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门法则 > 第九十四章 文音

龙阳子所指的那株珊瑚树闪出一道金光,化为一座宝塔,正是玄慈的金身罗汉塔,玄慈坐于塔中,双目微闭,也不理睬,继续潜心琢磨。

龙阳子弹指微动,招来数十条丈许长的鳗精,这些鳗精立刻围住金身罗汉塔,放出无数闪电惊雷。

玄慈自怀中摸出一件袈裟披在身上,那袈裟立时向着四边延展而出,随意一裹,便将数十条鳗精全部裹在其中,尽数收了。

更多的鳗精从远处游了过来,围着金塔和袈裟放出无数闪电,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海兽也在向此处汇聚而至。

龙阳子、张老道和青君等人法力齐出,继续围着玄慈攻打,楚阳成师徒也在外围暗施冷箭,不停消磨着玄慈的法力。

就这么围攻了六七日,忽见玄慈再次从塔中迈步而出,手结世亲菩萨无遮印,口中诵道:

“如遇所分别,外境实皆无,习气扰浊心,故似彼而转。为对遣愚夫,所执实我法,故于识所变,假说我法名。”

诵毕,双手环指四面八方,喝道:“非实有相,说假以言。破!”

海底晃动,玄慈带着金塔和袈裟不知所终。

围攻的一众道门修士也不着急,等着龙阳子继续追踪。

长亭内,赵然又开始忙碌起来。

……

西夏贞观五年,大明嘉靖二十二年,正月。

元宵刚过,贺兰山诸寺方丈、住持等高僧,便齐聚万法寺,前来聆听文音大师说法。作为西夏佛门五大佛陀之一,文音大师每年都要在万法寺中召集法会,为各寺方丈和住持们讲解佛法经义,此事已成惯例。

贺兰山一带又分南麓和北麓,南麓十三座佛寺,以贺兰南寺为首,北麓十七寺,则以万法寺为主,但因为万法寺常有佛陀坐镇,是为西夏佛门五祖庭之一,故此这几百年来,贺兰南寺一直以万法寺为尊。

天马台寺方丈龙济和住持龙央都在座中,其中龙央是特地从兴庆府赶过来的,自从与金波会所挂上钩、合办了天马药业之后,天马台寺的日子就急剧好转起来,不仅财源充足,而且还在兴庆府近郊的翠鸣山庄建起了别院。

在这座巨资兴建的翠鸣山别院里,龙济、龙央和四大班首均住进了独栋别邺式的僧舍,整座翠鸣山都被改造成了一处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胜景,住起来当真是舒心,连带着寺中僧侣们的修为也都蹭蹭大涨。

比如方丈龙济,正是因为在翠鸣山中住了两年,忽然看到了自家“尘封已久”的机缘,于是回到天马台寺继续苦修,眼见就要进入身识界,成为一名菩萨境的大修士了。

也因缘于此,天马台寺在贺兰山南麓诸寺中的地位,从近乎最末一名,开始向上攀登,如今龙央和龙济二僧,已经坐在南麓诸寺的中间一列席位。等到龙济破境之日,必将坐到前列。

众僧入席之后,有万法寺执事僧敲响钟磬,叮咛一声,就见万法寺首座大师普真后正殿后面转了出来,向众僧合十:“见过诸位师兄师弟。”

众僧连忙起身,恭敬道:“见过普真师兄。”

普真是文音大师真传弟子,七年前入了菩萨境,在贺兰山诸寺中威名赫赫,在座之中,仅有贺兰南寺方丈能与之比肩。

就听普真道:“家师因故外出,不在寺中,今年的法会,由我大师兄为诸位讲经。”

诸僧都微感失望,但普真禅师的大师兄普济大师,也是一位高僧,于去年看破菩萨境三观智中的第二观随顺智,已经开始参悟种姓智,由他来讲法,也是福缘。

于是普济大师登台,足足讲了三个时辰,直到日暮时分,才结束了今年的万法寺法会。

法会结束后,普真随普济来到住持僧舍,两人对坐之后,普济道:“此事当真奇怪,师尊要去何处?”

普真摇头:“也不知那飞符中说了什么……”

文音大师匆匆忙忙自贺兰山离开,一路不敢耽搁,第二日清晨便赶到了巴颜喀拉山。此刻天际已亮,于是压下云头,仔细辨认方向后将路线做了调整,向东南方疾飞而去。

到得打箭炉时,忽然心中一动,自空中缓缓落下。此处是打箭炉东南三十里,已入明境之内,就见群山环绕中,是片平地坝子,围绕着一条清澈的小溪,开出来十多亩稻田。

如今是正月之间,田地里覆着薄薄的积雪,田边有处农家小院,一位老道农夫打扮,正在给院中的几只芦花鸡喂食。

文音脸色沉了下来,默然看着这老道忙活。老道忙活完,直起身子,捶了捶腰,向院外的文音道:“文音大师,这是要去哪里啊?”

文音沉默片刻,道:“风凌度,你要跟我斗?”

这老道正是去年将赵然从水中救出来的风老道。

风老道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群山,以及山间坝子中开出来的稻田,叹了口气:“我在这里耗了七年,你以为我是要做什么呢?这几年,我于此处看你佛门杀了那么多道门修士,一直不声不响,不就是为了今日这一遭?七年了,也该了结喽。老道我也跟你明言,张真人要飞升了,他一走,我道门失一擎天臂柱,不将玄慈带走,今后该怎么办?难办得很呐!”

文音讥讽道:“你胜得了我?”

风老道摇了摇头:“老道我斗不过大师,但大师要想胜过老道,估摸着怎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样吧,你我于此处斗上一场,一年之后,老道我自动认输,离开此处,大师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如何?”

文音盘算片刻,道:“我不伤你,给你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自己离开,如何?”

风老道继续摇头:“一个月可不行,不过既然大师开口了,那我无论如何要卖大师一个情面,十个月,十个月我便离开。”

“两个月。”

“不行,最少八个月。”

“三个月。”

“六个月吧,六个月后我便离开,不拦大师。”

文音摇头,想了想,道:“就四个月,若是不行,咱们就好好打上一场罢。”

风老道笑了笑,道:“那就四个月!大师有兴致一起吃顿饭么?我刚打下来的新谷,香着呢。”

文音点头:“也好,但我来做饭,你这老道奸猾得紧,我怕你故意在里面放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