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女人,祸水,我说的!

“还要再来一杯吗。”

“不用了谢谢。这杯就够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了。”红色的灯神这时候双手捧着茶杯,坐在了摆放神灯台子的阶梯之上。

洛老板也端起了茶杯,坐在了旁边,但是看着来时入口的地方。

“外边的那个女人,是你的朋友?”红色灯神这时候忽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洛邱想了想道:“目前是同学关系,刚认识没多久,算不上是朋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来到了沙漠……算是无意中卷入了某个事件,所以最终来到这里。”

红色灯神点点头,或许是因为倾吐了多年以来积压的愤怒的缘故,此时的它看起来已经没有太多的狰狞,甚至显得有些和颜悦色。

它看着洛老板,用着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没有太多的关系就好。我可以告诉你,女人这种生物,是天底下最可怕,最不要的!她们不仅仅会害你,还会抢夺你的一切……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加是如同蛇蝎一样的恶毒啊……这个贱人!!”

啪——!

因为用力过度的关系,杯子瞬间就在红色灯神的手中破碎……它似没有发现般,目光死死地盯着入口前的通道,渐渐有了残忍的色彩——但很快,它便叹了口气,“虽然是个女人,但毫无疑问,我希望她能够通过这个考验,不然下一次,我不知道要等多久。”

洛邱许下了第三个愿望之后,神灯回复,需要等待下一个拥有资格的人出现——以幕墙的情况看来,克劳迪娅将会是下一个人选。

但显然,她能够通过的可能性相当的低。

“就算她能够以意志力通过这个考验,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神灯的承认。毕竟这只是上一个召唤我的人,后来让人修建的考验,比起神灯本身的识别能力,还是有所差别……只是如果能够通过考验,得到神灯承认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而已。”红色的灯神再次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等到将我召唤的人……你,你要是不赶着离开的话,能不能陪我多说说话?”

“当然。”洛老板点点头,只是稍微挪开了一点身子,微笑着说道:“我也想知道更多关于不老泉的事情……如果你愿意的话。”

红色的灯神随意道:“说是青春不老泉,但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神物,反而严格来说,还是一个极为邪恶的东西。”

红色灯神陷入回忆当中,缓缓说道:“那时候,我疯狂地寻找神灯,经过了重重的考验,这不老泉所在的地方,就是其中之一……它所在的地方,有着强大的怪物守护。在那些怪物的面前,就算是最强壮的人类战士,也能够轻易被撕成碎片。当你战胜了这些怪物,最终来到不老泉面前的时候,等待着的还有人性的考验。”

“这不老泉有问题?”

红色的灯神点点头:“它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美好。你如果想要通过它获得青春,就必须要做出祭奠……你需要将祭品投入泉水当中,然后再喝下泉水,才能够回复青春。其实说白了,它等于是将人的时间剥夺了,然后转移给另外一个人——你要一直地保持青春,就需要一直地给它吞噬年轻的生命。而且,并不是你随便往泉水当中丢进去一个人,就能够成功。走进去泉水的人,必须是心甘情愿地做出奉献才可以。”

“一命抵一命,嗯……”洛邱不禁低头沉思了起来。

红色的灯神似没在意洛老板此时细微的表情,“这口青春不老泉实在是过于邪恶,当时的我甚至想要将它毁掉。只是万物有灵,这口泉水既然存在,或许也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不应该破坏自然的规律,所以最终也没有毁去它,只是将它封闭了起来。”

它恨恨地道:“现在想来,我当初真的应该毁掉了它!更加不应该告诉那个巫师……等他可以和那个贱人双宿双栖的!巫师肯定有办法的,让人心甘情愿地走入泉水当中……就像是他当初对我……咦,你走那边去做什么,那没地方坐的呀?”

“我看看这壁画。”洛老板淡然道:“我本身对历史挺感兴趣的,这壁画是了解历史的好机会。”

“哦,这样,那你看吧。”红色灯神点点头,随后热情道:“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没关系的,我就想找个人说说话,这些年来,难得有个人愿意听我说话。对了,你有没有深爱的女人?我告诉你啊,女人这种东西……”

克劳迪娅……还走不出来啊?

幻境当中的,都是想要却没能得到的东西……是可以让人心甘情愿陷入里面的东西——名为欲望的东西。

……

……

“克劳迪娅,长大了之后想要做什么?”庭院中,谢嘉图教授抱着小小的克劳迪娅轻声问道。

“我……嗯……”小小的她看着蓝天认真地思考了起来,不多久之后就有了答案,“我要像爸爸一样,要去世界各地探险!”

“那不叫探险。”谢嘉图教授好笑道:“那是爸爸工作的一部分,是研究古代神灵的由来……探险会碰到很多危险的事情。但爸爸的工作大多数时候都是很安全的。”

“那…那…”太小的她并不懂这些,咬着小手指想了好一会儿,还是坚持地说道:“那我也要和爸爸一样,做研究!”

“要是这样的话,那克劳迪娅就要好好地学习了。”谢嘉图教授将她举高了起来。

四周顿时变成了花海,如梦似幻般。

……

……

通道中,冰冰冷冷,并没有巨大的财富,也没有花海……克劳迪娅蜷缩在了墙壁之下,忽然醒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发现了一些更为冰凉的东西……似乎是水。

她抬起头来,头顶的上方,通道上此时有水滴滴落下来,正好打在了她的脸颊之上。

克劳迪娅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她好像陷入了幻象当中,只是为何会陷入这样的幻想,她却说不出所以然来。

但她却记得自己是跟随着洛邱的脚步,随后失散的事情……克劳迪娅飞快地站起身来,这通道只有一条直路,她只能够顺着通道,一路地往前走去。

不信鬼神,这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的基本修养——立志要成为数学家的她,并不会就这吓到……才怪!

只是她才担惊受怕没有多久,便看见前面传来了光……克劳迪娅飞快地跑向光源——出口!

眼前,巨大的房间,四周有亮起的火光,正中央的地方,两具巨大的雕像就像是守卫一样,中间的台子上,则是放置了一盏模样普通的油灯。

克劳迪娅先是一愣,继而看见了洛邱……洛邱正站在一角的墙壁前,打量着墙壁上的壁画。

“洛?”克劳迪娅试图性地问道:“你?”

洛老板转身过来,看了克劳迪娅一眼,随后脸色泛起了微笑,“路上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你…你等了好久?”克劳迪娅皱了皱眉头。

关于通道上发生的事情,她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记起的不多——她只是记得,自己好像走着走着就睡着了过去。

“没多久。”洛老板摇摇头,转而又道:“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

克劳迪娅露出了疑惑之色,随后指着台子上的油灯,“这…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东西?”

“好像就是通道外边的那些尸体想要得到的东西。”洛老板随意说道:“一盏油灯……没准还是一盏神灯。”

“然后擦拭几下,就会有蓝色的胖子灯神出来给你实现三个愿望对吗?”克劳迪娅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阿拉丁的故事,我知道呀!”

“你要去试一试吗。”洛老板建议说道。

克劳迪娅摇摇头,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东西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要是随便拿起来的话,没准会触动机关!”

洛邱笑了笑道:“克劳迪娅同学,你知道的真多。”

克劳迪娅道:“父亲经常都会外出去探查新出土的遗迹之类。我虽然没有兴趣,但是挺多了,多少也会知道一些……比如说这个放置油灯的台子,很有可能就装有了古代的重力装置,当把油灯拿起来之后,重力就会失衡,然后触动这里的机关。你别看古人的东西看起来简陋,但很多时候,他们对于理的探索,并不比现代人差……他们只是缺乏了归纳,总结出通用的公式而已。”

“很高兴克劳迪娅同学你这么认同古人的智慧。”洛邱轻笑一声,随后在克劳迪娅大惊的目光之下,直接将台子上的灯给提了起来。

“你…你不要命啦?!”

“但比较可惜,这里似乎并没有克劳迪娅同学你所说的……机关。”洛邱提着灯来到了克劳迪娅的面前,“现在,你要擦拭一下它吗。”

克劳迪娅张了张口,迟疑了一下,便将灯给接了过来……她狐疑了一会儿,接着转过了身去,然后一脸嫌弃地用袖子在灯的表面上用力地擦了几下。

洛邱莞尔一笑……大概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事情。

当小时候曾经幻想过的奇迹场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总会这样,做一些长大之后看来,显得相当幼稚的事情。

但神灯并没有任何的反应……没有起反应的神灯,只不过是一盏最普通不过的灯而已。

“看吧,什么都没有。”克劳迪娅转过身来,捧起了灯,摇摇头道:“传说毕竟是传说,只是用来骗小孩子的……傻子。”

洛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看了看四周道:“这里已经是尽头,没有路了……看来只能往回走了。”

“那就走吧。”克劳迪娅点点头,二话不说道:“这里还是危险的,早点离开也好。”

说着,克劳迪娅随手就将手中的灯给塞入了背包当中……面对着洛邱此时看来的目光,她是这样解释道:“难得来到这个地方一趟,却只是找到了这个东西,也不知道好不好,拿回去找人看看,没准是个值钱的东西……就算只是普通货色,当个纪念也不错呀?”

克劳迪娅说得很有道理,洛老板甚至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只是看着神灯就这样被塞入了背包当中,洛老板却好像听到了住在里头的红色灯神咆哮的声音。

仿佛在说:看吧!我都说了!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啊!不是好东西!我说的!!

……

快要走出通道的时候,克劳迪娅忽然问道:“对了,洛,你在通道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比如说,做了一个好长的梦之类?”

“没有。”洛老板摇摇头,淡然道:“你呢,你有吗。”

“忘记了。”克劳迪娅耸耸肩,随后伸了个懒腰,“不过睡着了倒是真的……嗯,睡地板确实对身体不好……啊——!”

她突然便惊叫了一声。

原来是在出口的地方,骤然射入了强光……骤遇的强光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等到眼睛稍稍适应之后,只见这通道前的房间内,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了十多米手持武器的汉子!

那些在沙漠上追赶阿里亚的暴徒们!

啪——啪——啪——!

持续的鼓掌声响起,暴徒们的中间,一名四十岁上下的男子缓缓地走出,似乎是这群暴徒们的头领。

他身上还穿着一件作战服——只是作战服是套在了长袖的白色袍子之上,倒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你们……别过来!”

克劳迪娅惊恐地后退了两步……但不知道为何想起了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便又硬着头皮地走上前来,手有些颤抖地举起了之前在尸体上舔……找到的手枪。

“放弃抵抗吧。”暴徒的头领此时摇摇头:“将你们从里面得到的东西交给我……我可以放你们安全离开这个地方。要不然……这满地的尸体就是你们的下场!”

嘭——!

男子正将说话讲完,便瞬间响起了一道巨响……只见火光一闪,男子发鬓处便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

是子弹……子弹擦过了这暴徒头领的发鬓,而开枪的赫然是……克劳迪娅!

克劳迪娅此时双手颤抖的更加厉害,她甚至想要哭出声来……她其实不想要开枪的,更加不想和十几支步枪火拼,但是在是没有办法!

因为……因为过于紧张的关系,小手枪走火了……

男子顿时怒道:“杀…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