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一十章 约定

半妖,顾名思义,只有一半是属于妖怪。

而又因为身体拥有一般是属于人类的关系,所以自诞生之初就更加接近人类的模样……才没有?

大部分的半妖都可以用歪瓜裂枣来形容,甚至极端的更是长得不人不妖,顶着一副惊悚的皮囊行走,致使人类害怕,而纯妖族更是不打算接纳——毕竟大部分的半妖之所以会诞生,原因都是因为控制不了下半身的妖怪们的关系。

想要让仅仅只是为了发泄而和人类交合,最后意外地剩下后代的妖怪负责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痛!痛死了!死女人,你就不能轻手一点?”

身穿着红袍的半妖此时极为不满地盯着面前比自己还矮了一个头的女巫。半妖少年内心正以妖怪打量人类时候的观点而嘀咕道:太小了,没有多少可以吃的肉。另外虽然十分的细鲜嫩,不过恐怕没有多少的咬劲……为什么会这样的瘦?大概不怎么好吃的了。

尽管,半妖少年从来没有吃过人妖。

“要不是看在你帮我击退了那只蛤蟆的份上,我根本不打算帮你治疗。”

比半妖少年要低了一个头,看样子恐怕才十岁多点……或者十一岁的小小巫女脸上稚气并没有褪去,可是说话却老气秋横——这让半妖少年恨得牙痒痒的。

可是没有办法……他打不过她!

明明才只有十岁半!见鬼了!!

作为半妖,他已经见过了十六次的冬雪……只要度过来年的春天和樱花的季节,那就会迎来地十七次的冬雪了吧?

“那只蛤蟆还会再来的。”半妖少年显然不愿意在小巫女包扎伤口的技术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转而关系另外一件事情。

在面前的这座古老的神社之中,隐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让半妖的妖怪血脉彻底觉醒——当完全地觉醒妖怪血脉之后,半妖少年就可以真正地称之为妖怪的少年。

这是他生来的梦想——那只蛤蟆似乎也是有着同样的打算,所以那只蛤蟆来袭了。

要不要趁着这个小巫女和那只臭蛤蟆交战的时候,趁机把神社之中的那股神秘的力量夺走了?半妖少年看着那正在用捣着草药的小巫女,一丝邪恶的念头渐渐地滋生着——怎能够算是邪恶?他是妖怪啊……尽管只是半妖。

“你一直都居住在这个地方吗?”半妖少年忍不住皱眉问道——这个巫女实在太小了,一个人居住在这样的神社之中,不会显得太过空旷吗……“你的亲人呢?”

“你的问题太多。”小巫女扬起了,最后把捣碎的草药压在了半妖少年手臂最后一处的伤口上,然后颇为嫌弃地用白色的布条卷了几圈,“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来。不然我就会将你杀死。”

但一点也不可怕……果然还是因为太小了点,就算那么努力地装出一副冷漠的表情。

不过……虽然真的很小,但是浑身散发着的灵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半妖少年不得不退避三分。

“我……我还会再来的!一定会得到这里的力量,成为真正的妖怪!你看着吧!”半妖少年从神社仓惶地逃离。

春去秋来。

第十七次的冬雪,半妖少年再次来到半山腰的神社前。小巫女又长大了一点,高了一点,但还是一样的瘦。

自觉已经便强了不少的半妖少年躲在神社之外窥视着,小巫女正跪坐在神社之中写字和读书,似乎太过专注了,居然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好机会!

半妖少年一脸兴奋之色。他知道神社的大殿正中央就供奉着那股神奇的力量!趁着小巫女不在这里,半妖的少年轻松地来到了神台之前。

但半妖少年似乎没有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拥有如此强大灵力的小巫女,怎么会对守护之物如此的大意?

神台前布置了许许多多暗藏着的咒印。

当小巫女放下了手上的书来到神社正厅的时候,半妖少年已经落入了陷阱之中,动惮不得。

“又是你。”小巫女皱了皱眉头:“我说过,你要是敢再来的话,我就会杀了你。”

半妖少年疯狂地挣扎着,露出了狰狞的獠牙,这小巫女说要下杀手,那就真的会下杀手。因为听说那只蛤蟆已经被诛杀了——尽管传说蛤蟆是长寿的一族,但终究还是会死亡。

可半妖少年始终是无法挣脱来自小巫女布下的陷阱的束缚……面对着小巫女搭在长弓上的箭头的瞬间,半妖少年突然放弃了挣扎……死亡,或许是另外一种的解脱。

“你想死?”小巫女手指缓了一缓,并没有松开紧扣的弓弦。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死女人,要杀就杀!”半妖少年瞬间咆哮起来。

小巫女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想要得到神社供奉着的东西?”

半妖少年说,他想要成为真正的妖怪。

小巫女解开了束缚,说让他离开,下次不要再来。

“我还会再来!”半妖少年逃之夭夭,最后在山下发出了愤愤不平的声音,“亲手打败你!让你心甘情愿地把东西交给本大爷!”

别来了,小巫女在山上默默说道。

……

又春去秋来,半妖少年的第十八年立冬。半妖少年的脸上出现了一道伤疤。一年的磨砺,他自觉已经强大了许多。

小巫女依然还在那神社之中执笔写字读书,冷冷清清。

“死女人,这次本大爷一定会……啊!”

半妖少年这次被从神社上直接扔了下来——正确来说,是从长长的石阶上一路滚落。但他依然不打算放弃……那么就外出再修炼一个月吧!

“死女人,这次本大爷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啊!!”

滚落。

“死女人!我这次一定会把你……啊!!!”

滚落。

“死女……啊!!”

滚落。

一次次,似乎比磐石还要坚韧。

滚落……

……

“求你,把神社的力量借给我,只要我能够成为真正的妖怪!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终于,半妖少年在神社面前低下了头,身上的菱角好像早就在一次次的滚楼梯之中被磨平的干干净净——他真的打不过这位神社的守护巫女。

“你为什么那么执着想要成为真正的妖怪?”小巫女微思着问道。

“那个家伙……”半妖少年咬牙切齿道:“那个家伙,无论如何,我都要打败他,让他在我母亲的面前认错。为了这个目的,我可以放弃任何的东西!”

“母亲……”小巫女皱了皱眉头,“你的妖怪之血,来自父方?”

半妖少年偏着头,“他叫犬神将。我母亲是被他掠夺走的。生下我之后,就把我们抛弃掉。只是因为我母亲不过是作乐的工具……只是因为我无法继承真正的妖怪之血,只是一名半妖!甚至见不得光……甚至连累那家伙让别的妖怪取笑!”

小巫女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身上有太多的血腥味,让你成为真正的妖怪,只会带来更多的死亡。”

“我杀的都是只懂得掠劫的强盗和妖怪!”半妖少年直视着面前的小巫女,“我从来没有吃过人!”

“那好吧。”小巫女淡然道:“你去杀一百只作恶的大妖怪,另外再搜集一百本不同的古籍送来,我可以答应帮你成为真正的妖怪。”

她给了他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百只的大妖怪可以从残余的妖气判断出来,而一百本不同的古籍……算不算,其实也是她说了算。

“一百只大妖怪,一百本不同的古籍……”半妖少年咬了咬牙,毅然转身离开,“一言为定!”

又一个月后。

半妖少年得意洋洋地坐在神社前的空地前,把讨取的三只大妖怪的遗物,以及十多本的古籍就那么放在了地上,“说话算话!我做到了!”

“还有九十七只大妖怪,八十六本古籍。”小巫女淡然地扫视着半妖少年的‘战利品’。

“什么!明明应该是剩下把八十五本才对!”

“有两本是重复的。”小巫女摇了摇头,“你不识字吗?”

半妖少年几乎咬碎了牙齿,最后扬长而去,“一个月后,我再来!”

小巫女依然摇摇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东西,默默地收拾起来……把大妖怪留下的东西拿去净化,然后捡起一本本的古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这里就像是一个藏书室,纸和墨汁的味道……她身体仿佛也沾染了这样的味道。

小巫女开始阅读着自己所没有度过的古籍,忽然低头露出了一丝微笑……她对于外界的认识,见闻,全部来源于这里的书籍。

书的世界,浩瀚如同海洋……下次,他带来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奇妙的世界?

小巫女悄悄地在白纸上写下了半妖少年的名字,那是娟秀清丽的字。

【犬夜叉】

……

……

追风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他是侧身之后不小心从树枝上掉落来的。对于为什么会选择在树枝上睡觉,追风一直想不通——大概就是这身体的爱好?

不过,好像发了一个梦……作为旁观者。大概,是这幅身体原主人的一点记忆的残留?

“……这是什么东西?”

追风疑惑地盯着地上的某样东西——就在他从树上掉落来的这个地方的正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着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追风并不陌生这样的用丝带绑好的盒子……可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就算是睡着了也好,也应该没有人来过。至少嗅觉灵敏的他,此时就嗅不到任何一点的异味。

追风皱了皱眉头,于是直接把这盒子捡了起来,用力地摇动了几下之后,感觉里面似乎是空的,什么都没有,不禁更为的奇怪。

他最终没能忍住手,简单粗暴地直接撕开了这个盒子,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仅仅只是在面前出现了一团似虚似幻的奇异气团……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半透明的白色的光球。

“什么鬼?”

追风挠了挠头,伸手把这个气团搓圆按扁……倒是有种停不下手来的感觉。然而当他把这奇异的光团扔在地上的时候,这东西却会自动地飞回到了他的身边,甚至当他用力地把光团扔出老远,这东西居然还是会马上回到他的面前,似乎是打算就这样赖定他了。

“这东西……”追风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把这光团抓在了手掌心之中……有种奇怪却说不清的感觉。

“算了,不管了……还是去找紫星吧。”

追风直接跃上了一棵大树的树顶之上,然后眺望起来——让他奇怪的是,明明已经看见了早稻村的那块石碑了,可是他没有在附近看见有类似村子的地方啊?

……

……

长门家是家规十分森严的小地方豪族——当然,这样的豪族放眼在近藤家的所有采邑之中,可能就是芝麻般的大小。

长门家一众的直系都已经危襟正坐,正准备一天的午食。

长门慎二与长门三郎对视而坐着,而在正首上方的位置上,空出来的位置则是长门老爷的专属,旁边则是长门老爷的妻子。此时,长门老爷的妻子已经在了。

下方,分别从长门慎二与长门三郎开始,则是各自坐着长门家的各人——有长门老爷的妹妹长门喜子,以及入赘的女婿坂本凉太,长门喜子的儿子坂本太一以及儿媳,对边上,则是年纪最小的长门鹤子。

一家人默不作声,即便是面前已经摆放满了食物,而食物恐怕已经凉了,都没有动一下——因为长门老爷还没有到来。

先于家主进食,这是藐视家主权威的行为。

长门家的女主人已经年老色衰了,此时低垂着眉头,静静地等候着……当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的时候,才连忙地站起身来,为丈夫长门老爷拉开了门,伺候着他坐了下来。

等到长门老爷坐下,看了一眼在座的各人,最终看到了最末端的长门鹤子此时额头上包扎着布条的时候,皱了皱眉道:“怎么回事?”

“好像是鹤子在庭院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倒,磕到了头。”长门老爷的妻子此时低声地说道。

“我记得是阿绣照顾的吧。”长门老爷淡然道:“回头领一次家法。”

始作俑者的长门慎二此时目不斜视。长门老爷说罢,便挥了挥手,众人才开始进食……长门家才开始进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