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三十四章 伪装者

监视的录像之中,只是突然地看见这个叫做‘钱国亮’的男人忽然出现在了镜头之前。

此时的他身上已经中了致命的伤害,只能够一边地扶着墙壁,一边地朝着上甲板的楼梯走去。

“奇怪,只有这一段吗?”马sir在这里皱着眉头。

沐恩礼淡然吩咐道:“再找找看。”

负责监控台的员工便飞快地开启了全部的屏幕,各个时间段都回放起来,最终员工无奈地道:“船长,都找不到,只有这一段。”

马厚德在这里来回地走来走去,“不可能只有这一段……如果找不到,就只有两种可能。”

“马警官,哪两种可能?”沐恩礼问道。

马sir停了下来道:“一就是有人悄悄地改动过了这些录像……但这应该不可能,出事之后我们马上就来这里,凶手应该不会比我们更快。”

“除了我们之外,有没有人事前来过?”老船长这时候忽然问着监控室内的人。

只见众人摇了摇头。

马厚德便道:“那就剩下一个可能了……这个死者钱国亮,有本事躲过那些监控的镜头。”

“这……不可能把?这些监控镜头都是前两年才撞上的,几乎没有死角才对。”员工下意识道。

马sir点点头道:“没错,这些镜头覆盖面足够广阔,无论怎么躲都不好躲过,尤其是这家伙快死了,更加没有心情去躲过这些镜头。他反而应该让自己被发现才对……看他朝甲板的位置走去,分明就是想要求生才对。”

“那就奇怪了……难不成这家伙是鬼啊?”员工下意识道。

“要相信科学!”马厚德重重地道:“富强,民主……十六字真言送给你!”

可话虽然这样说,这死者又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在走廊上的……马警官不由得反复又反复地看着这一段的录像。

“船长,找到这个钱国亮的登录信息,还有入住的房间了。”一名船员此时急忙地走了进来。

“把信息给我。”马厚德伸手直接提了过去,接着二话不说就道:“现在带我看这个人的房间看看。”

众人离开了中控室,马厚德路上便打了个电话,“林峰吗?直升机还没准备好吗……你先给我查点东西,记住了。死者,钱国亮,职业是工程师,身份证号码是……”

“我知道了,马sir,我这就查!”

……

……

沿着登上甲板的楼梯一路走下,能够看到伏在墙壁上那些一个个清晰而又触目惊心的……血掌印。

任紫玲却脸无惧色地一路地看了下来,边走边思考着什么,梨子跟在她背后,吃着棒棒糖。

“话说,梨子,你居然还能吃零食……你都不害怕吗?”任紫玲好奇地回过头来。

“因为有任姐你在啊,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梨子眨了眨眼睛道:“而且吃甜食,可以稳定情绪欸。”

“呵,高帽我不带。”任紫玲耸耸肩,“不过,这家伙怎么会想着往甲板上走?”

“大概是想要找人帮忙之类?”梨子想着道。

任紫玲摇摇头:“换了是你,要是受这么重的伤,难道还会千辛万苦地爬楼梯啊?打个电话求救不是更快?”

“刚刚马警官不是检查过,这个死者身上什么都没有了吗?”

任紫玲点点头,“问题就是在这里了。你说凶手想要杀人,拿走他身上的东西什么的也说得过去。问题是,凶手为什么不知道等人死透?”

“逃掉了之类?”

“你连人家的东西都拿走了,还胸口插一刀,你还能让人跑掉吗?那到底是有多战5?”

梨子吐了吐舌头。

这时候,一名船员忽然出现,喝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封锁了,请离开!这里已经不是观光的地方。”

任大副主编却一瞪眼睛,转身就叉着腰道:“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船员老实地摇了摇头……鬼知道你这个女人是谁啊?虽然说身体挺好的……

任大副主编顿时切换到了泼辣模式,指着这船员的道:“白痴!你难道没有看见我刚刚和那位马警官是一起的吗!现在马sir去了中控室调查,我们当然是要留在这里侦查现场啊!你是想要碍着我们办事吗!”

船员顿时大惊,连忙站直了身体,“对不起对不起!我这眼神不好!您请您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于是任大副主编便看着这船员道:“你去跟你的同事都说好了,守着附近,不要让闲杂人等乱闯!”

“知、知道了!我这就去!”

见这船员走着离开,任紫玲才转过身来,朝着梨子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你高兴就好啦……梨子还是默默地吃着自己的棒棒糖。

“奇怪,这手印居然在这里就消失了?”

任紫玲和梨子来到了走廊转角的位置,看着手印就是从这里凭空出现的……这里的地上到也是有一些血迹,可是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发现。

梨子敲了敲四周的墙壁,也尝试推着四周的房间,摇摇头道:“墙是实心的,至于房门锁上……门把上也没有血迹欸,难不成是……”

梨子下意识地朝着头顶看去,任紫玲也几乎同一时间看着血迹所对应的上方的走廊天花板,直接开口道:“梨子,蹲下!”

“干嘛?”

“不踩着你,我怎么往上爬?”

“……任姐,你多重?”

“叫你蹲下啦!!”任紫玲在梨子的脑勺上用力地拍了一下。

……

……

“就是这个房间了。”船员领着众人来到了死者钱国亮的房间门前。

马厚德直接道:“有备份钥匙的吧?开门。”

船员连忙地点了点头,直接掏出了后备钥匙,把这房间的门锁打开,真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让马厚德拉住,“你们,站两边去。”

说着,马sir也贴在了房门的旁边,先是轻轻地把门推开了一丝,等了一会儿之后,才大力地门全部打开。

“有人!”

众人只见,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此时正被绑在了房间的椅子上,低着头像是昏迷了过去。

马厚德打量了这房间一眼,便吩咐道:“叫醒这个家伙,另外再找找房间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线索之类的留下来。”

于是一名船员便自告奋勇地靠近到了这被绑着的男人的面前,用力去摇晃这个家伙,“醒醒!先生,醒醒!醒醒……马警官,好像叫不醒啊?”

马厚德白了一眼,“像你这样,能叫醒才怪……让我来吧。”

只见马sir那这个杯子装了一杯水走到了这男人的面前,众人目光炯炯地看着这位警官……马厚德却忽然道:“你们,都转过身去,什么都别看。”

众人下意识地看了看老船长,只见老船长摇了摇头,自动自觉地转了身去,众人唯有跟着。

马sir这会儿才含着了一口凉水,然后伸出拳头,重重地敲在了这男人的独自上,然后用力地射出……口中的水。

射了这个男人一脸!

只见这昏迷的男人眼皮跳了几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飞鹰睁开了眼睛,先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接着便骤起眉头起来。

这些人什么来路……还有,为毛感觉肚子像是被河马踩过一样?

还有脸上为什么湿漉漉的……好难受!!

“你……你们是什么人?”飞鹰‘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众人,“你们……你们想要对我做什么!为什么绑着我!”

马厚德这种嘴脸见得多了,正想要提问的时候,电话便响了起来——来自林峰的电话。

“马sir,你让我找的人找到了,钱国亮,身份职业公司,全部都对上了。不过……这个钱国亮现在人在澳洲,我刚还和他联系上了,根本没死啊?”

“什么?没死?”马厚德一脸愕然,皱着眉头,下意识地看着这个还被绑着的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