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狂暴逆袭 > 第九二七章 给会长个面子

第九二七章给会长个面子

“罢手吧,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吕良负手,睥睨林西,觉得自己,有足够的底气,给付森大长老,出来站台。

而此时,柏岩松几乎要炸了。

“吕良候选圣子,你出自中域神丹宗,我们敬仰神丹宗在丹道上的成就,以及为武道界做出的卓越贡献。

但是,作为客人,喧宾夺主,招惹是非,恐怕这也不是神丹宗高层前辈所乐见吧?

而且,我们敬仰神丹宗,并不是敬仰神丹宗某个人,或者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要在我丹师工会,颐指气使,为所欲为。

面子是互相给的,希望吕丹师,好自为之!”

这话就有些重了。

简直就等于是,按着吕良的脸,啪啪地扇耳光。

你不是想要以我丹师工会天才弟子的身份,参加青龙榜大赛吗?

你不是诱惑我工会大长老,进入你神丹宗们,做一个外门长老吗?

既然你想这样做,我们也未必就不给你这个面子。

因此舍弃一个天才弟子,进入青龙榜前一百的机会,给足神丹宗面子,我们认了。

但是,你在这里想咋地就咋地,真当这丹师工会全是死人?

你一个候选圣子而已,又不是神丹宗宗主,我们何须对你过度恭敬?

吕尊,记着你还只是一个尊者,还不是仙丹师,我们丹师工会能够镇压你的,一抓一大把!

吕良这个时候,几乎说,已经没有脸了。

自己的跟班被绑起来,挂在一楼穹顶上示众。

依仗的大长老,半朵大日紫焱被抢走。

自己站出来,以神丹宗狐假虎威,但是却被主人柏岩松,一顿训斥,告诫他适可而止。

不适可而止,你又能怎样?

将本圣子,驱逐出丹师工会吗?

吕良此时,镇压心中的怒火,对柏岩松的恨意,甚至超过了对林西的杀意。

等着吧,一旦本圣子进入玄黄武院,随便找个理由,也将你镇压虐杀。

然而此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强自镇压暴走的情绪,吕良低头拱手。

“是吕某孟浪了,还望会长大人,不要计较我少不更事……”

然而就在此时,一直含着棒棒糖,吸溜吸溜吃着的若虚,忽然冲着柏岩松呲牙一笑:

“老头你可要当心,那头狼,想在进入玄黄武院之后,找机会找借口干掉你!”

轰!

这一下,简直就如一颗炸弹丢进深海,直接炸起千万丈的巨浪。

“小子,你敢胡说,本圣子要……”

吕良真的惶恐了。

这小子是什么玩意儿,刚刚断奶的样子吧?

怎么我心里想啥他都知道?

难道他是天生的“他心通”?

不会啊,他心通,那可是只有仙古时代的天人境仙人,才有的天赋,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时代?

吕良出自大宗门,自然知道一些,荒古、仙姑时代的秘辛。

此时,几乎所有人,看向若虚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若虚朝着付森一呲牙。

“这老小子,琢磨着叛出丹师工会,跟那想杀你的狼,前往神丹宗,临走还想将你们三楼的灵药田和仙药田毁了,顺手给你下个毒,毒不死你,也毒你个半死!”

哎呀我嚓!

这简直是越来越劲爆了。

不但是吕良根本接受不了,付森更是气得跳脚咆哮。

“会长,我不能忍了,小小年纪,就极尽污蔑栽赃之能是,这要长大了,还不知道害死多少人,林西抢走我丹火,其弟如此污蔑羞辱我,我要求上恩仇台了结恩怨!”

此时,柏岩松会长,深深看了一眼若虚,冷冷地盯着吕良和付森。

“童言无忌,大风出去,是非曲直,我自有分寸。

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

不提?

不提最好。

吕良和付森,倒是暗中擦了一把冷汗。

假如柏岩松听信了这小子的话,反过来布置针对他们俩,说不定,就真的走不出丹师工会半步了。

但是,吕良和付森,也心知肚明,柏岩松算是彻底不信任他们了。

一旦有机会,说不定,真会做点什么事情。

就比如,让你吕良获得一个进入玄黄武院的资格。

就比如,许你付森人往高处走,进入神丹宗。

但是,你们也得进入了才行啊!

强烈的危机感,让这俩人互视一眼,暗中有所警惕和斟酌。

林西抚摸着若虚的头发。

“不要再胡说了,这种事情,没凭没据的,以后还是不说的好。”

若虚一翻白眼:

“爱信不信!”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付森也不敢强行索要那半朵丹火了。

吕良也不应有脸在这里驻足了。

但是,穹顶上,不是还有一个缪仁被镇压束缚着呢嘛!

柏岩松对着林西拱手:

“林少,你看,都是些口舌之争,要不给我个面子,将那谁给放下来?”

林西早已将付森、缪仁、和吕良三个,判了死刑。

但是,自己还要在丹师工会进行考核。

而且,柏岩松的表现,也很是让他满意。

要那三个家伙的命,也不急在一时,就准备给留个面子。

神念和若虚灵识一沟通。

若虚嘟着嘴巴不知嘀咕一句什么,轰隆一声,捆缚缪仁的青藤,全部溃散消失。

缪仁一个冷不防,直接就从穹顶上,像一块石头一般,砸在地面上,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没有魂血玉牌,他就是有准备,也难以空行。

没有直接摔死,算他幸运。

缪仁哆嗦着爬起来,丢进口中几颗丹药。

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仙丹,总之是他身上的伤势,肉眼可见的,就痊愈了。

阴沉着脸,站到了吕良身后,心中思量报复的毒计。

“哈哈,林少此次光临鄙会,是要进行丹师考核吗?

难道说,林少天纵奇才,还修过丹术?”

林西笑笑:

“以前没有学过,刚学了半天……”

嚓!

不但是柏岩松无语凝噎,就是在场所有丹师,全都凌乱了。

天啊,您这是将丹师这个职业,看得有多轻贱和容易吧!

您说您从打一生下来,就开始学习丹术,我们认了,至少学了个十七八年,说您出生之后,以毕生精力,钻研丹道丹术,略有所成,我们勉强接受。

但是……

您学了半天,就敢来丹师工会,考核丹师职业资格等级。

您确定,不是来开我们玩笑的?

付森此时冷笑,等着看林西的笑话。

缪仁猛地抬眼,眼中射出杀人一般的睛芒。

吕良本来想要低调一点来着。

此时闻言,竟再次忍不住出言讥讽。

“半天呵呵,能把泥巴团成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