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归来 第三十八章 没事找事(求推荐票)

作者:静夜寄思书名:仙界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6/01 02:18:46字数:3828
  原来路虎司机跟花格子衬衣青年正是昨天傍晚在寨山坪顶跟唐修有过交集的两个富二代,唐修隐隐记得花格子衬衣青年叫薛仁飞,典型的人傻钱多,习惯用钱砸人,路虎车司机便是那个肌肉男张永进,属于那种有勇无谋,又习惯仗势欺人的那种。

  “小子,想要多少钱,你开个数吧,只要不过分我们都认了,不过我警告你,你不要太过分,不然的话你一分钱都拿不到,还有可能被抓进去关着。”薛仁飞斜睨了唐修一眼,满脸不屑地说道。

  张永进本来想说话,可是在周围数十双眼睛的瞪视下,他愣是没敢吱声,而是任由薛仁飞跟唐修打交道。

  “你们走吧,我没事。”唐修虽然很不喜薛仁飞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可是他也不是那种无事生非的人,他摇了摇头,淡然出声道。

  唐修的回答显然出乎了薛仁飞跟张永进的意料,便是四周围观的人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刚刚这年轻人明显被撞得浑身冒汗,那满脸痛苦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怎么别人愿意赔钱了,他反而轻轻放过对方呢?

  “小子,你想跟我们玩阴的,暂时放过我们,等到我们真的走了,你再报警说我们交通肇事逃逸?”沉默了片刻后,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间在人群中响起,却是站在薛仁飞身后的一个西装青年出声了。

  听到西装青年的话,薛仁飞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围观的人群中也响起了一阵“哦”声,很显然,大家都以为西装青年猜到了唐修的真正心思。

  “小子,在山上的时候就发现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坏,信不信我削你!”肌肉男张永进闻言更是眼睛突然间瞪圆,手掌一伸,便要揪住唐修的衣领,嘴中也是呵斥出声。

  唐修刚刚是因为走神才差点被车撞,如今处于清醒状态,他自然不可能被人给揪住。

  看到张永进伸过来的蒲扇般大手,唐修眼中冷芒一闪即逝,然后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成功躲过对方的手掌。

  “小子,你果然是在碰瓷!”张永进一把抓空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满脸兴奋地大吼出声。

  因为唐修躲闪的动作实在太敏捷了,完全不是受伤的人应有的表现,而且唐修刚才一退,便将他被车子遮挡的身体完整地显示了出来,表面上看不到任何受伤的痕迹。

  “小子,碰瓷居然碰到你大爷身上来了,我饶不了你!”张永进在不确认自己是否有撞到唐修的情况下,他有点做贼心虚,如今确认自己并没有撞到唐修,他瞬间便怒了,厉声呵斥唐修的同时,他整个身子朝唐修扑了过去。

  看到张永进激动的样子,一旁的薛仁飞跟胡万军不由同时摇头。

  薛仁飞跟胡万军非常清楚张永进的性格:睚眦必报,吃不得半点亏。

  刚才张永进因为唐修而被围观的群众指责谩骂,如今得知自己是被冤枉的,唐修即便不死也会脱层皮。

  胡万军抬手看了看腕表,脸上闪过一抹焦灼,“阿飞,你觉得这小子像是碰瓷的么?”

  “应该不是碰瓷的吧?这小子虽然看着穷酸,但是好像很有原则的样子,对钱财也不看重,他要是碰瓷的,刚才就直接开口要钱,而不会让我们走人了。”薛仁飞犹豫了一下,摇头道。

  “哎,是我嘴贱了,我就是气不过那小子昨天在山上拽拽的样子,所以忍不住故意挑拨了一句。”在薛仁飞询问的目光中,胡万军心虚地解释道。

  “你……哎,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寨山坪的项目那么重要,你非要跟一个穷小子置气,值得么?”薛仁飞刚刚还在纳闷为何事情明明可以了结,胡万军要突然间来那么一句话,听完胡万军的解释,他两眼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要是我们几个人迟到了,你就等着被大姐头收拾吧。”薛仁飞朝胡万军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转身钻进了自己的车。

  “我靠,你别走啊,你走了这边怎么办?”胡万军看到薛仁飞上车,他傻眼了。

  “我先去酒店了,你留在这里帮忙大块头擦屁股,希望他不要玩得太嗨,要是他真的玩出人命的话,你就自认倒霉吧。”薛仁飞笑了笑,然后启动了自己的牧马人。

  下一刻,薛仁飞脸上的笑容凝滞住,他的嘴巴也张大得能够塞进一个咸鸭蛋。

  “阿飞,怎么了……呃……”胡万军一边询问出声,一边顺着薛仁飞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他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不仅仅一双眼珠子快凸了出来,喉咙中也发出了一连串毫无意义的声音。

  在薛仁飞跟胡万军瞠目结舌的注视中,身高足有一米九,看起来跟铁塔似地张永进竟然被只有一米七左右的唐修给制住了。

  此时张永进一条胳膊被唐修给擒拿住,张永进则以一种非常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张永进的一张脸被涨得通红,偏偏却拿唐修无可奈何。

  “你说你是不是犯贱,你开车差点撞了我,我都有心让你走人,你却非要跟我纠缠,这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么?”唐修一脚踹在张永进的屁股上,没好气地呵斥道。

  喝了一肚子的蟒蛇精血,唐修正浑身力气没有地方发泄呢,突然间有这么一个大块头主动撞上门来,唐修也是乐得收拾对方。

  “小子,刚才不算,有种你放开我,你要是敢放开我,我绝对让你好看!”即便被唐修给反制了双手,张永进依然不服输,他嚷嚷着大叫道。

  “大个子,传说中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指的就是你吧,我好不容易将你给制服,你说我凭啥要放开你啊,给我老实地跪着,道歉认错之后,我自然会让你走人,不然的话你就给我在这里跪一天吧!”唐修挑衅地看了一眼胡万军,嘴中毫不留情地讥讽道。

  “小子,趁我还没有真正生气,你赶紧放了我,不然的话待会你想放我都晚了!”张永进被唐修的话给气得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随即怒不可遏地命令道。

  “大个子,看来你还病得不轻,既然如此,那我不妨让你清醒一下!”见张永进到这个时候了还如此嚣张,原本就不喜张永进性格的唐修冷笑一声,随即制住张永进的手往下一压,张永进便屈辱地低下了头。

  张永进正待大骂出声,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张永进的头跟地面进行了亲密的接触,张永进嘴中的大骂声也变成了痛哼声。

  “小子,你死定了,你绝对死定了。”张永进哼哼唧唧了一阵后,又忍不住大声威胁道。

  “是么,既然这样,我倒想看看到底谁先死定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张永进威胁,唐修也是火气腾腾地往上升,他冷笑一声,然后又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张永进的脑袋。

  “看招!”

  “住手!”

  眼看张永进的脑袋要再一次屈辱地跟地面进行接触时,两声爆喝突然间在唐修的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两道劲风也朝唐修的面颊吹了过来。

  关键时刻,胡万军不得不命令自己的保镖出手搭救张永进,毕竟张永进是因为胡万军的挑衅而跟唐修发生争斗的,如今张永进吃了亏,一旦张永进事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胡万军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现在胡万军唯一能做的便是尽量挽救,让张永进少吃亏。

  为了让张永进解气,胡万军甚至下达了废掉唐修两条胳膊的命令。

  虽然张永进看起来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可是胡万军知道,张永进并非真的愚蠢,而是很多时候他懒得去动脑子,一旦他真的开始动脑子,他绝对比任何人都聪明。

  张永进之所以懒得动脑子,是因为张永进的家族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当一个人实力强大到足够程度时,一切阴谋诡计都可以被碾压,他自然可以不用动脑筋,张永进便是属于这种人。

  虽然张永进平时跟薛仁飞、胡万军两个人称兄道弟的,三个人也经常泡在一起玩。可是无论薛仁飞还是胡万军都非常清楚,论及家族底蕴和家族积累,自己两个人的家族难及张家十分之一。

  眼看唐修便要被胡万军的两个保镖给制服时,胡万军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尽管胡万军不知道张永进是如何阴沟里翻船被唐修给制服的,可是他对于自己的两个保镖信心十足。

  要知道这两个保镖并非普通人,而是有着十几年战斗经验的退伍军人,一身擒拿格斗功夫出神入化,胡万军曾经亲眼目睹这两个人在短短几分钟之内撂倒十几个普通混混的场景,所以他完全不担心两个保镖无法完成自己的任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