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大宋工程师 > 第63章 老将交锋

高峰扭头看去,只见身后走来五人,每一个都约有四五十岁年纪,他们锦袍束冠,红韵满面,看上去气www..la

尽管高峰是带着结识众人的心态来此得,但对那些莫名其妙的人还是有所抵触。

这是什么事,从未谋过面就一阵讽刺打击,真不知道针对的是自己还是李奇坤,当然,无论其针对谁,高峰都不会对此人再有好印象。

走在正中的一位,领先众人半个身子,从他洋溢的神态中就能看出,刚才说话之人就是他。

李奇坤毕竟是老江湖,他心中虽然也有不悦,脸上却毫无表现,只听他微微一笑道:“黄老板什么世面没见过,小可和兄弟都是普通人,哪敢让你好奇。”

这种软中带硬的话实际上是在驳斥对方的无理了。以李奇坤的为人处世方式都这样对待对方,可见对方有多么地不得人心。

黄老板,高峰心中一悸,莫不是大黄蜂黄达风,也就是黄亮之父。

若是此人倒好理解了,他本爱蛰人,这样说话好似还是客气的。最主要的是黄达风可能已经从黄亮那儿得知了董家庄园的事,这次出言相讥也许是因为心气不顺。

从黄家人的反应上,高峰已隐约感觉董家庄园的事还未了解,不过,他暂时还不准备做其它考虑。

黄老板自然明白李奇坤的语言带刺,脸上稍一红便转为正常,他扭头对身旁的一位说道:“老白,你看李员外今天说话带气,定是惹着他了,我可不敢再碰他喽。”

此话似在寻找见证人,其实也是软中有硬,有所指。

被称作老白的人听后,呵呵一笑,上前一抱拳道:“李员外、杜家主,别来无恙,刚才黄老板并没有别的意思,他和大家的想法一样,高公子如此年青竟与员外称兄道弟,自然有过人之处,他是出于好奇才这么说的,勿怪,勿怪!”

白家之人,能与黄达风站在一起的,必然是白家之主白城喜了,其子白胜也在四文公子之列。儿子们相交,老子们的关系也不错,看来说他们关系复杂还真没有跑。

白城喜说话温和,对人态度真诚,而且言辞得当,此时就是再有不爽,李奇坤也没了脾气。

人都认不齐,高峰更加不敢放肆,他静静地立在一旁观视,既没有上前施礼,也没有露出不快。

这一帮人都是老成精的,一个不小心都会被他们带到沟里去,多说不如少说,多做不如不做,反正可以装不认识,谁也说不出差错来。

消了气的李奇坤毕竟不同,大家经常低头不见抬头见,更何况做生意的人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因此他哈哈一笑,主动上前道:“怎么?黄老板经不起小可的一句玩笑话,跟我计较了是吧,那我以后还怎么敢去四季香吃饭?”

如果说黄达风蛰人的本领高超的话,李奇坤这次算是以蛰反蛰了,至少让黄达风没有占到便宜。

对此,高峰算是看透了,人只要敢狠下心,能拉下脸,谁蛰谁还不一定呢?

当然,语言的交锋实际上并不重要,就算胜了又能说明什么?不过是牙尖嘴利罢了,重要的是生意场上和其它场合的交锋,也许那才是决定生死的地方。

高峰绝对不相信这帮表面上看起来和和气气、面带笑容的老家伙,真要动起手来会心慈手软。

也就是说大家都是笑面虎,之所以平时和气,也是为了避免矛盾激化,害人之心有没有再说,防人之心定是要有的。

“哈哈,我就知道李员外大人大量,不跟黄某一般见识,哪天有空来四季香,由黄某做东,算是赔罪,到时大家都去,定然喝个痛快。”情况已经转机,黄达风自然要上前表态。

如果没有之前的不好印象,单从这段话中,高峰绝计看不出黄达风的问题,相反,他还会被对方的器量和爽快征服。

“自然去,自然去。”黄达风身后的四人齐声应和,也不知是怕黄达风的蛰人还是他真的有如此威望。

一场不软不硬的交锋就这样结束了,几个老家伙并没有闲着,他们彼此间见礼,相互间问候,充分表达了成功人士的那种风度。

李奇坤在与他人的见礼中,更是主动说出了对方的信息,似为高峰做参考,期寄他能够对号入座。

李奇坤并没有向高峰一一引荐,他的想法与高峰一样,不图结识,但求无过,这一帮人越是赶着往上靠,越容易让他们轻视,还不如不靠。

有了李奇坤的故意透露,高峰对几人都对上了号。

朱宝宝的父亲朱家家主朱水福,蓝狐玉的父亲蓝家家主蓝图山,这俩人高峰虽谁未见过,却早知其大名,再加上其子的事情,对他们更是耳熟能详。

对于四大文公子和其家长,依高峰看来,除了黄达风与其子性情相同外,其余三家并非如此。

朱水福和善、蓝图山低调、白城喜厚道,与他们的儿子那种嚣张跋扈相比,简直都是绝世好人。

四武公子只见到了杜松的父亲杜望初,就是依杜望初的精明,也赶不上其子杜松的狂放。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强过又一浪,看来几大公子在名声上已走在了父辈们的前列。

虽然这只是表面现象,然而老家伙们的不加管教,却也说明他们内心之中还存在着一颗争锋之心,他们不会在人前施展,只能通过小将们体现出来了。

跟在黄达风身后的还有一人,那就是黄达风的管家、朱家的旁枝朱水涛,此人高峰更是熟知。

老家伙们客套完毕,却又把目光集中在了高峰身上。此子一直在旁观看,冷静异常,加上与李奇坤的那层关系,他的神秘度更是引人猜疑。

“这位高公子有何来历?”白城喜代表众人问了起来。

高峰的身份极难介绍,这种情况也只有李奇坤能帮他圆场了。

“高兄弟是新的董家庄园的庄主,他家传木艺,更是亲自发明制作出沙发、席梦思等家具……”

“什么?沙发是你制作出来的。”白城喜不等李奇坤说完,便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