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截教次徒 > 第217章 三生石

徐思远回到金鳌岛。

那穷奇也在金鳌岛上,准圣级别的凶兽生命力强悍的很,在这金鳌岛上穷奇没少受虐待,如今穷奇气息微弱,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死去。不过始终未死。

当然更多的是生不如死。

徐思远对这穷奇也无丝毫怜意,之所以留那穷奇一命不过是徐思远想要用它来炼剑。

东山一战通天赐予徐思远的诛仙阵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尚未炼成的诛仙阵便能困住准圣,徐思远有些期待若能把诛仙阵炼成,那么是否能困住圣人?

当然以徐思远目前的修为来说很难做到这点,但若有一日他徐思远修到准圣巅峰,说不能真可困住圣人。

哪怕不为日后考虑,诛仙阵这样的杀器早一天炼成便能早一日多一种对敌手段。

徐思远这次回金鳌的目的便是把诛仙阵炼成。

回到金鳌,先拜通天。

见过通天后徐思远便来寻那穷奇,多宝门下弟子火灵圣母正看守着穷奇,见到徐思远后火灵圣母行礼道:“师叔来了,师尊吩咐过若见到师叔一定要让师叔先在岛上等师尊几日。”

徐思远问道:“你师尊有没说他有什么事?”

火灵圣母直摇动:“弟子没敢多问,不过师尊应该要不了几日便可回转,师叔还请先坐。”

火灵圣母拿出座椅,然后又替徐思远泡好灵茶。

火灵圣母是徐思远陪着多宝在昆仑山下收的弟子,徐思远是火灵圣母除了多宝外见得第一个截教弟子。

因此对徐思远火灵圣母除了尊敬还有一些亲近。

徐思远示意火灵圣母也坐,徐思远笑道:“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师兄去干什么去了,师兄必定是为我去寻炼剑的材料去了,我这师弟真是麻烦师兄甚多。”

火灵圣母笑道:“师尊真不怕同门来麻烦他,师尊在我面前提的最多的便是师叔你了,师尊说截教万仙,师尊他自己算是得了师祖真传,但师叔你却渐渐走出了自己的路。”

“师尊还说截教门下,师叔最是有望大道,而且师叔这些年虽然在岛上呆的时间比较少,但是关于师叔你的故事与传说就没少过。从金仙修炼到准圣本就不易,而且师叔大罗之时便可以和准圣战于大河之中,准圣之后更是能在数位准圣的围攻下活下来。”

火灵圣母的目光有些崇拜,火灵圣母道:“师叔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许多截教弟子崇拜的对象。”

徐思远笑着问道:“许多弟子中也包括你火灵圣母?”

“有一点,只有一点,”火灵圣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最崇拜的还是我师尊,不过对师叔你我也的确有那么一点崇拜!”

徐思远笑着道:“有一点已经很多了,我其实也有一点崇拜你师尊,为了师叔的事麻烦你了,不过还得要你在这里看着穷奇,师叔我得先去地府一趟。”

“师兄都为我炼阵的事如此上心,我这要炼阵的人也不能闲着。”

徐思远转身去往地府。

地府之中孟婆已经闭关吸收蚩尤送给她的那团精血去了,如今地府管事的便是蚩尤曾经的义子蚩战,蚩战已是阎王。

徐思远来到地府,阎王亲自来迎。

阎王已有王宫,阎王打算请徐思远去王宫中稍坐,徐思远拒绝了:“我来地府只是为了讨要一些黄泉河水用来洗剑。”

黄泉河上渡众生,黄泉河中洗凡尘。

要炼的诛仙剑阵是杀阵,以黄泉河水淬剑却是足以让剑意更加纯粹。

这事对阎王来说不过小事一桩,阎王笑道:“这事容易,不过道长可知地府管生死轮回,但地府之物也难逃生死。”

“那黄泉河水首尾相连,循环往复,但是少有人知道的是流过河岸的绝不可能是曾经的河水。”

阎王开口道:“黄泉河水,也是会死的!”

不说别人,便是徐思远也是第一次知道黄泉河水也会死去。

见徐思远有些惊讶,阎王解释道:“如今的黄泉河水皆是众生怨念汇聚,怨念汇聚成河,历时万年黄泉河水便会流到河流尽头,那时怨念消除,河水自也跟着消亡。不过每日也都有新的怨念诞生,因此河水滔滔,从无断绝。”

“众生死时多有不甘,多有怨念,但所谓的生死不改,海誓山盟大都不超过一万年便消融了!”

徐思远问道:“若有万年不消的怨念又当如何。”

阎王道:“那便会沉入河底,化作石头,若以石为枕,便可映照三生!”

阎王不说徐思远也知道这些石头肯定很少,再是放不下,过个百年千年也大都放下了!

除了巫族!

阎王把徐思远带到黄泉河尽头,这里的河水最是纯粹,用来淬剑效果最好。

阎王让徐思远要多少黄泉河水取多少就是。

徐思远捧起一捧河水,河水冰寒刺骨,指甲盖大小的一滴河水便比那三尺见方的石头还要重。

不过这里的河水不仅没有多少怨气,反而有种圣洁的气息。

徐思远取出得自慈航的宝瓶,这瓶可装天下之水。

宝瓶放在岸边自有黄泉河水落入瓶子,徐思远这时看着黄泉河边的一处荒野道:“不愿转世或者不愿认输?”

“都有吧!”阎王也看着那荒野道:“没了肉身我们其实也还想做巫。”

那处荒野看似空无一物,但徐思远却在那烟遮雾绕中看到了百万巫族之魂。

千万巫族战士从南而来,最终死伤过半,蚩尤愿巫族与人族血脉融合,便有巫族转生入人族。

但终究还有巫不愿转世。

阎王开口道:“若有一日我父归来,便可入地府招我巫族旧部。”

“旌旗一展,便是百万雄兵!”

王袍在身,已是阎王,但他蚩战最怀念的却似乎还是曾经跟随蚩尤作战的那段时光。

“为了巫族血脉传承,吾父不得不选择与人族融合,但我们都是战士,我们其实更愿死战到底!”

阎王缓缓道:“无头可再战,只余残魂自也可再战!”

徐思远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不够明智,但却也值得敬佩。

这时徐思远也已经收集够了河水,阎王又递给徐思远几块石头。

石头看起来很是普通,不过每块石头似乎都经过了岁月的雕琢,每块石头上都有时光的痕迹。

“这便是那三生石,这几块石头便送给道长了。”

三生石虽然稀少,但是对阎王来说又不算什么了。

徐思远收下石头后带着黄泉河水离开地府。

而在徐思远身后百万巫族皆低头而拜,总有巫族还记得徐思远曾为他们讲道。

百万巫族低头,拜道长,拜师尊!

徐思远没有回头,徐思远只是在心里叹道:汝等尊我为师,我却何时才能救你们这些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