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零二章 没有对错

李子峰后来还是被带走了。

没有任何的阻拦,两保镖一左一右地把李子峰夹了起来,直接送去了检察院。

看着李子峰被送走时候一脸的失魂落魄,程亦然默不作声。他还在想着他最后说过的那句话。

它们太重,重的让他无法承受,让他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洪冠。

哪怕他从成云的口中得知,洪冠其实此时此刻就和他同在一个地方。上楼和下楼,洪冠在上而他在下,而他却没有勇气去爬那短短的楼梯。

没有这个资格吧。

“真的不打算去见见吗?”钟落尘忽然在程亦然的身边轻声问道。

“暂时……”程亦然摇了摇头。

他感觉这次车祸对他来说是一件最糟糕透顶的事情——所有事情都急转直下,发展到了一个他想象不到的地步。

“那行吧,就按照你的意思。”钟落尘也没有打算勉强,“安排你换一家医院,然后让洪冠继续呆着,也不暂时不向他提李子峰的事情。我会让成云安排好的。”

面对这样宽厚的老板,程亦然也不免说了一声谢谢——哪怕他知道钟落尘所看重的只是因为自己是那个地方的顾客。

但人有千面。

比如李子峰,比如他自己。可到了钟落尘……

试问,又有几个能像钟落尘这样的冷静和从容?

“洪冠,在我没醒过来的时候,真的来看我了?”程亦然忽然问道。

钟落尘实话实说道:“他应该还是打算遵守和李子峰签过的协议。离开之前还特意地叮嘱过我不要告诉你他来过。不过现在,也没有必要隐瞒。”

程亦然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钟落尘此时却忽然眯着眼道:“不过,我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洪冠好像也能够用你的这把吉他。”

程亦然猛然抬起头来,“你确定?”

钟落尘点了点头道:“至少在我看了,近距离的效果一样,但是否也能够达到吉他的最大距离,我暂时不知道。但他为什么也能用,你不觉得好奇吗?”

“让我……静一静。”

“别太久。”

……

……

鬼婴敲了敲门,走进了宠物医院的办公室,恭敬道:“龙大人,舒小舒一家已经安顿好了。按照您的吩咐,给她吃了些安胎的药,现在都睡过去了。”

还是那一身职场气息浓重的女式黑西装的打扮,龙夕若看着面前的家伙。

刚刚醒来的奶酪,神情凝重的小江还有闭目养神的龟千一……“奶酪,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你养着的这个宠物到底是什么来历?”

后来听鬼婴说,那个中了毒针的妖怪当场死亡,甚至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奶酪第一次看见铁哨所带来的伤害性。

“我……我不知道。”奶酪摇了摇头,“我只是偶然间碰到了铁哨。但是……但是,铁哨一直都很乖,它……它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失控的。”

“我不在乎它失控的原因。”龙夕若摇头道:“我在意的是,它显然具有危险性。被它毒杀的那位,也算是精英,快三百岁的妖怪,却让一毒针直接灭杀……还有,在空地下面所找到的那一堆残骸。可想而知,放任这东西存在的话,不管是对妖怪来说,还是对人类来说,都相当的危险……它不挑吃,你明白吗?”

“我……”奶酪低着头。

理智告诉他,龙夕若说得没错……可他也明白,如果铁哨落在龙夕若手上,恐怕是没有活的机会。

哪怕不是龙夕若,而是鬼婴——奶酪能够感受到鬼婴那身上的杀机。

“还有追风的事情……”龙夕若此时皱了皱眉头,“这事情是相连的,而且同时造出魔化的追风和发狂的铁哨,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奶酪却忽然道:“龙大人,如果……如果铁哨能够安稳下来的话,您能不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到了来自鬼婴的一道冷哼的声音。这让奶酪瞬间把想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之中,只能道:“我……我想去看看我妈妈。”

龙夕若挥了挥手。

小江此时也连忙道:“龙大人,我也去陪陪奶酪吧。”

见这俩小妖怪离开,龟千一这才睁开眼睛,缓缓道:“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年头怎得如此不让安生。”

龙夕若沉吟着道:“这叫做铁哨的东西……怕是智慧不低。”

龟千一抬头看来道:“怎说?”

龙夕若道:“你想,既然空地之下至少有数十以上的骸骨,就算刨除掉其中几具是妖族的,剩下的都是人类……但却没有引起人类社会的恐慌。你说呢?”

龟千一点头道:“这古怪的东西,或许很聪明,一直寻找的猎物都是没有身份的人,或者是独居的人,甚至是流浪汉……是那种即便忽然消失了,也不会让人注意到。还有它那些古怪的能力,都不是任何一种动物成妖所具有的。”

鬼婴此时淡然道:“它甚至没有妖气……或者说,能够把妖气完美地掩藏,躲过我的追踪。”

龙夕若咬着指甲道:“但至少也能证明,这家伙天性谨慎,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真的像是老鼠一样。”

“铁哨对奶酪似乎有种特别的在意。”龟千一道:“当奶酪被擒的瞬间,这东西想着的显然是要救他……龙大人,也许我们能够利用这一点,引诱这东西出来。”

龙夕若一怔,皱眉道:“你是说,用奶酪做饵?不行,这有违我的原则。”

“大人,事急从权。”龟千一正色道。

就在此时,一名黑西装的妖怪男推门走来,一个鬼婴就足够让他恭敬,然后还有身份地位更高的龟千一和龙夕若,他只能带着三份的恭敬,站得笔直道:“大人!我们找到追风的下落了!”

“在什么地方?”

“他现在就躲在一座叫做‘韵琴’的大楼的天台上!”

龙夕若听罢,直接站起身来,吩咐道:“备车,马上出发,我要亲自见见他。”

龟千一却使了一个眼色,示意鬼婴和妖怪男先行出去,这才看着龙夕若道:“龙大人,您不能去……您忘记了追风身上恐有能够操纵妖怪的东西了吗?”

龙夕若却正色道:“追风变成如今的样子,当初也有我一份的责任……既然是我的责任,我就不会逃避。”

龟千一知道劝阻无用,于是便叹了口气,无奈道:“老朽知道了,请让老朽紧随在您身边卫护吧。”

“不,有鬼婴跟着就行。”龙夕若忽然道:“我有另外让你去的地方。”

“不知去哪?”

“你给我去见见相柳。”龙夕若眯着眼道:“给我问些话……”

她轻声地对龟千一仔细地吩咐着什么。

……

……

城市阴暗的角落之中,一根手臂从角落的地方露了出来。

但手臂的主人此时却已经了无生机……或许说,死得不能再死的模样。他的身体,尤其是腹腔的地方已经被挖空,而眼神早就定格在绝望和空洞的瞬间。

在他的身上,铁哨低着头,一下一下地吞食着他的内脏。

但尽管是吞着东西,它却还依然地和什么在交谈着……那道奇怪的声音。

“你说……他感到安心?”铁哨吞食的动作慢了一些,不解地问道:“之前那些被我吃掉的家伙,都是相当害怕的,为什么这个反而安心?”

“很奇怪吗?”那声音缓缓道:“他被这城市抛弃了,一个人没有目的地生存着,而且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病痛。他没有钱来买药去治理身上的病痛,每日都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至于社会上的那些福利机构,那些好心的人……嗯,会有人偶尔施舍他一些物质上的东西,却从来没有人想过治好他的病。死,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死怎么会是解脱?”铁哨的动作又恢复到了原来的速度,“我不懂,我就不会让自己死。谁要杀我,我就杀谁。”

“嗯,你没错。”那声音轻声道:“生物本来都这样。”

“你认为我是对的?”铁哨忽然问道。

“你是没有错的。”那声音还是这样的安静,但却突然道:“嗯……今天就到这儿吧,有人来找我了。”

“等一下!”铁哨抬起头来,却在没有得到回应……这声音还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

俱乐部之中,老板在女仆小姐的伺候下更换好了衣服,坐了下来,轻笑道:“程先生,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情,来找我呢?”

那坐在洛老板面前的,赫然是头上还缠着绷带,脸色并不太好看的程亦然。

这是他第三次面对着这个神秘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