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心机

“腾龙之脉?”宋天佑感觉到惊讶。

他知道盲先生师从何处,也多少知道一些关于布衣道的事情,所以对于风水玄学的事情深信不疑。

寻常的风水相师或许只是依书直说,又或者只是略懂皮毛,时灵时不灵。然而盲先生是有真正本事的奇人。

村子的构造就是盲先生布置的,外边还有天然的迷阵,外人走入也只会迷路,这已经是经过了多次的验证。

龙,是那个国家的图腾。以龙之名来命名的脉穴,它的珍贵之处自然可想而知。

盲先生此时点了点头,淡然道:“龙脉实际是山川的走势,而山者有九势,分别是回龙、出洋龙、降龙、生龙、飞龙、卧龙、隐龙、腾龙、领群龙。这山川九势的佼者,钟灵毓秀,得天厚爱,又汇聚神州大地的运数。自古相传,得龙脉着得天下,便是因为龙脉所蕴藏的福缘,代表的气数。”

“那敢问先生,寻找龙脉这事情……”宋天佑迟疑着。

盲先生从容道:“宋老爷请放心,如果鄙人能寻到腾龙之脉,而这位邱少爷也在旁边的话,那么对于宋家来说,只有百利而无一害。若然宋老爷不信,鄙人也可以在这立下誓言。”

“万万不可。”宋天佑忙道:“先生有恩于我,有大恩于宋家,您的话我怎敢不信?这样吧,此时先生若是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千万不要客气……至于洛邱那边,我会想想办法的。毕竟先生也提醒过我,只能依他的意愿而来,万事不能强求。”

“如此甚好。”盲先生点了点头。

……

这边车上宋老爷与盲先生密谈着什么,而后面同样经过防弹处理的一辆高级房车里面,宋樱,宋昊然也在说着事情。

“长毛野人?”宋昊然对此十分感兴趣——他本来就是一个对非自然事情带有浓厚兴致的人,同时也有着常人所不知道的众多经历。

那些常常被他挂在嘴边的冒险故事中出现的,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虚构的,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真的!舅舅,你可别不信!我还和这野人交手了,差点被它一棒子敲死!”宋樱此时心有余悸。

“真的吗?”宋昊然此时朝着洛邱看来。

洛邱只是道:“我看见的只是一个巨大的影子,有些像是熊,但是不是所谓的野人就不知道了,毕竟当时雾气太浓,我看不清楚。”

“你这是在怀疑我?”宋樱气鼓鼓地大叫起来。

洛邱微笑道:“如果真的是长毛野人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因为这种事情很能够引起人的好奇心。”

你迟早会把人气死的……宋樱叹了口气,随后生着闷气,索性看着车窗外飞退的景色。

不料宋昊然此时却冷不丁地道:“说起来,这还是小洛邱救了咱家的宋樱啊……”

只见他此时随意地清了清嗓子,郑重地道:“洛邱,救命之恩实在是无以为报。好歹我也是这丫头的舅舅。正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救了宋樱一名,她就只能以身相许了。这丫头你就收下吧,我把她交给你了。”

洛邱倒是很从容地微微一笑,然后微微摇头,宋昊然就知道会是这种答案的,所以也就随意地耸耸肩,“唉,可惜了,我知道宋樱是没啥女人味的,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洛邱还是从容地笑笑,然后再次微微摇头。

终于,旁边的宋家大小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就怒吼了一声:“宋昊然!!你去死吧!!!我没有你这样的舅舅!!”

于是宋樱便暴力地一脚踹了过去,直踢得宋昊然乖乖乱叫,然后有愁眉苦脸:“丫头,一看就知道咱家的洛邱是喜欢淑女型的,你这样是真的没机会的哟!”

“我!跟!你!没!完!!”

高级的房车里头,宋家孙小姐毫不留情地大义灭亲,殴打了风度翩翩的宋家大少,而宋家新任的孙少爷则是兴致勃勃地成为了唯一一名的吃瓜群众。

司机……司机满头大汗,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

……

白水塘正在勤劳地签着一些文件,心情看起来很好的样子。

只不过他的好心情在接下来的十来秒,瞬间就消失一空——因为有一条发到了他手机上的信息。

——宋樱已经被找回,人没事。

白水塘看了这短信一眼,神情就沉了下来,但他还是继续签着手头上的文件。

只不过,才签完了一份,白水塘便猛然间把钢笔放下,随后毫无征兆地把桌子上的文件和东西一扫而开!

扫掉的还有水杯。

茶杯落地之后打破的声音,很快就让办公室外边的秘书小姐听见了。秘书小姐急忙忙地走了进来,“会长,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白水塘此时微微地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目光犀利,吓得这秘书小姐下意识地后退了一小步。

随后白水塘的神情忽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微笑道:“没什么事情,就是不小心打翻了杯子。你给我打理一下吧?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好的,会长。”秘书小姐点了点头。

白水塘便站起了身来,束了束自己的西装,然后从容地走出了办公室。

离开了办公室之后的白水塘并没有真的去了洗手间,而是转向了楼梯,自己一个人爬上了这中华街商会大楼的楼顶位置。

这几乎就是中华街里面最高的建筑物,可以鸟瞰全街的景色。白水塘坐在了水塔的旁边,点了一根烟,随后拿起了电话,与巴兹尔进行通话。

他道:“巴兹尔,那家伙应该是骗了你……宋樱没死,还平安无事地回去了。”

沉默了片刻,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巴兹尔低沉的声音,“宋家人的命真硬!你打算怎么办?”

白水塘皱着眉头道:“本来,我是想要趁着这次宋樱死了的消息传开了之后,会导致宋王朝的波动。一旦宋王朝的股票出现了下跌的话,凭你和我准备的资金,就有大量扫货的可能……但现在看来是不行,宋家这两天的股票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疯涨,宋家的资产可谓是一夜暴增!”

巴兹尔此时冷冷地道:“所以我早就告诉过你,没有必要耍这么多的阴谋诡计。只要把宋家人全部灭了,以这个国家的法律,你就是唯一有继承权的人!”

白水塘眯起了眼睛,“你以为宋天佑是这样容易靠近的?寒舍的保卫有多么的严谨?而且宋天佑是从来不会让外人靠近的……他的身边,有很厉害的保护力量。巴兹尔,这么多年来,你暗杀他的次数也不少了吧?但是你成功了吗?”

“哼。”电话那头只有冷冷的哼声,“既然暗杀没有办法,我们就光明正大地攻进去。他已经不是在‘鸢尾花’的村子里面,单凭一处豪宅的防卫,我就不信炸不死他!”

“你可别乱来!”白水塘此时沉声道:“我们之前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不应该在这最后一步上冲动……再等几天吧,我收到内部消息,宋家一家人准备过两天回去华国,到时候……”

“白水塘,你就是一条盘在山洞里面懦弱的毒蛇,既然你不敢拼,那我也没有意思和你继续合作下去。”

嘟——!

电话切断的声音。

白水塘脸色沉默地把手上的香烟捏断,冷笑道:“巴兹尔,你既然想要找死,可就不要怪我了……”

白水塘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深呼吸一口气,便又打了一个电话,“准备车,我要去一趟寒舍。”

……

……

宋昊然正在接从村子打来的电话,而宋樱则是紧张地站在了他的旁边。等宋昊然把电话放下来之后,宋樱便连忙问道:“怎么样?是有什么消息了吗?”

宋昊然皱紧了眉头,沉默不语,表情看起来意外的严肃,然后双手搭在了宋樱的肩膀上,“你先做个心理准备好不好?”

“怎会……”宋樱脸色一白,原本紧张得抓紧领口的手掌也一下子放了下来,“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你……你说!”

宋昊然深呼吸一口气道:“甘红她……她的手术很成功哟~只要安心修养一段时间的话,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宋昊然瞬间变了脸,嬉皮笑脸地看着这个并不比他小多少的外甥女——下一秒,他的脚掌就迎来了生命中难以承受的痛。

“吓死我了!”宋樱这时候突然哭了起来,手掌不停地抹着自己的眼睛,“吓死我了!舅舅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宋昊然此时微微一笑,手放在了宋樱的脑袋上,忽然轻声道:“好久没见你哭过了。”

宋樱盯了宋昊然一眼,扭头就走。

Lluvia这时候刚好进来,却看见气冲冲地离开的宋樱,便朝着宋昊然走了过来,“军师。樱小姐她怎么了?”

宋昊然摸了摸下巴道:“迟来的叛逆期到了,开始喜欢和家长对着干了,哎呀呀,我这个做舅舅的也是挺艰难的。”

尽管如此,宋昊然脸上还有有着挥之不去的溺爱之情。

虽说宋樱是宋昊然的外甥女,只是两人的年纪相差不远,寒舍里面的人都知道,宋昊然对宋樱更像是哥哥对妹妹一样。

“对了,说起来,Lluvia,能不能扶我一下?”宋昊然忽然说道,然后就把手搭在了Lluvia的肩膀上,手掌顺势,眼看着就要攀到Lluvia的胸前。

只是Lluvia瞬间就把宋昊然的手给抓了起来,然后扭了一下,她淡然道:“军师,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下了?”

“给点面子?”宋昊然抱歉地求饶了一下。

Lluvia叹了口气,终究是把宋昊然的手臂给松口。Lluvia此时皱了皱眉头道:“关于现场找到了那些一开始攻击樱小姐的家伙,已经从他们口中问出了一些东西了。”

那些人是被后来一路追随这宋樱的护卫们赶到之后给擒获的。这些人大多数都吃了甘红的子弹倒下,有些则是被宋樱开车给撞晕过去的。

听到这,宋昊然忽然变得目无表情起来,淡然道:“说说看。”

“这群家伙的来历,只是把樱小姐绑走。有人出钱,想让他们教训一下樱小姐……应该是真的。所以这次在背后进行暗杀的应该另外还有别人。”Lluvia飞快地道:“因为,我们在附近的公路上发现了一具男人的尸体,似乎是被重型车撞过的,然后抛下了山……而在他尸体附近还发现了一柄手枪,不过子弹已经打完。后来我核实了一下这男人的身份,是一名枪手。”

宋昊然沉吟道:“你怀疑这个枪手才是跑车爆炸的元凶?”

“应该是他。”Lluvia点了点头,“但很奇怪的是,我们调查过他被撞的现场,发现他似乎是从附近的瞭望塔滚下山坡的,因为当时他的身上还缠着不少的树藤……这是现场的照片。”

Lluvia飞快地给宋昊然看了一组照片。

“他临死之前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宋昊然抓着其中一张照片皱了皱眉头。

Lluvia道:“他最滑足之前,应该是有很什么人见过。我们在瞭望塔里面发现了一个行李袋子,上面有些工具。另外十分奇怪的是,瞭望塔的桌子上面,不知道为什么排着一排打过的子弹壳……或许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可能是类似暗号之类。”

“也就是说,线索到这个枪手身上就已经断了?”

Lluvia无奈地点了点头:“虽然也有发现这个枪手的手机,还有打过的号码,不过我们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个空号了,所以追踪不到。”

宋昊然拿着这一组照片,重复地看了起来,而就在此时,房间外边走来了一名佣人,“大少,老爷说请你过去一下,有些事情找你。”

……

……

当宋昊然来到宋天佑的会客室的时候,发现这里还有一个熟人——中华街的商会会长白水塘。

白水塘作为宋昊然姐姐丈夫的兄弟,与宋家的姻亲关系可谓是最靠近的。

而因为宋昊然姐夫的死亡,宋家事实上也给白水塘许多的照顾。白水塘平日里面也是会和宋家来往的,逢年过节也少不了拜访之类。

当然现在和白水塘接触得最多的还是宋樱——自从宋樱接受了宋王朝的生意开始。

“大少!”见宋昊然进来了,白水塘便连忙站起了身来。

宋昊然随意地挥了挥手,“坐吧,都不是外人,不要见外了……老爹这会找我有什么事情?”

宋天佑此时脸色阴沉道:“水塘带来了一个消息,我怀疑这小樱被袭击有关。”

白水塘此时一脸惊动,猛然起身,因为过于激动甚至把面前的水杯打翻,“什么?小樱被袭击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现在怎么样了?!”

看白水塘一脸紧张激动,宋天佑只好摆了摆手,“她没事,就是受到了一些惊吓。”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那群家伙回来寻仇了?”白水塘此时脸色严峻地坐了下来,眉头深锁。

宋昊然道:“那群家伙?”

白水塘这才点点头道:“这也是我这么着急过来找老爷的原因……事情是这样的,最近中华街来了几个陌生人。我让人调查了一下,发现这几个家伙是当年那个小国皇室的后人,他们藏在中华街已经一段日子了,深居简出,似乎想要做些什么。”

“巴兹尔……”宋昊然此时目光眯了起来,“这家伙前前后后暗杀过十多次了,还没有死心。”

“我就是生怕这些人会做什么事情对老爷不利的,所以得到消息之后就马上赶过来了!没想到……没想到小樱已经遇袭了!”白水塘此时捏紧了拳头道:“老爷!当年我大哥就是给这群人害死的,现在他们既然还敢来!我白水塘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你先别激动。”宋天佑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了。你今晚带来的这个消息很有用,帮了我不少。”

白水塘摇摇头道:“我也忘不了当年的仇啊……想我大哥英年早逝,都是这群混蛋害的!所以,但凡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白水塘绝对不会推辞!”

“有心了。”宋天佑此时笑了笑,“好了,时候也不早,你今晚就别回去了,我让人给你准备了客房,你去休息吧。”

白水塘点了点头,没有强行留下,而是接着和宋昊然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白水塘离开之后,宋天佑才缓缓问道:“昊然,你是怎么看的?”

宋昊然沉吟道:“白水塘来的时间很碰巧。”

宋天佑点了点头,“确实很碰巧。但是白水塘是个很精明的人,如果这事情他多少有些关系的话,他也不会愚蠢到挑这个时间点过来……我倒是有些摸不清他的想法。”

“白水塘的事情先放一边。”宋昊然忽然道:“如果真的是巴兹尔的话,我这次倒是想要亲自出手了……”

他眼中寒芒泛动。

¥¥¥¥¥¥¥¥¥

PS:(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