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神与人(上)

耳朵贴这地板,伊本正在凝神静气地倾听着什么……好一会儿,他才爬起身来,快步地跑回到了【守夜人】奥托的身边。

微缩神庙广场之上。

【守夜人】奥托正在整理着他带来的装备——大部分的金属装备因为广场上的强电磁的关系被吸附着,如今电磁已经解除,这些装备自然能够使用。

装备是他大半年前探索绿洲神庙遗迹的时候带上的,后来失陷在太阳之城当中,没有得到补给,这些装备是用一点少一点。

在这个充满危险,并且不知道要困多久的地方,眼看着手中的子弹等等快要用尽,【守夜人】奥托也不得不做最后一次拼命的打算……他可不想一辈子都困在这个太阳之城当中。

他的一辈子实在太过漫长,漫长得他已经走遍了全世界,如今如何能够困在这弹丸之地?

“先生,你在做什么!”

“将剩下的东西全部用了,做一个威力大点的东西。”

伊本自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只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便连连点头,随即连忙说道:“外边的骚动好像停下来了,我听着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简直就好像被巨兽围城一样!”

“停下来也正常,我原本也没有打算能造成多大的混乱。”【守夜人】奥托淡然说道:“只不过是将一只藏在王宫当中的巨兽放出来而已,多死些人,还是能够清理的。”

他口中的多死些人是如此的轻松,伊本却听得后背发凉,这位先生可真是以为冷血无情的家伙。

此时,【守夜人】奥托将背包一扯,便背在了身上,抬头看着前方的微缩神庙,“伊本,如果这次没有办法出去,你就做好一辈子呆在这个鬼地方的准备吧!”

“那你呢?”伊本下意识问道。

【守夜人】奥托没有回答,只是淡漠地看了伊本一眼,忽然说道:“知道吗,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那才是你原本的名字……是原本的你自己。”

“叫什么?”伊本张了张口,“我怎么不知道?”

“你叫做阿里亚。”【守夜人】奥托拍了拍伊本的肩膀,“而且和现在一个样子,也是一个视财如命的家伙。”

这个【守夜人】先生,其实是个脑子有恙的家伙吧……伊本心中暗自猜想。

可就在此时,宽敞的广场之上却突然响起了一道巨大枪声,伊本顿时吓得举起了手来,只见一道人影快步地走入了广场当中,赫然是……公主殿下!

手拿着【神器】手枪的公主殿下此时目光凌厉地盯着广场之上的伊本与【守夜人】,冷声说道:“这里是神庙内部重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守夜人】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似在思考着什么。

伊本则是怔了怔,张了张口道:“你……你是真的公主殿下,不是假扮的那个啊……”

“假扮?”公主殿下一怔,皱了下眉头,才沉声问道:“你见过她?”

公主殿下知道这件事情?

伊本心中顿时一慌,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的他,连忙摆手摇头,“没,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公主殿下却直接再开一枪,子弹打在了伊本的脚下,将他狠吓了一跳,身子也哆嗦起来,“擅自闯入神庙是死罪……我会以王宫公主之名,处死你们两个!”

听到处死,伊本顿时变得更慌起来,下意识就看向了【守夜人】奥托,却见这位【守夜人】奥托此时根本不管,背着背包,转身就往那微缩神庙当中走去。

公主殿下冷哼一声,枪口一摆,就打算再次开枪,只是此时【守夜人】奥托手臂一扬而出,只见寒光闪过,公主殿下手上的【神器】竟被这道寒光打落!

飞到……一把巴掌大的飞刀,竟然精准地击落了自己手中的手枪!

公主殿下顿时心中暗惊对方的这种技术,思考着对策,不料【守夜人】奥托此时却淡然说道:“你没有资格处死我,我并不是太阳之城的人……那么我是,你也不一定有这个资格,你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公主,现在还说不一定。”

“你说什么?!”公主殿下眉头一皱。

【守夜人】奥托却边走边道:“你没有杀死我们的打算,你想要杀死我们,一开始就可以对准我们的要害,而不是警告……你的眼中有着迷惘,你是想要寻找答案的人。没错,你只是想要寻找答案而已。”

“你…你是谁?”

【守夜人】奥托淡然说道:“我只是一个想要回家的迷路者……这里面有人想要阻止我回去,我打算去杀了他。”

“等…等下!”公主殿下连忙叫住。

但【守夜人】奥托却不理,径直走入了微缩神庙当中……伊本留在原地,尴尬地看着公主殿下,随后双脚踮起,悄悄地往一旁溜去——从这里开始,他已经不打算继续跟着这位【守夜人】先生了!

【守夜人】许诺他的财富,他一点儿也没看见,反而小命都快丢了几次……一辈子留在这里?

他本来就在这里长大的,一辈子留在这里又有什么不好……外边的世界充满了诱惑,他想要去,但他也害怕去……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他总感觉自己是一个不愿意离开家乡远行的人,总感觉家乡家许多的牵挂……可明明在太阳之城中,他只不过是一个流离失所,没有亲人的孤儿而已。

“站住!再走一步,我就将你射杀!”

嘭——!

不知何时已经将地上的【神器】手枪捡起的公主殿下,此时又朝着伊本开了一枪,吓得才挪了两步子的他连忙惊恐地举起双手,委屈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

“你,跟我进去!”公主殿下冷声喝道。

伊本感受到了命运的抓弄……结果自己似乎是逃不过进去的命运吗?

……

……

飞行的帷帐很快便抵达了王宫深处的神庙之前,降落下来。

小侍女跳了下来,看了看四周,满脸的疑惑之色:“这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灯都不亮,难道是因为逃难去了吗?”

“女人,你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吗。”红色的灯神颇为随意地问道。

小侍女亚莲摇摇头,“王宫有规矩,我们是不允许随便靠近神庙的……从前这里是有好多白袍卫士守卫的,可是现在一个都看不见了。”

她看到了地上有着许多一堆堆的沙子,不禁想起了那些被巨兽咬死的城里人也是变成了沙子,心中不禁有了某种猜想,可是有觉得这样的想法太过的吓人,连忙摇动脑袋,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

“灯神大人,您在做什么啊?”小侍女忽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红色的灯神此时忽然挖起了地来……红色的灯神此时将神庙外围的地板一块块撬开,随后从地下扯出来了什么,是一根长长的像是绳子一样的东西。

“果然是这里了……”红色的灯神将从地底之下扯出来的绳子在身前直接拉断……只见噼啪的火花电光,在绳子断口处闪动起来。

没有抵达电气文明的世界里面,对于电能异常的敬畏……小侍女亚莲此时脸色一白,连忙就躲到了红色灯神的背后去了。

“这玩儿,整个太阳之城的地下都有,像是蜘蛛网一样。”红色的灯神此时用手指触碰绳子断口的地方,直接就被电了一下,“嗯……挺舒服的。”

它所想将断口直接抵在自己的肩膀之上,随后低声哼哼地叫了起来,“噢……正好可以治一下本灯神的肩硬,不错,不错……女人,你要不要试一下?!”

“不…不用!”小侍女亚莲吓得连连摇头,“灯神大人,我们还要去找公主殿下!”

“哦……也对。”红色的灯神点点头,随后将手中的断绳扔下,嘀咕着说道:“不过电的力量还不够搔痒……地下好像又一个更大的,不知道效果会不会更好一些。”

因为在它的感知当中,这全城的这些黑色的粗线,最终都是汇聚在这个神庙当中的……嗯,有时间抽空去按摩放松一下好了。

灯神再次登上了飞行的帷幕,正打算再次启动的时候,不知为何脸色却突然微变起来……它惊异不定地看着前方的神庙,只感觉一股恐怖的气息自什么当中散发而出。

它感受不到这股气息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或许很弱,不及它的十分之一——但就是这股气息,就像是从金字塔顶俯视而下般,而它则是那匍匐在金字塔中层的家伙,让它心惊肉跳!

“又来了……这种可怕的诡异气息!”

“灯神大人,您怎么了?”小侍女此时好奇问道:“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害…害怕什么!”红色的灯神此时哼哼地说道:“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灯神……对!本灯神是伟大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本灯神害、害怕!坐稳了,本灯神要加速了!”

开玩笑,本灯神怎能让一个女人看不起……女人啊啊!!

……

……

一道,两道,三道……鹰头人身的法老,此时撕裂闪光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终于,最后两道架着雅曼拉娜身体的闪光,也在它的疯狂之下,最终被撕开!

它将血流不止的雅曼拉娜抱在了怀中。

不懂得如何治疗的它,此时只是用手掌捂住了雅曼拉娜的腹部……没有更多的动作,整个儿地静立着。

但神奇的是,雅曼拉娜开始感觉体力似乎得到了恢复,腹部处伤口的痛感也一点点地消失,甚至开始愈合。

但她依然虚弱,需要靠在鹰头人身的法老身上,方才能够让自己不倒。

“好久……没有在父王的怀抱当中了。”雅曼拉娜低着头,呢喃着道:“您有多久没有将我抱在怀中…自从那天晚上之后。”

那天晚上,手中握住王权之剑的法老,亲手将自己的王后杀死……那天晚上,他便没有亲手拥抱过自己。

他说他的双手已经不配再拥抱自己的女儿……他只是一个罪人。

然后疏远,少言,渐渐陌生,见面便是争吵……从那天晚上开始。

“你变成了这个模样。”雅曼拉娜声音带着沙哑,双手捧着了眼前这狰狞的鹰头,“即使如此……不管如何,我都会让你恢复过来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前往外边的世界。”

就是为了这个,才会听从大祭司的劝导,前往神所在的世界,学习神明的知识——那一晚之后,大祭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雅曼拉娜,你要继承你母后的意志,像她一样,在神所居住的世界,寻找拯救太阳之城的方法。

她变成了克劳迪娅,变成了谢嘉图教授的养女,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到太阳之城当中,将外边所学到的东西带回来——她全程保留了一切的记忆。

而另一个……那个通过天秤分割出来的,每次充当替身的时候,都只能够保留一边的记忆——但现在看来,雅曼拉娜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真正的雅曼拉娜,还是克劳迪娅。

或许在这十年来的一次又一次的互换身份的过程当中,她早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

就像是整个太阳之城的居民,就像是父王,就像是幕后……自己也一直都在大祭司玩当中,充当他制作【器】的素材。

她忽然感觉到那倒在地上,软烂如泥的男人是如此的可怕——比城外的巨兽更加的可怕。

地上……地上?

雅曼拉娜猛然一惊,只见原本应该瘫倒在地上,全身骨折的大祭司,不知何时已经爬出……爬到了【善恶的天秤】的面前!

“你!”雅曼拉娜大惊!

惊讶于大祭司这种恐怖的毅力——到底要怎么强大的意志,才能够拖动这幅全身没有一块完好骨头,胸腹甚至被刺穿的身躯?

地上是一道恐怖的血痕……他爬着而来,便拖着这一抹血痕而来。

鹰头人身的法老,感觉到了雅曼拉娜的异动,便一转头——看着地上正将手伸向【善恶的天秤】的大祭司,目光便是一闪。

“雅曼拉娜……你觉得我是哪个……”

大祭司却朝着雅曼拉娜露出了一抹微笑……鹰头人身的法老也在此时出手,它嘴巴一吐,一团烈火便直接自口中喷出!

大祭司在火焰到来的瞬间,忽然怒吼了一身,将天秤握起甩出——在狂怒的笑声当中,大祭司的身体便被烈火焚烧成为了灰烬……瞬间!

被扔出的天秤,此时直接撞击到了远处的一个容器柱子当中……容器当中,所安置的,赫然是与大祭司一模一样的人体!

或者说,这才是被【善恶的天秤】所分割之前的本体。

圆柱容器当中的大祭司……谢嘉图,忽然睁开了眼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