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位面养殖专家 > 第256章 装逼卖老

灵兽岛护岛大阵外,三道不同颜色遁光疾射而至,遁光一敛,露出三名老者身形,正是邹姓二老和钱长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位邹老,随我一同去进去。”钱长老说道。

邹姓二老点头。三人径直朝岛内走来。

正走着,忽然从两旁树林冒出来一群身穿皂衫的筑基弟子,围住了三人,当先一人大声喝道:“什么人!胆敢擅闯灵兽岛!”

见这群巡逻弟子纷纷用兵器指住他们,钱长老登时怒道:“你们眼瞎了吗?连我都不认识了!”

那弟子一怔,旋即大吃一惊,立即放下武器道:“原来是钱长老!还有二位邹长老……长老恕罪!我等是巡逻来此,冒犯了三位长老,请三位长老莫怪……”

其他皂袍弟子也纷纷慌忙收回了兵器。

钱长老冷哼一声,当即问道:“戈伟在哪?”

那领头弟子躬身回答:“回禀长老,掌门人正在兽神殿内处理公务。”

“掌门人?哼!”钱长老听得这个称呼,阴恻恻的冷哼一声。戈伟这个称呼让他很不爽。钱长老眉眼一瞪:“速速带我去!”

“是……”

领头弟子亲自在前面引路,带三人往内岛而去。( 平南余下众弟子留在原地纷纷议论。

“咦,三位长老那日不是退出灵兽岛了吗,为何今日又来?”

“对呀,我等就这样放他们进去?不会出什么事吧?”

“别瞎说,三位长老当了百余年客卿,岂是我等能议论了。走了走了,继续干活去。”

钱长老三人毕竟积威犹在,众弟子却不敢议论。更不敢阻拦,就这样放三人进去。

话说钱长老边走边怒气重生,一想到戈伟现在被称为掌门人,他就感到很憋气。心想那乳臭未干的小子何德何能。竟能得岛主垂青。让他担当此等重任。为什么不选他钱长老当紫霄派掌门人?

还有,那紫霞丫头也是。究竟看上那小子哪点了,竟甘愿被许配与人。他钱长老哪一点不比那乳臭未干的小子强?

一想到紫霞仙子那丰韵的身段,那艳丽的容貌,钱长老就觉得下身火热。心中莫名邪火腾起,更是不甘心!

那巡逻弟子将三人带到了兽神殿,便叫人进去通报。

戈伟正坐在里面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一听来报说邹姓二老和钱长老求见,立即便是一怔。( 平南“这几个老头,到底还是来了。”戈伟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还以为蜀山位面修士都挺有骨气的呢,原来一个个不论修为高低。也都是经不住利益的诱惑啊。不用猜都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叫他们进来吧。”想了一下,戈伟吩咐道。

传令弟子出去后,邹姓二老和钱长老便一前一后的走进大殿。

见到戈伟,邹姓二老神色有些尴尬。略一犹豫后,便齐同朝上面坐着的戈伟行了一礼道:“参见掌门。”

钱长老则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戈伟眉毛一挑,立即就看出三人态度的不同。他脸上不动声色,语气平淡的明知故问道:“三位别来无恙。来见我,有什么事吗。”

邹姓二老脸色涨红的互看一眼,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他们那天口口声声吐出的话,现在又打算食言,二人都觉得很没脸面。

倒是钱长老直接大大咧咧的说道:“我等三人,今日来领那‘修士证’,你且速速差人替我等三人办理,不得延误。”那语气,直接就是吩咐的口气。

戈伟眉头立即就是一挑。

他以为这三个老头是来请罪,来道歉的。可现在这态度,这是请罪的态度吗?怎么搞得反而像自己欠他们似得。

钱长老那嚣张的语气,傲慢的神情,戈伟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这样“求”别人办事的。

这是哪门子情况?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既然别人不给他好脸色,戈伟既然没必要用热脸贴冷屁股,立即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我记得三位不是退出灵兽岛了么,为什么还会来我这里?如果是想求见我的话,就算不要你三拜九叩,你也至少应该给我行个礼吧?”

“行礼?笑话!你算是什么东西!”钱长老好似听了什么大笑话,冷笑着说道:“灵兽岛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你还真把自己当掌门人了不成?”

戈伟眉头一挑,显得很是疑惑不解:“我不当掌门人,难道要让你这只老兔子当?你确定你大脑进化完全了?”

“放肆!”钱长老一听,登时大怒,厉声喝斥道:“你骂老夫什么?老夫今年两百一十岁,你这黄口小儿,没大没小的!你难道不知尊重长者吗!”

戈伟也来了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钱长老鼻子骂道:“长者?你算什么长者?我敬你年纪大,不愿跟你一般见识,可你也别把无知当个性,在这倚老卖老!生我者父母,养我者天地,你算老几?我敬你是看得起你,不敬是我应该!我没有义务对你表示什么。我可警告你,别在这里给我无理取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你!”钱长老哪骂得过戈伟,被戈伟一通话喷下来,气得直翻白眼,颤抖着手指指向戈伟,半天说不出话来。

戈伟也不给他说话机会,对大殿外面怒斥道:“是谁把这个人给放进来的?有人擅闯灵兽岛没人管吗?”

那名带路的巡逻弟子立即慌忙跑进来,跪在地上神色惶恐道:“回禀掌门,是……是我带三位长老进来的……”

“长老?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是我灵兽岛长老的?”戈伟劈头盖脸骂道:“不知道这个人已经退出灵兽岛了吗!”

“掌门,我……”

“我什么我。私自放外人进岛,罚你刷一个月马桶!”

“马桶?”

“就是茅房!”

“这……掌门,茅房不用刷洗的吧?”那弟子苦着脸道。

“怎么不用?不知道讲究卫生的吗?还不退下去!”戈伟气道。

“哦……”弟子满脸委屈的退了出去。

见戈伟所作所为,钱长老更是来气,指着戈伟怒道:“你太放肆了!你凭什么就让我退出灵兽岛,你有什么资格!”

“你有完没完?”戈伟翻了个白眼道:“是你自己说要退出的,当时不是还念了首诗么,这么快就犯老年健忘症了?还有,我怎么没资格了,这里现在就是我说的算!你现在的身份,是擅闯灵兽岛的不明身份人员,你是自己滚,还是要让我叫人‘请’你滚?”

“你!你这个赘婿!你好大的胆子,简直肆意妄为!”钱长老被气昏了头,张口便说道。

“赘婿?”听到这个词,戈伟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恰巧这时候,郭靖听闻邹姓二老和钱长老回来,过来正打算替他们三人向戈伟求情。在门口听见这钱长老说出这两个字,郭靖立即就是脸色大变!浑身冷汗直流!

这钱长老糊涂啊,怎么敢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