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十六章 【女装】

面对着对此毫不在意的拜勒岗,巴兹比轻轻吁了口气,“假如这些上层贵族中稍微出现一个好奇心比较旺盛的家伙,我想那层薄薄的纱幕是无法阻挡的了贵族们的目光。”

拜勒岗却笑了笑道:“我倒是想要看到他们有点儿小动作,这样一来日子也不会显得如此的无聊……好了,不谈这个了,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情。今天,你难道没有【进食】吗?”

说着,拜勒岗眯起了眼睛来,“可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一股甘甜的味道。”

对此,巴兹比没有任何的动容,只是淡然道:“今日,有几个外来者闯入了领地。巡逻队的人一路追击,最后他们的马车在城堡外围的断崖坠落。没有找到尸体,有理由相信他们已经潜入了城堡内。”

“你说今天?”拜勒岗此时若有所思,不知道正想些什么。

很少会看见这家伙认真思考的模样……巴兹比皱了皱眉头,“具体是三人,一个男性,两名女性。其中一名女性应该是魔术师,擅长使用魔术道具。另外两名未知。”

拜勒岗却忽然道:“或许只是几个小蟊贼而已,不用大张旗鼓了……将城堡中搜索的巡逻队士兵撤走吧,不要破坏城堡内的秩序,就让暗影部门的人在城堡内彻查就可以了。另外,如果真的发现了对方,而对方又比较客气的话,就以交谈为第一手段吧……我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这件事情。

“拜勒岗?”巴兹比顿时甚为不解……闯入领地的人,并不是在领带的外围悠转着,而是很有可能已经在氏族的老巢当中。

“就按照我的话去做吧。”拜勒岗只是摇了摇头,“暗影部门能够解决下来的,那就自然能够解决下来了。如果不是……出动再多的人手也只是徒劳——当然,我是希望暗影部门能够解决下来的……闯入者不是他们。”

“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巴兹比下意识问道。

拜勒岗却开始脱去身上那一身幼儿园幼师的服装……此时,街道的暗巷当当中,顿时有一道黑影闪出。

一身的黑衣打扮,即便脸上也带着暗黑色的面具……看不出来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它甚至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在拜勒岗的身前单膝跪下,随后双手托高。

双手所捧着的,赫然是一个叠放着另外一套服饰的盘子。

“只是突然回忆起来,一些不怎么愉快的回忆而已。”

拜勒岗伸手从盘子中抓起了披风,随手往身上披上,“巴兹比,随我回去吧……今日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

【城镇】的一家面包工坊前……在店员们有点儿诧异得目光之下,洛老板成功地买到了两份的甜甜圈。

老板与女仆小姐就这样捧着纸袋在街道上闲走着。

“这就是百年前那次战争的幸存者英雄之一啊……”洛老板若有所思。

他大概有点明白玛丽亚小姐的【坐标】为什么会出现误差了。

曾经有过这样一件小事情——当女仆小姐提及到了百年前那场战争,而他因为好奇询问了一下当初战争的幸存者英雄的名单。

大概就是那一瞬间无意中泄露出来的【感兴趣】了吧。

这种无意识的思维发散从而影响现世的事情,其实已经发生过——最为明显的一次,还是在南美的时候。

那时候因为好奇【黑洛邱】会是怎么的样子,因此放任了【黑洛邱】能够自主地活动了一段很短的时间,于是就有了现世被扭曲,然后丧尸开始出现的事情。

或许……并非自己有着经常遇到事情的体质,仅仅只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念头,才导致了事情的发生。

没有为此而感觉到恐惧……好像一种理所当然的理解过程,平静的思考之下,内心甚至没有半点的波澜——哪怕他已经开始意识到,无意识的思维散发能后所扭曲现世带来的一连串无法正常推演的系列变化,大概会让阿赖耶的工作量无形中增加了许多……

上一任……也有经历过这个阶段吗。

这是洛邱在意识到了这次与艾吉……拜勒岗遭遇的本质之后,最后所深思的问题。

这个问题,女仆小姐大概是无法回答的……她大概还未能察觉到【命运】变迁的这个程度。

也就是说——尽管已经被扭曲,但在绝大多数生灵的认知中,这份扭曲依然还是合理的。

“拜勒岗·斯夫威特·T·托瑞朵。”女仆小姐点了点头,“当年的战争,十三氏族一共有七个氏族参战。而参战的七个氏族当中,排除的都是氏族内最优秀的后裔。最后七大氏族当中,只有【托瑞朵】的拜勒岗,以及另外一个氏族的优秀后代存活了下来。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初的战利品,就有一件是被拜勒岗得到的。”

将甜甜圈的最后一块也放入了口中咀嚼着……嘴唇边处的油腻,很快就让女仆小姐用手帕给轻轻擦拭着。

洛老板却抓住了女仆小姐的手,用口将她指尖处的甜腻吮去,笑了笑道:“一个是凭借努力就能超越人类极限的毫无才华的平庸者,一个是战后成为了传奇英雄,但却喜欢抚育【农作物】的氏族皇子……都很有趣啊,这些幸存者。”

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幸存者英雄,自然不知法雷尔与拜勒岗这两位。

“主人……”

“好了,你的也干净了。”洛邱随意笑了笑,就这样牵着:“差不多该回去城堡了……不知道她们的讨论有结果了没有。”

……

……

事实上……钟落月与玛丽亚之间的争论,还真是有了结果了。

当坐在那里,默默地听着两人辩论的【老板】与【女仆小姐】几乎同一时间有了微微抬头动作的时候。

“就这么办吧!再讨论下去也毫无意义!”玛丽亚打手一拍,拍打在了桌子之上。

响声一下子就把还蹲在壁炉前卖力地烧着水的吸血鬼小姑娘吓了一跳,顿时吹了自己一脸的木灰……变成了灰头灰脸的模样。

应该出去了有段时间了吧……为什么能烧水也烧这么久?

这个疑问在洛老板的心头泛起……于是眼睛的视角内,便出现了时间的回流——现实与回流的影像开始错开。

第一次,水已经烧开了,但似乎并没有做过这些工作的吸血鬼小姑娘一下子就把好不容易烧好的水倒翻了在地上。

第二次没有倒翻……但打开水壶的时候发现里面吸入了不少的木材灰烬——于是吸血鬼小姑娘偷偷地瞄了一眼好像并没有发现的【老板】与【女仆小姐】两人,便悄悄地把水给自己倒掉。

第三次……没木材了,回去房间,将睡觉用的床的床脚拆了些出来——终于成功端上来,是可以招呼客人的程度了,但因为玛丽亚与钟落月的争论太过激励的关系,让钟落月无意间的挥手将茶托打翻了在地上……吸血鬼小姑娘顿时眼睛朦胧,然后委屈地又往房间跑了一趟。

第四次,是玛丽亚打翻的……

第五次……

洛老板自然而然地笑了出来。

……

“让我来吧。”

灰头灰脸的时候,吸血鬼小姑娘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女仆小姐那轻柔的声音。

略显得狼狈,甚至因为生火吹起等等动作,而让原本洁净的衣裙染上了不少灰黑色地方的伊丽莎白,则是怔了怔。

女仆小姐正拿出手帕,为她轻柔地擦拭着脸上的灰烬。

吸血鬼小姑娘下意识地想到……感觉洛邱哥哥的这位女朋友,这时候的笑容比之前的要亲切了一些。

好像心情看起来很好……发生了什么好事之类吗?

女仆小姐只是细心地擦拭着,然后忽然贴到了这位吸血鬼小姑娘的耳边,不经意似地低声说道:“会产生眷恋的吧,第一个的【进食】对象……伴随着一生,至死也不忘的感觉。”

吸血鬼小姑娘顿时身体一僵……只是女仆小姐的动作依然的轻柔,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我…我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自出生以来,大部分的时间都需要通过沉睡才能维持以及克制本能的她,能够学习的时间实在太少——而他的外祖父,显然也无法在那些她醒来的短暂时间内,还有精力教导她各种知识以外的东西。

“这样就好。”女仆小姐最后给伊丽莎白整理了一下衣领的位置。

“??”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把终于烧好了的水壶给提了起来——天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取出来的一套餐具,另外还有茶叶?吸血鬼小姑娘此时满脑子都是女仆小姐说话之中的含义。

……

……

“咦?哪来的甜甜圈?”

看见不仅仅有了茶水,甚至连下午茶的甜点都出现在桌子上,玛丽亚不由得愣了愣——然后毫不客气就拎起一个吃了起来。

从早上治愈系小弟弟带着七色堇大师到来,直到现在困在【托瑞朵】氏族的城堡,她还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下过肚子,争论的时候还没有感觉,这会儿一旦停下了,顿时饥肠辘辘。

卡路里什么的……谁爱燃烧谁去,老娘先吃了再说!

“两位是已经有结论了吗。”洛邱适时地开口说道。

钟落月则是悄悄地皱了下眉头……看着桌子上的甜甜圈。成为了吸血鬼之后,她就再没有吃过任何人类的食物——一开始她还没有放弃,强行地吃下各种的食物,但最终都只能在洗手间中痛苦地呕吐着,然后是半天的肚子痛。

“确实有结论了。”她此时目无表情道:“依然还是按照最开始说的,你们混入【农作物】的队伍当中,然后离开城堡。”

洛邱看着钟落月微微一笑道:“看来是钟小姐说服了玛丽亚小姐了。”

你刚不是一直都在听着吗……钟落月总感觉到了一种违和的感觉,然后胸部不知为何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异样感……总感觉好像是被人握住般的感觉。

她瞬间甩走这种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的讨厌的感觉,缓缓吁了口气,接着说道:“是的,你们虽然混入的【农作物】的队伍当中,但并非作为【农作物】,而是作为运送的工作人员。”

玛丽亚此时点了点头,一边舔着着手指一边说道:“没错,就算是碰到检查了,一般来说都只会检查【农作物】,而不会太过留意护送的员工。怎么样,这个主意是不是很好!”

“两位已经没有争论了。”洛邱随意笑了笑,从善如流:“那应该是好的……就按照你们说的去做吧。”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钟落月冷不丁地说道:“今日护着运送的员工,似乎全员都是女性吸血鬼。”

说着,她便目无表情地朝着洛老板看了过来。

洛邱眨了眨眼睛。

嗯……为什么忽然感觉这瞬间的女仆小姐眼内有着一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主人的女装吗……”

……

……

天上是绵绵的白云,而四周则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这对于洛翩跹来说,好像一下子回到了曾经居住过的,还有着树妖爷爷在的那个山里头的感觉。

正叼着了一根香烟糖的龙夕若,此时双眼如同死鱼眼般地睁着,时不时打着哈欠,在前面走着。

说什么尽量不要和【非人领域】的非人们交谈,事实上一路上神州真龙就愣是没有给小蝴蝶留下任何可以和非人接触的机会——几乎是一路的疾跑,专挑各种的偏僻小道。

对此,小蝴蝶倒是没有半点的怨言。

但自从进入这个森林开始,小蝴蝶便一直都有一种彷徨的感觉……总感觉前方,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

原始森林刚走进的时候,景色还是可以的,但伴随着深入的距离,似乎渐渐地变得阴森了起来……密林遮盖了天上的光,四周越发的昏暗起来。

忽然,一根树干突然裂开了一张尖锐的脸来,然后开始疯狂地大笑着——四周的树木,也在一瞬间都变成了一张张尖锐的脸。

渗人的恐怖笑声,一下子就包围着龙夕若与洛翩跹俩。

“哇!”

洛翩跹害怕的一下子抓紧了龙夕若的手臂,身子轻微地颤抖起来。

龙夕若翻了翻白眼,只听见咔嚓一声——口中叼着的烟糖顿时咬断,真龙的咬合力自然非同小可,更很快只是这如此幼小的一根?

她抓住了洛翩跹的脑袋,狠狠地爪着:“好歹你也是一只妖!而且还是很凶的妖!有点出息行不行?!”

“可是……”

就在此时,只听见密林的深处传来了一道巨大的咆哮声。

“给我滚!你们这群丑八怪!贱妇!丑爆镜子的”

只见前方,一群女性,哭哭啼啼地跑着出来……一个个随便放到外边,大概都会是能够让男性倾倒的尤物。

她们,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大概都很难找到可以挑剔的地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