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江湖气

与鱼蛋强的相遇,对于大哲来说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夹缝当中碰见人类……没错,仅仅只是人类,而不是超脱者。

鱼蛋强不知道为何,一开始就对自己十分的热情——后来大哲总算是明白了。

鱼蛋强是真的觉得自己和他是同病相怜的人……在听说了鱼蛋强的遭遇之后,他那么轻易地就相信了自己是被人扔进来次元夹缝当中,也得到了解释。

因为在鱼蛋强的身上就真的发生过这么离奇的事情。

“那啥……总瓢把子前辈——”

大哲虽然对于鱼蛋强的这种遭遇颇为同情,但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说话——因为在大哲看来,鱼蛋强这样的遭遇,其实可以用奇遇来形容。

至少在被牵涉进入次元夹缝之前,鱼蛋强只是街边一个卖鱼蛋的……可现在虽然形象不怎么好看,但他的的确确是可以追着一头虚空元魔暴揍。

普通人……怎能做到这了一点?

“兄弟,给面的就喊我一声强哥好了!”鱼蛋强此时呵呵一笑:“你有什么想说的还是想要问的?你刚刚来到这里,人生路不熟的,一定很担心的吧?”

虽然已经是黑魂使者,虽然成为黑魂使者之前还经历了十年的牢狱之灾,但说到底大哲从前也是混江湖出身的……有些江湖气是染上了之后就会一直跟在身上。

“强哥。”大哲想着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同时也是感觉鱼蛋强的遭遇确实有趣……这人也有趣,结识一下也没有坏处,便直接问道:“强哥,你对这个地方熟悉吗?”

“还行吧。”鱼蛋强随意地说道:“一开始我也是完全懵逼的,不过后来运气好,碰到了武藏大师,教会了我不少的事情……怎样,你也看到老哥我刚才暴打虚空元魔的英姿了吧?哦……我们这里管这种怪物叫做虚空元魔,这玩儿还分好几个级别,元祖啊,修罗之类的。”

大哲装作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鱼蛋强刚才说话的时候,用的是【我们】……以及提到了武藏大师。

“强哥,你说的武藏大师是?”

“反正就是武藏大师。”鱼蛋强耸耸肩道:“全名我不清楚,因为他从来都不告诉我……对了,我目前已经拜武藏大师为师,现在是他门下的记名弟子了。”

“这位武藏大师很厉害?”大哲如有所思。

“当然。”鱼蛋强用力地点了点头,“说出来怕是要吓死你的!前段时间我就跟着武藏大大师一起攻打天堂了……没错,就是耶稣住的地方!你想象不到吧?我们真的打到耶稣的老家了!”

“后来?”

鱼蛋强清了清嗓子道:“还能怎样,最后算是不了了之吧?武藏大师这边折了好几个人手,至于天堂那边也被破坏了不少……反正也就是那样子呗,两个帮会约架,最后肯定是谁也没有捞到好处,还弄得五劳七伤。兄弟,你是风门坳二里屯新东风的双花红棍,这种事情不早就看多了嘛。哦,对了,兄弟,你还记得把你扔进来这里的那个家伙长什么样子吗?”

——我为什么要随便捏这个名字出来,总感觉好羞耻啊……还有,为什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不过,鱼蛋强背后的武藏大师和这位大师的组织,居然直接和天堂约架了……大哲对于超脱者的事情所知道的不多,知道的也是听女偶小姐偶尔提起的——但这次从鱼蛋强的口中得知这件事情,让大哲对于超脱者这个组织,多少有些重新认识。

“强哥,难道你有办法找到这个把我扔进来的人?”大哲顿时好奇问道。

鱼蛋强哈哈一笑道:“兄弟,我现在住着的地方,刚好就是这群超脱者的大门。他们要回到自己在这里的屋子,都需要经过大门的……这些时间,我多少也远远看见一些。你给我形容一下,没准我见过呢?虽说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不过最起码也能求个知道不是?”

“为什么不可能回去?”根据当下的设定,大哲此时直接露出了一副着急的神色。

“因为只有超脱者才有本事打开回归现世的通道啊!”鱼蛋强此时叹了口气道:“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夹缝,到底是统领了多少个世界的夹缝,所以如果不是那个将你人扔进来的家伙,外人是很难知道你原本来自哪个世界的……我想,如果知道到底是谁对你出的手,没准我就看过了,到时候给你拉拉关系,没准就能把你送回原来的地方了。”

大哲颇为惊讶地看了鱼蛋强一眼,倒是没有想到这位奇怪的大叔人还挺仗义,当下便对鱼蛋强萌生了一丝的好感。

他想了想道:“强哥,既然还有方法能够回去,那么你?”

鱼蛋强摇摇头道:“我暂时没兴趣回去……其实一开始我是有想过离开这个地方的,但后来想一想,我回去做什么?我回去之后,继续当我的小吃街总瓢把子吗?继续过着没有女朋友的灰暗人生吗?继续在夜总会门口卖鱼蛋看着别人大把大把钞票地往里面扔而自己却连被舞小姐看一眼的资格也没有吗?大哲兄弟啊,老哥我已经三十好几了,还一事无成……而现在有这种绝世机会,你说我舍得放弃吗?我……不要再当一个废物了!”

鱼蛋强这会儿默默地看着虚空的深处……这种神情大哲其实十分的熟悉。

许多许多年前他也有过这样迷惘的时候,一事无成,身无长处,自小就出来混日子,身边兄弟好几个,但大多都是相同level,谁也不鄙视谁,但谁也帮不了谁,穷兄弟最开心的莫过于蹲大排档撸串喝啤酒然后琢磨琢磨着调戏卖啤酒的小姑娘,日子一天天过,好像这一辈子也是这样过,没有梦想。

“强哥,生活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的,起码你还有亲人。”大哲低声说道。

鱼蛋强回头,用着特别悲凉也特别垃圾的眼神看着大哲,“我没亲人,都死光了。”

“这……”大哲特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有些人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而我就家徒四壁?为什么?为什么有些人买一张彩票就能中五百万,而我每期五块钱都没中过?为什么?为什么我长得这么英俊年纪轻轻就要没头发,你们这些死扑街头发居然这么多?为什么?!”

鱼蛋强忽然越说越激动了起来……大概是在这个地方积累了太多的低气压?

大哲下意识拨了拨刘海,安慰道:“强哥,你这不是在这里学会了这一身功夫了嘛,你已经变强了。”

鱼蛋强此时仰天长啸,神情飞扬,“没错,我已经变强了!但还不够强!我还要变得更强!我要成为全村…不对,我要成为全城最靓的仔!我要全世界都开满我的鱼蛋档!”

——所以,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卖鱼蛋啊……

大哲暗地里摇摇头,却借故道:“强哥你一定没有问题的……你不是说还有个师傅,叫做武藏大师的吗?而且这位大师还有他的同伴都很厉害,居然能打上天堂,所以你一定能成功的。”

“那是自然。”鱼蛋强煞有介事地说道:“兄弟,你是当时没有在场不知道,老哥我可是亲眼看见的……我那个师傅,还有他的那些同伴,一顿的噼里啪啦,一扫就是一大片的天使掉下来!天使你见过没有,背后长着翅膀会飞的那种!老哥我特意掀开看了看,天使下面是没有那玩意的!”

“……没有。”大哲摇摇头,“既然这样,那么可不可麻烦强哥你介绍这位武藏大师给我认识认识?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找到回去的路……嗯,还有人在等我回去。”

有人在等我回去,似乎是一个魔咒似的——鱼蛋强此时突然沉默地看着大哲,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真让人羡慕,曾经我也……算了,兄弟你跟我来吧,我差不多该回去了……来,坐我的坐骑吧!”

“坐骑?”大哲不禁一怔。

只见鱼蛋强此时点点头,随后掏出了一个十分独特的笛子——外形有些类似陶笛般的东西,但似乎是骨制。

取出了奇异笛子的鱼蛋强直接对着嘴就吹了起来——奇异的是,这笛子吹出之后似乎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有一股奇特的波动从笛孔中发出。

不久之后,一道黑影出现在二人的头顶之上,大哲抬头看了上去,竟是发现了一直如同巨大化的蚂蚁般的虚空元魔——这虚空元魔的脖子以及四肢之上都被用着简陋的方法添加上了缰绳以及座鞍……锋利的口器之上还给套上了口罩。

“它叫做小小强。”鱼蛋强此时随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原本是一对的,我把母的那只给不小心揍死了之后,公的这只就一直追着我不放。这个笛子就是用它老婆的骨头做的,不管我在什么地方,一吹它就来,方便得很!”

“……是挺方便的。”大哲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说些什么,只是随着鱼蛋强坐上了这只奇特的虚空元魔的背上……话说,他砍死的虚空元魔没有两万也有一万八,但一对儿的虚空元魔倒是第一次碰见。

兴许是正如鱼蛋强所说的一样,他和小小强之间确实存在杀妻之仇……他们才刚刚坐上座鞍,这头虚空元魔就疯狂地挣扎起来。

只见鱼蛋强直接收紧了缰绳,随后不断地敲打着小小强脖子上的缰绳……倒不是什么驯兽的方法,单纯只是暴力地控制这头虚空元魔往前前进罢了。

“兄弟,你要是累了就稍微眯一下,很快就到了。”鱼蛋强这时候客气地说道:“今日我做东,不过这个地方鸟不拉屎的,也找不出来什么好吃的东西,不过上次去攻打天堂的时候,老哥我悄悄地顺了几瓶果酒回来,这一直都舍不得喝呢!这次难得碰到兄弟高兴,回头咱哥俩好好地喝一顿啊!”

或许是鱼蛋强的热情让大哲有些不适应了……他沉默了半响,才缓缓地道:“强哥,你就不怕我来路不明,不是什么好人吗?”

鱼蛋强此时倒是一愣,随后暴力地敲了座下的小小强一下,毫不在意道:“你是不是好人我自然不知道,但老哥我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啊。再说,我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看见的那些家伙,一个比一个凶猛,有一个家伙,我隔得远远就能够嗅到一股快要让人作呕的血腥味道,我想这家伙指定没少宰人。还有,把我带来这个地方的家伙,就在老哥我的眼前,直接将一整条街的人都吞了……我亲眼看见的。所以你说,你不是什么好人,老哥我问你,你杀过多少人?没有八百一千,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恶人没有?”

大哲只能苦笑地摇摇头。

说着,鱼蛋强忽然笑了笑道:“兄弟,所以你说你是双花红棍,老哥我信了,因为我从你眼中看到了一股子的江湖味,这是骗不了我的。所以你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老哥我也不在意……你要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能够告诉你,哪个在道上混的人,心里面没有那么一两块软的地方?人心肉做,做的就是这一两块地方,要是这一两块肉都丢了,眼神是不可能像你这样清澈的!老兄,也不怕你笑话,老哥我这三几十年虽然过得浑浑噩噩,但看人也没有差过的时候,所有我觉得你其实是个好人,那你肯定就有好的地方,这就足够老哥我给你开一瓶酒了……就是可惜没有鱼蛋!唉,我这一手煮鱼蛋的功夫,才是绝活!”

——所以,你到底是有多喜欢煮鱼蛋啊……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对鱼蛋强的好感却一点点地加强着……或许鱼蛋强说得没错,自己身上的江湖气其实一直都在。

鱼蛋强身上也有一股子的江湖气。

所以这大概算是臭味相投了吧……大哲忽然笑了笑,倒是觉得这次干活似乎也没有那么无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