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数神话附体 > 第二十章 人屠寨

偏偏李三思这厮的脱硫煤作坊是为百姓谋福,几乎不赚钱,在民间声望很高。

更加离谱的是郡丞洪家,派了一批军队驻扎在北邙山,专门保护作坊生产脱硫煤。

和平时期军政分家,就算身为太守也无法插手当地军务。

更何况,暗地中还有一个悬镜使紧盯着他。

身为云州太守,堂堂正四品大员,居然不能在明面上为难一个人。

也正因为感受到掣肘,莫太守才会如此失态吧。

今夜月黑风高,寒风瑟瑟中,云州城的街道上行人稀疏。

而在这城中的某家院子中,一群人悄然会首。

“莫公子,如今那姓李的如日中天,整个云州城无不对他感恩戴德,咱们的生意损失惨重啊。”

“不错,可是这姓李的和临江楼攀上了关系,又和萧家、洪家、白家交好,甚至于悬镜使那小娘们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现在想杀也杀不得。”

“还有姓徐的,现在可是扬眉吐气,白家在城门口立了个牌坊,第四个名字就是他,现在走在街上别人都叫他徐大善人,真他娘刺耳。”

..........

.........

这一众云州世家已经恨李三思入骨,恨不得将李三思杀而后快,只是现在李三思已成气候,且不谈云州诸多世家跟着李三思名利双收。

就单单他后天武者的修为,恐怕在座诸多世家中,能够说有能力对付李三思的,也就是太守府和黄家。

黄应元默不作声,一首《卖炭翁》让他黄家彻底的陷入了风口浪尖之中。

现在黄家在云州城的名声可谓是臭名昭著。

身为黄家嫡传子弟,他自然恨李三思入骨,但莫问贤在,轮不到他说话。

莫问贤脸上冷厉一笑道:“杀自然要杀,但是不能由我们动手,更不能让上官明月抓住半点蛛丝马迹。”

黄应元双眼一亮道:“莫兄的意思是.........人屠寨的周人屠?可是人屠寨杀人收费不低,后天高手恐怕需要至少十万两银子。”

“哈哈哈,知我者黄兄是也,周人屠是绿林杀手,收钱办事,我想杀一个后天武者的钱和诸位未来的财路相比,各位应该能够做出抉择吧。”

莫问贤一双阴霾的三角眼死死的盯着在座的一众世家道。

黄应元一拍手应和道:“请人屠寨的杀手出手自然没问题,只是北邙山的矿场依旧存在,到时候李三思死了还请莫兄出面收回北邙山。”

莫问贤笑道:“这是当然,到时候李三思一死,收回矿产自然是名正言顺,到时候我莫家自然不会忘了各位的付出,矿场的收成各位自然能够分到。”

“好,莫兄当真爽气,既然如此联系人屠寨的事情我黄家去负责,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大幅。”

有黄应元和莫问贤在此一唱一和,在座众人想不答应也不行。

在承诺三天内凑齐十万两银子后,在座的世家大族也都纷纷起身告辞。

莫问贤看着众人离去,心中再也安奈不住对李三思的杀机。

“应元,这是三万两银子,你亲自跑一趟人屠寨,我要李三思明天就横死街头。”

莫问贤迫不及待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拍在桌上道。

黄应元双目一凝,收起桌上的银票道:“莫兄放心,我今夜就赶去人屠寨,请周人屠亲自出手,他李三思插翅难逃。”

莫问贤点了点头,亲自送黄应元离开太守府。

月渐东移

转眼已是午夜,云州城外的大山中却多出了一道独自穿梭的身影。

这身影在丛林之间来往纵横,轻车熟路,看样子也不像是第一次来。

不到三炷香的时间,人影穿过崎岖的森林山路,面前一片豁然开朗。

一座巨大的山寨矗立在黄应元的眼中。

人屠寨~~~

黄应元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高声道:“云州城黄家黄应元,深夜造访特来拜会周寨主。”

黄应元突然出声,顿时吓了门口站岗的几个小喽啰一跳,不过等看清黄应元的脸庞的时候,却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原来是黄公子,深夜来此有何贵干?”

守门喽啰道。

黄应元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塞在守门喽啰的手上道:“深夜造访自然有急事,还请通传周大当家的一声,感激不尽。”

守门喽啰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脸上笑容更甚道:“好说好说,大当家在招待客人,我这就去通传,请黄公子稍后。”

不消片刻的时间,小厮迅速返回道:“黄公子,大当家的友情。”

寨门打开,黄应元大步走入人屠寨。

人屠寨是整个云州绿林的总坛,但凡云州绿林,没有不拜会人屠寨的道理。

因此人屠寨中,囊括了整个云州所有穷凶极恶的凶徒,实力之强大,令人忌讳莫深。

此刻人屠寨的大厅之中歌舞升平,推杯换盏之间觥筹交错。

周人屠坐在首位,而其下是一名瘦弱的黑袍人,全身上下不漏一点肌肤,甚至无法判别男女。

黄应元大步走入其中,整个大厅顿时一静。

顷刻之间,黄应元只觉得十几道强横的气息锁定了他,这最少都是后天境界修为的高手。

黄应元额头不自觉的留下一滴冷汗,强自镇定道:“云州城黄家黄应元,拜见周大当家的。”

周人屠眯起双眼看着面前的黄应元,不过很快笑容乍现道:“原来是黄公子,不知道黄公子夙夜前来是有何贵干?”

黄应元从袖袍中拿出一叠银票道:“周大当家的快人快语,本公子也不拐弯抹角,今天来是想请周大当家的帮我杀个人,这三万两银子是个定金,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周人屠一挑眉头道:“什么人物,值得三万两银子的定金?”

他也不是傻瓜,人屠寨是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是个敛财的好工具,不能为了眼前的利益得罪不能得罪的人。

“周大当家放心,李三思不过是一个穷酸书生,只不过得了些奇遇,修行到后天的修为而已。”

黄应元故意的将李三思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省略道。

周人屠眉头一皱道:“李三思?莫非是近来风头正劲的痴情客,这可不太好办。”

黄应元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道:“周大当家一代豪杰,莫不是怕了李三思那个小儿,若是周大当家真的害怕,本公子再找别人就是了。”

放肆~~~

放肆~~~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