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截教次徒 > 第215章 执念

没了头颅后刑天却似乎更强了。

刑天再次贴身肉搏,斧剑相交,昊天只觉得自己虎口一阵生疼。

他是天帝,但单论肉身他却还不如刑天。

以乳为目,刑天睁眼看向昊天。

双目之中有无穷怒火,刑天双目看处,便是那虚空也开始燃烧起来。

怒火化作实物,战意更是直冲霄汉。

你名昊天,我便改名为刑天。

你这天庭,为何偏帮人族,

天庭不公,只我一巫,我也敢来伐天。

刑天怒吼中再次挥斧,斧影交错,封锁四方虚空。

斧光凌厉,昊天的袍服多有破损。

昊天挥剑挡住刑天一斧,昊天招手,似欲召出什么,但最终昊天还是回手握住那昆仑镜。

先天至宝,岂是等闲,宝光跃动,昊天瞬间便退了数万里。

不过万里之遥也不过一斧的事,刑天持斧再次追上昊天。

昊天刑天战成一团,天庭灵气翻涌,凡人抬头,万万里天穹都成了昊天刑天的战场。

斧光,剑光纵横往来。

许多凡人已经不敢抬头望天,此时斧光剑光盖过大日的光芒。

光芒耀眼夺目,许多人不得不闭上双眼。

徐思远自没闭眼,徐思远看着那天庭之上的战场。

仍是势均力敌,但徐思远知道刑天已快输了。

刑天全凭战意支撑,胸中浩荡意,总有穷尽时。

但昊天立于天庭之上,号令天下,灵气源源不绝,而且更何况刑天的盾牌还和王母的素色云界旗在对抗。

射日神弓一分为二,如今唯有那戚还在刑天手中,刑天自无胜算。

就在这时王母还祭出金钗朝刑天打去。

刑天持斧击向金钗,那昆仑镜却后发先至。

昆仑镜撼动天地虚空,哪怕是仙人这时也不得不闭眼。

昆仑镜的光芒照亮洪荒每一个角落,在无量量光芒中昆仑镜若陨石一般击打在刑天肩头。

先天至宝一击,自是不凡。

昆仑镜将刑天打落天庭,刑天肉身早与神弓炼为一体,不然换成他人,昆仑镜这一下便能让他肉身粉碎。

刑天已无头颅,脖子之上便冒出无数血液。

鲜血冲向天庭,以血铺路,他刑天还能再战。

刑天升空,要再入天庭。

“真猛士耶!”

昊天微微赞道,随即昊天再次出手。

你刑天从空中而来,我昊天却只需向下挥剑便可。

天帝一剑,号令天地。

一剑汇亿万里灵气,昊天此剑,重若天地。

刑天本已接近天庭,但昊天一剑却又让刑天退了万丈。

血洒长空,洪荒起雨,雨水淡红,洒遍大地。

刑天再次踏空而上。

纵然无头,即便无血。

他刑天,还可再战。

昊天轻叹,昆仑镜再次大放光芒,王母也再次出手。

刑天这次被打入大地之上。

刑天还要再战,却有一山被昊天招来。

此山将刑天牢牢压住。

昆仑镜上有法则落下,昊天也有旨意落在那大山之上。

你还愿再战,我昊天却不愿再战了,再战成就的只是你刑天的威名罢了。

将刑天镇封后昊天挥手让众仙家散去,凌霄宝殿中只余昊天与王母两人。

昊天重新坐回帝座,昊天低头似在思索着什么。

王母这时轻声道:“在这天庭之上昊天你一人便足以斩杀那刑天,昊天你可是在埋怨我出手帮忙?”

昊天低声道:“我为天帝,却哪能事事如意,我这天帝不能让众生无视,但我却也不能让众生太过重视。”

“也不知何时我昊天才能真正的全力战上一场!我昊天,其实敢战也愿战啊!”

王母朝着西昆仑看去:“会有那一天的,等那鸿蒙紫气出世,便是陛下你全力出手之时。”

“毕竟那前任天庭之物,自当归我现任天庭所有。”

“不过在此之前,还请昊天你多多忍耐,毕竟剑在匣中,才可无敌!”

昊天终于抬头笑道:“也罢,你我且先等着便是,总有一日,我要让众生知道,我昊天曾养有一剑。”

“而且我已养了,数百万年!”

···

太阴星上。

后羿的尸身被放在这太阴星上已有十余万年了。

后羿射日时双手突破到了祖巫层次,因此后羿肉身不腐,十余万年过去了,坐在月桂树下的后羿看上去还是活着时的模样。

但后羿的确是已经死了。

嫦娥未将后羿安葬,也许只是因为后羿还活在嫦娥的心中吧。

十余万年,转瞬便过,月宫嫦娥,在那月桂树下看着后羿。

月桂飘香,桂花轻落。

花瓣轻轻的飘落在嫦娥的头上肩上,本是美景,佳人却颇多忧愁。

我日日来看你,可你何时才能再睁眼看我一下?

嫦娥轻叹。

就在这时天庭震动,便是在太阴星上的嫦娥也有所察觉。

虽有些取巧,但刑天的确已修成了祖巫。

祖巫来天庭,祖巫气息充塞天穹,便是太阴星上也遍布祖巫气息。

后羿尸身这十余万年毫无动静,

只是虽已身死,可他后羿却还是巫。

是巫便忘不了祖巫的气息,后羿的尸体微微前倾。

既见祖巫,便当拜见。

而当刑天挥动干戚时后羿的双手更是不由的张开又握紧。

射日神弓已化作干戚,但那曾是他后羿的兵器,他下意识的便要握住哪神弓,他要张弓再射日!

后羿的尸身不由得站了起来,双手紧握,却发现手中空无一物。

不由的睁开双眼,却见手中原来早已无弓。

后羿睁眼,眼中全是茫然,他是谁,他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

后羿一想到这里便头疼欲裂。

后羿已死,再难复活。

所以不是后羿重生,而是后羿的肉身重活了过来。

肉身蕴养十余万年已经生出灵智,不过后羿仍有执念,执念与那灵智融合,感知到祖巫与刑天的气息后便苏醒了过来。

“后羿,你醒了?”

嫦娥只以为是后羿重活,嫦娥的声音又惊又喜。

后羿看着嫦娥,眼神迷茫却又似有些许柔情。

后羿觉得自己头又要炸了,本是初见,但我为何觉得你如此熟悉。

后羿看着嫦娥,看出嫦娥被困在这太阴星上。

后羿思考了片刻,然后天地灵气汇聚,后羿手中出现一斧。

太阴月桂已是一体,既然这太阴星和那月桂束缚了你的自由,那我便先替你砍了这月桂就是。

后羿持斧,朝着月桂树砍去。

只是月桂乃是先天灵根,更何况是在这太阴星上。

后羿却只管挥斧,月桂树顿时被后羿砍出一道数丈深的口子。

但月桂树粗有数千万丈,月桂摇动,被后羿砍出的伤口又恢复原状。

斧声不绝,但所有被后羿砍出的伤口瞬间恢复,月桂轻轻摇动,似在嘲笑后羿不自量力。

这时嫦娥垂泪,喜不自胜,嫦娥轻唤后羿之名。

但后羿却不说话只管挥斧。

他已醒来,但他早已不是他。

不知过往,不明未来,他已不知道他是谁。

早无后羿,他刚新生。

不过此身执念甚重,而且眼前的女子真的好美好温柔。

虽只初见,却又似在梦中有过千百次回首。

既然如此,不管我未来如何,便先砍倒这月桂再说。

这是此身的执念,但似乎我也乐意为你效劳。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