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动漫 > 修真四万年 > 第2263章 我是中将!

“劳驾,您再给仔细瞅瞅怎么样?”

赵振武昔日在老家呼啸山林,干没本买卖时,何曾说过“劳驾”这么别扭的词,不过到了将校学习班里,学起来也是飞快的,他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语气,尽量放低身段,陪笑道,“这是正经八百传家的法宝,光刀身就是用赫铜、秘银还有太阳晶金九叠九煅炼制出来,刀柄内部还有最先进的控制晶片,一次性能存储上百道攻击性神通引而不发,遇到危险时能自动飞出护主,好几次都在战场上救了我一命,我恨不得用自己的心头血来保养它,怎么是‘没晶片没符阵没神通’呢?

“光上回保养,就花了我这个数,一千个晶币!现在当价就三千?那不是笑……反正,您松松手,八千,八千好不好,我转天就赎来。”

那嘴上无毛的年轻鉴宝师耷拉着眼皮,将战刀推了回来,道:“破烂战刀,当价三千,多一个晶币不要!”

赵振武满脸笑意都僵住,脸色变了三变,目光有些涣散,从七星断玉刀滑到鉴宝师的鼻尖上,又从鉴宝师的鼻尖滑到大堂里。

他唯恐遇到熟人,特地挑了个人少的时候来当,这会儿典当行的大堂里空空荡荡,只有两名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太阳穴和眉心都高高隆起的护卫抱着胳膊,斜在旁边冷冷瞧着他。

再看那鉴宝师,两枚眼皮快要黏在一起,脑袋不住画着圈圈,却是再不看他的刀和他的人一眼。

赵振武一把抄起家传宝刀,腰胯狠狠一拧,大步就往外走,走到半路上,咬死后槽牙,又转回来,将刀撂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丝巾叠了又叠的小包,一层层细细打开了,取出一枚镌刻着华符阵的铁片,搁到柜上,直喘粗气道:“劳驾,再请一位出来,给这估个价吧,五万,有五万我就当!”

年轻鉴宝师懒洋洋地翻起眼皮,看都不看铁片一眼,似笑非笑道:“地契啊?”

“是。”

赵振武沉稳道,“新光复区域资源星球上的地契,方圆百里,整整三座山头,现成的采矿基地,从地底到地面的附属设施一应俱全这不是普通法宝,请贵行地产部门的专家出来,好好看看吧。”

年轻鉴宝师笑了笑,翘起手指拨弄了一下地契,又将小铁片推了回来,摇头道:“不要。”

“不要?”

赵振武傻了,急火攻心,也顾不上得不得罪人,扯着嗓门叫道,“这地契是千真万确的,上面还盖着皇帝陛下和元老院的大印,手续都是齐全的,等采矿基地拾掇好了,一年利润再少都有几百万晶币,我现在就当五万,怎么不要。”

“好叫这位……将军知道。”

年轻鉴宝师道,“这不是我们‘东山行’一家的规矩,而是三十六区所有典当行公议出来的规矩,地契自然是好东西,若是帝国内陆的地契和矿山所有权,那是十足赤金的硬通货,当价再高我们也是吃得下的但新光复区域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怎么一回事呢?”

赵振武咬牙,将地契一把攥在掌心,“都是帝国的领土啊!”

“是,普天之下,莫非皇土,地当然都是帝国的地了。”

年轻鉴宝师见他面红耳赤的模样,耐着性子解释道,“但所有人都知道,圣盟在撤退时大搞焦土战略,将新光复区域所有资源星球都闹了个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几乎每一处采矿基地都被彻底破坏,连地底数千米的矿脉也被污染。

“想要治理污染,重建采矿基地,直到恢复运营,没有十几二十年时间和数以亿万计算的钱,是绝不可能成功的。

“您的这座矿山,想来也是一样吧?

“当然了,真能恢复正常生产,一年几百万、几千万都有可能,但前期投入这么巨大,时间和成本又怎么算呢?

“您现在拿这枚地契来当五万,看上去是我们占了大便宜,但如果说您不来赎当,这东西砸我们手里,难道我们还万里迢迢跑到新光复区域去,砸大把人力物力开发矿山吗?

“最关键一条,现在虽然前线稳固了,但谁知道有朝一日圣盟会不会卷土重来呢?等我们真吭哧吭哧砸下大把时间和成本,用十几二十年把采矿基地恢复得井井有条了,结果又变成战区,沦为焦土,竹篮打水一场空,那我们只好先抹脖子后上吊啦!

“正是有这样的顾虑,所以三十六区所有典当行、质押铺或者私底下的产权交易中心,对于新光复区域的地契和矿山所有权,都是相当谨慎的,原则上呢,统统不收,但您要实在等着钱用,我破例坏了规矩,一万晶币帮您保管几天好不好?”

赵振武听得目瞪口呆,颤巍巍伸出一根指头:“一万?”

“一万,都是这个价。”

年轻鉴宝师诚恳道,“不止三十六区,您就是飞出五千里去,别的区也是一样,只要那些财雄势大的超级采矿集团不收,这玩意儿就没人敢要!”

“这可是陛下的恩典!”

赵振武梗着脖子,低吼道,“是老子的舰队浴血厮杀十几年,多少条人命才换来的,说是估价最少最少八百万!”

“既然是陛下的恩典,那就去找陛下嘛!”

年轻鉴宝师的口气也冷起来,朝旁边两名膀大腰圆的护卫扫了两眼,讥笑道,“或者您先回去,想办法把这座矿山恢复起来,只要能恢复正常生产了,再让我们地产部门的专家好好评估,别说八百万,一千八百万也有可能三十六区谁不知道,我们东山行是最诚信可靠,童叟无欺的。”

两名护卫摆正了腰杆,腰间悬挂的法宝撞到一起,叮当乱响。

赵振武气到发昏,又无可奈何,晕头晕脑将另外几枚硬扎扎的铁片从贴心的内袋里掏出来,一气排在柜上,气得哆嗦道:“这些,这些勋章,再加上这口刀,一万个晶币!”

年轻鉴宝师叹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枚暗红色的单片镜架在右眼上,看了半秒钟,淡淡道:“地契不收,战刀三千,勋章两千,总共五千个帝国晶币,当是不当?”

“两千?”

赵振武彻底震惊,旋即怒不可遏,叉手将勋章使劲往年轻鉴宝师面前推,“看清楚了,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一枚二等宝鼎勋章,一枚二等青云勋章,还有一枚三等黑星勋章,是黑星勋章!老子这只眼睛和这条胳膊换来的黑星勋章,就两千?就两千!”

“宝鼎和青云都是五百,三等黑星是一千,行情就是这样。”

年轻鉴宝师不为所动道,“最近半年帝都来了不少您这样的军爷,身上什么都少,就是勋章最多,物多价贱,就没人要嘛!昨天一位军爷来当一枚二等黑星勋章,开了两千五百个晶币的价码,人家也没说什么就当了,您这枚三等黑星,一千就是公道价,这还是今天,过几天来当还便宜些,八百未必收呢!”

两千五,一千,八百。

物多价贱,没人要嘛!

赵振武只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狠狠炸裂开来,两个耳朵眼嗡嗡作响,那枚二等黑星勋章不断放大,作为背景的群星仿佛化作无数圣盟的星舰,投下万千重型晶石炸弹,将他的队伍和他一起,炸了个血肉横飞,粉身碎骨。

“啪!”

赵振武血贯瞳仁,面目狰狞,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右手先抽出腰间的微型矢爆枪,重重拍在柜台上。

“这是帝国的将军专用配枪,值多少?”

他吼一声,又狠狠抠下自己的晶石左眼,也砸在柜台上。

“这是帝**中将的义眼,值多少?”

又一扭,一拧,一扯,稀里哗啦将灵械手臂扯下来,朝那年轻鉴宝师丢了过去。

“这是老子的胳膊,值多少,说啊,值多少,值多少!”

他仿佛又回到昔日当星盗的光辉岁月,桀骜和狂暴彻底释放,竟然一步就窜到了柜台上,想去揪那鉴宝师的衣领。

却不妨柜台上看似空空荡荡,其实在朝奉和顾客之间却架设着强大的防御符阵,他刚伸手,就有几十道电弧从柜台四角激射出来,将他狠狠劈了出去,在地上跌了个四仰八叉。

还来不及发出惨叫,那两名如狼似虎的护卫早就扑了上来,电弧缭绕的短棍朝他周身要害乱捅,将惨叫变成白沫喷了出来。

“你们不能这样!”

赵振武的癫狂全都化作了委屈,撕心裂肺地吼叫,“我在前线流过血,我为帝国立过功,我是堂堂正正的帝**中将,中将舰队司令官!”

“中将?”

两名护卫劈头盖脑乱打,其中一人狞笑道,“糟老头儿,知道这是哪儿吗?帝都!一法宝砸到帝都的大街上,砸死十个,五个掌门,八个中将!”

“我宰了你们!”

赵振武伸手乱摸,想要摸自己的七星断玉刀,这才想起家传宝刀还在柜台上搁着,而且战刀没有足够的晶石来驱动,已经发挥不出自动防御的神通,只能死鸭子嘴硬地干嚎,“等着,你们给我等着,等我恢复实力……我是中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