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933节 箴言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要做的事情也还不少。

首先是整理这一段时间乔恩的肉身数据变化,然后安格尔开始清理自己的手镯,将一些用不到的东西准备留给里昂。

等到整理完这些后,安格尔的目光慢慢放到了房间一角。

那里看上去没有状况,实际上被安格尔附着了一层幻境。而幻境里面,搁放了一个软态虫的虫巢。

取出虫巢,打量了一下内部的情况。

安格尔发现那枚特殊的卵,依旧没有孵化,不过却变得越来越大。

软态虫的虫巢本身拥有一定的空间性质,所以别看外形不大,但内里的空间对于软态虫来说,其实非常的宽阔。

可是,这枚特殊的卵,如果继续变大而无抑制,估计用不了多久,装载它的小隔间就会被撑满。

而如今它已经无法更换空间里,因为自身太大,隔间的通道太小。如果要将它转移,势必要破坏虫巢。

安格尔算了算时间,估计顶多一个月,这虫卵就会撑满隔间。到时候如果它还不孵化,只能破坏虫巢了。

软态虫的虫巢,自然不可能留在这,安格尔将其放在手镯中,便拿着之前整理出来的盒子离开了房间——

就在安格尔不曾注意的手镯空间里,当软态虫虫巢落定时,另一个金字塔状的虫巢中慢慢爬出来一只黑白相间的蚂蚁,它的触角在乱舞,似乎在搜索着什么信息。

很快,黑白蚂蚁便感知到空气中熟悉的气息……它的触角一定,飞快的往软态虫的虫巢爬去。

与此同时,软态虫虫巢中的那枚特殊虫卵,也突然动了一动……

安格尔并没有注意到手镯里的动静,此时他已经来到了里昂的房间门口。

有些意外的是,在走廊附近,安格尔看到了正趴在地上假寐的双头犬苏比。

“如果你有事,等会再进去吧,里昂现在正在冥想。”苏比的声音传到安格尔耳里。

既然苏比如此说,安格尔也只好停住了脚步,等在门外。

在等待的过程中,安格尔开始和苏比聊了起来。不过苏比的性格和布蕾完全不一样,苏比很随其主人,高冷且优雅。

安格尔与它对话,几乎每说十句,它才挑挑拣拣的回答一句。

从苏比很少的回话中,安格尔也知道了一些信息。譬如里昂正式进入冥想,是在前天。而里昂能进入冥想的最大关键,就是安格尔编著的《初级学徒备注手札》。

苏比抬起一只头,轻轻的觑了安格尔一眼:“你编著的那本手札,很不错。”

安格尔:“你也看过了?”

“我没看,不过主人曾经扫了一眼。刚才那句称赞,是主人说的。”苏比淡淡道。

安格尔也很清楚,给里昂的那本《初级学徒备注手札》肯定瞒不过修伊斯,哪怕修伊斯是一个甩手掌柜,但从一个导师的角度来看,自然要去分辨学生练的东西有没有危害。

所以,《初级学徒备注手札》修伊斯肯定会看。

“能得到修伊斯大人的夸赞,是我的荣幸。”安格尔浑不在意的道。

“放心吧,主人不会将你的手札内容讲给别人。”顿了顿,苏比话锋一转:“不过,在初入门的时候,你就给他了这本书,你不觉得是在害他吗?”

害他?安格尔疑惑的看着苏比。

苏比:“如果没有给他挫折感,不能让他建立一个独立思考的行为模式,他很有可能会依赖你。当你不能再给他依赖时,他就会止步不前。”

苏比的话,让安格尔一愣。他之前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点,他以为修伊斯放任里昂自学,纯粹是因为懒,所以他才接手了这个教导工作。

如果真的因为他的行为,让里昂没有第一时间构建独立思考的能力,这对里昂其实真的不好。

因为巫师之路,就是孤独之路。在这条漫漫求索的路途上,如果有了依赖之心,将很难再有寸进。

苏比见安格尔的情绪越来越低沉,这才缓缓道:“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你那本手札终究只是低级手札,对于血脉侧的认识也很单薄,如今还能帮助里昂,但用不了多久他就必须面对独立思考问题了,所以影响也不大……不过,我给你说这番话,就是要告诉你,你与他作为兄弟,你要帮他自然是没有错,但若是无条件的给予,不一定是对他好。”

苏比说完后,眼神轻轻瞥了瞥安格尔手中的盒子。

里面的东西不用它特意去看,都能知道肯定是对里昂有用的物资。

安格尔此时也陷入了思考,的确,他不可能永远陪在里昂身边,里昂的路也不可能永远是坦途。想要有所建树,必然要经历一番风浪险阻。

安格尔摇摇头,看了下手中的盒子,将其中一部分容易引起里昂依赖的东西收了回去。

苏比见状,没有再说什么。

安格尔留在门外,静静等待着里昂从冥想中苏醒。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苏比突然问道:“你打算离开了?”

安格尔点头:“是的。”

苏比问了这句话,便没有了后文,气氛又陷入了寂静。

不过,这种寂静维持了不久,便被安格尔打破了:

“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右边的这个头,会蒙着黑丝带?”安格尔看向苏比,它有两个头,但一个头看上去正常,另一个头大部分是正常的,但眼睛却蒙着黑丝带。

苏比沉默了片刻,才道:“双生魔狼,向来拥有两种异向且极端的思维。静谧与毁灭,是我的思维代表,我代表静谧,而另一个头意味着毁灭。一旦黑丝带取下,便是毁灭降临之时。”

安格尔对于魔物了解的并不多,先前一直以为苏比是双头犬,原来是狼。

苏比的眸色很好看,是一种极为剔透的祖母绿。安格尔问起另一个头,其实就是想看看眸色为何,不过听苏比的说辞,似乎取下那个黑丝带,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安格尔自然不会再去撩拨。

过了约莫一个小时,屋内传来动静,想来里昂的冥想已经结束。

安格尔没有立刻进去,留了一段时间让里昂将冥想的收获融会贯通,才敲门进入。

安格尔的到来,让里昂十分惊喜。不过当安格尔说出自己的目的后,里昂的表情慢慢的沉了下来。

“你这么快就要离开?”里昂眼里闪着不舍。

里昂毕竟才入巫师界,对于距离依旧是个模糊概念。认为繁大陆在海的另一头,遥不可及。和当初安格尔一样,哪怕千里之距都觉得是遥远。

但随着安格尔对巫师界的了解,以及实力的增长,如今千里距离对他而言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乔恩的身体拖不了太久,我必须要出去寻找救治的方法。等找到了救治方法,过段时间我会回来的。”

“又是那老头!”里昂有些咬牙切齿,好不容易弟弟回来重聚,没多久就又要离开,这让他很不开心。

不过,里昂也清楚。

人生之路本就是分别与重逢的过程。

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纵然安格尔是他的兄弟,但他也没有任何权利去束缚对方的自由。

“说起来,乔恩也很想见你,有空我带你去见见他。”安格尔低声道。

见那死老头?里昂一愣,没懂安格尔的意思,他正想要询问的时候,安格尔却将话题转到了一边。

“这些东西是我留给你的,该如何用,手札里都有记载。”安格尔将盒子递给里昂。

里昂打开盒子翻了翻,里面有一些药剂,譬如解毒剂以及常用的治疗药剂,也有一部分魔纹皮卷,基本都是防御用的。

盒子里的东西,大部分里昂都通过手札的记载认了出来。不过其中有一件东西,让里昂有些意外。

那是一个淡银色的怀表,虽然他还没有打开,但已经能听到里面滴滴答答的响声。

“你怎么还留了个怀表给我,难道是让我珍惜时间的意思?”里昂把玩了一下怀表,发现怀表看上去还挺精致,尤其是内部的时分标志,是一种里昂从未看过的符号。

“这不仅仅是一个怀表。”安格尔顿了顿:“这也是我留给你的一种特殊的联络器。”

“联络器?”里昂有些意外。

“我的生日年月,是开启联络器的密码。”安格尔指了指钟表上的符号,按照1-12排列:“当你要联络我的时候,用时针拨动我的生辰年,用分针拨动我的月份,用秒针拨动我的生日,就能激活联络我的方式。”

“不过,这是一次性的联络器,你使用时需要谨慎。”安格尔顿了顿,拿过里昂的手,在其掌心写了一段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导师。

他本可以用几何之锁来屏蔽外界勘探,但用了几何之锁可能还会引起修伊斯的注意,故而安格尔才用这种方法。

好在,安格尔能感知到,修伊斯目前应该并没有注意里昂这边。

这个联络器,其实就是一个梦之旷野的登录器,不过里面存储的登录次数仅为1次。这也是为了避免登录器被其他人发现,用之不轨。

听完安格尔的郑重警告,里昂也慎重的将其收在怀中贴身携带。

也幸好里昂对于巫师界还不太了解,自然不会知道这种联络器有多么强大。

将联络器交给了里昂,安格尔也是为了以防帕特庄园出现意外,以及乔恩的身体出现变故。

紧接着,安格尔又和里昂聊了一会儿,便在里昂不舍的眼神中,与他道别离开。

一刻钟后,安格尔带着杜鲁、冯曼以及古伊娜,来到了云土之上。

尤丽卡此时正靠着墨忒尔,布蕾则栖息在墨忒尔的树桠上。修伊斯似乎已经从苏比那儿得知安格尔今日要离开,早早就等在了一旁。

“走之前,我有些事情要给你说,你先跟我来。”修伊斯对安格尔道。

安格尔点点头,示意身后的三个天赋者稍等,然后便跟着修伊斯来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