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章 我就静静地看着你

这是元旦之后迎来的第一场雨。

南方的气温因为这雨的到来,一下子就下降了六七度,总算有一点冬天的味道。

施世杰裹了裹身上的长款灰色风衣,从车上下来。他告诉司机等待的时间,便按下了张家大宅的门铃。

佣人很快地走了出来,一路领着他到了张家老夫人张李兰芳的书房面前。

“施总,我就不进去,老太太在里面等您了。”佣人十分礼貌地离去:“我去给您倒杯茶。”

“谢谢。”施世杰回了一句,“其实不用这么客气。”

施世杰作为张家集团的元老,从张罄蕊父亲那一代开始就一直呆到现在,如今作为集团总经理的位置,往日来往张家,如同家常便饭般。

先敲门,等到了里面的老太太的回应之后,施世杰才整理了一下衣服,推门而入。他径直走到了书桌的前面。

自从老妇人数月前跌伤之后,就一直都在家中静养。除了更早之前的那一场大寿之外,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在人前——当然,老太太近这几年来,也一直都是深居简出的。

每日想要拜见的人依然不少,只不过被佣人挡去了一波又一波。

“夫人,您的气色好看多了。”

“世杰,你来啦,坐吧。”张李兰芳露出了微笑。

“小姐呢?”施世杰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边问道。

“那妮子上学去了,说快要期末考试了。她刚转了系,学业落后了些,所以要用点功,最近都比较晚才回来。”

像是施世杰这种人,放在旧时代的话,那就是属于家臣一类的人,是亲近的人,是心腹手下。

现代人浮躁,功利性重,已经很难找到施世杰这样重情义,忠心耿耿的人了——所以他才能够在集团里面身居高位。

但反过来,也可以说明,张家如今有种无人可用的困窘。

这施世杰再进一步的话,似乎已经可以窥视集团的董事局。

张李兰芳心中闪过一些念头,但是脸色平静。她把一本正在翻看的佛经给合了起来,然后沉吟了片刻。

施世杰对于揣摩老夫人意思的功力相当的入火候,便马上道:“夫人,是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吗?”

张李兰芳却摇了摇头:“麻烦倒不算是什么麻烦的事情,只是事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罢了……或者说,还是那句老话,世事无常。”

“夫人?”

张李兰芳把桌面上的佛经移开,经书的下面原来压住了一张照片。她把照片推出了一些,施世杰便会意,连忙拿过来看了一眼,随机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这年轻人不就是小姐的她的那个……”他惊讶地看着了老夫人。

他认得这照片上的年轻人,甚至还调查过他的背景——这照片上的年轻人名字叫做洛邱,是和张家小姐同一个班上的同学。

那个班级有些特殊,平日上课就只有张家小姐和照片上的年轻人。老夫人把这年轻人别有用心,所以暗地里调查了一番。

只不过后来这个班级取消了,洛邱退学,之后似乎就和张家小姐再也没有联系,调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如果不是老妇人突然拿出这张照片,刺激了记忆的话,施世杰几乎要忘记这个年轻人的存在。

“夫人,这是为何?难道这这年轻人又来接触小姐了?”施世杰皱了皱眉头。

“如果只是这事情的话,到还是好处理的。”张李兰芳颇为无奈道:“昨天我一个故人找我,他说找到了失散的亲人后代,所以拜托我帮个忙,好好地查一查一些事情。”

“他?”施世杰愕然地再次看着照片上的年轻人——四周的建造不像是国内的,似乎是在国外,倒是一时间看不出具体在什么地方。

照片是侧面拍的,有点儿像是偷拍。

“我那位故人已经证实了。”张李兰芳数着手腕上的佛珠,“你就好好地查一查吧。尤其是他父亲的事情,听我那老友说过,洛邱的父亲当年意外身亡了,但是记录不是很详细,你就去找找吧。”

施世杰点了点头,却疑惑道:“夫人,真正调查背景的话,是不是让阿七出手比较合适?”

张家背地里有十分复杂的势力。明面上的张家是经商的,这是老夫人加入张家之后的产业发展而来的。而背地里,老妇人原本作为李家小姐,也有属于自己的一些产业,只是不怎么白的上台面,但是背后的李家,每年进账的利润,恐怕比张家的集团还要丰厚得多。

而施世杰口中的阿七,如今就是李家负责打点生意的人,拥有的情报网络,十分的庞大。

“他父亲是公职人员。”张李兰芳淡然道:“你忘记了?”

“哦……我想起来了,是警察。”施世杰点了点头,“正好最近我们集团要给局里面赞主一点经费,我找它们的领导问问话。”

“问可以,但是不要声张。”张李兰芳叮嘱道:“我这老友身份有点特殊,不方便泄漏。”

施世杰一怔,随后凝重地点了点头——能够让老夫人用上‘特殊’两字的话,那自然不是普通人。

“你去吧,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张李兰芳挥了挥手。

施世杰便点头离开——他原本计划今天要回去公司开一个会议的,但想到了老夫人吩咐的事情,在上车之后,便直接让司机打了个电话回去公司,取消了今天的会议。

“……另外,帮我约一下陈局长,就说我想请他吃顿饭。”

“好的,施总。”

……

张李兰芳还在书房里面,一边数着佛珠,一边默念着观音心经,等一段默诵完毕之后,才拿起了电话。

“夫人,找我什么事情?”这是一把苍老并且显得阴沉的声音。

“阿七,给我办点事情。”张李兰芳淡然道。

“夫人您说。”

“过些时间,我可能有位老朋友会回国一趟。”张李兰芳顿了顿,便接着道:“他的身份有点特别,不过入境的话,他应该有办法的。但是你还是帮我准备一下。”

“行,我马上去准备特殊通道。您的朋友什么时候到,我就立马让人去接。”

“嗯,去吧。”张李兰芳点点头,然后道:“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夫人,咱家的生意一切正常,另外最近接了一个单子,我正考虑要不要答应。原本还想多找点资料之后,再找您,让您定夺的。”

张李兰芳道:“说来听听吧。”

“单子是一个日本人发的。”阿七飞快地道:“他说,他手头上有一份特别的地图,说可以直入真正的秦皇陵的主墓室,现在要求和我们合作开发。”

“秦皇陵?”张李兰芳异常的诧异,“居然还有人打它的主意……地图是真的吗?”

“不清楚,我们的人还在鉴定,不过好几位老师傅说,这份地图的年代几乎可以追溯到秦朝。但是地图上显示的构造,和已知的任何一处秦皇陵的结构图都无法衔接得上去。”

“嗯……”张李兰芳沉思着。

阿七又道:“夫人,国家很早之前就有个命令,明的暗的都不允许主动开发秦皇陵,您看我们这单子应该怎么处理?”

“如果地图是真的……”张李兰芳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作为一个古时候就一直传承下来的倒斗世家,李家所积累的财富难以想象……虽说这样的产业一直地维持下去,更多的只是为了不让这门技术失传,甚至还有祖训的原因。

但作为一门倒斗世家的后人,对于传说中不解之谜的秦皇陵,多少有些情结。李家多少代人,也致力于秦皇陵的挖掘之上。

当然,哪怕这秦皇陵最终能够发掘成功,挖出了什么珍贵的秘宝,对于张李兰芳来说,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攻克这个李家多少代人都曾经呕血沥血研究的难题。

“阿七,把那地图取来给我看一眼。”张李兰芳缓缓地吩咐道。

关于秦皇陵,李家早就在宋代的时候就已经深入过一次,祖上遗传下来了大量的资料——这批资料,甚至比显存的官方拥有的资料还要更多一些。

这是个秘密——张李兰芳本以为,这是直到她化作黄土,最后把它传到张罄蕊手中,也不见天日的秘密。

但如今……或许可以试一试。

有生之年。

……

……

年迈的嬷嬷推开的修道院房间的门,手上捧着一碗刚刚熬制好了的鱼汤而来。

房间里面,年轻的嬷嬷正在做床边,照顾着昨日旁晚暴风雨后从树底下捡回来的那个昏迷的小女孩。

“还没有醒过来吗?夏尔缇,怎么样了?”年老的嬷嬷把鱼汤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年轻的嬷嬷……夏尔缇摇了摇头:“还是没有醒过来,德兰嬷嬷。”

“可能的孩子。”德兰嬷嬷把手放在了小女孩的额头上,缓缓地闭上眼睛:“愿主保佑。”

这一瞬间,昏睡中的小女孩神情顿时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并且脖子上一下子就渗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是做噩梦了吗?”夏尔缇颇有些心痛地抓起了这小女孩的手,似乎这样才能够给予她一些度过难关的勇气。

德兰嬷嬷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电话打不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可以叫来医生,看情况她是发烧了,她的额头很烫。”

“也不知道是谁这样的残忍。”夏尔缇有些愤愤不平,伸手去抓着那套在了小女孩脖子上的银色项圈,还有那只剩下一小截的锁链。

“你给她喂点鱼汤吧。”德兰嬷嬷轻声道:“我去看看有没有办法找人帮忙一下,送她去村子里的小诊所。”

夏尔缇点了点头。

德兰嬷嬷又离开了房间,夏尔缇取来了勺子,把鱼汤送到了小女孩的唇边,发现无论如何也喂不下去。

夏尔缇无奈,只好自己先把鱼汤喝下,然后俯下身来,把嘴唇贴在了小女孩的唇上,然后把口中的鱼汤缓缓地渡入小女孩的口中。

这并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一碗鱼汤用这样的方法,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方才喂完。

不知道是否错觉,喝下了鱼汤之后的小女孩,脸色似乎好看了不少。

夏尔缇接着打来了一盘温水,沾湿了毛巾,然后把小女孩扶了起来,开始擦拭她的脸和脖子。衣服早在昨晚上已经给她换过了一套干净的了。

但刚刚这小女孩又做了噩梦,出了一身的冷汗,湿着也不好。夏尔缇索性把小女孩的衣服解开,开始擦拭小女孩的后背。

不需要任何保养的产品,也不需要涂抹任何的东西,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肌肤光华细腻,像是新鲜剥壳的鸡蛋。

温热的抹布一点点地擦过小女孩的后背。

夏尔缇看着这小女孩的后颈位置,小小的耳垂和脖子之间的一抹柔和的线条,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心跳加速起来。

她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沉重,喉咙也变得略微的干燥。

夏尔缇摇了摇头,深呼吸一口气,拿着热毛巾的手开始从小女孩的腋下穿过,让小女孩躺在了自己的怀中,然后开始擦拭小女孩的身前。

连载脖子上项圈出的小半截银色锁链,此时就垂落在了小女孩的胸前,紧贴着了她的几乎,夏尔缇此时却无法从这小女孩身上那两点粉红处挪开自己的眼睛。

她的呼吸越发的沉重起来……这小女孩的身体,仿佛带着了一股无穷无尽的魔力似乎的,让她一下子迷失了自己的理性。

无法压抑着那如同本能般的冲动,夏尔缇忍不住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这小女孩的肩膀,如同吸允般,舌头开始在小女孩的肩膀上来回地移动起来。

她的双手早就放下了温柔的毛巾,然后攀上了小女孩的身体。

为什么……身体会……

夏尔缇猛一下抬起了头来,然后惊恐地从放开了这小女孩,接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有点儿的颤抖。

夏尔缇飞快在自己的身前点了一个十字架,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主人,请您款索您的罪人。”

夏尔缇随后咬了咬牙,飞快把这小女孩的衣服给套上,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都不敢去看这小女孩一眼,便急忙忙地出了门。

她要去礼堂,要在那里进行祈祷和惭愧,不然她觉得自己一定无法得到宽恕……她怎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天啊!我一定是被魔鬼诱惑了!

……

夏尔缇不知道,自己匆忙离开之后,房间里面突然打开了一道奇异的裂缝——扭曲了的空间。

一身黑白色女仆衣服的女人从裂缝之中走出,然后站在了这床前:俱乐部的女仆小姐。

侧眼打量着这未曾醒来的小女孩,俱乐部的女仆小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眼的俯视让她看看起来如同雕像。

“弄伤了主人,我可没有说要放过你……”

女仆小姐把手按在了这小女孩的额头上,“晨曦之星……傲慢的原罪,既然你选择在这个地方堕落了,那就好好地感受一下你那父亲的荣光吧。”

女仆小姐的手掌忽然烧起了黑色的火焰,那火焰在小女孩的额头前印出了一朵黑色的莲花印记,然后沉入了额头之中,最后消失不见。

“好好享受你的假期。”

做完这些之后,女仆小姐又原路地返回,那裂缝最后消失不见,房间里面只有睡着了小女孩。

她似乎不做噩梦了。

……

喝!喝……喝!!喝——!!!

一栋废弃的大楼当中,巴基正带着一顶橄榄枝叶款式的头冠,然后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一下一下地挥动着手臂。

挥动的手臂的手指上,还带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喝——!!喝——!!!

他一下一下地挥舞着,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巴基的身上早就被汗水打湿。

“你在这里做什么?”

冷不丁地,巴基的背后传来了仿佛毫无感情的声音,这让巴基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来——看见的是那位俱乐部中的女仆。

“不……不是你让我练习一下的吗?”巴基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所以我就想着,这样比较有气势地喊出来的话,是不是效果会更好一点。”

女仆小姐木然道:“你只要练习一下我交给你的那份提升精神力的冥想术就可以了。祝福戒指和福音法冠的发动,只需要精神力。”

“是……是这样嘛。”巴基点了点头,总是觉得这个外表看起来很美丽的女仆会不会突然撕开自己的身体,又变成血淋淋的模样。

哼!就算你的外表比路西菲尔还要看好,都别想要骗我!

接着,女仆小姐便挥了挥手,虚空中出现了一张凳子,女仆小姐直接坐了下来,手掌一番便多出来了一本图册。

巴基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这图册似乎是一本食谱?食谱……食谱???

女仆小姐翻开了食谱,便低头地看了起来,“你冥想吧,我主人出差出去了,在你有点成绩之前,我都会盯着你,并且辅助你进行灵魂收割。”

可我宁愿自己一个人练习啊……

巴基颇为腰痛地看着这位女仆小姐……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人感觉压力很大?

忽然。

“对了。”优夜抬起头来,看着巴基淡然道:“每天的早餐,午餐,下午茶,还有晚饭时间,我都会离开,你可以自由活动……从今日开始。现在,距离下午茶时间还有一小时三十七分。”

噢!赞美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