跑到我们学校来了?”盯着光头看了半天之后,袁楚凌才惊讶出声道。

  “胖子,你还没死啊,我还以为经过那件事情后你自杀了呢。”认真地凝视了袁楚凌片刻,龙政麟亲热地招呼道。

  听到龙政麟的话,袁楚凌的脸部肌肉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没好气地回复道:“你都没死,我怎么可以先你而死呢?”

  星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龙家是双庆省餐营业当之无愧的巨无霸,拥有资产上百亿,袁家只是地产行业的新秀,资质不足龙家的百分之一。

  论及家族底蕴,龙家甩了袁家十条街,按理来说两个家族应该不会有任何交集,袁楚凌跟龙政麟两个人更不会成为挚友。

  可是很多事情完全是看缘分的,袁楚凌跟龙政麟两个人并非因为身后的家族而相互结识,他们是机缘巧合地进入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才认识的。

  尽管只是同学了短短的一年时间,志趣相投的袁楚凌跟龙政麟却结下了深厚的犹疑,他们之间的友谊也导致了他们身后的家族在生意上来往更加密切。

  直到两年前袁楚凌的父母发生婚变,袁楚凌开始自暴自弃,进入一种自我封闭的状态,两个人才断绝来往。

  只是两个人的友谊显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两年时间没见,袁楚凌跟龙政麟之间非但没有变得陌生,反而变得愈发亲热。

  “我是来找唐修的,你知道唐修去哪了么?”寒暄几句后,龙政麟开门见山地询问袁楚凌道。

  “你来找我老大?你找他什么事?”听闻龙政麟居然是来找唐修的,袁楚凌一脸的错愕,在他的认知中,这两个人应该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才对。

  “唐修是你老大?”龙政麟闻言嘴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一下,想起自己死皮赖脸地纠缠唐修,向唐修拜师的事情,他突然间有点蛋疼。

  “是啊,他头脑比我聪明,成绩比我好,人也比我长得帅,最关键的对人热忱真诚,懂得照顾人,我认他当老大又怎么了。”袁楚凌并不知道龙政麟跟唐修之间的事情,他还以为龙政麟觉得唐修不配当自己老大,不由耐心解释道。

  “你还没说你过来找我老大有什么事呢。”一句话说完后,袁楚凌发现龙政麟有点心不在焉的,他忍不住再次催促道。

  “我是过来找唐修求助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寨山坪项目,我们家族打算转型旅游餐饮,瞄准了寨山坪项目,未曾想另外几家同样看中了这个项目,然后便决定赌场上决胜负……”对于袁楚凌,龙政麟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将详情跟袁楚凌叙说了一遍。

  “等等,我怎么就听糊涂了呢,你是想让我的老大帮忙赌博,问题是我老大是出了名的乖宝宝,他从来不进赌场,他不可能会赌术啊。”龙政麟的话刚落音,袁楚凌便瞪圆了眼睛,讶然失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