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大宋工程师 > 第105章 被人劫持

随着时间的推进,就是没有睁开眼,高峰也认识到了不对劲,那种被人操控的感觉与梦中的并不

高峰猛然间惊醒,他睁开眼想看看什么情况,只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双眼竟被人用布蒙住了。

确定被绑架,高峰心里不由得打鼓。

这是什么事?一切刚刚上路,眼看就有不错的展,竟然被人抓走了,而且还不知道对方是何人,有何目的?

若对方仅仅为了钱倒还好说,只要自己能出得起,自然能换回小命,可对方有其它目的呢?谁知道对方了解自己多少,又有什么企图?

没想到千小心万小心,甚至有些名誉放弃不要,还是得到这个结果,高峰不由得心灰意冷。

他可没想着能从对方手里逃走,既然要绑架他,必然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种意外逃生的手段只能出现在故事中。他更没想过诡梦中的护罩会出来救他,这是实实在在的现实,而那只是一场梦,完全不搭旮的事自然扯不到一起去。

从对方带他飞奔的动作上,他能感觉到那两人的实力不弱,依他那文弱的身子,就算对付其中一人也是不可能,何况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帮手。

清醒后的高峰只能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已看出对方对他肯定有所图,否则,若为了杀他,也许早就动手啦。

又奔驰了半个多时辰,奔跑的步伐终于缓慢下来,随之他感觉到进入了一间木房。

“扑通”,高峰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过,他并有因此而出一点声音,就算浑身疼痛,在没搞清敌情之前,他还不敢让人现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老大,人带来了。”一个喘息的声音向另一人报告。

果然有帮手,高峰更有一种无力感,他已经进入了一个牢笼之中。

“把他弄醒。”那人说完冷冷地说道。

不好,高峰预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万一来一桶凉水,那还不浇个透心凉。

“喔唷”一声,高峰自动醒来,他惊慌失措地摆了一下头,惊叫一声道:“哎,我的眼睛怎么看不到了。”

挣扎着用手朝脸上抓去,一双铁钳般手立马把他的手摁住,制止了他扯去眼罩的企图。

“谁?谁在抓我?你想干什么?”高峰惊叫连连,身子也在不停地扭动。只是他的做法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对方的力气太大了。

“你若敢乱动,会吃不少苦头。”老大的声音传来,就如魔音一般,使高峰老实了下来。

“你们是谁?为何要抓我?这是哪里?”平静下来的高峰,连问几个问题,在转移几人注意力的同时,他的脑子也在不停地运转。

听声音,木屋内应该是四个人,除去之前抓自己的俩人和老大外,还有一人守在门口,看来趁机逃跑的想法根本行不通。

“当、当、当”,没等几人回答,高峰就听到远处传来微弱地撞钟声,他立即明白竟然被带到了永宁寺附近。

这帮人还真是用心良苦,从城南转到城北,就是家里人现自己失踪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来,高峰有些无语。

“我们是谁不重要,你现在自身难保,聪明的话还是不要乱问问题。”老大阴冷地说道。

“你们想让我做什么?”高峰不再装腔作势了,而是直言不讳地问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你把蜡烛和酒的秘方交出来。”对方也很直接地说道。

果然是为了这个,这帮混蛋的狗鼻子还挺灵的,居然猜出秘方是自己的,看来自己之前搭得功夫也是白废了,他可不认为只有这帮人是聪明人,也许好多人都猜了出来,只是没有人道破罢了。

“然后呢?”高峰根本就没问对方如何知道自己有这个秘方的,别人都把你抓来了,说那些臭氧层子还有什么用,不如直来直去的好。

“没啦。”对方回答得更简洁,完全是打劫后还要杀人灭口的节奏。

“你们真把我当傻子看了,交出秘方来我死得快,不交出来大不了还是一死,不过你们什么也得不到,你说我会交吗?”高峰冷笑一声说道。

到了此刻,之前的恐惧一扫而光,高峰反而平静下来,他又不是没死过,再死一次又如何?

“难道你就不怕受折磨?”对方依然是不急不徐地说道。

“哈哈,你把人看得也太简单了,我死都不怕,还会怕你个小小的折磨,有种就来吧。”高峰把胸脯一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倒有种,要不是得到必须杀死你的命令,我还真想放你一马,不过,你再有种也会说的,我不相信你不在乎高家那些人的性命,你若不说,我就把他们全杀了。”对方阴冷地声音毫无多少感情,说起杀人就像杀条小猫小狗般轻松。

高峰被他的话吓得一个激灵,自己死就死了,若连累高家众人,就死不足惜了。

“唉,既然我必须得死,我也没有他求,死前能否让我明白,是谁在对付我?”高峰唉叹一声,有些心灰意冷地说道。

他对生死已不再看重,若能知道幕后的黑手也能死得瞑目了。

“不能。”对方十分无情地答道。

这点小小的心愿都不能得到满足,看来对方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愿意留下来,高峰已近乎绝望。

“把眼罩拿下来我给你们写。”高峰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而且是个十分合理的要求。

“不行,你说我们写。”依然遭到严辞拒绝。

高峰有种想骂人的冲动,已是将死之人,连敌人是谁都不能看上一眼,那种憋屈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只是再难受,他还是得受下来,高峰悻悻地说道:“你准备好,我要说了。”

“三毛,你去外面守着。”老大谨慎地安排道。

木门被打开,守在门口的那人出去。

“啊!”门还未被关上,一声惨叫传来,随即“扑通”一声,似有重物倒地。

“谁?”老大的话音未落,便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