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巫之王 第二十八章 营房之内

作者:辛老五书名:猎巫之王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17 19:42:30字数:3697
  想不明白为何自己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凝结出气旋,所以石头生平第二次失眠了。

  以石头那有些执拗的性格而言,越是他想明白的事情,他就越想要搞个明白,有时候甚至会因此而耿耿于怀很久。

  因此虽然他在归营之后便躺在了床上,在熄灯号吹响时也闭上了双眼,但他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睡意。

  所以,隔壁三号营房里瘦猴发出了惊呼时,以他那异于常人的敏锐感觉而言,刚刚进入浅睡的石头也就立刻惊醒过来。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是花蛇带着人闯进了三号营房,因为这样的猜测实在是有些过于离奇,按照巴士底训练营的营规来说,别说是发生夜闯营舍的事件了,就算是半夜里营舍内出现了稍大些的喧嚣之声,都是会立刻招来巡营士兵们的检查,以及随之而来的惩罚的。

  因此在第一时间,清醒过来的石头所想到的就是,显然是瘦猴做了什么噩梦,令他在夜深人静的此刻发出了惊呼,相信他就会被巡营士兵拎出去狠狠收拾一顿了。

  跟瘦猴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但在他身上发生这样的问题石头也是爱莫能助的,但惊醒之后他也没了睡意,侧起耳朵仔细的倾听起来,默默的计算起了时间,看巡营士兵们做出反应还需要多久。

  但预想之中巡营士兵的开门之声,并没有出现。

  本以为瘦猴是逃过一劫的石头的刚松了口气,但紧跟着他便警觉了起来。

  不对!

  这情况不对头!

  寻营士兵的警觉和严苛,是绝对不应该没有听到那一声惊呼的,更不可能主观上出现如此程度的疏漏。

  隔着一个营房的他都能够听到那声惊叫,以营房大门一侧墙壁的隔音效果来说,只要巡营士兵处于正常的巡视状态,那就绝对不可能无视这样的响声。

  瘦猴出事了。

  既然惊呼声已经消失,那么瘦猴的遭遇可想而知,原因自然也是可以大略猜到的,只是之后将会发生些什么,石头一时间还没有想到。

  因为他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也没有具备看穿隔墙的透视眼,所以也就不可能萌发出去查看瘦猴状况的念头。

  可是当二号营房的墙壁徒然倒塌下来时,侧着头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的石头便瞪大了眼,在榔头闯进营房的那一刻他便一跃而起,借着营房里的昏暗夜灯的晕光,看到了榔头手中那断折了的锤柄,以及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少年。

  情势明了,无需浪费脑细胞继续猜测下去的石头,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去惊讶。

  在榔头手中锤柄被丢弃的同时,跃下床来的石头立刻将他床铺旁的窗帘撩起一角,见营房之外竟然没有巡视的士兵之后,他便转身冲向了盥洗室。

  营房内夜灯的昏暗,自然不会让早有准备的榔头等人错失目标,呈品字型的队伍此时刚刚越过了两排床铺,察觉到石头企图的那两名作为辅助的少年便立刻改变了追铺的路径,他们二人从床铺间的过道绕了过去,抢在榔头的前面抵达盥洗室的门口,紧随在石头的身后追了进去。

  嘭的一声。

  最先冲进盥洗室的那少年刚一进门,便迎上了石头的一记重腿,他来不及反应便被踹了出来,蹬蹬蹬的倒退着撞在了同伴的身上,两个少年都失去了平衡,砸中了一张床铺滚成了一团。

  从中央过道冲过来的榔头,倒是因为盥洗室的大门被让出来而没有遭受到阻碍,他本来就没有想过需要依赖这两个少年的辅助,因此看都不看的就闯了进去。

  嘭嘭嘭!

  一连串拳脚相交的爆响声在盥洗室中响起,跟着便是一声压抑着的痛呼,随着半个洗脸池一起飞出来的榔头狼狈倒在了地上,抱着怀中那被砸烂的洗脸池一起,滑出去足有三四米之远。

  最先被踹飞出来的那少年跟他的同伴已经爬起,见此愣了一下,只不过从三号营房里涌进来的其他同伴已经赶到,两少年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惧意,但又不甘心在同伴们的面前露怯,因此相互对望了一眼鼓起了劲,神情转厉冲进了那盥洗室。

  已然将榔头击退的石头此时却是正好冲了出来,见两少年迎面而来不由得咧嘴一笑,身体猛然间一停待两少年接近那门框,他向前突出了米许后身体猛然间扭转,一击鞭腿便抽了过去。

  在第二少训所学习过合击之术的两少年,左侧少年的双臂交叉护在身前向前继续猛冲,而右侧少年则是重重一跺跃起后右腿猛然踢出,想要配合其同伴逼迫石头收腿后退。

  可是身体侧转过来的石头,那一记鞭腿却是先将采取守势的少年蹬飞,同时竖起的右臂分毫不差的挡住了那少年的右腿,其左手闪电般的掐住了他的脚踝,身体再一次的旋转了半圈后,自身的力量加上那少年跃起的力道一起,竟是将这少年狠狠的抛进了盥洗室!

  被一记鞭腿抽飞的少年,撞进了盥洗室之外的少年们中,将想要帮忙的同伴们撞了个人仰马翻。

  而被石头单手拽住脚踝抛进盥洗室的少年,则是重重的撞在了洗脸池上,嘭的一声之后脑门撞在了墙上当场便晕厥了过去,躯体下落砸烂洗脸池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身上的哪个部位被破碎的瓷片划破,趴在地上后瞬息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之前被石头用洗脸池砸出去的榔头,见此脸色也变了,双眼赤红状若疯虎般的嘴里发出着呵呵之声,攥紧了拳头便扑了上来,将准备冲出盥洗室的石头堵在了门口。

  之前已经试出了其力量大小的石头,此刻也不准备退进盥洗室了,他身体放低就在门前跟榔头展开了对攻。

  在少训所掌握的军体术,彼此之间应该说是相当熟悉的。

  可是有着四年特训经历的石头,却拥有着远超对方的敏锐观察力,看起来身高虽然不如榔头有些吃亏,但实际上他在就势伏低后所会遭受的攻击面积,却是小了许多。

  因此在跟榔头对攻了片刻之后,只见他避过榔头的左拳后那一记右勾拳便顺势上挑,命中了其下颌的同时身体顺势侧转,将左肩抬起完全承受了榔头的一记重拳的同时,不退反进的石头加速向前突进,他缩回来的左手肘部狠狠的撞在榔头的胸口,跟着便低头用其右手反绕过脖颈,一把便拽住了榔头的衣领,身体紧贴在其怀中将榔头顶住,右手猛然间发力,便是一个标准的过肩摔!

  连续被击中的榔头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右腿被石头顺势一勾整个身体便彻底丧失了平衡,便犹如是一个麻袋般被揪着越过了石头的肩膀,骇然之中发出了徒劳的一声怒吼,可是躯体在空中已经无力可借,竟是被随着石头的弯腰被狠狠的拍在了地板上。

  嘭的一声闷响!

  结结实实砸在地上的榔头当即便懵了。

  但顺势侧压在榔头身上的石头,又怎么可能会再给他机会反击,挥出的左拳重重的砸在他的太阳穴上,将榔头当场击晕。

  短短数十秒间的对攻,石头以承受了其一记重拳的代价便将榔头彻底击倒,这令盥洗室外那几个还没有能够上前与其接触的少年不由得大惊失色。

  处于最前方的那一组少年,咬着牙迎了上来,一左一右想要展开夹击。

  不知道后面还需要面对多少敌人的石头,此刻已经不愿意再拖延时间,他没有才去任何的减速,便一头撞进了包围圈。

  石头横在胸前的左臂抵住了一少年的拳头,左脚飞起踹在了其下腹,将其踹飞撞在了旁边的床铺上,而另外那少年的脚背则是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脖颈,令他一个趔趄歪倒下去。

  一击而中的这少年大喜,脚一沾地便准备再次起跳。

  但右手在地上一撑的石头,却是腰部猛然间一扭,右脚自下而上蹬在了其胸腹之间,将刚刚跃起的这少年远远的蹬飞,惨叫着撞在了一张床铺的护栏,嘭的一声将那床铺砸烂!

  位于后方的那两族少年,见石头如此的悍勇不由得心中发寒,再见他起身之后似乎没有遭受到重创,不由得向后散去,忙不迭的后撤准备抵挡。

  没准备理会这几个小脚色的石头,直接冲向了那守在隔墙处的花蛇修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