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霍先生婚姻无效 > 221、思楠,他需要你

贝佳突然停了下来。

庄思楠看着她。

她一脸惊恐,“不会是……霍总的爸爸跟叔叔的失踪有关吧。”

庄思楠笑的有些苦涩,“不知道。”

“这怎么可能?你跟霍总成了夫妻,又这么巧叔叔的失踪和霍总的爸爸有关。这剧本也不能是这样写的啊。太巧了。”贝佳觉得不可思议。

“谁知道呢?”庄思楠知道,这并不是巧合。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从叔叔的人际关系入手。既然跟霍总的爸爸扯上了关系,也可从霍总那里入手。实在是不行,那个姓莫的,应该知道些什么。不过冯姓……又是谁呢?”贝佳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整件事情,扑朔迷离。

庄思楠也想知道,那位姓冯的人,是谁。

“那你跟霍总说了吗?”

“当然没有。”

贝佳点点头,“确实不好说。”

庄思楠瞥了她一眼,倒还知道不好说。

“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叔叔的失踪跟霍总的父亲有关,你打算怎么做?”贝佳又抛了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庄思楠反问。

贝佳也很为难。

庄思楠不是没有想过,一个是自己血浓于水的父亲,一个是疼爱自己的丈夫。

最怕的,就是这两个对自己都很重要的人纠缠在一起。

还是那种不该有的纠缠。

“先不想这个了。首先得弄清楚,叔叔的失踪到底是不是霍总父亲造成的。等是的时候,再来看怎么做吧。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贝佳勾过她的肩膀,拍着她,“一切,都是有定数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在那里摆着的。”

庄思楠轻哼,“你倒是很会安慰人。”

“不然呢?”

“你赢了。”

……

夜里十点。

庄思楠躺在床上,身边空荡荡的。

他还没有回来。

电话没有一个,信息也没有。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发一条信息。

去了海边回来,忽然间,两个人之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

莫名其妙的,就变得淡薄了。

起床喝了杯水,又趟下。

眼皮有点重,楼下的声响惊了她。

重新睁开眼睛,听着动静。

是回来了吧。

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卧室门口有动静。

门把拧动,她以为下一秒他就进来了。

但……没有。

竖耳听着门口的脚步声,挪开了。我

她蹙眉,不进来?

下了床,走到门口贴着耳边听外面,好像去客房了。

呵,居然睡客房。

可以。

重新回到床上,拉着被子蒙头就睡了。

这一夜,睡的不太安稳。

……

次日一早,她下楼也不见人。

回头看了一眼楼上,还在睡吗?

做了早餐,上楼去敲门,“霍昀琛,起来吃早饭了。”

无人应答。

“霍总?”她边敲门边听着里面是否有动静。

一点动静都没。

人呢?

不会睡得这么沉才对。

她拧开门把,门开了。

走进去,“霍先生,吃……”

人呢?

床上,空无一人。

昨晚不是进的这间房?

她去把另外几间客房都开了,根本没有人。

昨晚是她出现了幻听?还是说他一早就出门了?

这人,怎么回事?

还是没有忍住,给他打了电话。

“喂。”电话刚响,就接听了。

沙哑的嗓音透着疲惫,低沉的语调听起来没有太多的情感。

庄思楠微愣了一下,以前他接她的电话,不会是这样的语调的。

“你,在哪里?”

“开会。”

“哦。”这么早就开会。

一时,拿着手机,居然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有事?”

庄思楠听着皱起了眉头,“没事。准备叫你吃早餐而已,看你不在,就打电话问问。你忙你的吧。挂了。”

她快速的结束了通话,拿着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看来,不止是她,连他也这么默契的跟她拉远了距离。

人就是这么奇怪,只要情绪不对,双方都能够感觉得到,自然而然的就变了。

她隐约知道他这样的变化是来自于哪里,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过,她不深究。

下楼吃了早餐,收拾了一下去了公司。

刚落座,贝佳就跑来了。

神色慌张,“你总算来了。”

“这么急,有什么事?”庄思楠很淡定。

“我们好几个项目泄露了资料,现在除了西木之外,还有好几家公司都在抢。”贝佳很急,“天还没有亮,霍总就召开了紧急会议。到现在,高层还在会议室没有出来。”

庄思楠愣着,资料泄露?

“除了建筑这一块,h集团其他产业也受到了影响,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一夜之间让h集团人仰马翻。”贝佳拧着眉,一直未曾松开过,“思楠,你说……思楠?”

贝佳在她面前摆手,“你在想什么呢?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庄思楠眼波流转,“听到了。”

“你说,是谁在搞h集团?”贝佳问。

“不知道。”庄思楠垂眸。

是啊,这么大的动静,谁知道是谁在背后做事?

要是真那么轻易的查到,霍昀琛就不会大清早的把人召集了紧急会议。

“这一次的损失一定很大。”贝佳感叹,“阿枫都急得上火了。刚才我看到他嘴这里,都长了一颗痘了。”

她的手指着下巴往上,跟下嘴唇靠中的位置。

庄思楠轻笑,“还故作不喜欢他,跟他隔着千里远的样子。人家哪里长了颗痘你都看得清楚,呵呵。口是心非的女人。”

“喂。”贝佳红了脸,“现在是关注这个的时候吗?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上去等着,等霍总开完了会出来就看到你。然后,你再好好的陪陪他。一下子损失了几十个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庄思楠抿着唇,低头。

“庄思楠,你这是几个意思?”贝佳走上前,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

一点也不急,还真是稳得住啊。

庄思楠抬眸,“已经发生的事情,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补救。补救不了,就只能认了。再重新来过。”

“认了?重新来过?”贝佳大惊,“你说的倒是轻巧。重来一次,得费多少心血啊。就算是重来,你也得去陪陪他啊。大出血一次,得多痛啊。”

“你是他最亲近的人,这种时候,你要在他身边给予他力量。”贝佳凑过去,“思楠,他需要你。”

庄思楠还算平静的心在她这句话过后,拨起了一阵颤栗,难以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贝佳说了这些话之后,她居然如此淡定,神色自若。

好似,忘记了她跟霍昀琛是一体的。

那句“他需要你”仿佛另一只无形却极有力量的将她那颗无处可安的心给拉了回来。

“你在发什么呆?”贝佳很急,“起来啊。”

庄思楠在她的催促下,缓缓起身。

她的迟疑,被贝佳理解成了玩笑后的沉重。

毕竟损失了那么多钱财,谁都会心痛。

“钱乃身外之物。更何况,经商就是这样的,充满了竞争。有得有失,人之常情。只要人平安无事,夫妻和睦,感情深厚,一起携手共同面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更何况,还有这么多朋友挺你们呢。”

贝佳拉着她的手,开导宽慰着,“再说了,又不是全盘皆输。只是几个项目而已,损失点钱而已。以霍总的实力,他要翻盘指点江山,那是分分钟的事。要相信他,嗯?”

庄思楠走出办公室,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工作,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到了顶层,跟楼下办公室比,天壤之别。

这么大一层楼,安静的不向话。

“你去会议室看一眼,h集团在华国分公司的所有高层都来了。气压极低,我都不敢进去。”

贝佳深呼吸,看着那边一阵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庄思楠往那边挪了一点,隐约能够看到满满一办公室的人。

这么多人都来了,说明事态的严重性不可估量。

她没有去总裁办公室。

“你去我那做什么?你应该去霍总的办公室等他。”贝佳把她往外推,“不然,我干嘛要叫你上来?”

“……”庄思楠没法,只能被她推进了总裁办公室。

“你乖乖在这里等着。记住,霍总需要你。”贝佳说完,把门给关上了。

庄思楠无语。

她坐在沙发上,盯着某一处,发呆。

明明很多事情可以想,偏偏脑子里什么也捕捉不到了。

一呆,便呆到了他们会议结束。

门被推开。

原本的说话声一下子停了。

庄思楠抬眸,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不单单只是霍昀琛,身后还有好几个人。

看到办公室里的人,众人皆是意外。

“那个……霍总,我是送文件上来的。”庄思楠立刻站起来,说这话都有些虚,“我走了。”

她弯着腰,就打算溜。

“等一下。”霍昀琛开口。

庄思楠立刻刹住脚步,微微一笑,“霍总,您还有什么吩咐?”她低眉顺眼,做足了小职员在大老板面前的卑微姿态。”

霍昀琛眸光微沉,“留下来。”

“啊?”庄思楠愣了,“我留下来,不好吧。看各位老总好像有事要谈,我……”

霍昀琛从她身边走过,“在一边坐好。”

“……”

庄思楠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把她留在这里?

其他人也不明白,为什么大老板要把这个女人留下?

留下来的人,都是华国几个大区的负责人。

他们看了一眼庄思楠,庄思楠则垂下了眼皮,不跟他们对上眼。

“霍总,关于这次内部机密泄露,而且部分合作名单还流了出去,这简直就是h集团五年来最大的危机了。所以,我提议,做内部调查,找出这次问题出现在在哪里。要责任到人。”

“几个正要洽谈的合作一下子就被搁置了,还被对手从中掺和,把价钱压到最底,完全打乱了市场。损失惨重。”

“一定是有人出卖了公司,这个人还得是在总部高层,能够接触到这些机密的人。”

“对。一定是。”

“……”

每个人,都义愤填膺,恨不得把那人找出来,当场撕碎。

庄思楠原本有些局促的坐在一旁,现在听着听着,就淡定了。

她垂眸不语,听着这些人继续说着他们心中的愤怒。

跟她一样一直没有开口的,还有霍昀琛,

他一直坐在皮椅里,仿佛隔绝了所有的声音,自己沉浸在别人不能靠近的世界里。

等他们叽叽喳喳说得差不多,都停了下来,他才看向他们。

“手上在做的项目好好做完,被别人拦截走的就算了。另外,也不用再去谈合作。公司能运营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霍昀琛很冷静,平淡。

就像在跟一帮朋友聊天,简简单单,轻轻松松。

“什么?”果然,话音一落,就有人跳起来了。

“霍总,您没有说笑吧。这是什么话?我们现在已经这样了,难道不该努力一点,把损失拉回来吗?”

“是啊。现在的形势确实是不好,但不能因为现在的损失,就放弃所有啊。”

“对对。”

“说的没错。”

“……”

庄思楠不知道霍昀琛在想什么,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

难不成,他是受到了打击?

不会的。

这点打击算什么?五年前的事,对于他来说才是人生中最艰难的坎。

但那个坎,他跨过去了。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搞不懂他在干什么。

等那帮人念叨完,霍昀琛才又缓缓开口,“你们,随便怎么做。”

众人又是一惊。

庄思楠更是蹙起了眉头。

“好了,各自散了吧。”霍昀琛下了最后的命令,语气里明显透着不耐烦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脾气,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叹息着走了。

等人都走了,庄思楠才看向霍昀琛,“你,怎么了?”

霍昀琛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那眼神,很深沉,里面还夹着一抹犀利直射向她,仿佛要将她看透。

面对这样的眼神,庄思楠有些招架不住,太钻心了。

提了一口气在喉咙,略有些不安的问他,“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