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巫之王 第二章 下马威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17 19:42:22字数:3437
  微胖少年档案中的名字,仅仅有着一个字:石。

  年幼时体弱多病,少训所的保育阿姨为了便于称呼就叫他小石头,虽然这样的称呼不符合少训所的规定,但也就这样被叫开了,顶多在他年龄稍大时将前面的‘小’字给去掉而已。

  石头对于自己的名字从小时候起就很是纠结,因为被从联邦送到各地的少年们在没有恢复原本的姓氏之前,都有着两个以上的字作为少年时期的名字,所以只有一个‘石’字为名的他在年幼时,也就收获到了许多的嘲笑和讥讽。

  当然,等石头稍大了些之后,倔强的个性和骨子里的狠厉,令他决定用拳头来堵住那些嘲笑、讥讽者的嘴,即便在初期经常为此而被揍的鼻青脸肿,但随着他打架次数的增多,体能的逐渐增强,最终即便是在保育员的面前,也没有谁再敢拿他的名字来嘲笑和讥讽,也就让‘石头’这个称呼被自然而然的确立下来。

  但随着他在少训所的学习,石头对于自己这个单字名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强烈了。

  因为将单独一个字作为名的现象,竟然却是没有谁知晓其中的原因,就连他所能够查找到的有所有资料之中,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和说明,令他不得不接受现实,将疑问藏在了心底。

  当然,对于微胖少年石头来说,最为令他觉得自己需要查清楚的问题,还是由于在他的身份编号之后,有着一个“原生种”的特别备注!

  他明白,自己就是因为这个‘特别备注’的存在,才会令他在少训所承受了比其他少年更多、更为严苛的训练,甚至因为那些特殊的训练而长期处于崩溃的边缘!

  只要回想起那持续了四年的‘特别’训练,无论是从他的身体上来说,还是从他的心理层面上来讲,他都会本能的感觉到恐惧,因为那种‘特殊’训练根本就是虐待!

  这令他觉得所承受的一切都存在着问题,因为那绝对不符合联邦所宣扬的‘平等和公正’原则,所以他不服!

  说不清这样的心理是怎样产生的,又如何在他那幼小心灵之中根植而无法被磨灭,并且因此而令他的行为方式产生了何种的变化,可是他知道那些‘特殊’的训练方式,令他跟同伴们在许多方面,都存在着迥然的差距。

  作为一个从幼年时就知晓并被灌输“平等和公正”原则的未来联邦公民,石头在知晓了这个“原生种”备注给自己所带来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他有过迷茫,有过绝望,甚至有过自暴自弃!

  那段时间的逆反和抵抗,自然令他成为了所有少训所保育员们头疼和厌恶、进而针对的目标,甚至因此差一点他就被少训所放弃培养丧失联邦的公民权!

  幸好少训所的老院长察觉到了他知晓了自己有着“原生种”的这个备注,所以老院长似乎是违背了一些特殊的原则,将本不该让他知晓的隐秘在他成年之前便了解到了一部分。

  所以,不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对老院长善意的回馈,他最终还是以第十七少训所综合成绩第一的身份,主动要求来到了这里。

  虽然他拥有着选择进入其他训练营的权力,但就是因为老院长所猜测的某些可能,令他想要在成年前就解开这些疑问,就唯有进入巴士底训练营!

  只有在这里毕业时能够跻身于最优秀者的行列,他才有机会在成年前获取一次申请进入资料库查找的机会,有可能将已经湮灭在联邦历史中的隐秘,逐一的揭开!

  想到这里的微胖少年,略微有些走神。

  站在其身侧的那精瘦少年,因为清楚石头来到这里的原因,他在听到‘原生种’的时候也是神情一振,当即便转过脸来将欣喜的目光投注过来。

  可是随着李正民士官长的咆哮之声的延续,早就已经那个忍耐不住的精瘦少年不由得悄声嘟囔道。“石头,我们还需要忍受多久呀……”

  被称之为石头的微胖少年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只不过他紧贴在身侧的左手却是赶紧摇了摇,显然在提醒违规的精瘦少年噤声。

  可惜精瘦少年没有注意到微胖少年石头的提醒,因此神情间越加显得难耐,但不等这精瘦少年再次开口,本应该位于队列东侧的李正民却是徒然出现在了队列的西南侧,冲着队列之中依然保持着严苛军姿的少年们咆哮起来:“是谁说的?是谁说的?是哪个油腔滑调的杂碎在这里自找死路?”

  暴虐的咆哮声令忙碌着的医护人员们愕然,几个神情凶戾的宪兵也冲了过来,站在李正民的身后用阴鸷目光扫视着这一片的少年们,令气氛徒然凝滞而沉重了起来。

  被吓得脸色煞白的精瘦少年嘴唇颤动着,到了此刻他才突然想到在离开少训所之前,所有少年们所看到的那份属于这里的严苛而冷酷的各种军规和条例,知道糟了的精瘦少年懊恼且恐惧到了极点,但还是立刻便想要出声承认他所犯下的错误。

  可是脸色骤然转黑的李正民士官长却是猛然间瞪起了眼,迅速充血的眼瞳显得赤红,一股无形的莫名压力便出现在了精瘦少年的身周,令他犹如是遭受了某种打击一般,闷哼了一声之后便无法动弹,骇然之下只好将求援的目光投向身侧的那微胖少年,本能的想要祈求他的援助!

  “没有人吗?难道刚才是某个巫师手下的血族亲王在说话?真他妈的厉害!我要让你们以后听到我的声音就吓得浑身颤抖、吓得尿裤子……”

  被莫名压力所笼罩的精瘦少年无法承受身周的压力,瞳孔骤然放大竟是一声不吭的晕了过去,整个身体诡异的向着那名为石头的微胖少年直挺挺的撞去,令深感不解的微胖少年只好本能的伸手将他扶住。

  看到这一幕的李正民士官长越加暴怒,之前加诸于那精瘦少年的莫名压力瞬间全部出现在名为石头的微胖少年身周,他一步便跨越了数米的距离出现在微胖少年的面前,怒吼了起来。“谁允许你未经同意就扶他的!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可以动弹的!回答我……”

  源自于李正民士官长的无形而庞然的压力,令微胖少年的身形猛然间向下一沉,但当微胖少年在听到李正民士官长最后那句话时,他条件反射般当即便开口道。“报告士官长!‘全力维护身边战友的安全’乃是‘士兵守则’的第一铁律!其重要程度凌驾于其他条例之上!因此我有必要在他倒地之前出手,杜绝他遭受二次伤害的可能……”

  微胖少年的话语速极快,对于军规也是熟悉到了极点。

  虽然石头惊奇于身周这种莫名的压力,但他自身强悍的体能倒是令他对这种压力有着一定的承受力,只不过他因为干渴而变得干涩的嗓音,令他的回答显得气势不足。

  但是,微胖少年石头的这般表现对于站在队列之外的那些宪兵们来说,却根本就无法理解,因为士官长的能力在巴士底训练营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强悍,因此宪兵们神情中的愕然也就取代了之前他们所竭力想要表现出来的凶戾,令他们的表情显得很是滑稽。

  微胖少年石头的答复,也令李正民士官长神情一滞,自认为在少年们面前本该享有唯一话语权的士官长觉得其权威正遭受着挑战,并且其自身的特殊能力竟然没有能够令这微胖少年尝到苦头,这就更加的令他不解,所以他觉得情况正在向不可控的方向在发展。

  因此李正民士官长深吸了口气之后,便挥手指着操练场北侧那座山咆哮道。“好!很好!非常好!既然你认为身边的战友需要进行优先保护,那么你就带着他一起去完成百公里的负重跑!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才可以回营休息!”

  教官手指的方向,是操练场正北方一条呈‘之’字型通往那山顶的山路。

  没有任何犹豫的微胖少年立刻便将身侧的两个行囊背起,然后便将晕厥的精瘦少年扛在了肩上,认真的向李正民士官长致礼,这才一声不吭的略微伏低身体冲了出去。

  崎岖的山路,加上那‘百公里负重跑’的要求,令操练场上明白这样的体罚方式意味着什么的少年们无不色变,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随着那微胖少年的背影,看着他冲出了营地。

  等着微胖少年发出质疑的李正民士官长,此刻越加恼怒,虽然操练场上的少年们依然保持着静默,但感受到了浓重对立情绪在堆积的李正民士官长,在看到那微胖少年即将出现在山腰平台时,这才回到了那旗杆之下,冲着剩余少年们呼吼起来。

  “你们这些蠢货全部都听清楚了!你们需要跟那蠢货一样进行百公里的负重跑!记住!前五十名将会得到嘉奖,但最后回营的那五十个,会享受到最为严酷的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