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英雄杀 正文 第六十章 目无尊长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4 17:54:59字数:3927
  郑杳说话间,眼眸之中就多出了一些的泪痕,他哭泣的道:“先父见背才一年,我家就被欺负成这样,我相信太上长老一定会给我们做主的。”

  郑庸强看着说哭就哭的郑杳,心中暗道这家伙比他爹,好似要阴毒多了,我和他打交道的时候,有便宜虽然不能不占,却也要多长一个心眼。

  就在郑庸强去告状的时候,郑家的家主郑中望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郑中望虽然是家主,但是他的消息来源,好似还没有两位长老来的迅速。

  在得到消息之后,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就闭目坐在蒲团上继续调息运功。

  只是等着那报信的人走了之后,他的脸上这才多出来一丝的笑意:“狗咬狗,一嘴毛,你们就好好的咬吧!”

  “不过郑鸣那个混小子,看来是空有匹夫之勇,这一次被郑杳抓住把柄,就算是不死,他也要掉一层皮。”

  “嘿嘿,说不得到时候,我要帮一帮他!”

  “只不过在帮他的时候,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为我所用。”

  一刻钟之后,郑中望就接到了下属的禀报,说太上长老让他去宗堂一趟。

  宗堂位于晴川县城的正中心,也是郑家最重要的地方,历任郑家的太上长老,都在这宗堂坐镇。

  郑中望来到宗堂内的时候,就见须发皆白的太上长老正面露寒霜的坐在太师椅上,在他的坐下,郑杳正跪在地上,请求太上长老为了郑家的安宁,免去他三长老的位置,让他做一个普通的郑家族人。

  这一招,以退为进!

  郑中望虽然一眼就看出了郑杳的目的,却也不得不承认,郑杳这手段用的好。

  在这个时候,用这一手,基本上就能够让太上长老站在他这一边。更何况那太上长老,本来就偏向他们。

  “中望,你听说了没有?”太上长老在郑中望走进来之后,就没头没脸的问道。

  郑中望自然知道太上长老问的是什么,所以他很直接的道:“禀告太上,我也是刚刚听到消息,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

  说到此处,郑中望没有接着说下去,他这是在给自己接下来如何说打埋伏,更是等着太上长老表态。

  太上长老冷哼一声道:“真是无法无天,仗着给我郑家有些贡献,竟然敢随意将人吊在旗杆上,更敢随意的口出狂言,要是不管教一番,哼哼!”

  就在这时候,做了大长老的郑庸恩走了进来,他向太上长老行礼道:“太上,年轻的孩子,做事全凭一腔的热血,我看您也不用为这事发急,伤了身体。”

  “等一下,我就将那混小子拿过来,好好的教训一顿,让他知道一下家有家规,族有族法!”

  太上长老不等郑庸恩说完,就冷哼一声道:“年少轻狂,这已经不是年少轻狂了!”

  “这是目无尊长!”

  目无尊长四个字从太上长老的口中吐出,顿时让四周一静,郑庸恩的心中暗暗叫苦,目无尊长可是比年少轻狂重多了,受到的惩处,要要厉害得多。

  郑鸣这小子,平时也不傻,怎么今日,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他应该知道,太上长老,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

  心中念头闪动的大长老,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而跪在一边的郑杳,心中却是得意至极。

  虽然他知道这一次要不了郑鸣的命,却能够给郑鸣一个巨大的教训。而一旦郑鸣的惩罚下来的话,那么他以后就再难以和自己的儿子争锋。

  自己的儿子郑谨斌郑家年青一代第一人的位置,也就会坐稳。

  “走,咱们去城门口看看,我现在就要将郑谨泷从旗杆上救下来,我看他敢不敢将我这老朽,也吊在旗杆上。”

  太上长老说话间,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踏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大长老想要劝,但是最终没有张开嘴,他朝着作为家主的郑中望投出了求救的目光,而郑中望却给他来了一个目不斜视,很显然,郑中望也不准备介入到这件事情。

  太上长老带着宗主一行人走出宗祠,这对于郑家,对于整个晴川县,都是一个巨大的震动。

  更何况,就在一刻钟之前,郑鸣就将郑谨泷直接吊在了城门的旗杆上,两件事情很自然的让人联系在一起,不少人都觉得,一场风雨要来了!

  狮子楼,晴川县最好的酒楼!

  此时虽然还没有到饭点,但是狮子楼中,已经坐了七成座,而郑鸣等人,就坐在狮子楼的最高层。

  这狮子楼位于晴川县城的十字街口,坐在狮子楼上,可以俯视整个晴川县城。

  郑惊人将替郑鸣等人接风的宴席设在这里,是相当有诚意的,毕竟这里除了味道好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价格贵。

  在外面只能卖一两银子的菜,到了这里,那绝对是十两银子,所以相当的贵。

  一大桌子菜,都已经摆在了郑鸣他们面前,但是无论是郑惊人这个主人,还是郑亨郑金他们,都没有心思吃饭。

  唯有郑鸣,正筷子翻动,大口吃肉,大口的喝酒!

  一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快步的跑到郑惊人的身边,低声的在郑惊人的耳边嘀咕了两句。

  郑惊人那一大一小的眼睛,顿时睁大了几分,随即怒道:“这个老东西!”

  那鬼鬼祟祟的男子快速的朝着郑惊人摇手,意思是不要让郑惊人再说下去。从男子的脸上,可以看出,男子对于郑惊人口中的老东西,是相当的顾忌!

  “怎么了?”郑亨也有点坐不住的朝着郑惊人问道。

  郑惊人砸吧了一下嘴道:“奶奶的,郑杳这家伙到太上长老那里跪哭,太上长老要亲自将郑谨泷那小子给放了。”

  说到这里,郑惊人两个眼睛眨了一下道:“鸣少,这饭咱们下一次再吃,你快点带着亨哥离开晴川县,给他来一个不见面,等这件事情缓缓,再让我爷爷给你求求情。”

  郑亨没有在说话,只不过他看向郑鸣的目光,却代表着他极其赞成这个主意。

  郑金更是从座位上直接跪在地上道:“还请公子立即离去,这里的事情,由小的们在此处理。”

  “你们在这里处理,你们怎么处理?留下让他们泄愤吗?”郑鸣似笑非笑的朝着郑金等人看了一眼,随即骂道:“都给我滚起来,少爷我今日既然做了这件事情,就没有准备就这么算了。”

  郑惊人的两个眼睛顿时睁大了不少,他心说自己已经胆子够大了,这位的胆子好似比自己都大。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他还不准备算完!

  莫非鸣哥这次过来,还带着什么后手不成。

  就在郑惊人思索的时候,陡然就听有人喊道:“快看啊,太上长老他们来了!”

  伴随着这一声大喊,不少人的目光,都朝着酒楼外面看去,就见须发洁白的太上长老,在郑中望,大长老等人的陪伴下,气势汹汹的走了出来。

  如此多人陪伴着太上长老出来,自然不会是为了抖威风,不少明白原因的人,都开实替郑鸣担心。

  年轻人,实在是太乱来了,这一次,看来是得不了好,太上长老震怒啊!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猜测郑鸣将要受到什么样的惩处,虽然以他为郑家立下的功劳,绝对不会因为这么一闹而丢了性命,但是惩罚也轻不了。

  毕竟太上长老亲自出来处理这件事情!

  震怒的太上长老,绝对不会高高举起,轻轻的放下。

  就在人们猜测着究竟是挨板子,还是惩罚性的直接吊在旗杆上的时候,就见一道身影,陡然从狮子楼上空跃下,朝着太上长老直冲了过去。

  ps:今天依旧是早发,呼呼,好似要下新书榜了,呜呜,有些不舍啊,求票票,求收藏,求兄弟们支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