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第一卷 第九章 蒙学

作者:方想书名:五行天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14 12:49:09字数:4334
  师雪漫看着镜子里的身躯,本来完美无瑕她素以为傲的身体,唯独左胸上有五个淡淡的指印,是如此醒目碍眼。已经过去好几天,但是指印还是没消散,可见当时的力道有多大。

  她的眼睛浮起一抹煞气,她不想回忆那天的情景,但是每天洗澡的时候看到身上的印记,她胸中的怒火便难以遏制。

  今天就开学,还好脖子上的印记已经消散。

  她穿上衣服,脸上重新恢复平时的自信。

  走出房间,大厅的早餐早就摆好,爷爷看到她,露出慈祥的微笑:“快来吃吧。”

  “爷爷。”她甜甜的喊了一句,便在爷爷身旁坐下来。她从小母亲便去世,父亲事务繁忙,都是爷爷把她带大。每天早上,她都会陪老人一起吃早饭。

  仆人把热腾腾的汤送上来,她平时要修炼,一日三餐都是专门准备,补充元力,滋养身体。

  她小口小口地喝着汤。汤是用名贵食材精心制作而成,不仅能够对她的修炼大有裨益,而且味道鲜美。但是今天,她有些心不在焉。

  老人从小把她带大,对她再了解不过,温声道:“怎么?还在想那天的失手?”

  自己的孙女天赋在家族无人能出其右,从小就很懂事,不仅没有半点纨绔作风,反而比普通人更加勤奋刻苦。她从小展露出的才华和实力,甚至超过她的父亲。她被视作家族下一代的领军人物,是整个家族的骄傲,家族上下的长辈对她无不宠爱万分。

  老人深深为自己的孙女而感到骄傲,他觉得自家孙女完美无缺。唯一让他感到有点担心的,就是她的骄傲,和她父亲如出一辙,从小也没受到过挫折。

  但是老人人生阅历丰富,知道这世上藏龙卧虎,一山还有一山高,孙女再优秀,也总有比她厉害的。

  这次的挫折便是如此。

  那天他看到孙女脖子上的指印,便吓一跳,随之而来的是后怕。如果对方的力道再重一点点,孙女就命丧当场。从最初的后怕,但是很快他就注意到,孙女的情绪不太对劲。

  看来这次的挫折,比想象得更大啊。

  在老人的眼中,这点挫折不算什么,但是也知道,对于从小顺风顺水的雪漫来说,需要时间消化。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他还是相当感谢对方。在他看来,在师雪漫这个年纪受到一点挫折,对人生而言,是宝贵的财富。

  倘若老人知道事情的真实经过,一定会把艾辉大卸八块。

  “没有。”师雪漫低下头吃饭。

  老人一看她这模样,便不由笑了:“你觉得你输在什么地方?”

  老人的经验丰富,他知道对年轻人来说,回避问题并不是个好选择。

  师雪漫手中的勺子停住,她被爷爷的问题问住。三天过去,她始终沉浸在羞愤之中,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找出这个该死的家伙,然后把他碎尸万段。

  她并非愚笨之人,只不过是被愤怒蒙蔽双眼。现在得到爷爷提醒,她立即注意到这个被她忽略的问题。

  “对方对盲战很熟悉。”

  师雪漫的表情变得严肃认真,露出回忆之色,那场的战斗每个细节像流水般在她心中流淌。这是三天来,她第一次回忆那场战斗而没有陷入愤怒。

  老人无声笑了,循循善诱:“还有呢?”

  “战斗经验很丰富,反应敏锐,出手果决狠辣,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一旦恢复冷静的师雪漫,立即展现出强大的洞察力,她就像自言自语:“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第一时间察觉到我的位置。而我没有,而且我还没有察觉到他的移动。他非常擅长盲战,精通在黑暗中战斗。他选择近身缠斗,仔细想的话,这是黑暗中最好的战斗方式。所以我很被动,完全没有空间。没有空间,很多招式和技巧就用不上。相反,他的力量能够得以发挥。”

  老人听得很仔细,他知道这个时候只需要倾听就足够。

  “他故意让我挣扎,加速我的体力流失,非常阴险。感觉对方的元力不是很强,从头到尾,他没有用到元力,我没办法确定他的境界。”

  老人闻言:“没用元力就打败了你,那对方的实力有点强啊。”

  “非常强,而且应该和我一样,戴了压制手环。”师雪漫没有回避,她想了下:“他锁住我的时候,我用了【鱼拱背】。但是没有挣脱。”

  老人第一次露出动容之色:“没有用元力就抵挡住你的【鱼拱背】?年纪大吗?”

  【鱼拱背】是一种挣脱技,颇为巧妙,模仿自鱼受惊时拱背挣脱的动作,爆发力强悍。对方没有用元力,竟然就能够压制【鱼拱背】,老人是比较吃惊的。

  “嗯。”师雪漫认真点头:“他的杀意太浓烈。我本来是打算用【鱼拱背】挣脱,这样我就能扯掉压制手环,但没挣脱。年纪应该不大,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五万块出手。”

  现在回想,她不禁生出一丝佩服。由于是女孩子的缘故,倘若被锁住就比较吃亏,家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教她【鱼拱背】。她在这一招上花费了不少的精力,深得其精髓。

  【鱼拱背】爆发的力量,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

  “没用元力就能压制【鱼拱背】,年纪不大的话,那就是学生了。”老者神色间充满赞叹:“看来今年的新生里面来个一个了不得的天才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没点风声?”

  “爷爷,你要帮我好好查查!”师雪漫摇着爷爷的胳膊哀求:“我不能就这么吃个亏,我要和他光明正大较量一次。”

  老人哈哈大笑:“好好好,雪漫求到爷爷头上,爷爷想不答应也难喽。”

  雪漫想一雪前耻的意图昭然若揭,年轻人有点朝气,哪怕碰壁也不要紧。而且他自己对这个年轻人也非常感兴趣,突然冒出来一个比自家孙女还要厉害的家伙,有点意思。

  师雪漫大喜过望,有爷爷出手,那个该死的家伙在劫难逃!

  等着吧!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师雪漫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

  孙女的表情被老人看在眼里,经历人生沉浮的老人哪不知道孙女的想法?他沉吟道:“他没有动用元力,就能制住你,实力只怕在你之上,你要小心。”

  师雪漫抬起头,她的眼睛就像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雪漫一定会努力!”

  老人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孙女身上看到如此旺盛的斗志。

  看来这次失败对雪漫的挫败很大啊,老人心中一笑。

  艾辉不知道他的五万块惹下了一个怎样的麻烦,他正在上蒙学课。

  阳光穿过书舍的窗户,落在书桌上地板上,就连漂浮的灰尘在阳光中都懒洋洋。

  书舍里空荡荡,只坐了六个人。需要上蒙学的人很少,无论是在旧土还是五行天,很小的时候就会接触到蒙学。

  台上的董夫子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唾沫横飞讲述五行天的计划经过多少年的筹划,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当时的修真各派是何等万众一心。今天的五行天完全稳定稳固,开始首次尝试潜入蛮荒,什么从此宣告五行天防守阶段的结束,进入了伟大的反攻时代云云。

  和其他人昏昏欲睡不同,艾辉听得津津有味,他以前只接触过剑典,对五行天的历史所知大多来自蛮荒是元修大人们的聊天。

  讲历史是董夫子最大的爱好,他的蒙学课大半时间都在讲历史,讲修炼基础的时间反而很少。

  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历史意义,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其他同学私底下都称这课是口水课,对这样浪费时间的事情更是深恶痛绝,奈何他们这个班的修炼基础,也是董夫子任课。而且董夫子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若是逃了他的课,再向他请教修炼的问题,夫子连正眼都不会看一眼。

  谁叫他们完全是零基础呢?

  来自五行天的学员自然不用说,家学渊源的直接上高级课,普通学员清一色上中级课。哪怕是来自旧土的学员,也是从小修炼,虽然会因为环境条件的缘故,实力没有五行天学员深厚,但是理论方面没有什么问题。

  生存总是最强大的改变动力,经过千年的发展,五行元力早就深入人心。

  像艾辉他们这样从启蒙开始的,少得可怜。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滔滔不绝半天的董夫子,终于讲到修炼,其他学员的精神振奋了许多。

  董夫子的热情似乎都在传授历史上,对讲解元力修炼兴致缺缺,只讲了半个小时,便宣布下课。艾辉还在回味刚才的内容,等他回过神来董夫子早就人影全无。

  比起其他人苦着脸一片哀嚎,艾辉心中此时充满豁然开朗的喜悦。

  他在蛮荒呆了三年,经验丰富做事干练,遇到危险不会拖后腿,在诸多苦力之中极为优秀。元修大人们对他颇为信赖,遇到热心的还会传授他一两招实用的招式。

  但是蛮荒危机四伏,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没有谁会在那样的环境下,去耐心系统传授一位苦力如何修炼。

  三年下来,他学到的东西不少。都是一些很实用的手段,非常零碎。

  他的理论残缺不齐,但是实战经验丰富,积累远非其他学员可比。而且他擅长思考,否则也折腾不出剑胎种子,在蛮荒所学虽然简单、零碎,但是他每一个都花费无数时间去揣摩思索。碍于他的基础薄弱,收获有限,但是也积累了许多的疑惑问题。

  董夫子讲得虽然时间很短,对于具体的修炼方法寥寥数语,更多的是讲解元力相关理论。

  而这恰恰是艾辉最缺失的部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