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数神话附体 > 第十五章 【北侠—郭靖】模板

李三思,这可是李三思啊。

倘若黄家胆敢光明正大的欺压李三思,整个云州城不只有多少喜爱诗文之人会找他们拼命。

最可怕的是,云州城相传悬镜使上官明月对李三思推崇备至,要是.......

黄福一想到这里,浑身上下不由打了个冷颤。

他们黄家可不想被悬镜使盯上。

黄福小眼睛一转,心中顿时有了主意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痴情客,我们黄家遵纪守法,岂会欺压乡里,这车炭火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做生意讲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老东西愿意便宜卖给我们,就算是知府老爷来了,也管不着。”

“一车炭千斤重,区区半匹红绫岂当值?这不是强取豪夺是什么。”

李三思脸色一变,这小厮当真擅长把握人心,他知道自己不怕黄家,就转而威胁一个卖炭老翁。

“我们未曾强取豪夺,不过是买卖而已,大家不信便让卖炭翁自己说便是。”

黄福一口咬定,这只是买卖道。

这卖炭老翁久居云州城,黄家的恶名对于这卖炭老翁而言可谓是积威深厚。

这老翁断不敢为了一车炭而忤逆黄家的意思。

众人将目光投向老翁。

卖炭翁布满褶皱的脸上悲戚之色萦绕,对着李三思重重拜倒道:“老翁多谢李先生仗义直言,只是老翁一家六口人,经不起这般折腾,是老翁以半匹红绫的价格将半车炭卖出,还望李先生息怒,还望黄家公子高抬贵手。”

李三思长叹一声,连忙扶起老人道:“老先生年纪长我数十岁,如何能够跪我,这不是折我福寿吗。”

黄福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道:“李先生,我们黄家根本就没有强取豪夺,不过都是你情我愿而已,你却强行出手打死我们的马,还打伤我家公子,是何居心?”

李三思双目猛然一瞪,属于后天强者的气势迸发而出,顿时吓得黄福屁滚尿流道:“我.......我们黄家大人有大量,就不与你计较,少爷.......走.......走。”

黄福扶起黄应天,赶着牛车就跑。

一车炭火,连带一头老牛,何止半匹红绫。

卖炭翁老泪纵横,抱着半匹红绫痛哭流涕,踉跄着身体往回走去。

迎着漫天风雪,多少无助多少辛酸。

只听天地之间幽幽一声轻叹,仿佛有人低声浅唱。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

牛困人饥日已高,城北门外泥中歇。

翩翩两骑来是谁?城南黄家两小儿。

手持马鞭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南。

一车炭,千余斤,恶奴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

.......

一首《卖炭翁》道出多少百姓的辛酸。

守财双目一亮,将诗文默默记在心中,身为白占元的贴身小厮,敏锐的闻到了有利可图的气味。

【叮~】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恭喜宿主,领悟【北侠—郭靖】心境,解锁当前人物模板。

【姓名】:郭靖

【称号】:北侠

【修为】:先天初期

【武学】: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左右互搏之术、武穆遗书......

【人物经历】:曾为金刀驸马,后娶桃花岛主之女,一生驻守襄阳,抗衡蒙古大军。

“人物模板已解锁,是否选择附体?”

“附体~~~”

一股强大的意志瞬间融入李三思的身体之中。

李三思体内的力量瞬间暴涨,庞大的九阴真经内力填充进李三思的身体之中。

先天之气瞬间将后天修为的极寒易筋经内力吞并,形成强悍的先天罡气。

易筋经乃是佛教秘法、九阴真经也是道教真谛,二者力量相生相克,完美融合起来威力平添三分。

李三思突破先天修为,只在顷刻之间,一丝丝气息难免控制不住。

先天高手的威压顺势降临。

平地卷起飓风,宛若风怒席卷千堆雪逆上苍穹。

周围众人只觉得平地刮起一阵大风,一片风雪纷飞的场景,宛若是寒日风灾,顿时吓得众人做鸟兽散。

守财吓了一跳,连忙高呼道:“李先生息怒,这黄家作恶多端,自有天收,眼下还是数十万受到寒灾侵扰的百姓的性命要紧。”

守财话音落地,不消多时漫天风雪顷刻间崩溃。

“是我失态。”

片刻之后,李三思收敛气息,重新坐上马车。

守财这才长出一口气,驾着马车离去。

李三思终究是没有出手,并非害怕什么所谓的黄家。

而是一旦李三思出手,黄家奈何不得李三思,那这卖炭翁便倒了大霉。

然而李三思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黄家?

答案是肯定的。

守财不敢多做停留,驾着车迅速的向白府赶去。

李三思坐在马车之中,细细的体会先天的妙用。

诸多武学如同信手拈来一般,宛若下了数十年的苦功去钻研。

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左右互搏,诸多精妙的武学。

比之之前只会一个易筋经的游坦之强悍不知多少倍。

郭靖虽然资质有限,但是却奇遇不断,最终拥有高强的实力全是自身勤学苦练。

所以李三思附体了郭靖的模板,自然继承了其无比扎实的基础,直接弥补了之前游坦之的不足。

以降龙十八掌等众多上乘武学傍身,李三思自信即便是先天巅峰的高手来了,也能有一战之力。

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白府门前,守财引着李三思往府中走去。

白家身为云州城的大家族,很少会在自家宴请客人,除非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可见白占元对此事的重视。

而此刻,白家的议事厅内已经吵翻了天。

“白少爷,我们是商人,我们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往年要的不多,但是今年未免也太多了,开口就是十万两。”

“就是白少爷,我们也有一家老小要养活,我们的难我们的苦谁又知道。”

“不错,今年我们绝不会在平白的拿银子去救那些命贱的低等人。”

............

............

............

白占元脸色极其的难看,往年这些人虽说出的不多,但是多多少少都会意思一下,然而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