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二百章 就快有第一个了

狂化会让狂战士失去理智,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影响,还有血脉力量那直接作用在灵魂上面的影响,血脉力量是能够延续到灵魂上面的,也就说是如果狂战士能成为幽魂这一类的存在,同样能狂化……就是那个时候狂化了便不是力竭这么简单了。

稍稍不注意就会把灵魂消耗殆尽。

当然狂战士的特性就意味着他们成为幽魂的几率很低,比人类都要低的那种,还有就是狂战士的狂化血脉力量很霸道,即便是有施法者释放一些稳固精神的魔法,发挥出来的效果也不怎么好。

如果施法者的相关魔法造诣足够高的话,大概能让狂战士保持着一种比较正常的意识,当然这只是在正常的狂化范围内,而不是深度狂化,深度狂化的话几乎没有多少施法者能够让他们狂乱的意识给拉回来。

而正常狂化因为精神系魔法保持意识的情况又能有多少?那么做行得通是没错,但首先要有主修精神系魔法的施法者吧?像是兼顾精神系魔法的就不要出来献丑了。

即使有专修精神系魔法的施法者,人家凭什么闲着没事给狂战士当工具人?哪怕有些施法者会选择一些强力的职业者充当自己的追随者。

恩,这个世界的施法者也能用魔力强化身体战斗的,只是法爷们平日里都要研究魔法,肯定大多数都不擅长这方面,最多就是挥挥拳头,掌握一些比较标准的战斗方式,不会深造,精通近战的施法者不是没有,而是……没必要。

所以施法者一般都会找一些战士职业者来当追随者,战斗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不用亲自下场和别人拳拳到肉,更重要的是不会被轻易的近身,还能节省几个防止近身的魔法。

施法者都挺有钱,找追随者并不是多难的事情,但在选择追随者的时候,狂战士绝对不再选择的范围之内,哪怕真的有精神系的施法者需要追随者也不会选择!

精神系的施法者不会给狂战士一族当工具人,说的好像狂战士也喜欢没事给人当工具人一样,当然狂战士虽然数量不多,但族内还是隐藏着一些属于族内的特别积累和传承。

比如说他们族内就有着一个特别的魔法道具,那是一名强悍的精神系施法者制作出来的魔法道具,效果就是能够让狂战士狂化的时候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理性,比如说能分辨敌我,能分辨战斗结束了,自主解除狂化。

更多的?更多的就没了,而且即使有着魔法道具的影响,能否保持多少理智还是要看个人的意志力的,狂化的狂战士很容易沉迷到狂暴的意识里面,魔法道具只是辅助,自己坚守不住意志状态依旧没卵用,这也是精神系施法者和狂战士的相性可以,但人家就是不要狂战士追随者的原因。

有的精神系施法者就说过,给狂化的狂战士维护精神状态,简直比驯养最凶猛的魔兽都要累,至少魔兽驯养的好了,凶猛只是对外人表现的,狂战士就不一样了,狂化的时候稍稍的哪根筋搭错了,无视精神魔法的维护,沉沦到了狂暴的意识里面,敌人还没有解决呢,就先把自己人给干掉了。

可控性太差,选择正常的职业者作为追随者不好吗?怕被偷袭?那就再来一个潜行者不就行了。

总之那个魔法道具是狂战士一族的底牌之一,知道的人并不多,不是藏私,而是因为年代的原因,那件魔法道具已经产生了损耗,每一次使用都会留下额外的损耗,最终失去原有的作用。

他们都是蛮子,可没有施法者去给那一件魔法道具进行维护,找别人?找别人不就等于是暴露了这张底牌啊?要知道清晰狂化和正常狂化是两个概念的。

正常狂化失去理智之后战斗靠本能,清晰狂化则是身体力量暴增的同时还能维持意志战斗,发挥出来的作用都不能直接对比。

清晰狂化一直都是族内的传说,据说最初的狂战士就可以清晰狂化,虽然清晰狂化的时候会降智,但不会失去理智啊,深度狂化才和他们正常狂化差不多,甚至又优秀的狂战士还能时常的保持着低度狂化状态,那种状态对智商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最对就是表现的暴躁一些……好吧,狂战士一族不少人的性格本身就听暴躁的,看打孩子的样子就知道了……

总之清晰狂化一直都是传说的那种,至于低度狂化听起来是正常狂化的下位狂化,可做起来现在的族人没有一个能做到的,只有狂化和同归于尽的深度狂化。

历史上狂战士一族又和外族人通婚,但是通婚产生的混血后代一般都不会和族内人继续通婚,他们也没有必要排斥那些混血族人,只是会将其安置到别的区域而已,混血的狂战士很少有能够深度狂化的,低度狂化也不会出现在他们身上。

有的只有狂化,只是因为血统不纯净的缘故,他们更难以承担狂战士的血脉力量,正常的狂战士狂化之后只是会虚弱一段时间混血的狂战士虚弱时间更长不说,体质弱一些的直接就可能累死。

当然混血的狂战士也有出现过天赋优秀的,表现的甚至比起原生的狂战士都要强大,这样的混血狂战士倒是可以被纯血村接纳,优胜劣汰,表现的比原生的更强了,他们自然会承认,而普通的混血……就好好地过着人类的生活吧。

这样的原因,让狂战士的血统始终都很纯净,但就是没有出现过‘传说中’的情况,就像是族内记载的一些情况,人类曾经的时候总是能出现一些能力者,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出现的比例越来越低了,好像劣化了一样。

而狂战士同样如此,人类凭着庞大的基数时不时还能出现能力者,狂战士可拿不了基数去堆几率,一次‘传说’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过,久而久之记载就变成了真正的传说。

曾经族内的长者就感慨过这样的情况,那个时候老村长的年龄还很小,但内容他却记得很清楚,不然现在他就不是这个村子的村长了,当时那名长者感慨的就是万物在归于普通,世界赋予万物的恩赐正在消退……

可能再过个几千年,狂战士一族的深度狂化都要失去了,甚至连人均可以狂化特点都难以保持,能留下的大概只有血统带来的先天体质优势了。

几千年之后的事情太遥远了,就先说说现在吧,郑逸尘拿出来的新型固化魔药说不准能够给狂战士一族带来变革,别说是这种魔药了,老村长甚至还想过觉醒魔药呢,他们的血脉力量虽然算是先天显现的,可不代表就没有发掘的可能了。

不然传说怎么来的?

所以他关注过觉醒魔药,别的村落里的老家伙们也都差不多,可主要的问题是买不起,买不到!有价无市的东西,圣堂教会和黑暗教会还有帝国以及纯血家族疯抢的魔药,他们怎么可能抢到?

还有那令人望而止步的永固几率,没有钞能力的狂战士们只能默默的遗憾和抱有希望的等待了,等待有朝一日固化魔药的产量能提升上去,价格能够压下来,那个时候他们倒是能够挤挤钱袋,凑一个标准分量(五十瓶)的觉醒魔药。

他们就想要验证一下传说是不是真的!是真的话对于整个种族来说都是极大的激励,证明清晰狂化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做不到是他们这些后代不争气,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其实对于他们来说都不算少最糟糕的。

“我们这边需要商议一下。”老村长很认真的说道,郑逸尘这种东西已经是能够改变整个狂战士种族的了,对方找了过来还拿出来了这种东西,无非就是对狂战士一族有着特别的想法,毕竟他们只要狂化了之后,稍稍厉害的入阶者,就是那种距离高阶还有一段距离的都能够比拟高阶职业者,像是正式的高阶存在,直接就能开口要打十个。

所以无论如何,郑逸尘这边的情况都要好好的商议一下,他只是这个村落的村长,而不是族长,还有顺便在商议的时候了解一下录像里的那名年轻的狂战士究竟是谁,诚然弗雷德是借助着固化魔药的效果在深度狂化中发挥出来了超强的战斗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天赋就差了。

相反看他战斗的表现,是属于很优秀的那一辈人。

“没问题,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回应。”

老村长没有说交易的事情,郑逸尘也不在意,总要给人一些准备的时间嘛,这个的地方的身体是炼金化身,不用的时候放在这里就好了,顺便他还能做点别的事情,比如说去之处理一下加密技术的事情,依琳已经做出来了加密技术的框架了,剩下的只要填充进去就好,预计的时间是今天或者是明天就可以完成。

这段时间里郑逸尘要设计一下魔石币的规格,金币银币这种东西上面印着的图案一般都是各大帝国的国徽以及国王的头像,能这么做是金币加工起来也很容易,魔石币就不同呢,那种那种东西本身就是结晶的一种,加工过后的硬度很高,但不代表着印什么图案就很方便了,那只会增加制作的难度和成本。

而且那种东西貌似也不需要多一些花里胡哨的部分,只要别人知道他们很值钱就是,外形方面从简……从简的话就简单了,类似于钻石的切割外形,这能够降低魔石币的加工难度,像是弄出来金币那种圆润的圈也会提升魔石币的制作难度,相反切割的方式更好操作一些。

至于分量方面,只要是一个合格的施法者,基本上都能调整准确,更别说魔石币本身就是元素结晶提炼后的产物。

“嗯,就这样吧。”郑逸尘看着决定好的魔石币结构,点了点头,切割面他已经尽可能的精简了,并且按照这种切割面的进行严格的操作,产生的废料也会很少,至于制作的时候能不能偷偷摸摸的造假?当然不能啦,依琳弄出来的加密技术是对魔石币的能量储备有要求的。

达不到那个下限的要求,加密的魔法阵就无法刻印上去,同时这个魔法阵的难度也不算高,就是复杂,刻印的时候也不会消耗太多的魔力,成型之后就能够和魔石币内部的力量产生一种特别的内循环,能够维持住魔石币的力量不会消散太多,平均一百年的时间消散1%的左右吧。

这种内循环消耗不会影响加密技术的稳定,除非是外力影响导致加密魔法阵被破坏,魔石币的质量不足后就不能再次的刻印加密魔法阵了,总的来说就是这种东西可以让原材料的上限增加,但是别想要压下限掺水,比起一些金币的的纯度都要有保障。

所以说掌握了核心技术的存在就是NB,短时间内就能够让这种加密技术给达到泛用化的程度,制作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入阶者的要求,正常的施法者好好的学习后就能参与到魔石币加密认证的阶段。

至于这么做会带来什么利润?啊……他要的是影响力啊,这种东西源于制作者,这么折腾与喜爱制作者的影响力绝对会往上提升一大截的,毕竟制作者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多少动静了,热度不能降低下来在,看看现在魔兵召唤书的分布程度就知道了,魔兵使的数量纵然不少,却不像是地球上的智能机那样,基本上人手一部。

扩大影响力,愿意去当魔兵使的职业者数量只会越来越多,甚至因为储蓄魔力卡和虚幻世界的缘故,普通人也能够当魔兵使,只要自身有能力就可以了,即便这类型的普通人数量注定不会有太多,可只要有郑逸尘就是赚的,哪怕对方不会魔法也没有魔力,但使用魔力储蓄卡,让那种储蓄魔力进行流动的时候,郑逸尘也是赚的。

围观着依琳这边的技术做成,还没有等她收尾,狂战士一族那边已经有了回应,郑逸尘立即把注意力转移了过去,这一次见他的人不再是老村长了,而是一群老年筋肉壮汉的组合,郑逸尘看的嘴角一抽一抽的,话说狂战士一族的高层都是这么大年龄吗?

老村长看到了郑逸尘那生动的疑惑表情,立即就意识到了他奇怪的是什么地方了,毕竟这一片清一色的老爷子,的确是挺怪异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老村长干脆的解释了一下这种情况。

狂战士是伤亡率很高的种族,所以在他们这里能够活得久的才有资格去接触一些族内管理的职位,年轻人也可以,但还是那样,除了保持足够的战斗力同时还要展现出来足够的智慧,活得久就意味着智慧的积累,这个世界也不像是地球那样,七老八十了就因为衰老接近死亡的缘故,变得固执迂腐。

狂战士的死亡率高是战死的缘故,老死?只要达到入阶者的程度,活个两百多岁那不是轻轻松松的,随着实力变强这个时间还能进一步的增加,即使有着暗伤的因素拖累生命状态,只要不是战死,凭着超强的血统体质,他们也能人均一百八十岁往上活着,这还是有着一些天赋不好的族人拖累平均数的缘故。

可惜这个平均数只是归纳到老死的范围,不纳入战死的那些。

所以别看现在来的是老年天团,实际上他们各个都最少有一百多年以上的时间好活,在狂战士这边,不是看脸的,是看身体的,正如老村长说的,这帮老年天团就是看着脸长得有点着急,身体方面哪个不是又大又涨的肌肉?

身体不用发力,皮肤就绷的紧紧的,看起来比起那种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要有活力,当然看脸就是遇到龟仙人那种感觉了。

重新正式的做了一个自我介绍,郑逸尘视线落在了老年天团正中间的那名‘龟仙人’身上,对方的右臂处纹着一个血色的巨熊纹身,纹身透露着一种相当有压迫力的野蛮气息,单单是看着就有一种一头真正的魔兽再当着注视着的面咆哮那般,对方的实力比起在场的老年天团都要强悍。

“是先走流程还是直接进入正题?”

手臂上有着血色巨熊纹身,名为雷曼的狂战士一族族长摆了摆手:“直接开始吧,我们对你拿出来的魔药很有兴趣,但对你的目的更加在意。”

即使郑逸尘介绍的固化魔药真的能让他们在深度狂化的时候保持清醒,但又不是永久性的,只是暂时的而已,那种东西只能算是一种特别的底牌,算不上是可以改变整个狂战士种族的魔药,更重要的一点,既然那是固化魔药的升级版,价格会更加昂贵吧,多出来个百分之几十有可能,但多出来几倍的价格同样有可能。

狂战士一族不是富有的种族,消费不起固化魔药这种东西。

“我想要研究狂战士一族的血脉力量。

“……就这个?”雷曼微微的一扬眉头,反倒是有些诧异的看着郑逸尘,这一下子反倒是轮到了郑逸尘疑惑了,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都觉得这里面会有不少扯皮的,甚至会有一些小暴脾气的跳出来。

可看这些老年天团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出乎预料。

“嗯。”思索了一下,郑逸尘没有顺着对方的反应坐地起价,他又不是什么都缺的人,作为一个异界的有钱人,没必要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打蛇随棍上,没有这个必要,他不缺那点东西,还有就是这里的老年天团都算是活很久的了。

即使狂战士一族被不少人称之为蛮子,但活得久了也就精明了……

“这问题不大。”

“这可是涉及到你们血脉的事情啊。”郑逸尘问出来了自己的疑惑。

雷曼摇了摇头:“是涉及到我们的血脉力量,但你的研究要命吗?不要对吧?会对我们的族人有折磨的过程吗?没有的话那就没有问题。”

别说是别人研究血脉力量了,他们族内一直都在发掘自身的血脉力量呢,目的就是为了证明传说是真的,清晰狂化对他们的种族影响太大了,一个证明就能给全族带来新的气象,但问题是他们这里的技术人员太少了,少多少?

……就快有第一个了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