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世上哪有成仙路(99)

用手背擦去嘴角处的血迹,公孙无我缓缓站起了身来,目光锁定在‘莫小飞’身上,皱眉道,“嬴…还自称寡人?”

‘莫小飞’没有理会公孙无我的疑惑,只是淡然道:“轩辕宫公孙氏护佑江山有功,寡人如今赦你莽闯此地之罪,离去吧,从此以后,不许再踏入此地半步。”

公孙无我依然皱着眉头:“我曾在族内的宗卷上读过,最高武学仅仅只是外传过一次……但那人早早就化为黄土……你是那位的后代?不近如此,你居然还把我族的最高武学,传给一名妖族?你可知道,你已经触犯了轩辕宫的大忌!”

“寡人想把武学传授于谁就传给谁!即便是黄帝在世,也管不了寡人!”‘莫小飞’冷哼一声,“公孙氏的后代,速速离去!否则,不要怪寡人不念当年赠送《皇极惊世经》之情。”

天之一怒,伏尸百万。

此刻‘莫小飞’身上不仅仅有那举世无匹气势,更似有惊天杀气……他只是站在了公孙无我的面前,就让公孙无我气血不稳,身体更是无法动弹般,沉若千钧。

但公孙无我并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强行催动着体内的澎湃真力,疯狂地抵抗着来自‘莫小飞’的压力,咬牙道:“此地到底有何秘密,你为何要守着水晶中之人?”

可公孙无我似乎太过看低了‘莫小飞’的耐性以及喜怒无常,还有曾经作为一位帝王金口已开便不会再改的决绝与无情。

“死!”

‘莫小飞’此时二指并拢伸出,瞬间朝着公孙无我点来!

这一刻,公孙无我真正的脸色剧变——此刻眼前这神秘少年,身上竟有那种轩辕宫中供奉着黄帝遗物的太庙中才有着的人间至尊皇者之气!

公孙无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仿佛被一只大手握住,随时都会捏碎!

“言杀?!!”公孙无我此刻大惊!

生死仿佛只是在这一瞬间,公孙无我大惊之下,已然顾不上太多!只见他咬着牙,身上冒出犹如实质般的白色气焰!

那白色气焰,在公孙无我的身后,形成了一道人影的虚影,发出怒吼之声,硬生生地帮助公孙无我抵挡住了‘莫小飞’此时的言杀!

“轩辕战魂?”‘莫小飞’此时冷哼了一声,沉声道:“寡人金口已开!即便轩辕战魂,也得死!”

白色气焰中,公孙无我此刻再次狂喷了一口鲜血,他露出了大骇之色,此刻那里还管得着身后那水晶中封存之人?

只见公孙无我此刻飞快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简,直接捏碎,“婆娘!撤!!”

公孙无我的声音宛如巨大洪钟撞响,声浪直接冲出了蓬莱宫殿——与此同时,那玉简碎裂后,便化为了一道白光,包裹着公孙无我!

白光一闪而逝,公孙无我也同时消失在了‘莫小飞’与追风的眼前。

一个活生生的家伙突然消失不见,这情况似乎似曾相识……追风愣了愣,看着‘莫小飞’此刻脸色阴沉不定之色,当下迟疑着道:“大哥…这家伙咋又突然消失了?”

却见‘莫小飞’此时沉吟不语,皱眉道:“此人手上有玉龙玉简,可以自由传送离开蓬莱宫。”

追风眨了眨眼睛,“玉龙玉简?”

‘莫小飞’目光微微收缩了起来,直盯着那水晶中封存着的蓬莱仙人的身体,冷漠道:“玉龙玉简乃是当年徐福偷瞒着寡人,私下制作,是进入蓬莱的钥匙,一共三块。此人身上竟有一块……徐福啊徐福,看来你还是死心不息,想要复活蓬莱仙人?”

说着,‘莫小飞’神色一愣,转身便快步走出蓬莱宫殿——公孙无我身上拥有一块,那么他离开之前,口中所提及到的‘婆娘’身上,恐怕也有着一块玉龙玉简!

此时,早就习惯了‘莫小飞’说走就走任性的追风,只好叹了口气,连忙追了上去——等会还是找个机会,找找那个老板,帮个忙,让大哥恢复正常吧。

……

……

蓬莱宫外广场中。

面对着秦初雨那密集的剑气,宫繁星显得相当的从容……或者说,完全占据了上风!

“小丫头,你这问道境的境界是到了,但是这青莲剑典的火候还是差了不少啊。”宫繁星的娇笑声一直没有断,“太白是怎么教你的?明明是至情至性的剑典,愣是让你炼成这不吃人间烟火,冰冷冷的剑?我要是你手中的青莲剑歌,恐怕早早就躲起来哭泣了!”

秦初雨的剑气中,顿时杀气大增。

就在此时,蓬莱宫内一道着急的吼声传出,宫繁星的脸色微微一边,但瞬间就收敛。她轻笑了一声,“小丫头,等你什么时候练上剑典的第九重,妾身再陪你喂喂招吧!”

说着,宫繁星便从衣袖中翻出了一块白色的玉简,一边捏碎,一边冲着一旁正在啃着朱果充当吃果群众的大哲妩媚一笑,“小哥,有缘再见。”

大哲差点儿被朱果的核咽道,见鬼一样,翻了翻白眼道:“你还是去找那个把你金屋藏娇的家伙吧。”

“只是一些玩笑而已。”宫繁星此时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

大哲顿时打了个冷颤——女仆小姐此时冷不丁地朝着大哲看来,大哲只好一脸无辜地瞄向了别的地方,装作不知道地继续啃着水果。

天地良心……他什么都没做啊?

“休想逃!”

此刻,秦初雨冷喝一声,青莲剑歌爆发出万丈剑光,瞬间斩裂了蓬莱宫外的广场!

只是,在剑光即将斩到宫繁星身上的瞬间,一道白光闪过,宫繁星便已经消失不见。无法撕开宫繁星的剑光,直接劈在了蓬莱宫的殿前入口出,把这入口直接斩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秦初雨此刻脸冷如冰,看着宫繁星消失的位置,眼中有着浓烈的杀机。

“他们…他们怎么不见了?”百劫道人此时皱了皱眉头,不解地朝着女仆小姐看去。

女仆小姐此时淡然道:“放心,他们有自己离去的方法,不会算在客人您的头上。”

百劫道人并没有因此而松了口气,反而隐约地有种担心……公孙无我与宫繁星若然有离开的办法,为何甘愿一直被困在此地?

只见秦初雨此时直接走向了优夜打开的通道。

女仆小姐却忽然道:“秦小姐,您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店里了。我恐怕需要提醒您一下,时间不会因为您不在,而停止计算的。”

“不必了。”秦初雨回头看了一眼,便一脸冷漠地走入了通道当中。

“请便。”优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秦初雨这前脚才走,广场上的空间一阵的扭曲……扭曲过后,洛邱便带着少女,出现在了优夜的身边。

初初看见这少女的瞬间,大哲便瞬间扯下了脖子上的项链,湛卢剑直接显现。

不料女仆小姐此时却摆了摆手,示意大哲不要冲动,并且朝着洛邱看来。

少女此刻惊恐地直接躲在了洛邱的身后,死死地抱紧了洛邱,甚至微微颤抖着,洛邱只好轻拍着少女的手背,“没事了,他只是担心我而已,不会伤害你的。”

少女还是死死地保住洛邱的后腰,洛邱一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好安慰的办法。

“主人,这位是?”

女仆小姐此时走近,略带着一丝疑惑。

“她以后会跟在我身边。”洛邱沉默了片刻道:“身份是我的妹妹,名字的话……就叫做洛娅吧。”

“主人的…妹妹?”优夜微微张开了双唇,万能如她,这会儿似乎都无法瞬间消化这个信息。

“有问题吗。”

“没。”女仆小姐很快摇了摇头,恭敬地后退了半步。

“以后洛娅交给你照顾。”洛邱轻声道:“幸苦你了。”

女仆小姐轻轻摇了摇头。

洛邱此时拍了拍少女……洛娅的手背,洛娅这才依依不舍般地松开了双手。洛邱看着洛娅道:“我有些事情还要处理的,你先跟着这位姐姐。她会对你很好的,别害怕。”

洛娅迟疑着看向了女仆小姐,只见女仆小姐此时露出了温和的微笑,洛娅略显得紧张地握了握拳头,才缓缓地走到了女仆小姐的身边。

此时,‘莫小飞’与追风快步从蓬莱宫中走出,而洛邱也直接走向了‘莫小飞’。

……

‘莫小飞’已经是第二次与洛邱碰面了——短时间之内。

但不等‘莫小飞’开口,洛邱却主动说道,“蓬莱宫我向陛下买下了。”

听闻,‘莫小飞’露出了诧异之色,随后更是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要想寡人买下蓬莱宫?”

“蓬莱宫目前被判断是属于陛下之物。”洛邱淡然道:“既然我想要,只能选择买下。当然也有别的选择,但我不想做到那一步。”

“从来只有别人向你们买下所需之物。”‘莫小飞’盯着洛邱,一字一顿问道。

“我现在,只是以个人的身份。”洛邱摇了摇头。

‘莫小飞’沉吟了片刻,“一个条件。”

“陛下请说。”

‘莫小飞’沉声道:“从今之后,不允许任何人,再进入此地。”

“包括陛下吗?”

“包括寡人。”‘莫小飞’点了点头,“如若你能保证做到,蓬莱宫今后便是属于你!”

洛邱点了点头,“那么,感谢陛下的慷慨。从今之后,除了我之外,将不会有人能够再次踏入此地。”

‘莫小飞’深呼吸了一口气,隐约有些不满,但却很好地收敛起来……只是帝王之心,九五之尊,却很难让他能够接受这样的局面。

于是‘莫小飞’冷哼了一声,便阔步走向那离开的通道。追风见此,便有些着急……这大哥说走就走实在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我…我回头去找你们啊!”追风此时,只得飞快地方向了话来,然后跟着‘莫小飞’,飞快地也走入了通道当中。

这之后,洛邱看下个了百劫道人。

而百劫道人,也是早早准备好了似的,长吁了口气之后,一脸坦然地走了过去。

趁着这个空档,女仆小姐却忽然对大哲道:“你去把太阴子提回来吧,‘失踪’了这么久,差不多也要好好说明一下了。”

大哲一愣,太阴子?

那条发情泰迪一样的金属狗麽?

但是,小姐姐的语气有点儿恐怖啊……

……

……

哈秋——!

某条发情泰迪似乎的金属狗这会儿打了个喷嚏——不得不说德克雷亚伯爵随手弄出来的金属身体十分的坚固,即便从那种程度的高空坠落下来之后,太阴子愣是残血不死。

不过太阴子此时内心是绝望的——他抬头看着那不知道多高的悬浮着的蓬莱宫,该怎么上去?

怎么都上不去的吧?

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折来了一根树枝,太阴子就这样撑着树枝,一拐一拐地前进着。

猛然,一些奇怪的声音,把太阴子很是吓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地拨开了草丛,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盖亚!

这盖亚比他之前所见的任何一个都要巨大得多——这分明就是突然出现,追杀了大哲一路的那只!

太阴子先是一惊,随后吓得魂飞魄散似的——但他却发下,这巨大的盖亚…瓦尔基里级完全处于重伤的状态。

它的身体几乎被劈开。

只是瓦尔基里级那被劈开的地方,此时竟是开始自我修补起来……太阴子愣了愣,怯生生地爬上了瓦尔基里级的身体,仔细地观察起来。

此时,从瓦尔基里级那严重的伤口出,倒是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圆球——大概有篮球的大小?

“这是啥?”

忍不住好奇心的太阴子用树枝戳了戳这个球体——不料这一戳之下,球体突然发现了型态的变换,与此同时,瓦尔基里级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

这可把太阴子吓得不轻,瞬间从瓦尔基里级的身上滚了下来!

空气在流动……瓦尔基里级此时那眼中损坏的身体,竟是缓缓地漂浮了起来。

【求生系统启动……位移准备……检测可位移坐标……】

太阴子:??

【当前检测最近坐标三个……请求主机发出指令……请求主机发出指令……请求失败……随机选择位移坐标……选取成功……位移准备……】

太阴子:????

只见眼前的空间一点点扭曲起来,而这巨大的瓦尔基里级的身体,也伴随着空间的扭曲,一点点盘旋着扭曲着,扭曲着……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太阴子傻傻地看着这一幕……要不是这里还有瓦尔基里级砸出来的巨大痕迹,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至于这个瓦尔基里级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太阴子表示并不关心,Emmmm……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从上方急速飞落,一下子出现在了太阴子的面前,伸手就把太阴子给拎了起来。

“似李!!!”

太阴子分明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家伙——一巴掌把自己从上面拍下来的家伙!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那时候不知道你是同事。”大哲顿时打着哈哈,“优夜小姐让我把你带回去的,好好说明一下……哦,对了,这里刚刚好像有点古怪,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太阴子这会儿哪里有心情和大哲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是女仆的吩咐,太阴子这会儿慌得一逼!

“哥们,能不能打个商量?”太阴子此时脸色凝重道。

“啥?”

“你…你能不能当没有见过我?”

大哲微笑道:“我送你上天吧。”

……

……

蓬莱宫殿外。

已然做好的心理准备的百劫道人,此时看起来相当的轻松。道人面带着微笑来到了洛邱的身边,拱手作揖,“洛老板,感谢你为我神州道妖两界,挽回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贫道实在是感激不尽。”

洛邱看着百劫道人,忽然道:“老先生,按照契约的内容,在安全撤离所有人员之后,我们将会收取你的生命与灵魂。不过现在服务时间还没有到,如果我返回你一些时间的话,你打算做什么?”

百劫道人一怔,随后沉思了片刻,才吁了口气道:“大概是回去昆仑山,看看风景吧。”

“这就够了吗?”洛邱好奇问道。

百劫道人叹了口气道:“老道士我啊,三十岁上昆仑,五十岁才练气成功,七十岁筑基,修道至今,永远都比别人慢,比不上那些同辈的天才,也被后来的俊秀慢慢追上。可能是运气好了点吧,命也长一些。问道境是稀里糊涂练到,其实老道士我早早就已经心满意足。长生试过,人前显圣试过,修道之前的梦,这千年时间也一一实现过。坦然面对生死吧,即便给我时间,问道境之后的,老道士我实在是没有那个本事去修,也修不上去。与其魔怔去修,去争,到头来梦一场,也空一场,倒不如看看昆仑山上的云雾,慢慢终去。以后的事情,就让后来的人去操心吧。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人应该承担的事情,不撒手的话,会被骂是老不死的。”

说着,百劫道人看向那巨大的雷西亚号,看着千苍百孔的蓬莱宝库,回想着蓬莱宝库中那一次次的惊险,摇摇头道,“其实,这世界上有什么仙路?看似是力量的终极,但之后可能还有更高级的力量,仙人可能还不是终极吧,追求永无止境啊……我心自在逍遥千年,这仙路就算是走完可好?”

“老人家,有时间的话,我会去昆仑山拜访您的。”洛邱此时微微一笑道。

百劫道人颇为轻松道:“那可能要快一些了,老道我想来没有多少时间了吧?”

洛邱淡然道:“假如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老人家您应该能够活到您现在这个境界的极限。当然,以后又有新的突破,生命形态发生脱变,命再长一些的话,也不好说。”

百劫道人不由得一愣,愕然道:“老道士我还可以活这么久?”

“有位小姐,为您代付了。”洛邱笑了笑道:“她说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谁?”百劫道人不可置信问道。

“关于这一点,我恐怕得为我的客人保密了。”说着,洛邱便挥了挥手。

百劫道人错愕之下,已经从这地方离去。

一会儿之后,大哲攀上了蓬莱宫广场,手上还提着一条四肢无力,死狗般,散发着绝望目光的东西。

随后白光闪过,蓬莱宫外广场便已经变得无空无一人。

这里,陷入了一片的寂当中。

……

……

一片的寂静。

安静得可怕。

甚至能够听到心跳的声音,呼吸的声音。

德克雷亚伯爵此时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颤抖着,便再次伸了出来,朝着眼前这巨大的水晶挖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了……”

德克雷亚伯爵狂热地那渐渐挖通的水晶,看着渐渐靠近的水晶中封存的那具身体,力量仿佛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身体当中迸发出来。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通了!”

终于,水晶应声而破,德克雷亚伯爵狂喜地伸手想要去抓住水晶中的身体——可就在此时,德克雷亚伯爵突然眼前一黑。

只是一个瞬间,已经挖通了的水晶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双手的伤口也恢复原状……他又回到了起点。

“就差一点了啊……明明就差一点了啊!!!!!”

大殿中,想起了德克雷亚伯爵愤怒与不甘的咆哮声……他跪倒了在地上,痛苦而无力地捶打着坚硬的地板,痛哭道:“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啊!!”

瞬间,德克雷亚伯爵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他的瞳孔缓缓收缩着,再次焕发出来了狂热的目光,他又一次朝着那水晶挖去,“就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这次一定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