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第一卷 第一章 决定

作者:方想书名:五行天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5/11/01 00:39:10字数:3421
  身旁胖子嘴里的麦芽糖咬得咯吱咯吱响,落日的余晖洒落大地,风柔和得像羽毛,没有半点平日里的肃杀和冷,艾辉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记得这一天。

  “决定了?”胖子含糊不清地问。

  “决定了。”艾辉回答得很肯定,他早已做出决定,没什么值得犹豫的地方。

  胖子像是在叹息,又像是在羡慕:“你不要被那些小屁孩比下去,那会让我觉得丢人。我就不明白了,打打杀杀有什么好?拿了这笔钱,够咱们回去好好活半辈子!跟咱们一批进蛮荒的多少人?两千个!就咱们两个活下来!这是买命钱,懂吗!我死了,这钱我家还能领得着,你要死了……”

  “所以我得活着。”艾辉打断越说越激动,直接站起来的胖子,他桀骜的脸庞此刻说不出的平静。

  能够进入五行天的机会来之不易。他的资质不够出色,本来是没有资格进入五行天的,但是三年来他的表现非常优秀,在复杂紧张的环境下表现出的冷静,以及在关键时刻体现出的勇气和斗志,都令人印象深刻。

  当他提出希望能得到一个进入五行天名额的请求时,上面考虑过后最终同意。

  两千名苦工,只有两人幸存,哪怕说是运气成分居多,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胖子颓然地坐下来,艾辉的倔强他实在太熟悉了。转念想了想,他重新变得振奋起来,满脸真诚道:“记得抚恤金那栏写我的名字,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

  艾辉懒得理他,随手拔了根青草放在嘴里,枕着脑袋惬意地躺了下来。在蛮荒的这三年,每天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鲜血、生死、搏杀,那是个黑暗混杂着猩红的冰冷世界。

  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不知道,也不想去回忆,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落日的余晖照在身上,温暖而舒适,艾辉的眉头不自主地舒展,脸上的冷峻桀骜一点点松弛下来,宁静祥和。

  真舒服!

  暖烘烘的身体逐渐放松,艾辉的思绪也变得涣散,就像失去束缚的雾气,无声无息弥漫开来。

  温暖的阳光,微醺的风,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感觉,唤醒脑海深处那些陌生又熟悉的回忆。

  三年之前的三年,剑修道场的阳光和风,也如这般。

  太阳没有升起,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他开始打扫废旧仓库改造出来的道场。先擦三遍地板,算是热身。擦完地板,开始打木头架子。木头都是平时他从附近街道捡来的,长短粗细不一,架子的形状自然也就没办法讲究那么多。

  打好木头架子,他便开始整理老板最近收来的剑典秘籍。

  这些秘籍一元二十斤是市场价,纸书便宜,铁券金贝要贵一点,玉简最不值钱。工作量不小,但是没人催,艾辉也从来不急,顺便翻翻,点评一下。

  偶尔的时候,他还会幻想一下,倘若在修真时代,自己该是何等风光,卖剑典都要卖到手发软。

  整理完剑典秘籍,他就要开始整理飞剑宝剑。

  太阳此时已经升起,暖暖的,就像现在一样。艾辉的嘴角不由微微勾起一道浅浅的微笑。

  尽管飞剑宝剑灵力尽失,黯淡无光,只是一堆废铜烂铁。然而在阳光下,艾辉往往被它们的古韵之美所吸引。

  飞剑代表着修真世界的巅峰,是历代炼器大师最偏爱之物,千奇百怪,什么形状都有,有些形状甚至让人根本无法和飞剑联系到一起。

  锈得太厉害的他不碰,万一断了,老板又要骂他。

  没有工钱,三餐管饱,这样的生活对十岁之前都在颠沛流离的流浪儿来说,美好得像此时的阳光一样,他找不到更好的赞美词。

  老板是个好人,就是做生意的本事差了点。

  合格的生意人会去办剑修道场?

  艾辉在道场呆了三年,来道场参观带逛的,不超过十人。看到门口挂着的剑修道场招牌,九成人扭头就走。

  现在哪里还有剑修?

  剑修场里除了数不清的秘籍剑典和宝剑、飞剑,什么都没有,为了这些东西,老板跑遍了各地的废物市场,就连到外地做生意,也会捎一批回来。

  可以说,老板对剑修的狂热程度简直不可理喻,运费都比它们的成本贵得多。

  当然,偶尔的时候,艾辉觉得以老板可怜的财力,好像也只能玩得起剑修这样便宜的爱好。

  艾辉劝过老板,不如改成锻体之类,反正比剑修要有前途得多。老板勃然大怒,把他骂得狗血淋头,艾辉那时就明白老板做生意的天赋实在乏善可陈。

  守着空荡荡道场的艾辉,索性自己瞎琢磨那些一元二十斤的剑典秘籍。没练成剑修,托坚持锻炼的福,打架倒是厉害了不少,凭借拳头招揽了小屁孩三两个。

  老板本事差,生意失败欠债无力归还,自杀了。艾辉很难过,老板是个好人,但不算坚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道场理应归别人所有。当最后一天,收债人上门收缴道场,艾辉对自己这么说。

  但是当他亲眼看到自己打的粗陋书架被推倒在地,剑典秘籍满地狼藉,有一半是老板从很远的城市拖回来的。当他看到每天都要擦拭几遍的剑架被收债人踩成碎片,老板说那是他从一位剑尊洞府搜刮来的宝贝,当年剑架上的飞剑曾经血染千里,震慑群雄。当他看到挂在屋檐下的九音剑风铃被扯得稀巴烂,老板说那是当年声名显赫一时的九音剑门的镇山重器,九剑出,天音破虚空。

  他没忍住,像一头负伤累累濒临绝境的狼,疯狂扑了上去。

  只是挣扎而已,嗯,垂死挣扎而已。

  艾辉不知道老板的名字,找了块木板写下“老板”两个字作灵位牌,细树枝作香,把所有能烧的剑典都烧给老板,磕完头,许愿老天保佑老板在天堂能够圆剑修梦。

  带着满身的伤,凝视满地狼藉的道场良久,他转身离开。走过阳光穿透沿街高低参差的房顶落下斑驳的光影,他机械地迈着腿,下意识前行,不知道前往何方。

  哪怕过去一年,那份茫然无措和孤独无依的感受依然如此清晰。他记得当时自己觉得有点冷,裹紧身上洗得发白的衣服,双手插在兜里,那天的阳光和今天的阳光不一样,冰冷得刺骨。

  走着走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强烈的饥饿感把他从木然状态中唤醒。饥寒交加的他,看到五行天招聘蛮荒苦工的公告。

  无处可去、无路可走的他去了。

  还好,自己活了下来。

  ……

  艾辉的思绪收回来,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自觉微微紧绷,他不由心中苦笑,这么美好的时光又被不是太美好的往事破坏。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努力放松紧绷的肌肉。

  整整三年的时间,在蛮荒中,他幸运地生存下来。他们队两千人只有两个人活下来,一个是他,另一个是钱代。哦,胖子的名字叫钱代。

  死亡的苦工家里会得到一笔抚恤金,活着的人可以得到一大笔钱,五行天在这方面从来不小气。

  胖子准备回家,他家都是孤儿寡母,一个人要养活一大家子,他的压力比自己大。

  “好吧,我也知道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你这人脾气差,毛病多,从来不听人劝。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还这副德性,以后怎么娶媳妇?钱省着点花……”胖子还在啰嗦个不停,不知道是不是分别在即。

  平日里不耐烦的啰嗦,艾辉也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但是他一听到胖子说到钱,马上脑门有点隐隐作痛,这家伙只要一沾到钱字,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

  果然,看到胖子脖子上的青筋开始要跳动,艾辉当机立断,立即丢出一个布袋:“给你的!”

  胖子有些不解地看了艾辉一眼,却更快一步的以与身体不相符合的灵活一把接住,布袋一入手,胖子的小眼睛立即瞪圆了。

  粗得像胡萝卜的手指一扒拉,瞬间就解开布袋,胖子看了一眼,激动得浑身肥膘都在颤。

  艾辉一脸嫌弃地别过脸去,胖子看到钱的嘴脸简直不能看。

  “啪!”胖子冲过来,握住艾辉的双手,脸上满满都是感动,眼眶的泪水在打转。

  看到胖子这模样,艾辉心中也感动,觉得自己还是把胖子想得太不入流了,两人并肩作战那么久,这份情谊真挚深厚。他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很想喊一声滚,但是想到马上就要分别,他努力克制,放缓声音,有些生涩道:“反正我一个人,用钱的地方不多,你回旧土,家里人多,用钱的地方比我多……”

  “好兄弟!真是我的好兄弟!”胖子哽咽地拼命摇动艾辉的双手,热泪盈眶:“五行天包食宿,剩下一半你也用不上,不如一起给我?”

  自己居然还会对这个家伙心存侥幸,真是太天真。艾辉被握的双手突然反握,轻轻发力,胖子就像一朵轻盈的胖云,呼地飞出十多丈,砸在地上溅起一嘴麦芽糖。

  “滚!”

  终于可以直抒胸臆的感觉真好。

  艾辉云淡风轻地拍了拍手,顺便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钱袋,胖子的手脚非常快,防不胜防。

  胖子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

  远处营地集合的哨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分别的时候到了,这是最后一次集合。艾辉将要前往五行天,而胖子要回旧土。快跌落地面的橘红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艾辉,活下来!”

  “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