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炼归仙 第五十章 玉龙托孤

作者:博耀书名:九炼归仙 类别:武侠修真更新时间:2016/02/28 01:57:25字数:3769
  童力和玉坤龙同时一声闷哼,双双受创。

  童力以断臂的代价,终于摆脱了玉坤龙的控制,顶住土气盾快速和孙豪会合。

  孙豪施展飞草术,迅速赶到童力断臂现场,一把捡起童力的断臂,扔进储物袋,随手帮童力止住流血,塞了一颗疗伤丹在童力嘴里,这才向对面的玉坤龙看去。

  此时的玉坤龙,已经相当凄惨,英俊的脸上,苍白无色,右胸,插着尚在晃动的火灵剑。脚下,一大片青藤牢牢地缠住他的双脚,让他动弹不得。

  呼啸而至的五根凸木桩得火灵剑破去火盾之助,也毫不客气的撞击在玉坤龙身上,让玉坤龙再度鲜血狂喷。

  一连串打击下来,压制的伤势不可避免爆发。

  叠火三燃本身是燃烧自身精血提升修为,现在玉坤龙连续受创,造成大量出血,精血受损,叠火三燃也支撑不下去了。

  “噗噗噗”,被青木缠缠住的玉坤龙,心脏伤势发作,不由自主又喷出三口鲜血。

  一脸惨然,玉坤龙看向孙豪:“师弟真是好手段,也真是好运气,师兄今天输的不怨,不过,我不甘心啊,想我玉坤龙,八岁修道,十岁成为内门弟子,十二岁成为真传弟子,如今不过二十六,已经是炼气九层修士,贵为丹器堂大师兄,想我玉坤龙,前景何其远大,今日竟然陨落于此,我不甘啊……”

  仰天悲哮几声。

  玉坤龙手中法剑往地上一插,双手紧握剑柄,牢牢地按在剑上,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去,心脏伤势爆发,右肺重创,加上叠火三燃的后遗症,也只有这样,玉坤龙才能勉强在对手面前维持自己不倒的尊严。

  站稳了身躯,玉坤龙看向孙豪。

  这个时候,孙豪并没有落井下石般发动攻击,脸色平静地看着玉坤龙。玉坤龙嘴里血流不止,右胸火灵剑颤颤闪动,双手握剑而撑立,有点悲壮。

  不知为何,孙豪心中涌起一丝不忍,嘴里幽幽说道:“你我本无仇”。

  “是啊,你我本无仇”,玉坤龙惨笑一声:“但是,孙师弟你矫情了,你我修士,本就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修士斗,争的就是资源和气运,今日,师兄败于师弟之手,是我技不如人,其实,师兄我现在很佩服师弟,一级阵法师、一级符篆师,飞草术、双法器御使,我输的不怨啊”。

  孙豪淡淡地笑道:“师兄过奖了,师兄更是厉害,叠火三燃、火剑轮斩,也让师弟佩服万分,错过今日,师弟远远不是师兄的对手才是”。

  玉坤龙脸上出现缅怀的神色,自信的光芒出现在脸上,嘴里说道:“修为再高,也不如师弟的精妙布局啊”。

  孙豪无奈地笑道:“不得已而为之,得罪了”。

  这时,玉坤龙的双颊露出一阵酡红,精神看似一振,但嘴里的鲜血冒出的更加多,眼神中,缅怀的神色更甚,带点期望地看向孙豪:“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期望师弟以后能以师兄为戒,凡事小心为上,多听人意见,想当初出道,师兄我凡事小心谨慎,哪里会犯这次的错落”。

  孙豪双手一拱,身体微微前倾:“师弟受教了”。

  玉坤龙振作一下精神,期盼更甚地看向孙豪:“师弟,师兄我有一事放不下,想托付与你”。

  孙豪一愣,没想到这玉坤龙临死之际,居然想向自己这个敌人托付后事。脑子快速思考了一下,孙豪一脸平静地说道:“师兄请说”。

  玉坤龙脸上出现笑容:“我知道师弟是个重情义的人,既然这样,我长话短说,师兄我出身夏国京华城,八岁进宗门修炼,家有双亲,老父名曰玉大成,然坤龙少尽孝道,如今回首,往事唏嘘,双亲后诞生一妹名曰玉蓝,如今未及豆蔻,坤龙恐身故之后双亲和幼妹处境艰苦,望师弟照料一二”。

  这是临终托孤?孙豪有点疑惑地看向玉坤龙。难道这玉坤龙就不怕自己斩草除根?

  按道理,玉坤龙这话应该交待给他的同门师兄弟,但是一来现在身边只有孙豪,二来,玉坤龙并不觉得自己的师兄弟会比孙豪更适合,与其把双亲幼妹托付给其他人,还真不如托付给孙豪。

  孙豪刚刚选择救援童力,这让玉坤龙暗骂他迂腐的同时也暗赞他的人品,是故才有临死之前的托孤之举。不然,把亲人托付给自己的敌人这不是给亲人找死吗?

  不知如何,看到眼前托孤的玉坤龙,孙豪想起了兰林镇的父母双亲,孙豪也是八岁进入青木宗,如今多年过去,尚未返回家门,也不知道父母给自己添了弟妹没有,也不知道父母身体是否安康,想到了双亲,看到了玉坤龙,孙豪心中闪过一丝凄然,或许有一日,自己是不是也会象玉坤龙一般,把自己的双亲托付于人呢?

  看着眼前满脸期望的玉坤龙,孙豪心中一软,缓缓庄重地说道:“夏国京华城,玉大成、玉蓝”,孙豪重复了一遍:“我记住,请师兄放心,师弟定不负所托”。

  玉坤龙脸上出现如释重负的神情,嘴里轻轻说道:“麻烦……师弟了……”,双手再也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身体扑在了法剑之上,随即把法剑压倒,人连同法剑倒在了草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倒下之后,身体一翻,仰躺在地上,双目犹然圆睁,似不甘地望着天空。

  虽然被玉坤龙所害断了一臂,但玉坤龙陨落,童力恨意少了许多,此时许觉得玉坤龙陨落很是悲壮,不仅别过头去,不看玉坤龙。

  孙豪叹了一口气,走上前,轻轻说道:“师兄走好”,这才掩上玉坤龙的双目。

  这时,许是见到大敌陨落,大仇得报,不远处的金线火蛙王竟然恢复了一点精神,四肢勉力在地上撑了一下,但终于是伤势过重,站不起来。但依然趴在原地,冲孙豪不断轻轻蛙鸣。

  这蛙鸣已经是断断续续,没有了丝毫霸气,其声音中,倒是好像有一丝丝哀求。

  看着也已经奄奄一息的金线火蛙王不停冲自己蛙鸣,孙豪想了想,向金线火蛙王走了过去。

  有一点距离的时候,孙豪对金线火蛙王的状态看得并不仔细。现在走进一看,孙豪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金线火蛙王的胸腹部完全被火灵剑绞得粉碎,它的身体下边就是一个巨大的血泊,连草地都染成了暗红色。金线火蛙王就蹲在这血泊之中,看到这里,孙豪也不由不佩服这灵兽强悍的生命力,受到这样巨大的伤害,居然还能死命喷出火灵剑,居然还能坚挺着吊住一口气。

  走到金线火蛙王巨大的蛙头面前,和金线火蛙王巨大的蛙眼对视。

  金线火蛙王巨大的蛙眼当中出现人性化的表情,似有哀求。

  孙豪伸出手,摸着蛙头,遗憾地说道:“大家伙,你这伤势太重,我可治不了”。

  巨大的蛙头摇了摇,大嘴一张,四滴通红的蛙血出现在孙豪的面前,但蛙眼中依然有哀求神色。

  这四滴蛙血,三大一小,通红如火,从火蛙王嘴里出来,顿时让周围的灵气都热了几分。这分明就是金线火蛙王的心头精血。

  孙豪愣了愣,这金线火蛙王连心头精血都给逼出来给自己了,看样子是不要保命了,心血被逼出来,金线火蛙王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那么,孙豪问道:“大家伙也有后事相托?”

  巨大的蛙头猛地点了一下。

  孙豪点点头:“今天这场战斗,多亏你帮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那么,你的后事可是担心火蛙沼泽剩余的火蛙”。

  蛙头再点。

  孙豪愉快地说道:“那我就不再找他们麻烦就是”

  蛙头先点再摇。

  既点头又摇头,什么意思?孙豪想了想,这才说道:“大家伙的难道希望我庇佑火蛙?”

  这次,蛙头猛点。这金线火蛙王修炼三千年,灵智不是很高,和人的智慧不能相比,但是,已经通了人性,简单的意思还是能听得懂的。

  孙豪却是严肃地说道:“大家伙,我可没有时间照看火蛙沼泽,这样吧,如果可能,以后我能力范围内,尽量帮你延续火蛙种群”。

  巨大的蛙眼露出人性化满意的表情,缓缓地闭上,蛙头一顿,这金线火蛙王也终于失去了气息。

  失去了蛙王支撑,四滴蛙血开始往草地上掉落,孙豪眼疾手快,手一招,把四滴火蛙心血摄进身边,掏出玉瓶,装了进去。

  此时,孙豪才有机会打量这四滴火蛙心血。

  孙豪来火蛙沼泽的目的就是火蛙心血,现在几年的奋斗目标达成,孙豪心中虽然也有成功的喜悦,但此时此刻,居然也有淡淡的伤感,为金线火蛙王也为玉坤龙,从他们的身上,孙豪充分感受到了修士界的残酷于无情。

  修士道路上,不能有半点闪失,一旦闪失,就将万劫不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