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它类型 > 先驱大骑士 > 446

“你的意思就是说,倘若今日我陪你上街,你却是答应实现你的承诺。”修斯为求确定,还是问道

妹喜见修斯竟是这般可气的语气和神情,心中怎能好受的起来。

“嗯...那样看你今日的表现了。”妹喜幽幽地说道,她不明白,为什么修斯对自己的态度就像是个烫手的山芋一般,急于想要将自己转让出去一般,不过,妹喜这话倒是又是给自己留了余地。

“好,我答应你。”修斯虽然知道妹喜是在给她自己买后路,但还是一口答应,妹喜先是一喜,暗想自己又是得逞了,但是看了修斯那表情,以为修斯并不清楚自己的意思,那么就是说,修斯正是那般想要甩开自己,当下心中一想,小脚便是猛的跺了跺,俏脸气呼呼地,却也只能无奈。

修斯是说完,没给妹喜反应时间,便是率先走了出去。

妹喜又是俏脸一板,倒是那小巧嘴巴微微上翘,看着修斯的背影,鼻音哼哼着,跟了上去。

修斯心中却不是如同妹喜想的那样,只有妹喜这般答应就此不再赖着修斯就答应她陪着她出去转悠,而是,修斯自己心中却是也有着目的。

当初他来邓地的目的是什么?他不会忘记,如今自己在邓地却是有了一个身份,安定下来,那么,现在就得去找找当年修家的旧宅了。

这么十几年来,修斯却是清楚的记得那修家旧宅的地址,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邓地却是另外了一番模样,那修家旧宅是否还在?

妹喜虽是心中极为不满修斯对自己的态度,但是想想,此刻自己却是可以与修斯独自上街,倒也是显得几分喜滋滋地。

邓地繁荣不再多言,修斯没有这般心情欣赏着这一切,只是身后那妹喜却是再次回到那小女孩般的心性,和前几天的那般和皇浦沉香以及欧阳诗诗长相斗气之时,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妹喜姑娘,你能够不要这般随处看行吗?”修斯心中急切,却是不能够将这妹喜就此落下,于是不耐烦地说道

“上街本来就得转悠,哪有只是像你这般呆子一般在大街上只顾着走却不随处看看的人啊。”妹喜辩驳道。

修斯当即便是无语,看了看妹喜,又是瞪了两眼,却是无奈,猛出了一口气,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妹喜见修斯在自己面前吃瘪了,倒是不由俏脸一得意,吐了吐小香舌,冲着修斯的背影扮了个鬼脸,那几分女子的可爱尽显无疑。

“来哦,来哦,来看看泥人哦。”商贩对着大街吆喝着叫卖,只是这声音却是有些熟悉。

修斯立马便是听出来了,暗自苦笑,今日怎般又是碰上这捏泥人的商贩,暗道,希望这妹喜今日别想着还要花自己的银子才好,修斯不是铁公鸡,但是绝对不想银子花在这般毫无用处的地方。

可是让修斯顿感无语的是,那妹喜却是如同修斯想的那样,又是喊了起来。

“修斯,快过来,快点过来啊!你看,这又有一个泥人和你很像。”

“又是有一个?”修斯一听当下几乎晕过去。

回转身子过去,却是定睛看去,胸口一阵气闷,还真是如同妹喜说的那般,只见此刻地妹喜却是早已将那泥人捏在了手中把玩,修斯顿觉不爽。

他现在很是怀疑,这商贩究竟是不是故意这般将泥人捏成自己模样,心中顿时浮想联翩了起来,但看着商贩那般如春天般的笑容,修斯恨不得立马掀了这人的摊位,但本着为人处世低调的原则,却是勉强按捺住心头的冲动。

“修斯,你给我买下吧。”妹喜却是可怜兮兮地看着修斯说道

修斯虽然对妹喜不感冒,但是还真是禁不住妹喜这般表情,只是他有时不明白,对于皇浦沉香自己却是能够狠得下心来那般争对。

修斯虽然是一百个一万个不情愿,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朝着袖袋内的那些银两伸出了罪恶之手。

“下次不要在这里摆摊了。”修斯多给了些钱,当下便是瞪眼那商贩说道,心中还不忘补上一句,以后还让我看见,见一次打一次。

那商贩此刻是只认得这银两,头是点着跟小鸡啄米一般,却是耳中没有听进半分,心中寻思着,要是以后,这姑娘每次都和这少年来一次,那自己这辈子不是靠着这两人就发达了,心中盘算着,以后是不是在二人特定的地点出没才好,尤其是这女子,生的漂亮,更加让自己开心地是,能够帮自己赚银两,此刻是恨不得将妹喜给供奉起来,早中晚都有一炷香孝敬着。

“唉!我记得上次你已经买了一个。”修斯刚刚将银子给送出去,这下就是后悔了,心头猛醒,问道

妹喜得意一笑:“是又怎样,你看这个泥人多像你,我有一个还不够。”说话语气很是柔情,那双眼眸也是特意看向了修斯。

修斯自是避开,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谈这方面的问题,他不是榆木疙瘩,怎会不明白妹喜心中所想,但是佳人有意,少年无情。

“关丞相在朝中议事被昏君桀帝王给斩了,关丞相在朝中议事被昏君桀帝王给斩啦。”

就在修斯郁闷,妹喜得意,商贩称心如意地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喊出了这么一句,顿时整条街道都是骚乱了起来。

修斯一听,当下便是脸色一沉,关丞相?他是没有听说过,但是看着这周围众百姓的神情,听着这消息突然之间却是悲痛,有的甚至是痛呼地跪在了地上,有的是满脸怒容,心中倒是明白了几分,暗自揣测着。

“修斯,这关丞相究竟是谁啊?”妹喜听着这话,当即便是问道,但是她也是从这些人的神情之中发现了什么。

“我怎会知道。”修斯淡淡地说道。

“唉!兄台,这关丞相究竟是因何事而被帝王斩杀了?”修斯却是拉住了身边的一位男子问道

谁料那男子满脸悲痛,堂堂七尺男儿,却是这时掉下男儿泪来,看着修斯,哽咽不已地说道

“关丞相乃是东夏两朝元老,先皇天启帝王身边的第一能臣,岂料,当朝帝王桀昏庸无道,却是听信奸人所言,今日却是斩杀了关丞相。”那男子却是论述这关丞相的为人,倒是没有正面回应修斯的问题。

“那今日又是怎般回事?”修斯倒是不急不慢地问道

“我们也不大清楚,但是宫中传言出来却是说,边关传来十万火急于兵部,岂料那兵部李侍郎随着帝王在朝中作乐酒色,却是被关丞相得知边关要事,当下亲自捧着边关十万告急文件,前往朝议大殿禀奏帝王,岂料这一去竟是不回,殒命在那皇城之内了。”那男子说着竟又是抹了几把眼泪,这般激动之下,却是忘记,这乃是东夏都城邓地,他公然言论帝王朝廷昏庸无道,却是大不敬之罪,足以诛灭九族,好在这般众人都与此男子一般心情,免了那墙耳之嫌。

“帝王怎这般无道?”修斯虽然听及此处,却是心都大怒,对于这般世界,倒是并不了解什么帝国内情,只是此刻倒是义愤填膺,毕竟,这般百姓为关丞相之死痛哭流涕,想必那关丞相定然是百姓心中的好官,能官,上官。

修斯心中震怒,却是面色不改,毕竟这个是非之地,出言不逊倒是极为危险,他虽然气愤,但和这帮百姓感受不同,再者,修斯不是不知道这其中的轻重。

“关丞相遗体被昏君弃于皇城之外示众,乡亲们,关丞相两朝元老,处处为百姓,处处为东夏帝国着想,岂料,却是当今君主无道,屠诛忠良,我等虽不能挽丞相之性命,但此刻却能给丞相送行,以表我们心中的爱戴之心。”不知道谁在人群中又是高呼着,听此人言语激愤不已,根本不在乎此地场合以及那墙耳之嫌。

修斯一听眉头微皱,那帮百姓却是当下群情激愤响应,跪拜着起身,痛哭着,纷纷朝着街道尽头狂奔而去,滔天怒骂不绝于耳。

霎时间就只剩下修斯妹喜以及那商贩,相互看了看,各自有些莫名,想来那商贩还在心中盘算赚取银两之道。

“走,我们也跟过去看看。”修斯现在竟是将找寻修家旧宅的心也放弃了,当下竟是拉起妹喜的小手,便是不等妹喜回应,跟着那帮百姓而去。

妹喜是万万没有想到,修斯居然会拉起自己的手,当下心神一荡,俏脸顿时通红不已,却是只得这般愣愣地被修斯拉着。

跟到尽头,修斯不由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见那皇城大门紧闭,城上站满了侍卫,而就在那皇城城门之上却是悬挂着一些人体的残肢,皇城之下此刻却是跪满了人群,全是痛呼滔天诅咒怒骂,丝毫不将这森严皇城放置严重,想必这帮百姓心中定然是怒极使然。

妹喜一见那血淋地人体残肢,当即脸色一变,几乎呕出,修斯却是将妹喜拉到了身后,让她不再视见。

自己却是眉头紧皱着看着那残肢人体,心中暗道,这般还是斩杀不成?这竟是分尸?当今东夏帝王竟敢这般对待这位两朝元老不成?心中寻思不已。

“东夏帝国就此也将要走向衰亡。”百姓之中不断传来这般痛苦喊声。

“上天啊!你什么时候愿意将东夏灭亡,我愿意与它一起灭亡。”又是有人愤恨喊道。

然而,修斯听着这些话,当即眉头皱的更深,暗道这般百姓还真是大胆,竟是敢在这皇城之下,公然这般诅咒东夏帝国,那么岂不是死路一条。

然而,修斯心中还没有寻思完,却是体内斗气微微触动,却是见那皇城城楼之上,此刻却是走上来一身着铠甲男人,随同还有十几个侍卫,修斯当即脸色一沉,暗自嘀咕了起来。

那人气势已是不凡,更是眉宇之间却满是厉杀之气,但修斯最为在意地却是那人的修为,因为,他看不透男男子的修为,那么说来,这人修为定然就是在自己之上,看来这皇城朝廷之内,能够维持一国政权,不单单是靠着文治,也缺少不了那武功,这般修为的人竟也是为帝国皇家卖命,修斯倒是有些不明白,在修斯从龙阳哪里了解的知道,东陵大陆的斗气修炼者,实力弱者便是找寻那宗派家族,学员以求庇护,但是实力强者却是游历东陵大陆,以求突破自我,修炼更高斗气。

而那皇城之上的那人却是归于那强者范畴,按理却不应该贪图这朝廷重利之人,那般只会是误了自己修为。

而那男子身边十几个侍卫的实力却也是不低,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在大剑士巅峰状态,这般人物竟是在这男子身边就如此之多,可见,这男子修为如何?

“我们暂且离去。”修斯再次看了那皇城之上男子一眼,随后却又是看向那皇城之上关龙逢的残肢人体一眼,便是拉着有些瑟瑟发抖的妹喜说道

“为何啊?”妹喜却是不明所以地问道

“倘若你想招来杀身之祸,那么就此观看则是。”修斯也不想解释,却是冷淡地说道

妹喜哪里还敢待在此处,任凭修斯拉着自己离开,心中却是喜意嫣然。

“杀。”而修斯刚刚将妹喜拉离那帮跪拜痛呼诅咒东夏王朝的百姓,却是听那皇城之上铠甲男子,朝着下面一干百姓就是大喝了一声。

话音刚落,男子身边那十几个高手便是全身斗气莹然,瞬间跳进那帮跪拜百姓当中。

霎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血水四溅,当得是一场泯灭人性的屠杀开始......

修斯和妹喜隔远街道,看着此刻惨状,那些手无束鸡之力的百姓。虽然数量众多,但是又怎么会是这些大剑士的敌手,只见,那些青色身影,如同那阿鼻地狱中的修罗一般,任意搜刮着这些寻常百姓的性命,每一次的斗气野蛮攻击,都会传来一声声惨叫,还有些甚至是还没来得及惨叫,便已经是身首异处,血洒皇城之下。

而那些青色身影见血水四溅,当下就如同杀红了眼一般,竟是忘乎所以的,斗气较之以前更为大盛,不消半刻,原本还密集跪拜那惨死的关龙逢的百姓,却是已经在四处逃窜中全部身首异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皇城之下此刻俨然是经历了一场炼狱一般,阴森恐怖之极,顿时修斯和妹喜眉头一皱,伸手微微掩住鼻孔,那浓重的血腥之气顿时扑面而来。

妹喜待在修斯身边,透过,修斯的手臂缝隙看着这一切,双眼竟是满含着泪水,修斯双拳紧握着看着这一切,然而,这些他却是那般的无助,自己根本就是救不了他们,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实力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