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皇武神 第054章 苗疆少女

作者:步征书名:龙皇武神 类别:都市言情更新时间:2016/05/05 00:46:35字数:5011
  薛神医欣然点头,凌云蹲身拔针。

  相对于行针,拔针的手法就简单多了,但是却很讲究顺序。

  根据疾病的不同,先拔哪一根,后拔哪一根,都是有讲究的,绝不是随便来个人一股脑的拔下来完事。

  那样非出大问题不可。

  凌云微一凝神,出手如电,很快就把九根金针全部拔下。

  “老人家,您体内的蛊虫,我已经控制住了,它在两个月内不会再伤害您的身体,您可以完全放心。”

  “两个月后,我会帮您把它逼出体外,彻底解除您的隐患。”

  凌云治病,要么不治,只要他治了,就会治个彻底,半途而废不是他的风格。

  因此不用薛神医祖孙俩询问,他直接就说了出来。

  他耍的这一手很漂亮,让薛神医和薛美凝两人一致点头赞许。

  两个月后,凌云自信能够达到练体巅峰,那时候他体内的灵气至少是现在的两百倍,而且可以自主控制,收发由心,如臂使指,把噬心蛊逼出薛神医体外,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薛神医********,起身简单活动了一下,忽的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拍脑门,关心问道:“凌云,你吃过午饭了没有?”

  凌云到这里的时候,也就刚过十二点,根据薛美凝每天的放学时间,薛神医判断凌云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才有此一问。

  凌云早就饿的肚子咕咕叫唤了,他苦笑摇头,说道:“老人家,我中午放学刚走出校门,就被您的宝贝孙女带到这里来了,上哪儿找机会吃饭去?”

  薛神医扭头瞪了自己孙女一眼,声音略带责怪道:“胡闹,凝儿,你带凌云来之前,就不知道先请他吃点儿东西么?现在都快两点了,让凌云饿坏了身子怎么办?”

  薛美凝委屈的小声嘀咕:“人家以为他来了拿了针就走嘛,谁知道您俩互相看起病来了……不过他正在减肥,少吃一顿不要紧的,嘻嘻……”

  凌云大汗,心说你这小妖女倒是会想当然,谁说减肥就可以少吃一顿的?

  薛神医一摆手,对孙女说道:“凝儿,别在那里愣着了,快把给凌云的东西收拾好,然后你们一块儿出去吃饭去。”

  说着,抬手指了指装金针的玉盒和檀木匣。

  凌云有些愕然,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九根金针,说道:“老人家,那个,我金针银针都拿了,这玉盒跟木匣就不要了吧……”

  他看得出来,放置金针的这两个物件都价值不菲。

  薛神医对凌云的表现很是欣赏,他缓缓摇头道:“凌云,这金针在这玉盒和木匣里放了几十年了,哪有分开的道理?再说,金针我都送给你了,还留着它们有什么用?”

  见薛老头这么大度,凌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人家硬要送给他的好东西,他还没有拒之门外的习惯。

  这次薛美凝没有多说,她很是麻利的把玉盒放到檀木匣中,然后侧着眼睛问凌云:“要不要把它们放进来?”

  凌云一想自己现在拿身上也不方便,点了点头就走了过去。

  一切收拾停当,薛神医颔首嘱咐道:“凝儿,既然凌云不洗澡了,你就先带他去吃饭去!对,就去清水湖旁边的清水人家,他们家的鱼做的不错,你们就去那里吃。”

  “吃完饭以后你们去买几身衣服,不要在乎钱,回来爷爷给你报销!”

  凌云听了感动的几乎热泪盈眶,心说老爷子真是关怀备至啊,及时雨啊!

  这就是治病救人的好处了,别人是打心眼儿里记着你的恩情。

  薛美凝撅着唇线分明的小嘴儿,大眼睛一个劲儿的瞟着得意洋洋的凌云,心说这什么人啊这是,一听有吃有穿,立即原形毕露了。

  “爷爷,马上就夏天了,天气越来越热,我也要买几身夏天穿的衣服……”

  小妖女趁火打劫。

  薛神医今天心情爆好,他直接点头:“好好好,买吧买吧,让凌云陪着你……”

  貌似爷俩都把凌云下午要上课这回事给忘了,当然,凌云更是早就忘没影了。

  薛神医送两人出门,看着两人结伴离去,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嘴角儿浮现一抹神秘的笑容。

  “快点儿减肥吧……”薛神医喃喃自语,返身进门。

  回到屋里,薛神医就拿起了电话,乐滋滋的拨了出去。

  …………

  华夏南部,云贵交界处,十万大山之中,苗岭山脉。

  苗乡苗寨。

  这是一个真正的,彻底的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的一切与山外大城市的盛世繁华格格不入,如果非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俩字:原始。

  不过这一处山谷却是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从苗寨前面缓缓流淌而过,河水淙淙,在耀眼的阳光下波光粼粼,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

  河边,几个身穿鲜艳盛装,肌肤胜雪,眉目如画的苗族少女正光脚站在河水中,濯足洗发,拍水嬉戏,衣服上的各种银饰叮当作响,无比清脆悦耳。

  她们展现着纯粹的少数民族风情。

  她们打闹嬉戏了一阵子,许是累了,又许是其中一个年龄最小的苗女讨饶的缘故,终于停了下来,一个个回到河边,随意坐在河边清凉的石头上歇息。

  不过所有少女的目光却都盯在那个刚才讨饶的苗女身上,用俚语七嘴八舌的问她各种问题。

  “苗小苗,你在外面刚回来,跟我们说说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呗?”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雪肤少女望着苗小苗,一脸期待和好奇。

  “对呀,小苗,你就跟我们说说呗……你学会说汉人的话了吗?外面的男人都是什么样的?”另一个苗女催促道。

  这处苗寨和其他苗寨不同,因为他们是生苗,不但是生苗,还是蛊苗。

  生苗,是指未被汉化的,一直生长在苗寨里,几乎与世隔绝的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他们彪悍,血性,义气,女孩子则热情似火,坚贞大胆。

  少女的心总是好奇的,她们虽然从小生长在苗寨里,却依旧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幻想和向往。

  苗小苗顶多也就是十七岁的样子,许是身份的缘故,她身上的服装挂满了各种亮闪闪的银饰,盛装的色彩也格外的鲜艳夺目,使得本就钟天地之灵秀的她,更加艳丽四射,光彩照人。

  她此时依旧光脚站在清澈的浅水里,身高竟在一米七以上,身段儿窈窕动人,就连宽大的盛装都遮不住她的火辣身材,百褶裙下面露着的两截小腿雪白晶莹,圆润细腻,胜过白莲粉藕;一双纤巧玉足更是如羊脂美玉般洁白秀美,脚趾纤纤,晶莹如玉,看着让人耀眼生花。

  苗小苗肤白胜雪,秀发如瀑,眉毛弯弯如同月牙儿,瑶鼻檀口,下巴尖尖,脖颈修长动人,最吸引人的,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大,目光灵动,闪烁着智慧和倔强的光芒,可她只要一笑,眼神中的倔强立即就会化作春风细雨,能够滋润任何人的心灵。

  其他几个苗女单拿出来,也都算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了,可跟苗小苗一比,就像是乌鸡见了凤凰,星辰围绕着皓月,全都失去了光辉。

  苗小苗嘟着娇艳欲滴的小嘴,似乎还在为刚才她们联合起来欺负自己生气,尖尖的下巴微微扬起,目光望向远处漫山遍野的油菜花。

  对她们的问题来了个不理不睬。

  不过很快她就噗嗤一笑,大大的眼睛化作了弯弯的月牙儿状,娇声道:“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呀?你们自己出去看看不就行了?”

  二十岁左右雪肤少女气的拿水撩她,气鼓鼓道:“你以为我们不想啊?可你也不想想,你在咱们苗寨是什么身份,我们是什么身份?想出去哪儿那么容易?”

  苗小苗咯咯娇笑着躲开射向她的水珠,脚步轻盈,她求饶道:“好啦好啦,我跟你们说就是了……”

  说完,她莲步轻移,来到了众苗女中间,蛮腰轻扭,坐到了一块光滑的石头上,用清脆如黄莺般好听的声音说道:“我去的地方叫沪东,那里有高楼,很高很高的楼,比那座山还要高!”

  她抬起春葱般细嫩的手指,指了指远处一座两百米高的山。

  众女一片惊愕,各种羡慕。

  “外面还有在路上跑的很快的车……”

  苗寨之中,有一处房屋,距离其他几十家房屋很远,这里很僻静。

  一个很美丽的妇人正坐在屋内。

  只看她的相貌,任谁也不会相信她已经有六十多岁,因为她看上去也就不到四十岁的样子。

  从她现在的样子就可以判断出,她年轻的时候,相貌应该不输给现在的苗小苗。

  只是,这个美丽妇人现在的脸色很难看,她嘴角儿还挂着一丝血迹,正不可置信的盯着地上的一摊鲜血,眼中的神色很是复杂。

  她就是薛神医口中的苗凤凰,地上那摊血当然就是她吐出来的。

  凌云在刚开始施展灵枢九针的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苗凤凰立时就察觉到了!

  苗疆流传千年的蛊术之神秘,实在是不同凡响。

  凌云用灵枢九针压制苗凤凰种在薛神医体内的蛊虫,苗凤凰当然不甘心受制,她用特殊的心念控制着蛊虫反抗,在九道灵气围成的壁障之中左冲右突。

  奈何,凌云是用灵气行针,用的又是灵枢九针,再加上他是现场施针,而苗凤凰却是千里之外抵抗。

  此消彼长,苗凤凰根本敌不过,很快败下阵来。

  凌云那边九针扎完,噬心蛊便再也动弹不得,苗凤凰对噬心蛊几乎失去了感应,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苗凤凰微显皱纹却依旧不失美丽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痛苦。

  “薛正奇,没想到竟让你找到了高人,制住了我的忘情噬心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