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三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15)

似乎心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

张罄蕊所哼的这首曲子……有种温暖的感觉。

仿佛有一股热流从小腹之中诞生,然后开始蔓延到四支……在这冰冷潮湿的地穴之下,宋樱觉得自己的脸颊此时也有些发烫,甚至连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身体此时也变得懒洋洋起来,四肢的无力感让宋樱突然间有种不安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此时竟是有些烫手了。

发烧了……是着凉了的关系吗?

模糊当中,张罄蕊的声音似乎也停了下来。宋樱用手机的光照了照张罄蕊……发现她此时靠在了岩壁之上,脸颊微红,小口小口地喘着气,并且目光有些迷离。

“好像…好像变得有点奇怪……”张罄蕊的声音断断续续。

宋樱此时勉力地伸手在对方的额头上摸了摸,发现张罄蕊也如自己一样,身体开始发烫……难道是刚吸吮的那些藤蔓枝条的关系?

中毒了吗……

宋樱有些艰难地朝着张罄蕊挪着过去了一些,摇了摇头她的身子:“你怎样了……还清醒吗……”

尽管如此,宋樱自身的意识也渐渐地变得更加的模糊。

视线开始出现了扭曲的状态,她有些看不清张罄蕊的模样……好热……好热……好热……

意识渐渐模糊中,宋樱只是感觉有一只手掌在自己的身上摸索起来,她略微地抬起头来,目光变得更加的模样,只看见一张俏丽的脸在无限地靠近着自己。

吐气的声音。

一股原始的冲动此时开始淹没着她的理智……她一下子变得主动起来,或者说,让身体主导了自己。

微微张开的嘴唇,于是重叠在了一起,相互之间探索着彼此。

蠕湿的舌尖与舌尖之间的缠绵,勾动着彼此之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唾液,从彼此的唇间溢出,让嘴唇的‘战场’变得越发的泥泞。

至于那双方间都不尽相同,但同样迷醉的呻吟声之音,大概就情欲最好的催化剂了吧?

好热……

……

……

四周的温度俨然变得有些炽热,而根源显然是因为宋昊然此时的状态……燃烧着的手臂,此时一缕缕的火焰流散升腾,恐怖的热量已经让四周的水雾气蒸发了不少。

地上充满了激战之后留下的坑坑洼洼,如同流弹轰袭过的战地——宋昊然此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如同进行了数个消失的有氧运动般,头发已经让汗水所打湿,但瞬间又让燃烧的手臂所散发的热给蒸发掉,他的头发早早就胡乱地粘着了一块。

就算是复活之后身体恢复原来的模样,但体力并没有再生……或许自己复活的次数有些多了。

霎时间,宋昊然有些忘记了自己复活的次数,但似乎已经超过了百次。即便是他,也无疑是对精神的一种巨大的挑战。

而不远处的神秘人,此时也并非气定神闲——他也有着消耗,每一次的攻击都是一次消耗,尽管不大,然而积少成多,上百次下来,竟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气息竟是有些乱了……神秘人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了一下自己此时的状态,却发觉不仅仅是呼吸的节奏乱了,甚至心中也隐约出现了一些烦躁的情绪——这对于他来说是不应该存在的才对,因为他基本上能够掌握一切的信息。

除了早前在宋家祖宅的地下所碰见的神秘青年,是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之外,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样的井井有条。

因为总是杀不死,所以带来的烦躁感吗……神秘人皱了皱眉头。

一方面确实是因为无法知道这个不死的家伙到底极限在什么地方,而另外一方面……大概是自己的心境恐怕还是没有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吧?

“够了。”

带着青铜面具的神秘人此时忽然垂下了手来,不在进行攻击的模样,静静地看着宋昊然。

“够了?”

宋昊然此时如同一匹孤狼般,盯着这神秘人,“好像完全处于下风的是我才对吧,这就放弃了?”

“我不知道你还能复活多少次。”这神秘人摇摇头,淡然道:“以当下的情况看来,不知道你的底细,处于下风的应该是我才对。”

宋昊然露出了冷然的微笑。

神秘的青铜面具人此时淡然道:“另外,我也不想继续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接下来,我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的。”

“这些奇怪的雾……是你弄出来的吧?”

宋昊然的手臂依然保持着燃烧的姿态——尽管对方已经垂下了双手,不再主动的攻击,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毕竟,他也已经死亡了上百次。

青铜面具人此时淡然道:“我承认你有资格活下去,毕竟这种复活的能力看起来相当的优秀……就物种来说,可以说是一种拥有资格存在的个体。好好珍惜吧,这上天赐予你的礼物。”

神秘人的身影缓缓地融入了浓雾当中。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宋昊然朝着浓雾中沉声问道。

然而他却久久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可是当他放弃之际,四周却传来了那神秘人低沉的声音。

“只是单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而已……一个适合超凡存在的世界。”

这声音响起之后,四周就恢复到了安静的状态。

宋昊然吁了口气,让手臂上燃烧的火焰渐渐平息,随后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他的体力其实已经达到极限了,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想动。

只是此刻,竟是有什么东西在宋昊然的面前落下,啪的一声落在他面前的泥土之上。宋昊然诧异地把这东西给捡了起来,发现居然是一本线状的古书。

《大自在法》

毫无疑问,宋昊然是一个相当博学多才的人,尤其是过往不断地探险的需求,更是让他吸收了大量的知识……他读懂了这本古书上的古代文字。

这似乎是神秘人所留下的……或者是赠送的东西。

“一个更加适合超凡存在的世界?”

宋昊然随手翻开了这本古书,发现上面的内容竟是晦涩难懂。宋昊然皱眉思索着,竟是发觉,隐约间,他对这个神秘人所说的事情,有些向往了……

“不过……”

宋昊然一下子大字地躺在了地上,“肚子好饿……”

……

……

古老的传说中,龙神的孩子‘望’所居住的地方是一处深潭,潭上有一处飞流而下的瀑布。

在这错乱的空间当中,龙夕若还是有些佩服的……毕竟眼前的这个家伙并没有废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这里。

浓郁的负离子水汽从倾泻而下的瀑布与潭水的撞击中逸散开来,洛翩跹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好地伸了伸懒腰。

只不过她的腰际并没有彻底舒张开来之前,龙夕若就已经猛然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后背,语气不善道:“你还想要崩断多少颗纽扣?”

“欸欸??”洛翩跹眨了眨眼睛,下意识地把洛邱给来的外套的拉链给拉了下来,把原本掩藏着的东西再次露出,“这次没有啊?”

龙夕若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只要不是一丝不挂,就压根没有所谓的不好意思了是吧?

只是洛邱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看着面前的这出水潭——其实瀑布倾泻,在水潭中所撞击的声音相当的巨大……尽然它没有多么的壮观,但倒也是有这一些不凡的气势。

“大概在什么位置呢?”洛邱此时回过头来,却见洛翩跹此时正在把拉链拉上,不由得一怔。

他和小蝶妖的目光刚好也撞在了一起,只见洛翩跹好奇地歪了歪头,但是拉链的动作反而是停了下来。

洛邱笑了笑,便没有再看洛翩跹,而是看着龙夕若,“龙小姐?”

龙夕若此时没有好气地指着前方的水潭,“在瀑布的正下方,有一块圆形的巨石。后面有一条通道。”

洛邱此时顺着龙夕若所指,凝神看去,不一会儿后道:“龙小姐你所说的巨石已经被挪开了。”

“石头上的刻印呢?还剩下多少道?”龙夕若此时皱了皱眉头。

“应该还有三道的样子,其余的有些散乱。”

龙夕若点了点头:“不算是最坏的状况,还剩下三道的话,是可以修复过来的……但望恐怕已经不在里面的,关键是要把它带回来,不然封印修复了也没有用。”

“还是先把准备功夫做好吧。”洛邱点了点头,随后朝着那水潭走去。

龙夕若本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就把说话吞了回去。

因为,这一刻面前的瀑布竟是从中央裂开,水流自两边继续倾泻而下,而与此同时,水潭也同样地从中央裂开!

两边的潭水仿佛被什么东西所隔断一样,而一条径直的潭地之路此刻直接出现……潭地依然的土地依然保持着湿润的状态,但并不显得泥泞。

似乎是不仅仅考虑到了同行的问题,甚至把行走过程中的麻烦也已经考虑了进去。

哇!

走入潭地的瞬间,看着两边挤去而变成了高耸水墙的潭水,洛翩跹惊奇地看着……那水中,能够十分清晰地看见游动的鱼儿。

如同隔着了橱窗看着里面的饰品一般,洛翩跹忍不住把脸靠近到了这水墙的面前,并且好奇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闭气,把脑袋伸入了水墙当中。

鼓起的脸颊在水中显得有些扭曲,而水的浮力则是把她的头发弄散,她开始打量着这水中的世界。

忽然间一条生猛的游鱼朝着洛翩跹游动而来,并且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鱼唇张开之后,密密麻麻锋利的牙齿在洛翩跹的视线中不断地放大着,她下意识地张开了口来。

潭水水底巨大的压力,瞬间将大量浑浊的液体灌入了这只小蝶妖的嘴巴当中。她顿时有些痛苦地把脑袋从水底当中抽出,并且痛苦地咳嗽了几声。

“擦一下吧。”

洛邱从背包当中取出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送到了洛翩跹的面前,同时挥了挥手,把那条刚刚从水中跳出,而如今躺在了潭地中不停地拍打着的鱼儿送回到了水中。

这似乎只是随手而为的举动。

但龙夕若却为此而有些失神。

作为俱乐部老板的你,作为灵魂收割者的你……觊觎着一切人世间美好的你,为何如此地尊重着这样弱小的生命。

你到底……想的是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小蝶妖此时一个劲地道歉着,“又给老板你惹麻烦了……对不起。”

“没什么。”洛邱摇了摇头,轻声道:“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水族馆,那样会更方便一些。”

洛翩跹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似乎没有更多的思考,只是随口说出了心中所想,“那下次有机会,老板也一起去水族馆吧!”

“我吗?”洛邱微微一愕。

洛翩跹眨了眨眼睛道,“对啊,不然自己一个人去,不是很寂寞吗?”

“也是。”洛邱点了点头,微笑道:“有机会的话。”

“真的!”洛翩跹一下子抓起了洛邱的手掌,捧着在胸前,似乎相当的高兴,“对了,那把优夜姐姐也一起喊上,还有龙姐姐!我们一起去吧!”

“我可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龙夕若一副嫌弃的表情,轻哼了一声,便直接朝着前方走去。

洛翩跹有些为难地看着,洛邱此时却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掌,随口道:“先把头发擦一擦吧。”

“好的!”

她总是这样的精神满满。

前方,龙夕若此时已经停了下来,站着不动的她眉头直皱,看着的一块完全裸露出来的巨大圆石头。

这石头上有着一圈圈如同锁链般的黑色的刻印,细看之下,可以看见这些刻印是又一片片小小的咒印所组合而成。

而如今,本应该完好的刻印,仅仅只剩三道是没有断裂的。

“看出来点什么了吗?”

洛邱不知道何时来到了龙夕若的身后,略微弯下腰来问道……只是这样感觉距离实在是太紧,龙夕若有种像是听到了刮玻璃的声音似的,浑身忽然冒起了鸡皮疙瘩。

她往旁边挪动了一下,随后正色道:“是人为破坏的,如果是望自己冲破的话,那些毁掉的刻印不会断裂得这么有规律!”

洛邱点了点头,同时看着这圆石之后的地方。

那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穴……只是在这洞穴之前,也就是圆石原本所挡住的入口,却有着一根根的岩石柱子。

这些柱子也同时把这个洞口给封存着,只是此时,当中的几根柱子也已经断裂了。

“它……”洛邱忽然问道:“一直都在这里面吗。”

“不然能怎么办?”龙夕若一脸无奈道:“只是为了它好而已,我也不想这样做的。”

洛邱点了点头,“修复的工作就麻烦龙小姐你了,我进去看一看。”

不等龙夕若的回应,洛邱便从那柱子断裂了的地方,闪身走入了那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