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英雄杀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不敬师长

作者:宝石猫书名:随身英雄杀 类别:玄幻魔法更新时间:2016/02/24 17:55:05字数:4571
  粗壮少年的脸,这一刻已经涨的通红,他正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正要将那个可恶的乡巴佬轰出去,从而人前显圣,鳌里夺尊的时候,他那轰出去的手臂,却被人给抓住了。

  抓住他手臂的,同样是一个少年。

  一个看上去比他年龄还要小的少年,只不过这少年的目光,却让他感到了一丝的畏惧。

  粗壮少年的自尊心,被重重的刺痛了一下,他竟然对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少年起了畏惧之心,这是不可原谅的。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放下你的爪子,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这句威胁的话,粗壮少年就看到眼前的少年笑了,这眼前的少年笑的很灿烂,可是这笑容却让粗壮少年感到有点胆寒。

  “你说你对我不客气,是这样不客气嘛?”郑鸣的手臂陡然用劲,九条内劲汇聚在混元铁臂之上,刹那间,骨头碎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声音并不是有太多人听到,毕竟不是太响,而四周的打斗,声音也太大了点。

  但是随即,就好似杀猪一般的喊声,却在人群之中响了起来。粗壮少年虽然自诩是硬汉,但是那骨头被捏碎的疼痛,让他忘了一切,吼声也格外的凄厉。

  一时间,这叫声让不少人交手都停了下来。

  “通玄哥,是通玄哥!”

  “那小子,你把通玄哥怎么了?你……你这次惹上大事了!”少年们手指着郑鸣,声音之中充斥着愤怒。

  郑鸣看着已经疼痛的跪在了地上的粗壮少年,冷哼了一声,随机一脚将那少年踢翻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冷冷的朝着那朝着他大喝的少年看去,一时间那些对他大声喝骂的少年,都吓得闭上了嘴巴。

  “你们给我,一个个都从狗洞里钻进去。”郑鸣朝着那狗洞一指,不容置疑的说道。

  让人从狗洞里钻进去,虽然是这群少年做出的事情,但是让他们自己钻狗洞,他们自然不肯。

  可是郑鸣一下子将他们领头的人制服,让他们一时间,难以兴起和郑鸣敌对的心思。

  一双双的目光,就朝着那穿着玉色长袍的男子看去。玉色长袍的男子眉头动了一下,随机就朝着郑鸣喝道:“敢于在我府武院伤人,真是胆大包天,立即给我跪下,不然我割了你府武院入学的资格。”

  男子的话,说的威风凛凛,和他刚才冷漠拒绝郑亨要求的时候,显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郑鸣漫步朝着男子走了一步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乃府学院副教谕钟玟伯,你记清楚了!”男子说话间,俯视着郑鸣道:“府学院的风纪,都是由我查处,你想要违抗师命不成?”

  钟玟伯的开口,让那些已经被郑鸣吓破胆的少年,一下子变的活跃了起来:“敢于忤逆师长,按照府武院的规定,一定要很打五十鞭子!”

  “让他跪下受罚,赶在钟教谕面前撒野,还真是反了他了。”

  “打了通玄哥,他以为他是谁,这府学院,他是上不成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之中,钟玟伯脸上的得意也多了几分,他朝着几个跃跃欲试的少年一挥手道:“你等去准备好水火刑棍,今日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规矩的孽障。”

  “钟教谕,你刚才说了,我们这些人没有进入府武院,所以无论我们做什么,你都不管!”

  郑亨站出来,目视着钟教谕,声音带着怒火的道:“现在,莫非你要出尔反尔不成?”

  郑亨的声音很大,在他说话的刹那,那几个和他一起报名,一起被鹿灵府世家子弟殴打的少年,也跟着大声的道:“这是拉偏架,我们不服!”

  “我们不服,你作为教谕,不能够这样做!”

  钟玟伯冷哼一声,手指着郑亨等人道:“尔等给我听好了,谁如果在多说一句,我立即取消了他的入学资格!”

  “在这里,你们没有权利去质疑我的决定,你们能够做的,唯有服从!”

  “还不给我跪下!”这句话,是说给郑鸣的!

  钟玟伯看着眼前一个个愤怒不已的少年,心中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得意。

  你们不服气又怎么样?你们不舒服又如何,我是这里的副教谕,我的话,你们就要听。

  别以为你们在下面自己家的地盘上可以横行霸道,来到这里,就要听我的。

  对于这些来自下面县里九品家族的学生,钟玟伯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他更愿意巴结鹿灵府的各大家族,特别是那领头粗壮少年金通玄所在的金家,更是他一心巴结的对象。

  之所以如此巴结金家,不但是因为金家是鹿灵府最强的八品家族,更因为金家的家主,乃是府武院的院长。

  巴结好金家,不但可以给他带来更多的修炼资源,更能够让他在府学院的地位直线上升。

  就在他想着怎么处理这个胆敢将金通玄给捏断胳膊的少年时,就听一个人骂道:“跪尼玛!”

  伴随着这句话,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他冲来,那身影还没有来到他的近前,一个偌大的拳头,就朝着他轰了过来。

  对自己动手,这年轻人,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一时间,钟玟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那越来越接近的拳头,却告诉他,这都是真的。

  虽然只是在半年前突破了九品,现而今只是九品初期的钟玟伯,一点都看不起那些没有突破九品的武者。

  在突破了九品之后,他甚至认为,只有九品之后的武者,才是真正的武者。

  那些十三品到十品的人,根本就不能称为武者。让他们也称为武者,简直就是侮辱武者这两个字。

  虽然少年的拳,已经到了自己的近前不远处,但是钟玟伯并没有放在心上,他随手挥动,同样是一拳迎着少年的拳头轰了过去。

  这一次,他要让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自食恶果,他要让这个敢于对他动爪子的混蛋,知道一些人,不是他能够随意得罪的。

  可惜,就在两个拳头碰撞的刹那,他就感到一股巨力,从那拳头上传了过来。

  隐含在他拳头上的内气,在这股巨力的冲击下,直接被冲散。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少你那的拳头,就好似生铁一般。

  他就觉得这个时候,自己的拳头没有丝毫内劲的防护,然后重重的砸在了铁石上。

  钟玟伯听到了自己拳头的碎裂声,随即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

  重重的摔在地上的钟玟伯,此时还有点不相信自己遇到的是真的,但是他拳头的疼痛,以及咽喉之中,想要忍不住吐出来的血块都告诉他,这是真的。

  他一个府武院的副教谕,被一个学生轰倒在地上,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

  这种事情要是传播出去,他钟玟伯以后的名声,可以说就完了。而且以钟玟伯的能力,也难以阻止这种事情的传播。

  “你竟然敢不敬师长,你……你们入学的资格,已经被剥夺,你们……你们永远都成不了府武院的学生。”

  想到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名声带来的伤害,钟玟伯大声的咆哮。

  他光想这少年对他突然出手,给他带来了什么后果,他根本就没有想,他自己刚才处事,是不是公道。

  郑鸣看着有点疯狂的钟玟伯,冷笑一声,跨步向前,两个手掌挥动,重重的揍在了钟玟伯的脸上。

  十个耳光下去,钟玟伯的脸,就肿的和猪头没有任何的区别,而钟玟伯的眼睛之中,此时已经充满了畏惧。

  “别打我,别打我!”钟玟伯的声音之中,已经充满了哀求。

  郑鸣没有理会钟玟伯,而是来到那正抱着手臂大声哀嚎的金通玄面前。

  金通玄身边,本来汇聚了几个世家子弟,正拿着金疮药之类的东西,给金通玄涂抹。

  此时他们看到郑鸣走过来,一个个吓得赶忙后退。虽然他们欺负人都是一把好手,但是郑鸣一动手就将金通玄和钟玟伯揍了的情形,却是让这些人心中发虚。

  “这条手臂碎成了三截,不过不要紧,休息一个月,在日日用药王阁的断续膏涂抹,应该就能够恢复如初。”郑鸣一把抓住金通玄那折断的手臂,话语之中带着冷笑的道:“只不过我要再捏断几截,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我乃是金家的人,我爷爷是金家的家主,你……你这样对我……”粗壮少年的虽然是在威胁郑鸣,但是他的声音,几乎是要哭出来。

  郑鸣轻轻笑了笑:“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欺负我们从各县世家来的学生,为什么府武院对你们这种让我们钻狗洞的行为不管不问!”

  虽然郑鸣这一刻说话好似挺和气,但是郑鸣抓着他另外一只手臂的手掌,却让金通玄毛骨悚然。

  要是能够吃后悔药的话,金通玄觉得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过来欺辱来自下面县里面的新生。

  实在是……

  ps:新的一星期开始了,各位老大,我盼望着各位的各种票票已经很久了,推荐,收藏,一个都不能少啊,呜呜,小猫在这里跪求,还有三江票的,也给猫打赏两张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