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无上神帝 > 第三千二百八十八章 阵图楼

接连半月时间,每天都在布置界阵,牧云倒是并没有感觉到什么疲惫。

期间谢青和孟醉夜也来看过他,只是见到他沉醉阵法内,也就没说什么。

二人准备,长久的闭关,争取突破到达界皇境界。

牧云这短时间,凝聚界阵,打磨自己的境界,倒是也乐得清静。

有了上次刺杀失败,古逸、许欢、闻泓渲三人,倒是老实下来。

再者,即便在人道院内挑衅,谢青和孟醉也不在乎。

毕竟,如同谢青这般,不要脸的人,再谩骂,他也根本不当回事。

至于牧云……直接躲在了阵门内,一直不出现,三人会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在阵门内闹事。

人道院四门,阵门、丹门、器门三门,都是重地,谁也不敢胡乱闹事。

此时此刻,牧云孤身一人,站定在一座两层阁楼前。

阵图楼!人道院,阵门内,最核心最重要的地方。

此地存储的乃是一级界阵和二级界阵阵图,是整个人道院存储一级、二级界阵阵图的地方。

此时此刻,阵图楼外,来来往往,三三两两,弟子比较少。

毕竟,界阵师,本就是极为罕见的。

这二楼阁楼,高不过十几米。

可是,蔓延开来,东西长数百米,南北宽也有几十米。

修建的颇为大气。

迈步进入阁楼门口,弟子令牌出世,身份确认,牧云跨步进入楼内。

“我去……”一步进入到第一层内,牧云一愣。

大!很大很大!这第一层内,一排排书架,皆是用坚固的皇岗木打造。

这等皇岗木,就算是界王弟子,也很难破坏,打造一品界器都是好材料。

此时此刻,却是摆放在这里,专门盛放界阵图。

一排排书架,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而且,每隔几个书架,都有一名老者,默默地端坐着,一言不发,只有弟子上前询问,才会开口。

牧云来到一位老者身前。

“前辈,弟子想兑换几门一级顶尖的界阵,请问如何兑换?”

听到此话,那耷拉着双眼的老者,看了看牧云。

“自己挑选合适的界阵图,若是想换取,将弟子令牌放到橱柜前,会自动扣取你的玉币,将阵图拓印在你的弟子令牌内,回去自行领悟。”

“当你能够凝聚成功阵法,阵图也会自动消失。”

听到此话,牧云拱了拱手。

朝着内部走去,牧云也是逐渐发现,此地的奇特。

每一排木架,都只是标注着阵法的名字,而没有阵法图卷。

但是当想要查看哪一门阵法之时,阵法图卷便会自动出现。

“一级界阵,摆石界阵,一百道阵纹,以纹为石,被困阵者,会受到源源不断的巨石攻击……”“一级界阵,幻舞杀阵,一百道阵纹,凝聚幻境,迷惑对手,入阵者被迷惑之后,幻境会成为实境,杀人于麻痹之时!”

“一级界阵,天罡法阵,百道阵纹凝聚,聚集天罡之风,化作剑雨……”牧云走过一排排书架,认真观摩着。

要想通过一级界阵师的考核,从十道阵纹的一级界阵,到一百道阵纹的一级界阵,都要学会的!牧云也是打算,现在多熟悉熟悉几门阵图,对一级界阵的布控,掌握的更熟练些。

“一门要十万……”牧云看到那标上的数字,脸色抽了抽。

太贵了,太贵了。

一门顶尖的一级界阵,要八万玉币到十万玉币不等。

那二级界阵,不得十几万起步了?

三级界阵,百万起步?

这就是萧紫儿口中所说的……挺便宜的?

这也太贵了吧?

自己辛辛苦苦在悟道塔内,拼死拼活,跟孟醉和谢青三人,打劫了那么多人,才赚到了三百多万玉币,大家分下来,一人一百万左右。

这多兑换几张阵图,那可能就没了……当初在阴阳天域内,遇到阴阳天宫的天阵宫之主南宫叶,那老家伙,给自己一颗珠子,刻印的阵法,很多很多。

可是都是至尊阵法。

根本没有界阵。

当时牧云兴奋不已,后来才发现,心里将南宫叶骂了个遍。

“老东西,若是给我几千个几万个界阵阵图,我现在还用愁这些吗?”

此时此刻,牧云心中无奈。

贵!也得换啊!实际上,萧紫儿并未说错。

这等阵图,在这人道院内兑换,十万玉币,到了外界,那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而且,牧云尚且未成为一级界阵师,无法凭借界阵师身份赚取玉币。

实际上,阵门的界阵师们,接取任务,检查人道院大阵之中的阵法,以及各个弟子居所内的界阵等等。

是很赚钱的!小毛病修一修,都是几千玉币奖励。

真要是构建一道界阵,那就是上万玉币奖励。

只是这些,牧云暂时还不知道罢了。

原本打算兑换十道八道一级界阵图,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玉币,牧云最终,只兑换了三道。

“这位长老。”

牧云来到第一层到第二层楼梯口,拱手道:“弟子可以到第二层去挑选阵图吗?”

“不可以!”

长老冰冷的回答道:“要想进入第二层,必须要是一级界阵师,通过阵门的一级界阵师考核,再来吧!”

听到此话,牧云笑了笑,也没纠缠,转身便欲离开。

而正在此刻,二楼位置,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几道身影,一一走下。

“嗯?”

“牧云?”

一道略带惊愕,又有着几分恼怒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闻泓渲!”

转身看到来人,牧云也是一愣。

“你来此地做什么?”

闻泓渲面色一冷。

“这里是界阵师来的地方,你……”说到此处,闻泓渲一愣。

难道……牧云是界阵师?

“我来此地做什么,似乎……与你无关吧?”

牧云没有多说,转身离去。

闻泓渲脸色阴沉。

“闻师兄,这小子……该不会是界阵师吧?”

“不可能!”

闻泓渲哼了一声。

“界阵师都是人道院内的宝贝疙瘩,一位弟子成为界阵师,阵门内都有记载,会单独分配庭院,让界阵师可以安心修行界阵,我没见到这小子讯息……”闻泓渲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