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第一门徒 第一章 重生道童

作者:酒酒八十一书名:武侠第一门徒 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5/09/09 03:27:29字数:3439
  武当山,又名太和山、参上山。绵亘800里,其自然风光,以雄为主,兼有险、奇、幽、秀等多重特色。自元代以来,就有72峰、36岩、24涧、11洞、3潭、9泉、10石、9井、10池、9台等。主峰天柱峰海拔1612米,犹如金铸玉琢的宝柱雄峙苍穹,屹立于群峰之巅。环绕其周围的群山,从四面八方向主峰倾斜,形成独特的“七十二峰朝大顶,二十四涧水长流”的天然奇观。被誉为“自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这里的这一座武当山,却有所不同。

  两百年前,武当派神话人物张三丰在这里开山立派之后,武当山才正式誉满江湖。

  武当自三丰祖师之后,武当派已传近两百年,时武当掌门冲虚真人,虽年过六旬,却也是当世有数的高手,且与少林方证大师是为至交好友,自此,武当与少林在现今的武林也算是一门大派,只是天下门派何止千万,强过两派的自然也有不少,就说远在外域的雪山寺便不逊色两派,更别说一些底蕴更加深厚的门派了。

  时正严冬,武当山上霜寒雾绕,派内弟子,饮露餐风,或是习武打桩,或是打坐练气,正是一派仙家气象。

  却有一个小道童,与一般的弟子不同。那小道童约莫七八岁左右,身着一套青色粗布道袍,因为天气寒冷,外面还套了一件棉布衣,头上攒着道髻,面容清秀,圆圆的小脸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模样极为可爱。只是他此时傻愣愣的坐在这玉虚宫门前的阶梯上,也不在意地面的湿冷,呆呆的望着远方的山脊,时不时的长叹一口粗气,好似有什么烦恼一般,但是这份老成的模样放在他身上却显得颇为怪异。

  这小道童名叫钟云,是掌门冲虚真人的大弟子成玉门下最小的弟子,虽是个记名弟子,在这武当山上身份倒也不低,再加上年纪还小,还没有被传授武功,所以平常也没什么事情要他做,除了参加每日清晨武当弟子都需要做的晨会之外,便没人来管束他了。

  钟云是他的大师兄木一道人在武当山下捡来的孤儿,从小便生活在武当山上,在师兄弟们看来,钟云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虽然平常比较孤僻,不喜欢和同龄的孩子玩耍,却很少麻烦大家,所以大家对这个安静的小师弟还是很关爱的。

  只有钟云自己知道,自己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前世的自己生活在一个叫做地球的文明发达的现代世界里,有着属于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人,只是因为一场意外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说起这场意外,钟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到了自己身体里的那颗青色的珠子,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一颗这样的珠子,这颗珠子通体碧青色,看上去圆润无暇,寄居在自己的丹田中,虽然经过自己的多番试探,也还是十分沉寂,一点反应也不给。

  穿越之前的钟云,本来是个上市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的副经理,因为倒霉,撞破了人力资源部经理的和秘书的好事,被经理在之后的工作中经常打压,迫不得以,从那家公司辞了职,刚想和女友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然而电话一打过去,等待自己的竟然是女友要和自己分手,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消息。

  随后,心情难过的他在自己朋友的推荐下,去武当山旅游散心,由于正好赶上武当山的国际旅游节,武当山上人山人海,想安静安静的他,独自一人去天柱峰上看风景,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倒霉了喝口水都塞牙,人刚到天柱峰顶,就打起了雷,还下起了大雨,不爽之下,他也没心情走下去了,直接在天柱峰上骂起了老天爷不公,结果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刚说完,就见天上往他这边劈来一道碧青色的雷霆把他給劈晕了过去,于是他一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

  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但是钟云并不是出现在武当山上的,那时的他正被裹在一个襁褓里,被人遗弃在武当山脚的官路旁,若不是大师兄木一道人恰巧下山采购过冬的衣物的话,恐怕他就差点为穿越者同僚们丢脸,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冻死的穿越者了。

  当然,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他也从一些师兄弟口中收集到的信息中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背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世界是一个叫做天武大陆的世界,而且这里的人通过修炼居然能够武道成神,这里的武功高级的甚至能生生劈开一座大山,而他所在的武当派,虽然也算是一门大派,但是却远远不及前世小说里的那般地位,一时间钟云不由得有些感概。

  就在钟云为自己的命运感叹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有人拍了一拍自己的肩膀。

  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看,诧异的发现竟是大师兄木一,平常大师兄都是在勤练武功,怎么今天有空来找自己?钟云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

  “大师兄,你怎么来这里了?不去练功了吗?”

  “今天不用了,小师弟,师兄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木一笑着答道。

  虽说木一是他的师兄,却比钟云足足大了十八岁,面容刚毅,身材魁梧,神情憨厚,给人以十足的安全感,再加上钟云就是木一带回来的,所以木一把钟云当作了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对待,平常十分照顾。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莫不是师兄要娶亲了?”听到木一回答,钟云脸露出上十分震惊的表情大声说道,只是眼角流露出的一丝调侃无疑暴露了他的心思。。

  木一闻言脸色一黑,有些尴尬的摸摸头回道:“小师弟莫要调笑师兄了,是师傅,是师傅让我来唤你的,好像是要收你为真传弟子,正式授你武功了。”

  “什么?师傅答应教我武功了?”

  刚刚还嬉皮笑脸的钟云一听到木一的回话,登时从阶梯上站了起来,带着惊喜的语气问道。

  也不怪钟云大惊小怪,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一些年头了,却由于年纪太小的原因不能学习武功,求了师傅几次也不被准许,毕竟是做过武侠梦的八零后热血青年啊,天天看着别的师兄师弟在山上学武习剑,说不心痒那是假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反而越来越重,并且,在这个古代社会也没什么娱乐设施,每天做完晨会,也没什么活动,实在无聊只能看一看一些道家典籍,这样以来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钟云听到这个消息会那么惊喜了。

  “是啊,师傅命我来带你到他的练功房去。”木一看着钟云如此兴奋,自然也为他高兴,毕竟自己也知道他这个小师弟是有多想学武功,只是师傅一直不许,若是师傅早就传授了小师弟武功,小师弟怕是比自己还要努力。

  去往练功房的路上,钟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自己这么多年的武侠梦终于能实现了,想想自己以后神功在手,美人在怀的场景,不免流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当然这个表情出现在他这具七八岁孩童身体的脸上,显得十分怪异。

  走在一旁的木一看了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由得问道:“小师弟,你在想什么呢?口水都流出来了”

  “啊?”被打断的钟云一下子从幻想走回了现实,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尴尬的回答道:“嘿嘿,师兄,没什么,啊!你说师傅会叫我什么武功呢?”

  虽然感觉小师弟的回答有些古怪,但是作为大师兄的木一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小师弟,门内弟子初学武功都是从基础的武当长拳学起啊,难道你忘了?”

  “啊!大师兄,没呢,我只是有些激动,一下子想不起了,嘿嘿,嘿嘿。”钟云有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对自己的幻想有些汗颜。

  练功房离玉虚宫并不是很远,不一会儿,师兄弟两人就来到了练功房前,木一在房门上轻叩了几下叫到:“师傅,弟子带小师弟来了。”

  只听得里面传来了一声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说道:“来了,带着你小师弟进来吧。”

  听到回答的木一轻轻推开了练功房的房门,一进房门,首先看见的是房间正中的墙壁上写着的一个大大的‘道’字,使人一进门便不由得心平气静下来,大字前盘坐着一个中年道士,道人闭着双眼,也是身着一身青色道袍,面貌儒雅,颌下一缕短须,两鬓各垂下一缕发丝,乍一看如谦谦君子,再仔细看去,又像个修道有成的道德高士,颇有道家风范,而这人正是钟云的师傅成玉。屋内摆设也极尽简朴,除却房间两旁的蒲团和茶几之外,便只有一张小木桌和木桌上的香炉。

  师兄弟刚一进门,还闭着眼睛盘坐在蒲团上的成玉便睁开了眼睛,许是打坐久了,成玉的眼睛里有着一丝疲惫。见师傅看了过来,师兄弟俩忙的躬身打了个稽首“弟子钟云(木一)拜见师父。”

  成玉见了,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挥了挥手笑骂道:“平日里也不见你二人如此有礼,今日到与师傅我见礼起来了,你们呀!行了,坐下吧。”钟云与木一闻言,便各自寻了一个蒲团,坐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