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十五章 女仆与女王

不管这位女王陛下对于这次幕僚们的主意如何的不满也好,既然来了,安保的工作自然是需要做足的甚至因为这个微妙的时间,比往日还要更为的严格。

女王进入了专席之后,兰斯洛特便开始在四周巡视起来当然,女王陛下的身的身边还有六名经验丰富的骑士守卫着,另外还有不少帝国给女王配备的安保人员。

这些骑士是临时抽调出来的……往日的话,女王的身边只会有兰斯洛特一人。

事实上,这样的布置,完全是因为兰斯洛特并没有恢复过来距离昨晚深夜的战斗,也不过十个小时的时间,尽管有雾都骑士机关的医疗技术的治疗,她此时的状态其实并不好。

圣铠甲是一种拥有神秘力量,打造的技术源自于凯尔特神系……即便受到了破坏,也能自动修复。

至少还需要六个小时的时间……感受着【lancelotdulake】的圣铠甲此时的自动修复状态,这位唯一的女性十二圆桌,脸上没有半点的笑容。

她已经巡视了一圈,再次回到了女王的席间中。

“暂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物。”面朝着已经年老的女王,兰斯洛特目光平静,双腿微微叉开,负着手说道。

“放轻松点,小兰斯洛特。”女王陛下摆了摆手,“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重要。真的,兰斯洛特,我只是一个站在人前,所谓代表着这个国家体面的老女人而已。”

女王陛下低头逗弄着自己的爱宠,笑了笑道:“还真是有人觉得我很重要啊……知道吗,去年我就听到了一个有趣的笑话。一群恐怖分子觉得,只要挟持了我的宠物,就能够让我妥协他们的要求,所以他们甚至策划着应该怎么去绑架它。”

兰斯洛特脸色没有任何的表情。

女王陛下手指挠着爱宠的下巴,“你看,他们都觉得你可能比一个国家来得重要。我这个国之体面,可真是个笑话……嗯,表演还没有开始吗?”

女王陛下此时讲手持眼镜放到了眼睛前,从这里往下打量着舞台的方向。

“距离正式表演,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女王陛下。”面对着女王陛下的说话,兰斯洛特仅仅只是回应了这最后的一句。

但此时的女王,却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略微弯曲了腰,似乎是为了拉近与什么之间的距离般……她在注视着什么。

兰斯洛特皱了皱眉头,“女王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听见女王陛下此时缓缓说道:“真想…这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似的人,太不可思议了。”

“女王?”

只见女王陛下缓缓放下手中的手持眼镜,似是陷入了沉思当中,喃喃自语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比我更加的衰老了才对……”

忽然间,女王陛下转过身体来,正色道:“兰斯洛特,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情吗?”

“yes,your-majesty.”

……

快门的声音轻轻响起在节目还没有开始之前,不少的座位上都有类似的声音……洛老板这里也没有免俗。

当然并非是为了晒图朋友圈这种行为,仅仅只是一种交差一样……为了安抚那位在半球的另一边,这会儿可能已经睡得像是死猪一样,但次日醒来会提心吊胆的任嬷嬷而已。

当然,是他与女仆小姐一同入境了。

“好了,大概醒来之后,能吃得下东西了。”洛邱微微一笑,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看了眼身边的女仆小姐,忽然有趣地想到了一些事情。

他轻声问道,“不会对这个国家有不喜欢的地方吗。”

“为什么这样说呢。”优夜眨了眨眼睛。

洛邱开始玩着女仆小姐的手指,“你知道我说什么的。”

“嗯。”女仆小姐却是摇了摇头,手放在了胸前,轻声道:“她只是存在于几个相同的子世界中,经历类似的事情……而我,还有更多。这一小部分的不满,好久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传说与唯一。

就像是出现在复数个子世界当中,当成为了的瞬间,但凡传颂之名的一切,都会得到统一,万千世界,可以成为唯一的独立。

想来女仆小姐也是一样……那位曾经的民族英雄,那位奥尔良少女,只是她过往的一部分。

“而且……”优夜微微一笑道:“已经很好地帮她复仇了呢。”

洛老板正要给出一个疑惑表情的时候……有人缓步走来,在阶梯之上,她来到了洛邱与女仆小姐的面前。

一位穿着燕尾服,唇色似乎有点儿苍白,五官精致的女士。

“这位女士,方便请你到楼上一趟吗……有人,请你见一面。”

她低声说道。

……

……

伯明翰,维多利亚广场。

白天的时候,不管是游客还是当地居民,都喜欢在这里闲逛着……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两名男子,一位穿着西装,另一外则是穿着工人服,他们在广场是不期而遇,然后并肩走上的阶梯。

两人仅仅只有眼神交流。

可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出现在了二人的身后……他们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们的肩膀就被人直接搭着。

二人的中间,一名胡须大汉的头伸了出来,用着老朋友见面般的口吻说道:“两位,有没有兴趣到伯明翰的骑士机关喝杯咖啡呢?”

二人顿时心中一惊,同时心中闪过许多的想法,但最终指向一个他们暴露了!而且还是在首领一个多小时前才决定的提前行动!

“你是……【tristan】!特里斯坦!驻守伯明翰的十二骑士!”那工装衣服的男子几乎也在此时,认出了这位胡须汉子的来历。

但不等他们二人有所反抗,这位胡须大汉就二话不说地将两人的脑袋撞在了一起眼冒金星之后,是晕厥。

眼看着这二人就要直接倒在地上,胡须汉子才一手一件地扶着了二人,并且夸张地道:“大白天就喝醉酒了吗,你们两个酒鬼!可不要想让我送你们回家啊!”

这样的表演结果是……没有人在意。

就这样,胡须汉子夹着两人,并且提着这两个人各自手上领着的袋子,从容离开广场外,他把这晕厥的两人扔入了一辆小货车上在这个工业城市,这样的小货车实在是太常见了。

他也跟着走入了货柜当中但这里却并非真的装载货物的地方,而是摆放了各种而已的仪器与屏幕。

“哦!特里斯坦先生,您已经制服了这两名末日神话的暴徒了吗!真快!”

胡须汉子耸耸肩道:“看来负责袭击这里的,只是两个小角色而已……”

说着的同时,他接着打开这两名男子携带着的袋子,看着里面的东西,“居然是便携式爆炸术式,魔术师协会1978年的制品……这玩儿要是在广场爆炸,就算是小角色也能造成不少麻烦啊……”

“不管怎样,您已经成功组织了他们。”货柜里面的下属们明显松了口气。

别看这像是十分简单,甚至兵不血刃……如果没有从雾都骑士机关送来的情报,恐怕广场在发生了灾难之后,他们才有所觉察。当中的凶险,自然只有骑士机关的人才明白。

“不过,他们觉得真的提前行动了。”胡须汉子……特雷斯提若有所思道:“看来是已经猜到了雷德落网,甚至供出情报了吗……但愿其他地方,也一切顺利吧。”

说着,他摆了摆手,下属们会意,便沉声道:“收队!”

……

格拉斯哥市,格拉斯哥中央火车站旁边一处楼房内。

第四层的位置……宛如煤气泄漏所造成的爆破,整一层的所有玻璃窗户都在瞬间破碎,大量的玻璃屑跌落地上,行人纷纷惊叫着。

破坏一空的第四层中,五个身体眼中烧伤,并且失去了意识的男子,七零八落地倒在四周。

这里,仅剩下一名穿着警察制服的青年站着……他的手上,还抓住第六名男子的后衣领,提着人,走了出去。

“杰兰特先生!”

几名格拉斯哥市骑士机关的骑士此时连忙从楼梯上跑商……这位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子,把手上拖着的人直接扔了下来,便轻浮地道:“打扫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还要去继续巡逻街道。”

说着,这位杰兰特先生,便直接翻窗跳下楼下,一辆印着公路警察标志的铁骑就停在这里。

杰兰特先生翻身上车,带上了头盔……真的去巡逻去了。

……

……

惊恐的叫声,在漆黑的隧道中传出,不断地回荡着……忽然,出现了暗红色的光芒。

隧道当中,好几道的身影疯狂地跑动着……三男两女。

他们的身后,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追赶,以至于让他们此时脸上写满了恐惧……忽然,其中他们当中的一名同伴,突然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同伴的背后,赫然插着了一把明亮的飞刀。

哒哒……哒哒……哒哒……

那种厚重的铠甲行走时候发出的声音,此时一点点地从隧道传来……他们此时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般,竟是无法行动起来。

终于,一道穿着金色铠甲,浑身散发着错乱与暴戾的身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当中……而这名金色铠甲的家伙,他十指之间,纷纷夹着明亮的飞刀。

飞刀射出,道道寒光!

啊!!!

几道的惨叫声过后,这几名男女纷纷倒在了地上……他们的咽喉,都已经让飞刀贯穿。

下一秒,一名穿着湛蓝色铠甲的身影,快速赶到,却似乎慢了一步,“达戈尼特,我说了要留活口的!”

光影从他的身上散开,湛蓝的铠甲裂开,里面的赫然是加雷斯金色的铠甲也同时散开,只听见小丑先生哭着脸道,“抱歉,一时没注意就……”

“达戈尼特!!!”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小丑蹦蹦跳地来到了那名背后中刀的男子的身后,把人提翻过来,换上笑脸后道:“喏,你要的活口。”

“真的是……”加雷斯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同时相当苦恼地看着达戈尼特的身后。

这一条的隧道,到处都是破坏后留下的坑坑洼洼……要修复可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

加雷斯只好无奈地拿出电话,“是我,加雷斯……这安的歹徒也制服了。对,我知道了……另外,我建议这条线路的列车暂时停了吧,今天的欧洲之星,想来是没办法开出的了。”

这边加雷斯正在通话,“是吗……特里斯坦,杰兰特都已经完成任务了吗?很好,那就就还剩下……达戈尼特?达戈尼特!!”

可边上的达戈尼特则是枕着双手,吹着口哨,《whistle》

走了。

加雷斯只能看见他没入黑暗中的背影。

……

……

兰斯洛特在走廊上领着路。

她的身后,女仆小姐与洛老板缓缓跟着按照兰斯洛特的本意,女王邀请的仅仅只是这位女士,她的男伴是没有必要跟来的。

但是在邀请的时候,兰斯洛特就连自己也感到意外地改变了注意……她似乎很难去忽略掉身后这名年轻男子的存在。

“兰斯洛特……就是传说中的圆桌骑士中的那位吗。”

兰斯洛特皱了皱眉头,顿足,转身……发问的,赫然是洛邱。

只见洛老板此时微微一笑道,“抱歉,这两天刚好对这个传说有些兴趣,所以多看了一点关于圆桌骑士的典故。实在是无意冒犯你的,可实在是好奇这的名字……一般,女士很少会用这样的名字。”

“等会……”兰斯洛特忽然开口。

洛邱眨了眨眼睛。

她却淡然道:“等会,请你在门外等候。”

洛邱张了张口,女仆小姐此时眯起了眼睛,正要开口,洛邱倒是微微摆了摆手,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想和她单独聊一聊……你自己进去吧。”

女仆小姐看了兰斯洛特一眼,随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后面的路,都没偶说话……兰斯洛特似乎完全忘记了洛邱关于名字的问题直到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她打开了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让女仆小姐独自走入女王的专席中……她缓缓关上了门,随后站在了门外,像是一件雕塑品般。

洛老板此时却看着兰斯洛特,微笑着问道:“兰斯洛特小姐,你今年多大了。”

她似乎有些错愕,看着洛邱,免不了微微张口。

……

与此同时,房间之内。

当女仆小姐出现在女王陛下面前的瞬间,这位国之体面的女王,苍老脸上的目光忍不住晃动着,她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老…老师?”

“小伊丽莎白,好久不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