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仙人抚我顶

尼罗河的下游,至今散落在大约80座左右的金字塔——它们记录着一个曾经璀璨无比的文明,但至今为止,依然没有人能够完全探秘这个文明的全部……一个存在于现世,被誉为文明起源的源头之一的时代。

时至今日,无数的学者依然前赴后继地活跃在这片区域当中……当然,除了正常的学者之外,也少不免打着寻宝主意的家伙。

他们可不仅仅只是人类当中的寻宝者,甚至还包括了一些行走在暗处的,不为世人所知道的【非人】们。

当然,单纯只是按照效率来说,显然【非人】们是要更高的……在寻宝这种游戏方面,人类天生就处于劣势当中。

“……所以,至今为止,人类能够找到的都只是一些记录了古代文明的片言只字,或者一些无甚作用的文物,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早早就已经落入了【非人】的手中。”

“啊?您在说什么来着,奥拓先生?”骑在骆驼上的当地人阿里亚好奇地回头问道——阿里亚自小就在沙漠当中长大,是十分可靠的向导,因此不少前来寻宝或者考察的队伍,都喜欢找他帮忙。

比如说,现在他正在为之服务的奥拓先生——这位奥拓先生,就是阿里亚的老主顾了。他给这位奥拓先生当向导,前前后后已经是第五次,所以彼此之间还算十分的熟悉。

近来的一年时间,这已经是奥拓先生的第三次进入沙漠了……这么勤快地进入沙漠,在阿里亚的向导生涯当中,还是第一次遇见——不过,谁让奥拓先生有他最喜欢的钞票呢?

“没什么,阿里亚,我只是在感叹一下这沙漠的景色真美丽。”

坐在后方骆驼上的奥拓先生此时将护目镜提起,露出了一双浅绿色的眼珠子——他看起来应该三十来岁的模样,满脸的胡渣,皮肤也因为长年累月的风沙侵蚀而显得十分的粗糙。

“你说得一点没错,奥拓先生。”阿里亚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我的同伴告诉我,外边的世界比这里更加的漂亮,繁华,舒服!他们常常劝说我等钱赚够了就离开这个地方,但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哪里还有比这里更加漂亮的景色。我生来就是属于这个地方的,所以直到老死我也不愿意离开这里。”

“这是很好的想法,阿里亚。”奥拓先生打开水袋小小地喝了一口水,随后缓缓说道:“这会让你少了许多的烦劳……相信我,阿里亚,外边的世界并没有你的同伴形容的好。”

“所以这就是你经常往这里跑的理由吗?”阿里亚开着玩笑般地问道。

奥拓先生笑而不语,反而是从行李中取出了一张地图,开始仔细地看了起来——阿里亚也不感觉没趣……平日没有给人当向导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人生活的,所以早就学会了安静。

这一行其实就只有阿里亚以及奥拓先生两人……四头骆驼,两头是用来骑乘的,两头则是用来运输行李的——他们这次其实已经出来七天了。

阿里亚默默地计算着物资,发现最多只能再走三天的时间,就必须要回程了——虽然说路上还有能够补充水源的地方,但食物显然不足够继续支撑……除非他们接下来选择更为刻苦的生存模式,那么兴趣还能够再往前多走两天的时间。

“奥拓先生,你还没有找到想要找的地方吗?”阿里亚自己玩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再次回头问道。

“阿里亚,这次行程结束之前如果没有发现的话,我想短期内我应该还要再进一次沙漠的。”奥拓先生头也不抬,依然看着地图,“这次回去之后,我们休息一周吧,然后再选一个方向进入沙漠。”

一周的休息时间十分的充分了,阿里亚也不怎样的反对……反正能够有钞票赚的事情,谁也不会嫌弃的——奥拓先生给的价格每次都十分的丰厚。

阿里亚虽然不打算离开这个沙漠,但这并不妨碍他好好地经营自己居住的地方,以及……享乐。

“对了,奥拓先生,为什么这次只有你一个人过来?”阿里亚此时不禁又好奇地问道:“我记得上次……大半年之前吧?你不是还有一群同伴的吗?噢,我有点想念那位谢嘉图教授了,他真是一个风趣又有见识的先生!”

“他们不会再来了。”奥拓先生依然没有抬头……甚至连口吻也没有发生变化,“永远。”

阿里亚顿时愣了愣,不过也没有继续深问下去——永远不要过问顾客太多的事情,除非顾客主动说起……这是作为沙漠想到的守则之一。

“噢,我觉得如果真要让我说一个不喜欢沙漠的地方,那一定是因为这里的信号太差!”阿里亚索性主动地岔开了话题,“该死的,我看的直播居然卡着不动了!嘿,我还等着看这小妞脱衣服呢!”

你看的是什么直播啊……奥拓先生终于抬起了头来,瞟了阿里亚一眼。

但他的眼神很快就发生了变化……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只见前方的沙漠天空,忽然变得暗黄了起来。

起风了,沙子被吹动,宛如大海上的微浪,一浪接着一浪……这是沙漠中风暴出现的前兆!

“不能再往前走了!我们需要马上找个地方安顿下来!阿里亚!”奥拓先生猛然大喝一声。

阿里亚自然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顿时点了点头,随后驾驭着骆驼快走了起来。

奥拓先生此时看着漫天的黄沙,暗自地摇了摇头……人类,果然还是太弱小了,如果换做是【非人】的话,大概对于这种程度的沙漠风暴,根本就不会放在眼中的吧?

他忽然伸手握住了身上佩戴着的某物……那是一件用绳子穿起来的吊坠。

是一块眼睛模样的吊坠——这种吊坠的款式,在这片大地上并不少见,甚至不少的游客都会在附近的集市中买回一点当做是纪念品。

荷鲁斯之眼……这是作为古埃及神话传说当中的标志性的一个符号。

“噢!该死的,这里居然有信号了!!”阿里亚此时忽然兴奋地大叫着,甚至手舞足蹈。

——你还是快点滚出沙漠,去外边的世界吧,外边的世界信号很好的……

奥拓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

……

……

外边的世界实在是太危险了,显然还是里面……【主神计划】游戏中的世界比较安全——毕竟这里有着自己亲手打造的巍峨宫殿,并且自己更是在这里作为【太阴主神】而存在。

是伟大的存在!

于是,从现世当中滚回来的太阴子,在看到了这自己亲手打造的人间仙境之后,顿时就将外边的烦恼忘记的一(自)干(欺)二(欺)净(人)!

至于亚当的后脑勺的问题……什么后脑勺?根本没有!

老道一直都兢兢业业地呆在这里工作着——大哲兄弟完全可以给老道作证!

“大哲兄弟!大哲兄弟!”

飞入宫殿当中的太阴子顿时捏起了嗓子,殷勤地呼唤了起来——他还是让自己变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是他并没有在放置【魔镜】的房间当中看见大哲。

不过,大哲一定没有离开这里——毕竟这座【主神山】说到底其实就是太阴子的一座囚笼!

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主神山】作为它的支柱,而【主神山】需要黑魂使者的存在才不会崩塌——换句话说,太阴子其实是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太久,不然【主神山】将会崩塌,从而导致【主神计划】世界出现恐怖的灾难。

所以,他才会有每工作满了多少小时之后才能获得一分钟休息时间的待遇。

这种待遇从前是没有的……那时候的他最多只是沉迷在这个游戏世界而已,但其实还是会偶尔离开一下,在外边蹦跶的——但自从【蓬莱宝库】的事情完结了之后,就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居然说老道我太能蹦跶,所以不能让老道我在现世逗留太久!”

一边在宫殿当中寻着大哲,太阴子一边忿忿不平地暗自想道:“这恶毒的女人把老道我当做什么了!混世魔王?绝世灾星吗?我呸!老道我这次不也是溜出去了好几个小时!外边发生问题了吗?没有好吗?!”

哼哼哼——!

“噢!天啊!大哲兄弟,原来你在……”

终于,太阴子在偏殿的一处园景当中看见了大哲,以及被大哲用【魔镜】制造出来的一对母女。

此时,大哲正与这对母女坐在了一颗果树之下,拥抱在了一起……小女孩已经在大哲以及女人的怀中沉沉睡去。

看见这一幕,太阴子张了张口,随后皱了皱眉头,愣是什么话也没有再说——他反而悄悄地挥了挥手,让这园景的环境不再改变,而是暂时性地一直停留在现阶段的状态。

不然天会黑,而百鸟也会回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完全的动态的世界。

不会停留……也只能这样暂时停留。

太阴子悄悄地瞄了一眼之后,才不慌不忙地溜了,然后前往别的宫殿当中,随便招来了一些仆人来伺候自己,一边等着看主神山的日落,一边无聊地打着哈欠。

他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眼睛变得惺忪起来——就像是快要发霉的一根老甘蔗一样,里面都开始泛红了。

……

迷迷糊糊当中,太阴子感觉自己好像突然变成小人了——不是身体缩小了,而是回到了年轻,甚至年幼的时候。

他梦见自己在山上放着牛……他家有好多好多的牛,他每日都要出门去放牛,他感觉这是最开心不过的事情。

忽然一天,他看见了天上有人飞来……仙人践踏着飞剑,威风凛凛,他好生羡慕。

突然间,仙人降临在了他的面前,轻轻按着他的脑袋说:你可愿意随我学习长生之法?

他点了点头,随后眼前变成了一片的空白……他就这样被仙人带上了天空,离开了那放牛的地方。

……

师尊……

日落的余晖缓缓地映在了太阴子的眼帘处……映出了一片红来,他打了个哈欠,随后清醒了过来。

看着即将要消失的落日,太阴子忽然轻声吟唱了起来: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

——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他身后的奴仆同样也是【魔镜】创造的,并且完全只听他的命令,此刻奴仆们都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因为【太阴主神】从前曾经说过,一旦他念诗的时候,它们都要哭,并且要死命地哭才可以。

“哭什么哭!作死是不是!哭丧一样!老道我还活着呢!都他吗的不许哭!”太阴子猛然站起身来,对着这些奴仆们一阵的责骂。

奴仆们顿时唯唯诺诺地低头站着,果真不哭了。

“滚吧滚吧!滚去吃饭!不知所谓的玩意!”

奴仆们顿时一哄而散,很快就离开了这个观日台……太阴子摇了摇头,对着那即将完全落下的太硬忽然举起了右手的第三根手指,哼哼道:“你也滚蛋!”

太阳瞬间落入了群山当中……天空只剩下灰蒙蒙的微微亮光而已。

谁人也都不在了。

太阴子才自个儿地坐了下来,然后嚎啕大哭起来,这可真像是一个疯老头。

哭着哭着他就停了下来,胡乱地抹了把脸之后,便是打了个响指……古色古香的观日台顿时变成了现代化的摩登舞厅。

一名穿着喇叭裤,梳着飞机头的男子与此同时出现在舞台之上,唱起了《Always-On-My-Mind》。

……

唱着唱着,一道人影缓缓降落到了太阴子的身边……大哲。

只是此时大哲只有自己一个……那对母女已经被他留在了宫殿的某处当中。他看见了太阴子,几次张口似乎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才尴尬地说道:“老哥,这么好的兴致在听歌?”

太阴子顿时换上了一副热切的笑脸,呵呵笑道:“毕竟老哥我也就这点儿爱好了……大哲兄弟,今天过得如何?”

“很好。”大哲简单地回答道:“她们……”

“老哥我这儿别的不多,就是房间比较多。”太阴子豪爽地说道:“我会划出一个偏殿出来,作为她们平日起居的地方……也会派些奴仆去伺候她们的,大哲兄弟完全可以放心。”

大哲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点了点头,“多谢了。”

太阴子呵呵笑道:“毕竟我们都是给主人打工的,自家兄弟,说什么多谢呀!大哲兄弟,欢迎常来这里……对了,有件事情,老道希望大哲兄弟帮个忙的。”

“你说吧。”大哲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明白人……太阴子上来就这样的热情,自然是有所图谋的。

“就是关于今天的事情,老哥希望大哲兄弟能够保守一下秘密。”太阴子此时正色道:“你知道的,擅离职守这事情实在是……可老哥我天天都只能呆在这里,也确实……你明白的吧?”

“你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那实在是感激不尽了!”太阴子顿时大喜……就知道和聪明人打交道最实在了!

###########

PS1:感谢“忠仆旺财”大佬的白银……给资本主义大佬奉茶!

PS2:至于加更,来日在统计吧(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