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圣武星辰 > 1590、战争狂潮

眼球中,一股奇异的力量,绽放出来。

这力量,李牧有点儿熟悉。

“这是万仙福地仙古巨门的气息,怎么会……在这眼球中出现?”

突然反应过来的李牧,心中巨震。

然后,就看这眼球中不断地释放出力量,沧桑而又远古的光线,不断地从眼球中放射出来,隔着云岩玄冰棺,在虚空之中,描绘出一个门的形状。

仿佛是一个微缩版的仙古巨门。

“进入此门中,你就可以离开天道盟的势力范围了。”

西王母声音平静,但在那还流淌着鲜血的有眼眼眶的衬托下,却有一种神秘惊悚的感觉。

李牧迟疑了一下。

他在想,自己踏入这个门,不会被直接传送回万仙福地吧。

那就得不偿失了。

“此门,通往何处?”

李牧还是问出了口。

西王母道:“你放心吧,依旧在中三天。”

李牧想了想,没有再啰嗦,直接朝着光门之中走去。

西王母在他踏入光门的一瞬间,道:“记住,抓紧时间去收集一百零八星宿魔物,不要浪费了【七宝玲珑塔】这种神物……”

滋滋!

光门中,涟漪闪烁。

李牧的身形,直接消失。

下一瞬间,那一颗眼球,突然化作一蓬火焰,开始燃烧,且很快就燃烧殆尽,化作一团青烟,消散消失。

西王母右眼的伤势,也发生了一些轻微的变化。

血迹消失。

眼眶之内,一片幽深黑暗,仿佛是一片幽深的宇宙一样。

隐有微光闪烁。

似是星辰。

她回到云烟玄冰棺的最中央坐下。

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片刻之后。

伴随着一团银色微光的浮现,一种深邃幽远,仿佛是世界主宰一般的力量,笼罩了整个天道刑塔的底层。

微光中,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地浮现。

“你又一次考验了我的耐性。”

威严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志,在冰牢中响起。

西王母没有回答。

“我对你何其信任,你竟然自甘堕落,与太始沆瀣一气,难道进入上三天,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让你可以放弃一切的荣耀和尊严吗?”

威严声音再度质问。

西王母依旧保持着沉默。

“今天,是最后一次。念在昔日你我曾并肩而战,我再次原谅你的背叛,只是……不会再有下次了,我对你的纵容,是有限度的,你已经给这片天地,带来了太多太多的伤害,一切,本该在二十年之前,就彻底结束的。”

那威严声音,带着叹息,缓缓消失。

微光消散。

那笼罩着整个天道刑塔最底层的可怕力量,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黑暗,重新吞噬了四周。

西王母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

……

“竟然被传送到了这里?”

李牧看着下方的岩石大城,哭笑不得。

他对于中三天的绝大部分区域,都是非常陌生的。

但不包括眼前的这个地方。

巫族大城。

传送门开启的地方,正是巫族圣地的上空。

下方,巫族圣殿清晰可见。

数万巫族的战士,仿佛是蝗虫鸟群一样,包围在了传送门的周围,为首的人,正是巫祖四圣。

很显然,突然在圣城上空出现的这个神秘传送门,惊动了整个巫族。

以四圣为首的巫族强者,本已经是蓄势待发,只等传送门中,走出来人之后,便发动战阵,一拥而上,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要先拿下再说。

然而等他们看到李牧,顿时都呆了呆。

尤其是巫祖四圣。

四人前一秒还杀气腾腾,后一秒顿时如见了猫的老鼠一样。

“缘分啊,我们又见面了。”

李牧对着四圣笑了笑。

四圣面如死灰。

上一次李牧来时,就已经将他们折腾的脱了一层皮,连圣殿中的典藏,都被李牧看了一个干干净净。

这一次……

好像也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尤其是关于六道围剿宁平城的战役,巫族多多少少也听说了一些。

关于李牧的战技,比如斩破军,杀祭月等等,也是有所耳闻。

此时,再面对李牧,还哪里提得起一丝丝勇气。

女圣直接道:“还愣着干什么?列阵,欢迎李牧大人,莅临我圣城。”

周围本来蓄势待发的无族强者,猛地反应过来,直接在虚空之中,列出军阵,仿佛是要接受检阅一样,整整齐齐,一个个胸膛挺起,做欢欣鼓舞精神飒爽状。

其他三圣,也都反应过来。

“李牧大人……”

“大驾光临……”

“真的是缘分啊……”

三人挤出笑容,态度良好地迎接李牧。

李牧很欣慰地点了点头。

然后,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在了天边。

四圣等人,面面相觑,旋即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瘟神,原来只是路过吗?

真是吓死个人。

还以为是来纵情杀戮了。

“快,快向道尊山汇报,就说李牧突然到了我族圣城上空……”女圣大声地道。

“对对对,快汇报。”

“事不宜迟,我亲自去……”

另一位男圣道。

咻!

突然破空声响起。

李牧重又回来了。

四圣一下子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冷汗直冒。

浑身冰凉。

完了。

完蛋了。

刚才的话,定是被这个瘟神听到了。

这是回来要杀人灭口吗?

“刚才忘了问了,去道尊山,应该是什么方向?”

李牧非常和善地问道。

道尊山?

四圣都有些懵逼。

“怎么?莫非你们不愿意说?”李牧道。

“不不不,愿意,完全愿意,”女圣反应极快地道:“要不,我亲自带您去……”话还没有说完,她差点想给自己的嘴一巴掌,这特么的说这个干什么啊,真要陪着这个瘟神去的话,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用了,告诉我方向,我自己去。”

李牧道。

“那……那边……”光头男圣颤巍巍地指着正北方向。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多谢了。”

咻!

流光一闪。

李牧又消失了。

剩下四圣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怎么办?

还要不要去汇报李牧的踪迹?

万一这瘟神,再杀一个回马枪,该怎么办?

……

……

一则消息,震惊了整个中三天。

三日前,道尊盟太始道尊亲自出手,偷袭天道宫,斩杀了天道盟六皇六帝中的两大强者星帝和魏皇以及天才弟子数百,击毁宫殿楼宇无数,最后惊动了闭关之中的牧云仙主,一番大战,才将太始道尊击退。

这则消息,令很多强者都感觉到颤栗。

因为千年以来,中三天这两大巅峰顶级的强者,还未从像是这一次一样,直接正面交锋。

太始道尊打上天道山的举动,毫无疑问,是一次赤裸裸的宣战。

而星帝、魏帝两大帝皇级人物的死亡,更是将这一场战争,从一开始,就直接推进了高潮之中。

那可是帝皇级的人物啊。

数千年以来,哪怕是三大阵营战斗的再激烈,也还没有这一级别的人物,直接陨落过。

月余之前,飞升者阵营三绝世之一的孙飞,杀三王,击残【镇祖】,已经是震动万古的大事情了。

现在,天道宫的帝皇直接死了。

所有人都预感到,一场毁灭性的战斗,就要开启了。

天道宫这些年以来,虽然颇为无为的样子,但是面对这种耻辱,绝对忍不下去。

他们的报复,很快即将席卷整个中三天。

他们有这个能力。

果然,第四日的时间,天道盟各大边境线上的势力,宗门等等,直接向道尊盟发起了攻势。

整个中三天,诸多区域,一下子就陷入到了熊熊战火之中。

而这时,李牧也已经到了天道山的附近。

一路走走停停,得到了许多关于道尊盟的事情。

当然,最让他感觉到震惊的是,星帝竟然死于那场战斗。

“原来是太始道尊袭击了天道宫,所以说,道尊盟其实还是想要让我死……但为什么,花儿会冒险做那么多的事情,还极力邀请我去道尊盟呢?”

李牧原本的想法,是找到花想容。

然后.进入道尊山。

因为有那天机推衍的画面在,所以李牧猜测,自己早晚要去一趟道尊盟。

他并不想要去分辨谁为因谁为果这种细节。

他只是想要去弄清楚花想容极力拉拢自己去道尊盟的原因。

反正有省下来的那一枚【破界符】,李牧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但现在,他略有犹豫。

莫非是因为自己去了天道盟,所以道尊盟拉拢不成恼羞成怒,所以连太始道尊都亲自出手,不惜闯入天道宫与天道盟开战,也要将自己击杀?

这太始道尊的脾气,也太大了。

暴躁老哥一个啊。

这怎么办呢?

现在去道尊山,好像有一些作死的味道啊。

李牧在道尊山下方的一个小城里停下脚步。

他才刚刚落脚,结果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花想容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找到我的?”

李牧吃了一惊。

花想容神色略显憔悴,道:“我在找你,我也很担心你,你为什么没有使用那枚【破界符】?”

李牧道:“因为……”

他话还没有说完,花想容却是抓住他的手,抓的很紧很紧,道:“你必须赶快和我返回道尊山。”

“啊?”

李牧一怔。

花想容道:“道尊根本就没有去过天道山。”

对不起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